太行英雄

杜义德司令员在路途遇到歹徒挑衅,将军说:你有这个能耐吗?

谈历史说



杜义德将军,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0年10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杜义德,少时由于家境贫寒,只读了8个月的私塾,才八九岁的年纪就给地主放牛去了,15岁那年到武汉当学徒工,受尽了老板的欺负,他想不通为什么世界会有那么多不公平,不合理的事情,很快就传来了农民武装在黄麻起义的消息。

1929年,他和家乡的100多个赤卫军一起参加了红军,被编入红31军31师四大队,从此四大队宣传队长杜义德带着战士翻山越岭,到周边的村子里去进行宣传,为红军筹集给养,当遭遇下乡清剿红军的敌人时,杜义德就带着战士们狠狠地打了几个漂亮仗,从小在山区长大,走惯了夜路的杜义德被战士们称作夜老虎,他摸着树皮的厚薄就能辨别哪是背哪是阳,向东还是向西,领教过杜义德厉害的敌军称他为“尖黄陂。”



1936年10月,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将台堡会师后共同北上,红四方面军三个军奉命向西渡过黄河后,由于宁夏战役战机己失,这三个军红五军、红九军、红30军21800人的队伍只好向河西发展,1936年11月,奉命组成西路军,以陈昌浩为总政委、徐向前为总指挥,向河西走廊挺近。

当时,杜义德是西路军总部四局局长,跟随西路军总部机关向西行动。

在河西走廊,遇到了青海军阀马步芳、马步青为首的马家军2万多正规军和八九万民团组织共计十几万人的疯狂围追堵截,西路军在进入河西走廊时就一直战斗不停。

1937年1月,西路军向西来到河西走廊中段临泽县和高台县倪家营子一带时,与马家军再次进行了决战。

由于西路军兵少将寡,缺乏弹药,缺乏补充,又没有根据地可以依托,被马家军打败。1937年3月份,西路军从梨园口退入祁连山中,在祁连山,1937年3月13日,西路军在肃南的石窝子,召开了西路军团以上干部的会议,决定了西路军的命运。



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主席陈昌浩宣布;他和总指挥徐向前回陕北向党中央报告,剩下的部队组成西路军工委,由30军政委李先念和工委书记李卓然带领,率领余下的部队在祁连山中打游击,西路军余下的部分分成左、中、右三个支队,分头行动,同马家军进行周旋。

当夜晚,送走陈昌浩和徐向前好,西路军左中右三个支队开始了分头突围,西路军总部四局局长杜义德与副总指挥王树声被编入右支队进入祁连山中。

王树声和杜义德率领一支六七百人的队伍向祁连山南边行动,又下山东返,失败的情绪笼罩着每一个人的心,走着走着,一路遇见敌人,队伍也被打散了,一截一截与同志们失去了联系,后来他与王树声也走散了,靠着艰难的毅力,向东前进。



1937年端午节前后,杜义德一行八个人靠着吃草根、喝雪水、沿路乞讨,终于翻过了祁连山最后一座山峰,快到黄河时,患难与共的八个人为了缩小目标,决定分散从两个渡口渡河,杜义德终于回到了仰慕已久的延安。

回到延安后,他先进入抗大学习。

抗日战争爆发后,他被派往抗日前线,担任八路军第129师新四旅副旅长。1941年至1945年任冀南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中共冀南区第二地委书记,率部参加巩固发展冀南抗日根据地的斗争和抗日战争。



抗日战争胜利前后到1946年任冀南军区指挥部副司令员、冀南军区司令员。

解放战争的时候,他担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六纵队政治委员,率部参加挺进了大别山和淮海等重要战役。

1949年2月,淮海战役结束后,野战军进行了整编,杜义德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三兵团副司令员兼第十军军长,率部参加解放大西南的作战。

解放后,他被调到海军工作,担任了海军副政治委员,第二政治委员。1955年被授予开国中将军衔。


1980年1月,他被任命为兰州军区司令员,杜义德到兰州军区上任后,面对兰州军区广阔的边疆和疆域,面对北方大国的威胁,时刻不敢掉以轻心,经常下部队基层检查工作,落实各项战备任务。

有一次,他到陕甘交界的21军去检查工作,那时候没有高速公路,只有国道,在路途上颠簸了几个小时之后,来到了定西市,杜义德将军年纪也大了,坐车也坐累了,便吩咐司机停车,在路边休息一下。

杜义德和警卫战士们下车后坐在路边休息,杜义德在路边的摊贩那买了一袋苹果,他和战士们坐在路边吃苹果解渴,聊着一路上看到的见闻和趣事。



这时,从城里边走出来一帮地痞流氓,喝的醉醺醺的,来到公路上搭车,他们看到有两辆军车停在那里,便走过来对司机小胡和小李说道:“搭你们的车把我们捎到前边路口怎么样?一会儿就返回了吗?”

小胡和小李看他们一个个醉醺醺的,一副地痞无赖的样子,就没搭理他们。

地痞流氓借着酒劲,高声对小李和小胡辱骂起来,将军非常气愤,走过来对他们说道:“怎么的?你们还想欺负解放军吗?”

这帮地痞流氓借酒壮胆,一个流氓头目嚷嚷道:“解放军怎么啦?穷当兵的有什么牛的,信不信,我把你车砸了?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



杜立德将军轻蔑的说道:“你看你们一个个都算是什么玩意?别在这不识好歹的,如果在这儿挑衅,没你们好果子吃。”

这帮家伙还越发来劲,流氓头目说道:“弟兄们,给他点厉害的。”



将军义愤填膺,对警卫员们喊道:“打这帮不识好歹的混账王八蛋。”

警卫员们跑上前来同这帮地痞流氓撕打起来,不一会儿,便将这帮地痞流氓打的躺倒了一地,将军问道:“起来较量啊!”地痞流氓们一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求饶道:“大爷,还是你们厉害,饶了我们吧。”

将军说:“你们这帮不识好歹的东西,不好好做人,如果你们这样下去迟早要进牢房的,我劝你们还是要改邪归正,悬崖勒马才对。”

地痞无赖们都纷纷点头称是,唯恐再被打一顿。



将军接着说:“本来我是要把你们送进派出所的,看看你们是喝了酒,借酒闹事,我原谅你们一回,下次再让我碰到你们这样,非把你们扔进渭河喂鱼不可。”

说着将军吩咐警卫员们上车,向着前方目的地驶去。

公路上,只留下这帮喝醉酒被打得东倒西歪的地痞流氓在那瑟瑟发抖。

(浏览 12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