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杜义德:击毙王近山战马,68岁坐镇西北,邓小平:有他在我放心

来源:今日头条@猫眼观史

“六纵就是能打”!

这是邓小平在战争时期最常说的一句话,六纵能够有这样高的评价,和杜义德的勇猛是分不开的。

因为在他的字典里只有“坚决”二字,面对上级布置的任务,他永远只说“坚决完成任务”、“坚决消灭敌人”。为此,大家都叫他“坚决”将军,他也从来没有让刘伯承、邓小平失望过。

他善打硬仗、恶仗,再强的劲敌他都能打下来。当年千里跃进大别山,国民党的一份电报被截获,内容是:“要找刘邓,就找6纵。”

由此可见,国民党还是忌惮杜义德的,后来他自己解释道:“刘邓跟着6纵,放心呗!”

作为一员战将,他名声在外,上甘岭一战让美军至今还记得他的名字。


开国中将杜义德——将军装
开国中将杜义德——将军装

本期文章将带你了解老一辈革命家杜义德将军的传奇事迹,如果你是一个喜欢了解历史的读者,不妨静下心来读一读,也许你会有所收获。

1912年,两千多年的封建制度已经被推翻,清王朝覆灭,但是战乱依旧没有平息,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都说乱世出英雄,同年5月12日,湖北武汉黄陂县的一对农民夫妇生下一子,取名杜义德,谁也想不到,这个刚出生的婴儿将来会成为开国中将。

杜义德和大多开国将领一样,农民出身,他只上了8个月的私塾便要出来帮家里干活。为了能赚点钱,八岁那年就去帮地主家放牛,人都还没有牛高,第一次见都有些怵。在地主家放牛,要是牛没吃饱还要挨骂。

15岁那年,杜义德一个人单枪匹马去了武汉,当上了学徒工, 可老板又经常欺凌他,他时常在想,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直到黄麻起义的消息传来,他兴奋了几天,逢人就说:“红军来了,咱们穷人终于有出头之日了。”

和他一样,黄坡县也有许多有志青年,得知消息后,自发组织了一支队伍。

1929年,杜义德进入红11军,因为对当地地形熟悉,组织让他担任31师4大队的宣传队长,每天带着一小队人翻山越岭,寻找补给。期间多次遇到敌人,每次在他的带领下都能逢凶化吉。毕竟在黄陂县,要说对地形地貌的了解,杜义德要敢说第一,没人称第二,就连在夜间,他只要摸一摸树皮的厚度,就能辨别出东西南北。跟过他的人都给他取了个外号“尖黄陂”。只是因为参军,自己父亲被地方还乡团打死,此后,他的革命意志更加坚定,仅用两年的时间便当上了营长。

1932年,蒋介石调兵遣将,集结了30万兵力对我军发起攻击,因为战略指挥错误,我军被迫向西转移,开辟川陕根据地。

1935年,为了突破敌人防线,红四方面军发起了嘉陵江战役,之后开始了万里长征。

强渡嘉陵江,徐向前给杜义德的任务是架设浮桥,负责让大部队顺利渡江。自接到命令后,杜义德带着士兵,仅用一个小时就将浮桥架好。在杜义德和其他士兵的帮助下,大部队正在快速通过浮桥,然而就在此时,红28团团长王近山带着缴获的战马准备过桥。


杜义德
杜义德

要知道这些浮桥都是毛竹扎起来的,人在上面走都摇摇晃晃,现在来两匹战马,到时候桥坏了谁都过不去。杜义德突然大声喊道:“人可以从桥上走,马必须得下水过!”

可王近山就是不同意,一时间桥头被堵住,后面人上不来,只见杜义德掏出手枪,两枪击中,战马瞬间倒在水中。

王近山大怒:“你个二杆子,敢打我的马!老子毙了你!”

杜义德一听,咋还骂上人了,他毫不示弱的说着:“你是眼瞎吗,没看到天上的飞机和后面的敌人在追打吗?几匹马算个球!战士们过不了江,你等着脑袋开花吧,还敢毙我,二杆子!”

这两人,在军中是出了名的强悍,谁也不服谁,王近山更是被大家称为“王疯子”。一气之下,王近山拿起枪对准杜义德,枪都已经贴到了杜义德的脑门上,只是一直没有开枪。

可能是有人通报,徐向前赶紧跑过来,看到当时的场景,问清楚情况后,狠狠的批评了王近山。

这时,杜义德才知道对方是王近山,他笑着说道:“原来你就是王疯子,你不会真的毙了我吧!”

“怎么会,那是对敌人才疯,我又不是真疯。”

都说不打不相识,这二人经这一次竟成了好搭档,就连毛主席都知道红四方面军有两个“二杆子”。

1936年,24岁的杜义德晋升为红30军第89师师政委,这个年纪难免会有些沉不住气,血气方刚的他,因为一座城久攻不下,一着急,直接从战壕跳出来,带头往前冲,结果被敌人一枪击中,子弹从胸前穿到后背,差一点就打中心脏。

出院后,组织将他调到红31军担任师政委,结果军长余天云非要让他留下手枪,杜义德自然明白,军长这是看中自己手里的20响快慢机驳壳枪了。


余天云
余天云

这把枪是他在战场上缴获的,自己早用习惯了,如今要交给军长,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会交?

余天云说:“枪是红30军的,不交也得交!”

“这是红军的枪,不是红30军的,大不了我豁出去不当这个师政委!”

都说官大一级压死人,杜义德再犟,可枪还是被余天云拿走。毛主席得知后说道:“枪杆子里出政权,杜义德不交枪是对的。”

同年十月,杜义德跟随西路军西渡黄河,结果部队损失过半,杜义德临危受命,带领400人与西北马家军战斗。实力太过悬殊,战败后的杜义德与王树声一起被编入右支队,进入祁连山,向延安转移。

当时这支小队伍只有十几人,在祁连山里,风餐露宿三个多月。在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事,几人差点丧命。

当时王树声建议分成两队行动,分头回到陕北,这样目标也小,不容易暴露身份。结果在骡马店住宿时被一群土匪包围,杜义德察觉后立马掏出枪,准备开打,王树声急忙制止,说这些是土匪,不像是马家军。

就在此时,外面的土匪喊道:“我们只要金银钱财,不要你们的命!”

王树声让杜义德和其他二人放下枪,但是他们都不同意,说放下枪更没有退路了。只见王树声突然猛地跪下说道:“同志们啊,我们面对的不是仇敌马家军,而是土匪,他们只要钱财,不会要我们的命。你们想想,就算我们拼命,能逃出去吗?更何况西路军惨败,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和情报要向党中央报告,革命战士是不怕牺牲,可是牺牲在这里值得吗?”

一席话,杜义德听后便放下枪,其他二人也放下了手枪。之后在与土匪交谈时,确保土匪只要钱财不害命,王树声、杜义德4人才将枪支弹药和钱财留下。说来也奇怪,这帮土匪临走时,给他们每人还留下一点钱,当作他们回去的路费。


王树声大将
王树声大将

后来他们抵达镇原,杜义德见到了援西军第28军政委宋任穷,一见面,杜义德就眼眶湿润:“我们的队伍都打光了……。”

之后回到延安,毛主席点名要见他,到了毛主席住处,杜义德哽咽着说:“主席,西征失败,西路军也不存在了,我和王副总指挥……。”

“我已经知道了,西路军大多都是好同志,你们很英勇。”在这之前,毛主席已经听王树声汇报过了。

这次找杜义德来,主要是想让他去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和王树声一起。

看着杜义德流泪,毛主席安慰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嘛!我知道你打仗勇猛,和王近山一样,都有个‘二杆子’的绰号。”

“可是我们这次失败了,南下走了个大弯,损失惨重,西征更是兵败如山倒。”

“这不是你的责任,问题不在你。杜义德,你现在才二十多岁,要学习,如今马上要联合抗日了,以后日本军队更难对付,你还是先去住一段学校吧。”

“主席,我听你的,你让打仗就打仗,让学习我就学习。”

就这样,杜义德和王树声等人回到延安后一同去了抗大学习。

在这段期间,杜义德经过系统的学习,将战斗经验与理论知识相结合,对战争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尤其是军事和政治,进步相当快。

原以为学习完后就能上前线打仗,可是却被刘伯承和邓小平叫去担任随营学校副校长了。

从抗大出来,又被安排去当副校长,杜义德有些生气:“还是派我去前方打仗吧,这样才适合我。”

邓小平笑着说:“打仗的机会还怕没有吗?”

在刘邓的劝说下,杜义德这才去了随营学校。

果然和邓小平说的一样,从学校出来,杜义德就上了前线。


邓小平
邓小平

为了粉碎日军对华北的进攻,八路军发动了百团大战,而杜义德也被刘邓派去冀南地区,担任一二九师新四旅的副旅长,在他的带领下,许多铁路、公路沿线的日军被消灭。

可是在冀南平原地区,没有大山和森林,更没有湖泊等险要地形,游击战行动起来相当困难,杜义德也表示,在这种情况下能保存自己就已经是胜利了,更何况还要想着法子去打日军。

据统计,单是1942年全年,冀南部队就进行了大小战役2500多次,平均每天打7次,而1943年的2月进行了270次战斗,战争之残酷难以想象。

因为杜义德作战勇猛,日军对他也是格外的“照顾”,当时在华北的指挥司令官冈村宁次,调集了10000兵力包围杜义德部队。说来运气也好,当时狂风大作,沙尘飞扬,沙尘暴来袭后能见度只有七八米,敌人只能胡乱射击,杜义德带着部队突破了第一道封锁线。

可是刚出去就遭到日军的攻击,只见一颗炮弹在杜义德身边不远处爆炸,他迅速跳下马,结果还是被弹片击中大腿,鲜血直流。周边的士兵都没来得及给他包扎,就看见他拿着刺刀冲到日军面前,大吼一声“冲啊!”

杜义德刺死几名日军后,从日军身上撕下一块布,自己将腿部包扎好,接着又去拼刺刀,在他的带领下,硬生生地撕下一个口子,部队这才突破包围圈。

抗日战场上,可以说处处都有杜义德的身影,尤其是在冀南地区,杜义德的名字更是万人传扬。

为了赶走日军,这些老一辈的革命家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就连到了家门口都不能与母亲相认。

抗战期间,杜义德曾带领部队南下,配合渡江战役,在到达黄坡县塔耳岗乡时,杜义德走进了一位老者家里,他将战马拴在门口,并告诉士兵今晚就在这个农民家休息。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片来源于网络

刚进门,杜义德就看见一位老人家在纺线,他提了提嗓子问道:“老人家,您有几个儿子啊?”

“一个。”

“在牛栏出粪的那个男的是谁?”杜义德指着另外一个男子。

“他就是我儿子。”

“听说您还有一个儿子?”

“没有。”

“您有,我听说您有两个儿子,还有一个参加红军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那不能说啊!”

杜义德嘴角上扬,笑着说道:“我在延安见过他啊,他说等战乱停止了就回来看您。”

“真的啊?那拜托你帮我找找他。”老人边说边去泡了糖茶给杜义德喝。

二人交谈了许久,到第二天一大早,杜义德牵着马,看了看屋里正在纺线的老者,眼泪滴了下来,一转身就走了。

过了一会儿,老者起身,突然看见麦草篓子里有30块大洋,随后便告诉了他的大儿子杜义良。

杜义德走后,大家都议论那个八路军长官长得像杜义德,可就是没证据。

到了1951年,杜义德回到家中,老者记起来他是当年留下30块大洋的人,哭着说道:“儿子,你当年为什么不认我啊?”

“我何尝不想叫您一声妈,只是那时候还没解放,万一我的身份暴露,会连累您啊。”

杜义德探母至今传为佳话,战争年代,其实他们的愿望很简单,无非就是和家人一起,有个稳定的生活环境。

1945年10月,日军战败后,杜义德被任命为第六纵队的政委,王近山是司令员,他们万万没想到,早在数年前,两人还差点拼命,如今却成了生死搭档。


王近山中将
王近山中将

六纵组建之后,在他们二人的带领下,兰封一战就歼灭国民党军队3000人,六纵可谓一战扬名,成为了主力部队。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杜义德与王近山带领的六纵也成了蒋介石重点打击的对象,都说要抓刘邓,先打六纵,之后蒋介石集结30万兵力对鲁西南地区的刘邓大军发起进攻。

刘伯承、邓小平得知后,立即召开作战会议,会议上,邓小平直接指出:“如今只有两个方案,一是避开敌人锋芒,撤退到黄河以北,寻找时机歼灭敌军,但是这样做对全局不利;二是咬紧牙关再狠狠的打一仗,这样陈毅那边就会轻松些,但是我们包袱就会更重。”

会议室里,有2纵的陈再道、宋任穷;3纵的陈锡联、彭涛;7纵的杨勇、张霖之;6纵的杜义德和王近山两人正在悄悄说着什么。

见大家都不吭声,邓小平其实也知道,敌我实力确实太过悬殊,30万对5万,哪来的胜算?但是他还是想打,随后说道:“如果不打,那我们就退回太行山去。”

作为老搭档,刘伯承紧接着说“回太行山,敌人还会让我们回去吗?”以往刘伯承说话都比较幽默,可这一次却非常严肃。

就在这时,王近山突然站起来:“我主张打!我和杜政委商量过了,相比2、3、7纵队,6纵更年轻,拿我们去和敌人拼是值得的,只要主力部队保存下来,晋冀鲁豫解放区就能坚持下去,胜利还会是我们。”

此时杜义德也站起来,紧挨着王近山,两人一致表示,打剩一个旅就当旅长旅政委,剩一个团就当团长团政委,直到纵队全部打光。

邓小平听完后非常激动,哽咽着说:“我支持你们打!”

后来在大杨湖战役,6纵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兵力,但是在杜义德和王近山的带领下,个个奋勇杀敌,最终歼灭了国民党一个师和4个旅,共计17000多人,俘虏敌军12000余人,战绩相当明显,对南方战区起到了扭转局面的作用。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片来源于网络

1947年,王近山受伤,杜义德一人带着6纵在大别山站稳脚跟,为了在这里站稳,杜义德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在这里与敌军打了两场硬仗,硬是挡住了敌人进攻。

会议上,刘伯承当场表扬:“杜义德又当司令又当政委,才兼文武。”

后来王近山回到6纵,看着6纵实力依旧不弱,对杜义德竖起了大拇指。之后两人一起配合,打得赵锡田毫无还手之力,最后直接将其生擒,要知道这个可是国民党中将。

当赵锡田被压到杜义德面前时,杜义德笑着说:“你不是一直说想见我吗?现在如愿以偿了。”定陶一战活捉国民党中将赵锡田,这可是蒋介石的王牌部队,此后,6纵更是名声在外。

正如刘伯承所说,杜义德才兼文武,在军队中,像杜义德这样的将领并不多,有谁能想象一个政委,打起仗来如此勇猛,还善于打恶仗。就连杜义德自己都称:“刘邓大军中,最受欢迎的就是6纵,再难的战斗,只要6纵出马必须拿下!”

邓小平那时候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六纵就是能打!”

六纵能打确实没有吹嘘,当年军阀孙殿英在汤阴城,他们自称汤阴城固若金汤,城池外面布满了各种障碍,构成了多层次的防御圈,原以为杜义德会毫无办法。未曾想,杜义德仅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将其攻破,还活捉了孙殿英。

1949年,全军统一编制序列,二纵改为第十军,杜义德担任第十军的首任军长。要知道,那时候的首任军长基本都是纵队司令员才能当的,可杜义德还是个政委,虽说原本的二纵司令员陈再道被调走,可大家都认为,杜义德当军长,是对他在大别山战斗的肯定。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此时的杜义德正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学习,一年后带兵入朝作战。



美国发动“金化攻势”,集结了300多门大炮,连续数日对上甘岭地区发动攻势,空中有百余架战机对上甘岭阵地进行火力攻击。面对装备如此精良的美军,杜义德与王近山等人一致决定,先抢夺579.9和537.7高地,之后再攻下五圣山等地区,改变金化地区的防御态势。最后破坏敌军战术反击的企图,为此,杜义德亲自前往战场,一边指挥一边鼓励士兵,称自己与大家共存亡。

这一战,打得确实艰辛,在这里涌现出许多特级战斗英雄,例如孙占元、黄继光、胡修道等人。作为指挥员,杜义德一直在前线来回指挥,随时作出应对敌军的方案。经此一战,杜义德的名字在国外也有一定的知名度,此后还担任了朝鲜东海岸防线指挥部副政委。

上甘岭一战最终以志愿军胜利而告终,中央得知战况后要求彭德怀派人回国汇报详细的战况,经过再三思考,彭德怀决定由杜义德回国完成这个任务,杜义德回国后再一次受到毛主席的高度评价,与此同时,杜义德在中国军界的地位与威望也不断上升。



1955年,杜义德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

之后杜义德担任了人民解放军海军副政委,这一干就是20年。

1979年,南疆战事至关重要,在会议上,邓小平说道:“地面部署我军基本没有问题,我们还要注意的是防止敌人从海上攻击我们”。随后对着杜义德说:“我看还是你去一趟吧!”



对越自卫反击战,杜义德担任了海南前线陆海空三军总指挥,在许世友、杨得志以及杜义德的指挥下,最终获得胜利。

一年后,邓小平亲点杜义德担任兰州军区司令员,在此之前,邓小平曾亲自找他谈话:“海军工作虽然也需要你,但是我认为西北更重要,必须要派一个会打仗的战将去当司令员,你去最合适。”

听完,杜义德“唰”的一声站了起来:“请邓主席放心,我坚决执行命令!”

只是此时的杜义德已经68岁,并且刚刚做完胆囊切除手术,但他依旧带着病体前去上任,期间对武威、肃南、酒泉、嘉峪关等地进行了勘察,还对西北地区的部队进行了作战和训练。杜义德68岁坐镇西北,在他的指挥下,西北被管理得越来越好。1981年,邓小平前来视察,看到部队整齐划一、秩序井然,官兵也一个个精神饱满,尤其是军容严整。


杜义德配着邓小平在西北视察
杜义德配着邓小平在西北视察

看到这一幕,邓小平对着身边的爱将杜义德说:“有你坐镇西北,我就放心了!”

其实邓小平对于杜义德的评价一直都很高,也一直将他视作上将,尤其是在对《二野历史的回顾》中,直接将杜义德与陈再道上将、陈赓大将、陈锡联上将等人一起相提并论,可见一斑。

杜义德戎马一生,从参军的那一刻起,他就将自己献给了祖国献给了人民,直到晚年,都还在为中国的建设做贡献。


晚年的杜义德正在学习
晚年的杜义德正在学习

2009年,杜义德因病逝世,享年98岁。

谨以此文纪念杜义德中将,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而已,今日之幸福来之不易,不忘先烈,砥砺前行。

(浏览 3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