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题词的奖状

江和平

2014年4月30日,我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参加了“延安老兵工梁松方文物捐赠仪式”。101岁的梁松方前辈预感生命将走到尽头,在儿子梁晓江的护送下,乘高铁从济南来到北京,亲自向军博无偿捐赠了人生最珍贵之物——抗战时期荣获的印有毛主席题词的奖状。在捐献后仅一个半月,梁松方前辈就不幸与世长辞。

2014年4月30日梁松方捐献仪式
2014年4月30日梁松方捐献仪式
2014年4月30日梁松方101岁八路军老兵工
2014年4月30日梁松方101岁八路军老兵工

2015年6月25日,我再次来到军博参加了“八路军老军工李鑫德、刘贵福、张庆森文物捐献仪式”。我看到捐献现场的长桌上摆放着老军工们的珍贵文物:军工生产使用过的计量与制作工具、记录史料的文件档案、奖状、奖章、笔记本、原版老相片、证件等300余件文物。在这些文物中,我再次惊奇地看见了印有毛主席题词的奖状,这是奖励给八路军老军工孙云龙前辈的。

2015年6月25日太行军工后代捐献现场
2015年6月25日太行军工后代捐献现场
孙云龙
孙云龙

我看到这两幅奖状的材质是白色纯棉布,长约30厘米,宽约22厘米。四边印有褐色的祥云花纹,左上角印有楷书字体的“梁松方同志”或者“孙云龙同志”,右上角印着红色的五角星。正中央是笔墨潇洒、行云流水的毛体字迹“生产战线上的英雄 毛泽东”。

1939年梁松方荣获的奖状(已捐军博)
1939年梁松方荣获的奖状(已捐军博)
1939年孙云龙荣获的奖状(已捐军博)
1939年孙云龙荣获的奖状(已捐军博)
1939年陈振夏荣获的奖状(已捐延长石油展览馆)
1939年陈振夏荣获的奖状(已捐延长石油展览馆)

印有毛主席专属题词的奖状属实罕见,我想了解奖状的来历,便参加了一个特殊的群体——太行军工后代群。这个群体的宗旨是收集我军军工战线的事迹和文物,探讨八路军军工历史、我军军工历史、国防工业历史,寻根、缅怀、继承、弘扬军工前辈的革命精神。通过群里兄弟姐妹们的介绍,我得知这两幅奖状传承的故事。

抗日战争时期,在八路军抗日根据地活跃着数千位特殊的幕后英雄,他们虽然没有驰骋在枪林弹雨的战场,却被毛主席称为“生产战线上的英雄”。这些军工英雄们大部分来自太原、上海等大城市的大工厂,为抗日救国抛家舍业来到大山沟里的八路军兵工厂。他们有的是技术能手,有的出身名门,有的留洋归国,放弃了优厚的待遇、舒适的生活,身居高山沟壑、吃糠咽菜、粗衣草鞋,却以苦为乐、夜以继日、埋头苦干,使八路军的军事工业从修械、锻造开始,发展到生产制式枪弹、掷弹筒、迫击炮等,为抗战军民的胜利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八路军成立之初的装备十分落后,武器来源主要有三方面:一是缴获敌军,二是友军提供,三是我军自制。1937年10月22日,毛主席在给周恩来、朱德、彭德怀、任弼时的电报中写道:“甲、我们必须在一年内增加步枪一万支;乙、主要方法自己制造;丙、请你们立即开始用一切方法在山西弄到一部造枪机器及若干造枪工人,准备在延长设立兵工厂造枪,即造土枪亦好。”1938年中央军委军事工业局决定在延安西北30多公里的茶坊村建立陕甘宁边区机器厂(茶坊兵工厂)。

生产战线上的英雄 刘贵福
生产战线上的英雄 刘贵福

1938年11月20日和21日,日军飞机在延安狂轰滥炸,我军民死伤140余人,牲口90余头,房屋炸毁380余间,八路军没有高射机枪,面对敌机束手无策。兵工厂枪械修造部负责人刘贵福和军工们心如刀绞,提出将缴获来的马克沁机枪改装成高射机枪,得到了上级的支持。时间紧、任务重,他们克服了一无图纸、二无材料、三无专用设备的困难,经过多次研究制定了有效的方案,画出了改装草图,根据现有机器设备拟定加工工艺。大家群策群力:刘贵福挑选出两挺马克沁机枪,刘先惠制作模具,赵希海煅毛坯,孙云龙制作瞄准器,张庆森加工涡轮,王玉清、李玉华负责热处理。大家双手磨出血泡、双眼熬红、双臂酸痛、双腿麻木,经过六天六夜的连续拼搏,终于将只能左右平射的机枪改装成能够高低左右自由转动,又能准确射击高速飞行敌机的防空武器。实弹试验时,刘贵福想出了用孔明灯当试验靶子的办法,担任射手的许云峰弹无虚发。从此延安的清凉山和宝塔山上有了八路军的高射机枪,日军的飞机不敢轻举妄动了。

1938年11月八路军军工将机枪改装成高射机枪
1938年11月八路军军工将机枪改装成高射机枪

高射机枪改装成功后,军工局将制造步枪的任务交给了刘贵福和他的工友们,提出要适合“八路军的作战特点”。制造什么样的步枪?怎样制造呢?一堆问题摆在他们面前,缺乏设计技术人员、制造机器设备不全、没有钢材等原材料更是难以解决的困难。

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刘贵福和大家学习了毛主席的《论持久战》,体会到八路军作战的特点是“运动战”“游击战”,适合八路军的步枪不仅要性能精良、可靠耐用,还要轻便灵巧、适合“急行军”“肉搏战”。他们分析了捷克式、德国毛瑟、日本三八式等洋枪,以及汉阳造、沈阳造、太原造等国产枪,从实战出发、博采众长、有所创新,决定制造步枪与马枪结合、加折叠式三棱刺刀的新型马步枪。

刘贵福带领近两百名军工自力更生、分工合作、废寝忘食、苦干巧干,用拆下来的铁轨和旧油井钻杆作为造枪的钢材,缺少设备就用土法自己制作,缺乏动力就靠人力摇大轮带动机器。刘贵福设计出马步枪的总图和零部件图纸,张庆森主攻机械加工,孙云龙制作模具并和曹嘉仪负责钳工,刘先惠专攻样板和量具的检验,冉瑞峰用核桃木制成精美的枪托。经过三个多月的日夜奋战,1939年4月25日第一支被称为“无名式”的马步枪终于研制成功,开创了我军自主设计制造步枪的历史,开创了世界步枪轻型化改革的新途径。

1939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由中共中央提议、陕甘宁边区政府建设厅筹办,在延安天主教堂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陕甘宁边区工业展览会》。展览的工业产品达2460件,其中步枪、机关枪,高射机枪,迫击炮,手榴弹等武器弹药成为展览的亮点。这些武器大多是边区机器厂与后方修械所制造或修理的,在当时生产条件极其简陋的延安堪称奇迹,对拿着大刀、长矛与日本鬼子拼搏的八路军战士更加无比珍贵。展览会上最为突出的,当属刘贵福等人制造的“无名式马步枪”。

毛主席为工展会题写了贺词“无产阶级是抗日的先锋队,应为坚持抗战到底建设新中国而斗争。”。毛主席亲临工展会开幕式讲话,并饶有兴趣地参观了展览,拿起崭新的“无名式马步枪”仔细看,拉拉枪栓,瞄瞄准心,高兴地对身边的军工局李强局长说:“我们的战士可以拿着自己生产的步枪去打日本侵略者了!”5月12日,工展会圆满结束并颁奖:“无名式马步枪”获甲等产品奖,陕甘宁边区机器厂获特等奖单位,刘贵福被授予“特等劳动英雄”称号。5月16日,延安出版的《新中华报》为此作了专题报道。

1939年5月16日《新中华报》
1939年5月16日《新中华报》

1939年7月,由于延安缺乏原材料不利于大规模生产武器,延安派出了一个由工人和技术干部组成的“工兵营”开赴太行山八路军军工部黄崖洞兵工厂,大力发展我军自主军事工业。在大山深处、悬崖峭壁中的黄崖洞兵工厂,刘贵福等人将“无名式马步枪”做了进一步的改进,1940年3月研制成功了新枪。8月1日,刘贵福副所长把新枪送到了山西武乡王家峪村的八路军前方总部,彭德怀、左权、刘伯承、徐向前等首长欣喜地连连称赞。彭德怀说:“好枪!好枪!天下第一准星。”因那天恰逢八一建军节,便命名其为“八一式马步枪”。连该枪生产的全工序管理过程正规,制式化生产了9817支,配发给八路军部队。“八一式马步枪”开启了我军制式化生产武器的先河,代表了当时我军武器生产的最高水平,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立下了不朽的功绩。

1940年初,老红军沈丁洋受中央军委军工局委派,从陕西延安来到山西晋东南八路军总部,将一个装有密件的文件包交给军工部领导。军工部政委孙开楚和郑汉涛处长打开文件包看到,里面有一枚“陕甘宁边区工业展览会”字样的蓝色奖章和三幅写在白布上的题词。其中两幅题词分别是“刘贵福同志 你是中国的斯达哈诺夫 高岗”和“生产健将 劳动英雄 王明”,还有一副笔锋流畅、龙飞凤舞般的题词“刘贵福同志 你是生产战线上的英雄 毛泽东”。孙开楚政委曾任毛主席的机要秘书,郑汉涛处长曾在延安军工局任职,他们仔细地端详后惊喜地说:“这是毛主席写的!”

这个文件包很快被送到刘贵福手里。刘贵福手捧着毛主席的题词,激动万分地回忆起陕甘宁边区工展会闭幕时毛主席宴请的情景!当时工展会奖品因时间紧未及时颁发,刘贵福没想到日理万机的毛主席还亲自为他题词,派人五百里送到黄崖洞兵工厂!刘贵福将毛主席的亲笔题词悬挂在办公室的墙壁上,八路军太行军工部的领导和军工们第一次目睹毛主席的墨宝都无比兴奋。

党中央、毛主席把生产战线上的劳动者与前线的八路军战士们一样称为“英雄”,是对军工们的极大鼓舞!中央军委军工局将 “生产战线上的英雄 毛泽东”手迹题词印在布质的奖状上,制作成颁发给劳动模范的专署奖状,奖励给成绩突出的刘贵福、梁松方、孙云龙、陈振夏等军工英雄,这便是此文开始所介绍的后人捐献给军博奖状的由来。

1942年5月,日军在晋东南疯狂“大扫荡”。兵工厂撤离时,刘贵福妻子朱秀春帮助工友们掩埋好机器后,急忙从丈夫办公室墙上取下毛主席题词原件贴身携带。朱秀春遭遇搜山日军包围、不幸被俘前,不得已将题词藏在山间的石头缝里。可惜当朱秀春从日军俘虏营被保释出来、回到兵工厂时,已过去三个月的时间,毛主席题词原件再也找不到了。值得庆幸的是当年印有毛主席题词的奖状保留下来,八路军军工后代无偿捐献给军博,正是这些珍贵文物最好的归宿。

我得知了印有毛主席题词奖状的故事,由衷地敬佩“生产战线上的英雄”们。我和太行军工后代的兄弟姐妹们,永远铭记前辈们在军工生产和建设中的丰功伟绩。

此文刊登在今年第一期《中国红色收藏》。

(浏览 1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