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父亲与空降兵

纪念方铭



到今年的8月7日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三十八年了,昨天刚过了又一个没有父亲的父亲节,今天做此片篇以寄托对父亲的缅怀和思念!

父亲和空降兵有着不解之缘。1949年下半年,我国大陆基本解放,为准备解放台湾,党中央,中央军委准备要组建空降兵。1949年8月中央派代表团赴莫斯科与苏联政府商谈帮助我国建立空军时,曾就组建伞兵的问题电报请示中央。周总理亲自起草四条指示,复电中央代表团。1950年初,毛泽东带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出访苏联,又与苏联政府进行具体商谈。2月15日毛主席函告斯大林同志,定下聘请顾问41名和购买降落伞300具。4月17日中央军委正式决定组建空军陆战队,并电令各大军区,各野战军挑选英雄模范,功臣或优秀士兵。7月17日,中央军委确定了“空军陆战第一旅”的番号,代号“洪湖”部队。7月26日由三野九兵团抽调干部在上海组成旅部机构,8月1日移驻河南开封。

时任二十军五十八师参谋长的父亲被任命为该旅副旅长,旅长王建青(原26军77师师长)(10月10日改由朱云谦担任(原28军参谋长),丁钊任副政委(原31军91师副政委),由原国民党伞兵团起义团长刘农畯任旅参谋长,林震任旅政治部主任(原21军63师政诒部主任)。还有旅炮兵司令权启礼,后勤副旅长钱心展,技术副旅长周凤阁

在空军第一陆战旅的组建中,据统计来自全国各个野战军,各个军区的4763名干部战士其中仅战斗英雄就有139名,各类模范289名,功臣2606名。27军的“常胜模范:连”也成建制的调入该旅。大批英雄,模范,功臣的汇集也带来了各个野战军的好思想,好传统,好作风形成了空降兵建设的基本骨干力量。



中国空军空降兵于1950年9月17日正式成立。图为空军陆战第一旅成立大会会场。成立大会有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周骏鸣副参谋长和全体苏联顾问参加,大会进行了阅兵式和分列式整个过程由父亲担任总指挥。他熟练的口令,报告词,标准的队列动作并亲自带领受阅方队以整齐的步伐通过主席台时博得了周骏鸣副参谋长和苏联顾问的一致称赞!



朱云谦(前排中,空军陆战第一旅旅长),方铭(后排右二,空军陆战第一旅副旅长),丁钊(后排左二,空军陆战第一旅副政委),刘农畯(后排左一,空军陆战第一旅参谋长),林震(后排右一,空军陆战第一旅政治部主任)
朱云谦(前排中,空军陆战第一旅旅长),方铭(后排右二,空军陆战第一旅副旅长),丁钊(后排左二,空军陆战第一旅副政委),刘农畯(后排左一,空军陆战第一旅参谋长),林震(后排右一,空军陆战第一旅政治部主任)

空军陆战第一旅领导班子和苏联顾问合影。前排中为旅长朱云谦,左三为副旅长方铭,右二为副政委丁钊,第二排右一为参谋长刘农畯,右五为旅政治部主任林震。
空军陆战第一旅领导班子和苏联顾问合影。前排中为旅长朱云谦,左三为副旅长方铭,右二为副政委丁钊,第二排右一为参谋长刘农畯,右五为旅政治部主任林震。

在开封伞兵师当师长时的父亲
在开封伞兵师当师长时的父亲

河南开封伞塔,当时是亚州第一高塔
河南开封伞塔,当时是亚州第一高塔

空降兵是建国后我军新建的一个兵种,大家均无经验,在建设初期,有大量的新问题,尤其是空降兵作战的战术技术问题,迫切需要研究解决。父亲在这支空降兵部队的建设中从任旅长,师长,副军长,军长长期主管军事工作。这期间他带领领导斑子和机关干部克服了种种困难解决了空降兵建设中的一个又一个问题。

1951年6月28日空降兵刚组建不久,他就亲自率一个加强连(一营二连)参加了军事科学院组织的临淮关(在安徽蚌埠附近)河川进攻联合演习。那次演习由刘伯承院长担任总导演,空降兵演习分队充当空降团,担负夺取敌扼守防御纵深的重要地区,并配合陆军强渡江河的任务。这是空降兵组建后第一次参加总部组织的空降战术演习。演习前父亲组织演习分队(空降兵和运输航空兵)进行多次演练。演习当天,九架运输机从南京起飞编队飞行,到战区后一次空降成功,着陆空降分队动作迅速逼真,父亲在現场指挥果断灵活,园滿完成了演习任务,受到演习指挥部好评。演习结束后空降分队的全体人员受到刘伯承院长,粟裕副司令的亲切接见。

1952年8月3日在第一届全国运动会上父亲率领120名男女跳伞员在北京成功地实施了新中国诞生后的第一次跳伞表演。

1955年9月29日到11月13日,父亲和师政治部副主任曾显奎率一个加强营(一营)参加了中央军委在辽东半岛组织的方面军,集团军两级首长及部分实兵在原子,化学条件下的抗登陆战役演习。彭德怀元帅为演习总指挥,叶剑英元帅为总导演。空降兵演习分队充当“兰军”,空降兵团实施空降以策应正面部队登陆与“红军”机械化师,前卫摩托化营实施对抗演习。演习当日在歼击机的掩护下,由二十七架运输机编队飞行进行空降,着陆后部队集合迅速,父亲指挥果敢,部队作战灵活,顽强。受到刘少奇等国家领导人,总部首长及九个社会主义囯家军事代表团的一致好评!演习分队受到彭德怀,贺龙,陈毅,聂荣臻等几位元帅的亲切看望。通过这次演习父亲带领部队一起摸索和探索了如何组织夜间登机,空降战斗编成,战术技术训练,战时政治工作等方面的经验。



父亲事事身先士卒,空降旅刚成立时,摆在全旅指战员面前的首要问题就是要闯过跳伞关,伞兵不会跳伞就和普通陆军没什么两样。当时旅党委针对这个难题采取了许多措施,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号召各级干部带头跳伞,父亲是一个责任心,进取心很强的人,他在苏联顾问团的帮助下很快就掌握了跳伞的地面动作和擢伞技能,时年二十九岁的父亲成为旅级干部中第一个带头跳伞的人。为全旅的干部战士做出了表率。

1961年父亲刚从空一军的副军长调任十五军副军长,就听说他曾任师长的老部队四十三师在跳伞训练中出了些问题,战士们的训练积极性受到影响。这时父亲带着工作组马上来到四十三师,他经过短时间的准备,就再上蓝天带头跳伞。他的这一举动大大地鼓舞了士气。父亲在任旅长,师长和军长期间共跳伞200多次。

针对現代化战争中空降敌后的作战特点,对空降兵的技术装备和军事训练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父亲花费了很大的精力,首先他抓了部队在一般条件下普及跳伞的骨干训练,然后再进行各种复杂条件下的特种跳伞试验。如1953年在西藏进行了高原跳伞训练,1957年在云南进行了亚热带跳伞和山区丘陵地跳伞训练等,通过这些特殊环境,气候,地形条件下的训练研究,为空降兵大部队在各种复杂条件下的跳伞提供了直接经验。比如在汶川大地震中,由于各交通形式都被地震破坏,人员无法深入震中了解震情,这时空降兵就实施了空降,为党中央了解震情做出救灾的正确方案做出了贡献。



1958年7月,在出席军委扩大会议前,父亲根据空降兵组建8年的实践经验及我军末来作战方针原则和我国国民经济現状,深思熟虑地写出了《有关空降兵师建设的几点意見》一稿,被作为他出席军委扩大会议书面发言材料,得到军委领导和与会人员的赞同。

毛主席在1967年9月在視察华北,中南,华东三大区时,9月20日在武汉东湖住处接見了曾思玉,刘丰,父亲和张纯青时主动向父亲讯问了空降兵的建设情况。1969年6月26日毛主席在离开武汉的火车专列上接見曾思玉,刘丰,张体学和父亲时再次提到空降兵部队建设和数量问题。






父亲在着陆场指挥跳伞训练。
父亲在着陆场指挥跳伞训练。

父亲既注重部队的军事训练,同时也非常重視连队基本建设,关心战士们的生活。1975年11月担任军区空军副司令的父亲到空降兵45师检查工作,由于身体状况这次他同意住在团招待所,但每天坚持到黄继光生前所在连队和战士们一起就餐。碰巧第二天这个连队进行轻武器实弹射击考核,父亲要到射击场現场察看,于是就和战士们一起起了个早床,吃早餐时天刚麻麻亮,只见战士们在地上围成一个个圆圈摸黑吃饭,开始父亲以为是为了战备而有意不开灯,后来一打听,原来连队食堂里的灯泡坏了不少,再往四周一看窗户玻璃也坏了不少,于是父亲叫秘书去数了一下共缺少38块玻璃。这时父亲一句话也没说。到靶场后他又利用空闲时间找战士谈话,问连队的伙食好不好,饭堂的电灯有多长时间不亮了。到了上午十点父亲突然提出要到团部去,他让秘书把团长和后勤处长叫来,首先父亲平静地把在黄继光连饭堂所見所闻告知他们,然后提高了嗓门严肃地说:你们都是带兵的,带兵就要爱兵,要关心战士的疾苦,否则就是干部的失职。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是黄继光连的优良传统之一,但是艰苦奋斗和因工作失误让战士们吃苦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回去后团长和后勤处长立即解决了全团所有类似问题。



1973年11月武汉空军配合武汉军区在河南明港地区组织军事演习,因父亲在武空是分菅作战工作的副司令同时还兼任空降兵十五军军长,所以这次他担任了演习指挥部的成员并兼空军组组长,紧张的演习开始不久,秘书就发现他的精神不够好,总显得很疲惫,问他那里不舒服,他却什么也没说,一天晚上父亲从演习指挥部回来又连夜召开空军导演组开会,部署部队下一步的演习任务,直到凌晨三点多钟才结束,回到住处实在太累了才对秘书说,这次演习开始前就发现大便有些黑,可能是胃溃疡病所致,最近有些加重了。为了这次演习他对任何人都没有说,第二天经医生化验,证实了是胃溃疡引起出血,武空领导得知情况后,几次打电话让父亲回武汉治疗。可父亲执意不肯,说演习就像打仗一样,不能中途退下来,作为指挥员更应该这样,就这样一直坚持到演习结束,回到武汉第二天就住进医院作了手术,他的胃被切除五分之四。

1974年10月,父亲到应山空降兵44师蹲点,师领导考虑到他身体不太好,就提前在师招待所准备好了房间,当父亲得知情况后说:“这次我是来蹲点的,蹲点就得到点上去,住在上边怎么能准确了解基层的情况”。当天下午父亲就和秘书来到一营,营部临时从连队抬来两张单人床,父亲让人把从师招待所拿来的被子也退了回去,让他们拿来战士们用的黄军被,在一营期间父亲除去开会以外每天都和连队的干部,战士工作生活在一起,在连队食堂吃饭时营教导员考虑到父亲的胃不好就叫食堂给加了个菜,父亲就将莱分给了战士们,并告诉营干部以后不能为他搞特殊,父亲胃不舒服了晚上就吃几颗从家里带来的花生米。

父亲在43年的革命生涯中,前十一年奉献给了抗日战争和祖国的解放事业,在新中国成立后的32年里父亲为空降兵的創建,发展状大贡献了毕生的精力!

可惜的是父亲年仅六十岁就因病于1981年8月7日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日夜魂牵梦绕并为之鞠躬尽瘁的空降兵建设事业。


图为父亲1967年3月21日在北京参加军级干部会时受到毛主席,周总理,叶剑英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見并合影(倒数第二排右三是父亲)此片是合影照片的局部
图为父亲1967年3月21日在北京参加军级干部会时受到毛主席,周总理,叶剑英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見并合影(倒数第二排右三是父亲)此片是合影照片的局部


母亲将父亲生前使用过的左轮手枪,军大衣,公文包,手錶,跳伞纪念章捐赠给空降兵军纪念馆。
母亲将父亲生前使用过的左轮手枪,军大衣,公文包,手錶,跳伞纪念章捐赠给空降兵军纪念馆。




空降兵军是由空降兵第十五军整编而成的应急机动作战部队,空降兵十五军是由原陆军第十五军和空降师改编而成,成立于1961年6月1日。現空降兵军指挥层缩减为“军,旅,营”三级更加扁平化。現空降兵军已确定有九个旅,另有两个正团级单位将与空降兵学院进行整合。















汶川地震空降灾区探明灾情的十五勇士。
汶川地震空降灾区探明灾情的十五勇士。

(浏览 24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