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牛哄哄的马家军 在皮旅面前 被打得一败涂地

圣霏李小胖

马继援率部一路南下,没有受到大的损失,年少气盛的他(时年28岁)志满意得,以为解放军已经被击溃,咸阳兵力空虚,正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为了抢得夺取西安的头功,马继援擅自改变既定的行军路线,命令82军移到西兰公路上,越过宁夏兵团在礼泉的防线直扑咸阳。他任命190师师长马振武为咸阳前线总指挥,指挥190师、248师和骑兵8旅夺取咸阳,以100师师长谭呈祥指挥所部攻击兴平。



12日下午,骑兵8旅的先头营沿西兰公路进至店张镇北田村时,与181师侦察参谋王青山率领的一个侦察班遭遇。王青山一面命令战士尚洪申骑自行车返回咸阳报信,一面组织全班就地阻击敌人。终因寡不敌众,8人牺牲,4人负伤后被附近群众救走。他们的主动行动迟滞了敌人前进的速度,为刚刚进入阵地的部队赢得了极为宝贵的战斗准备时间,为阻击战的胜利立下了不朽的功勋。18时30分,骑兵8旅进抵咸阳郊外,稍事调整便向181师两翼阵地发起冲击。马家军骑兵冲锋时用马刀劈砍,攻坚时则下马由一人牵马后行,几个人在前面冲锋,其战斗队形被打乱后重新组织进攻缓慢,遇有壕沟更是徘徊不前。181师的战士们用在太原战役中缴获的自动武器瞄准敌人猛烈开火,将其成片成片地打到。激战至黄昏,马家军骑兵以闪电式的冲击一举攻占咸阳的企图未能得逞,只好停止于上召、石村一线,与解放军形成对峙。

181师以前没有和马家军骑兵交过手,据传说比国民党的中央军还要难打,初战获得胜利,打破了对敌骑兵原有的神秘感和顾虑心理,大大地振奋了情绪,增强了战胜敌骑兵和完成阻击任务的信心。王诚汉等师首长晚上接到情报,称82军主力将很快兵临城下,明天必然会有一场更加激烈的战斗,师指连夜向各级指挥员传达了死守咸阳的决心。部队一面严密监视当面敌情,一面加紧构筑工事以备来日恶战。13日凌晨,18兵团司令员周士第、副司令员王新亭和参谋长陈漫远赶来咸阳视察勉励部队,士气为之大振。



中午时分,82军主力抵达咸阳郊外。下午3时左右,马振武召集韩有禄、马英研究攻城部署。马振武鼓动韩有禄、马英二人说,我们要在胡宗南和宁夏部队面前争一口气,今天下午发起总攻,不惜一切牺牲在明天早晨把82军的军旗插到咸阳城楼上。三人确定以190师为西路攻击部队,作战区域为渭河北岸至马家堡一线;以248师为北路攻击部队,作战区域为马家堡至张家堡一线;以骑兵8旅为总预备队,随时准备策应西、北两路攻击部队。

下午17时许,马家军在炮火掩护下,对181师阵地发起全面攻击。攻势极为猛烈,以整营的兵力进行连续性的集团密集冲锋。防御部队待敌人进入有效射程内时,山炮、迫击炮猛烈轰击,步枪、机枪一齐开火,把敌人打得人仰马翻。除了以猛烈火力杀伤敌人外,各分队还以适时的反冲击歼灭敌人。经过几次交手,有的一线坚守分队基本上掌握了敌骑兵的进攻特点,也摸索出了一套制敌的办法,组织起三道防线抵御马家军的进攻。力气大,会使刀的战士配备打太原时缴获的一批日军战刀组成第一线,第二线是冲锋枪、卡宾枪,第三线是轻重机枪。当敌骑兵开始进攻时,持刀的战士冲出战壕,卧倒在地。第三线的轻重机枪从较远距离上就开始射击,既能予以杀伤又能迟滞其冲击速度。等敌人冲到百来米时,第二线的冲锋枪、卡宾枪发挥出最有效的威力,以密集的弹雨大量歼敌。当剩下的敌人冲到阵地前时,第—线战士先是投出手榴弹,再迎着硝烟猛扑上去,同敌人展开白刃格斗。马家军的刀又短又钝又重,解放军的刀又长又利又轻,以刀对刀,马家军明显处于劣势,很快败下阵去。

马家军虽然伤亡不小,但仍以整营的兵力轮番向181师阵地冲击。在反复的冲杀中,因为部队长途行军人员相当疲劳,且仓促占领阵地,没有完善的工事依托(各种掩体深度不够,交通沟也未及腰),火力组织不够严密(射界较为狭窄),加之缺乏对付集团式密集冲锋的经验,导致各团第一线阵地大部被敌人突破。主阵地由于有碉堡、外壕以及围墙作为依托,坚守分队不惧敌人的三面乃至四面包围,顽强抗击,确保了主阵地岿然不动。坚守中午台的542团8连仅剩50人,他们在连长阎官朝的指挥下,连续击退敌人从连到营的9次猛攻,歼敌200余人,保证了全师防御阵地的右翼安全。

坚守西兰公路1号阵地的543团1连,9次陷入敌人的四面围攻,连长牺牲。指导员郑国俊指挥战士英勇战斗,在弹药消耗殆尽,仅剩9枚手榴弹的情况下,仍然凭着刺刀、铁镐和石块与敌人白刃格斗,守住了阵地。战士喇子忠表现最为突出,他投出数十枚手榴弹遏制了敌人对本班阵地一次又一次的冲击。据战后清点,敌人在该连阵地周围遗尸89具。坚守吴家堡前沿的541团2连1排,阵地被敌人突破,伤亡较大。副排长魏海东只身一人挥起在太原缴获的日军战刀连续砍倒6名敌人后身负重伤,被战友们送往营救护所。

面对马家军的凶猛攻势,王诚汉决定发挥部队善于近战夜战的特长,天黑后发起反冲击,夺回前沿阵地。经过补充弹药和调整部署之后,各团以偷袭与强攻相结合的手段对马家军发起全线反击。激战到14日拂晓,在增援部队的配合下,181师恢复了丢失的全部阵地。随着东方露出鱼肚白,硝烟渐渐散去,王诚汉正打算再好好教训教训马家军,却接到侦察队报告,敌人撤退了。

原来是马家军在解放军的全线反击之下,丧失了13日的战斗成果,被迫退回了进攻出发区域。这个时候,马继援在礼泉指挥所已经获悉解放军华北部队陆续抵达西安地区并增援咸阳的情报,自知力不能敌,赶紧电令马振武率领部队撤退。于是,14日上午,西兰公路上又挤满了马家军的人马车辆。所不同的是,来时气势汹汹,去时狼狈不堪。



咸阳阻击战,181师在仓促防御、背水列阵的不利态势下顽强战斗,共毙伤敌2000余人,俘虏29人,自身伤亡200余人(大部分系刀伤),缴获机枪7挺,长短枪47支,子弹4000余发,以及大量的马刀,圆满完成了彭德怀司令员赋予的守住咸阳,保卫西安的光荣任务。彭总得知181师胜利击退马家军的消息后高兴地赞扬:“你们打得好,顶住了,咸阳站住了!”西安各界群众把一面“百战百胜”的锦旗赠送给181师。61军授予542团8连、543团1连“桥头堡垒”和“钢铁堡垒”锦旗;给542团8连连长阎官朝、543团1连指导员郑国俊、541团2连副排长魏海东记一等功, 543团l连战士喇子忠记特等功。并给师侦察连4班记集体功,追认侦察参谋王青山烈士为战斗英雄。


(浏览 3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