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美军飞机运将

2014年元月热播的大型史诗电视连续剧《毛泽东》,首次公开披露了部分鲜为人知的中国革命历史事件。此剧先播出49集,第39集中播出了“用美军飞机运将”一事,使我回想起2013年与滕代远之子滕久昕等八路军后代赴山西黎城县长宁村时的情景。



我看到一片庄稼地里,当年曾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八路军长宁机场,已经毫无历史遗留的痕迹。仅在长宁村的一个角落,我们推开一个破旧的院门,看见院内杂草丛生中的房屋已是东倒西歪,难以想象这曾是当年八路军首长稍作休息的“候机室”。

我观看了 连续剧 《毛泽东》,查阅了相关资料,特别是滕久昕珍藏的父亲的老相片,了解到这一历史事件的始末:


后排右起:陈赓、萧劲光、滕代远、刘伯承、邓小平、陈毅、杨尚昆
前排右起:李富春、聂荣臻、蔡树藩、李伯钊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党中央、毛主席和我军高级将领在延安召开会议,研讨接受日军投降事宜。中苏美英发表的波茨坦公告和同盟国的受降办法明确规定:所有日军都应向就近的盟军部队投降。华北、华中、华东各抗日根据地是八路军、新四军用鲜血浇灌出来的成果。在敌后的八路军是盟军的一部分,而且离日军更近,受降是名正言顺的。但蒋介石一面接连三封电报催促毛主席赴重庆谈判,一面命令我军原地待命、不许受降接管。

党中央认为正在延安开会的八路军、新四军将领们必须马上回到各个根据地受降,并做好应对突发事件的准备,不可坐等远在数百、上千公里外的国军前来受降。但国军有美军的飞机和军舰帮助运输,而我军的高级将领们尚在延安开会,没有先进的交通工具,回到根据地领导受降谈何容易。就说从延安到太行地区的八路军总部,不仅八百里之遥,还一路山川沟壑、黄河天险,最快也要走上半个月的时间,更别说华中、华东根据地了,就得花上更多的时间。

会议上,129师师长刘伯承说:“三年前,有一架美国飞机发生故障迫降在太行山。飞机修好后,我军民在黎城县长宁村为其修了一个机场。从此美军飞机都降落在这个机场。昨天有一个美军货运飞机要去长宁机场,问我们有没有需要他们帮助的。”

到了黎城,就到了八路军太行根据地的家门口,就是去华东、华中也省了一半的路程。任务紧迫、刻不容缓,朱德总司令果断地说:“这事就这么定了,他蒋介石用美军飞机运兵,我们就用美军飞机运将。”

24日夜间,我军20位战区主官和高级将领做好了出发的准备。他们是刘伯承、邓小平、陈毅、林彪、滕代远、薄一波、张际春、陈赓、萧劲光、杨得志、陈锡联、陈再道、邓华、江华、宋时轮、李天佑、傅秋涛、聂鹤亭、王近山、邓克明。
战争年代发生过多次飞行事故,更何况这架美军道格拉斯型货机已经十分破旧。20位首长能否平安返回事关重大,此行于公于私均为一步险棋。毛主席嘱咐叶剑英、李富春、杨尚昆精心组织安排,确保安全、万无一失。

8月25日清晨,首长们乘卡车来到延安东关机场,准备登机。他们的参谋、警卫等随行人员一律从陆路赶赴各根据地。叶剑英、李富春、杨尚昆、聂荣臻、蔡树藩、李伯钊(杨尚昆夫人)等到机场送行。

这架绿色的军用货运飞机,隶属于美军驻延安军事观察组所有,负责每周或半个月往返于延安与西安之间运送物资。共同的抗战历程,美军机组人员与八路军相互信任,特别是抗战时期美军飞行员在黎城长宁机场,曾多次受到我抗战军民无私的援助,结下了深厚友情。所以,这次他们根本没有询问登机者的身份和前行的目的,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飞机的舱门很小还关不紧,螺旋桨启动时要靠人力帮助推动,好在这种飞机只要有一个较大的平地就可降落。机舱里空间狭小成弧形,小窗口下的座位是简陋的铁架子,人坐下后直不起腰、抬不起头。首长们虽然多数是第一次坐飞机,但登机前依旧谈笑风生。

精通英语的中央外事组联络科长黄华负责与美军机组人员沟通。他事先并不知此次空运竟是众多的我军将领,到机场后考虑到为便于与美军交流,经请示杨尚昆获准,临时决定随机同行的。为安全起见,黄华请美军为每位首长配备了降落伞,首长们一边背降落伞,一边提议合影留个纪念。陈毅还诙谐地说:“好好,免得这个飞机掉下来,还没有一个纪念呢。”

飞机于上午九点许起飞,经历了四个多小时的飞行,顺利降落在长宁机场, 129师参谋长兼太行军区司令员李达率队迎候。随即,刘伯承、邓小平星夜兼程赶赴河北涉县赤岸的129师师部。陈毅、林彪、杨得志等取道太行,回华东结伴同行。毛主席放心地赴重庆与蒋谈判。

此行的这20位首长后来成为我党、政、军的主要负责人。据说,蒋介石事后得知此事惊叹不已,为此次中共用美军飞机匿名运将,为错失这打击共军首领的千载难逢机遇而哀叹。

长宁机场的历史功绩不仅在此次壮举中发挥了极大作用,在整个抗战期间还发生了一系列可歌可泣的故事,应当铭记在册。

此文刊登在2014年3月《红色太行》

(浏览 1,25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