町店战斗—红缨枪怒捅鬼子兵

张镰斧:“从学生到战士,这是一个转折,从没有打过仗,到第一次参加战斗,又是一个转折,张镰斧在头三次战斗中得到了锻炼考验和提高。(注:第一仗是河北温塘战斗(含首次坂山战斗小仗),第二仗是山西张店战斗,第三仗是山西町店战斗——作者注)。


“随后,部队过正太路,往南沿太行山进军。1938年4月,六八八团在长治以南的张店,协同友部粉碎了日寇一0八师团的九路围攻,共歼敌1000多人。7月,在沁水东南的町店,同来自晋城西犯的日寇一0八师团激战。当时敌人正在河里洗澡,六连在连长宁记书、班长刘玉贵(都是老红军)指挥下,部队就冲上去了。张手持梭镖与敌人拼杀,捅死了好几个敌人,敌人接连反扑都被打退了。又反扑上来,先后七次,连长在这次战斗中负了重伤。通过这次战斗,张初步知道了怎样保存自己、杀伤敌人、怎样投入战斗?”

参加八路军后,自1938年1月22日至7月6日,在短短六个月时间里,小兵张镰斧亲身参加了三次面对面与日本兵交手的大型恶战,“得到了锻炼考验和提高”,这是在老红军部队大熔炉里经受锤炼的荣耀。


尤其是町店战斗给了他第一个从不会打仗到勇于近身肉搏战斗的转折点。


如果说第一次参加小板山到温塘的战斗,只算是一种身历战斗其境的体验,还是在老红军指导员的呵护下不让他冲上去;那第二次的张店战斗,就有了实战体验、实际参与的切身感受了;到了第三次的町店战斗,是他第一次毫不含糊的参加了近敌的肉搏战斗。


这一次,他已经怒火中烧,丝毫不惧死亡,一杆红缨枪横冲直撞,积蓄的战魂霸气爆发,勇猛冲锋陷阵了,确实成就了他参军后的第一次真正的战火转折。


1938年2月温塘战斗过后,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奉命长途行军,南下晋东南,在八路军总部的直接指挥下,配合一二九师开辟太行山抗日根据地。

邓小平、聂荣臻、徐海东、杨尚昆等八路军指挥员


4月初,日军以第一0八师团为主力的三万余人,兵分九路,疯狂向初建的太行根据地扑来,对尚处弱小的八路军晋东南太行根据地发动大规模围攻。反击中,包括一二九师和三四四旅六八九团在武乡长乐村一带与日军展开反复厮杀搏斗,取得反九路“围攻”作战的胜利。


4月27日,长治之敌一0八师团一部向同蒲路南段撤退,在长子县张店村附近的一条山谷遭到我一一五师三四四旅主力六八七团和六八八团围歼。旅长徐海东、政委黄克诚亲自指挥战斗。


到了6月末,国民党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指挥所部发起了反攻侯马战役。卫立煌部与侯马日军鏖战多日,双方伤亡惨重,战局陷入胶着拉锯状态。日军为守住侯马后勤保障中心,不得不从各地抽兵增援。此时,日军华北方面二十五师团一个机械化联队从陇海路(河南新乡)北上山西,企图打通晋城至侯马的交通运输线(同蒲线),增援驻守侯马的日军。


八路军总部得知该股日军情报后,令三四四旅到町店附近伏击由晋城开往侯马的援敌。六八八团作为主攻部队和新兵营组成了一支加强支队,由团长韦杰、政委何柱成率领从长治出发,经高平县向町店开进。


部队急行军时,忽而太阳当头,骄阳似火,无不汗流浃背透不过气;忽而又逢山区电闪雷鸣,乌云密布,下起倾盆大雨。六八八团的战士们踏着泥泞道路,昼夜兼程100余公里疾进,于7月1日夜里到达町店北山,驻扎在孔家沟村一带。

盯店战斗遗址


旅长徐海东、政委黄克诚统一指挥六八七、六八八团和一二九师七七二团一营、二营、晋豫边游击队以及当地的区村自卫队2500余人,依托町店一带芦苇河槽有利地形,紧沿路边在青纱帐里对日军进行伏击。


7月3日,隐蔽在绿色战壕里的主攻部队六八八团战士们头顶烈日,汗水直淌,仍不吭不响地严密观察着敌情。


下午1时许,鬼子的军车开进三四四旅伏击区,那天骄阳似火,酷热难耐,一丝丝风都没有。日军将车停在河滩的大路上,有的日本兵钻到汽车底下睡觉,有的坐在树荫下打盹,还有很多兵纷纷架起枪支,脱光了衣服下河泡凉。此时埋伏在河谷两岸的我军战士跳出战壕掩体,迅猛出击,直冲上去短兵相接。


日军被这突如其来的冲杀吓的东张西望,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慌成一团。我军战士们边喊边奋勇冲杀,稍远一点的用枪打,距离近的用刺刀捅,用梭镖扎,用刀砍。顿时,日本鬼子一个个倒了下去。一时间喊杀声在晋东南特有地形的山谷里回荡,敌人被打得人仰马翻,分段围歼。河岸上看守枪支车辆的日军士兵及下河泡凉的日军大多被击毙。我军速战速决,不到一个小时就撤出了战斗。


第二天,六八八团再次与日军展开白刃格斗,参加围歼上下黄岩敌骑兵的战斗。
不到一天的战斗,六八八团消灭敌人200多人,缴获了一批武器弹药,还活捉了十三个日本俘虏,自己仅伤亡十几人。

(浏览 2,082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