町店战斗—红缨枪怒捅鬼子兵


町店战斗可不是抗日神剧,而是一一五师打的一场实打实地肉搏杀敌。

徐海东


町店战斗的胜利有两个有利条件:一是汲取了平型关战役伤亡较大的教训,将伏击距离尽可能缩短,最大限度地接近敌人与敌人近战,让日寇先进的武器发挥不出作用。为此徐海东旅长和韦杰团长要战士们将工事挖到距离公路仅一二百米处,将踩倒的草扶起来,做好伪装,隐蔽在日军鼻子底下,造了个灯下黑,好给敌人来个突然的近战袭击;二是由于八路军战士通过土工作业挖掩体埋伏得极为隐蔽,敌军根本没有料到也没有发现八路军会在这里打埋伏,大部分被围的日军都呼啦啦地下河洗澡去了,有枪支也起不了作用,只有束手被杀掉或被擒获。


这两个有利条件,使八路军用最简陋的武器歼灭了日军机械化精锐部队。这一仗不仅打出了中国军人和老百姓的志气,而且打出了中国军人的神勇、智慧和威风。
这一仗,也让半年多来怒不可遏,憋着一身劲一肚子气,一直闹着要上阵杀敌,为牺牲的首长和战友报仇,小小年纪的张镰斧终于如愿以偿,与手握长矛和大刀的红军“哥哥”战友们一起杀入敌群,展开搏杀。


只见他左腾右挪,贴身肉搏,快速进杀,把自己从小练就的武术、摔跤的童子功和参军后又练了几个月的搏斗技巧都用上了,用手中最简陋坚实的红缨梭镖,见一个扎一个。杀红了眼的他挨着个猛扎敌兵的肚子,扎进去还要转一下红缨枪头,挑了十多个日本鬼子,收枪时有的连肠子都带出来了,以至于究竟挑死挑伤了多少鬼子兵谁也说不清楚。后来只能用一个保守数字来说:“捅死了好几个敌人”。


张镰斧敢于牺牲不怕死、巧于拼杀又机智的英勇战斗表现,被老红军连长宁记书、指导员于新民、连支部书记秦泰尚和班长刘玉贵都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许多年来,当地参战的民兵和老百姓长久盛传,町店战斗中有小孩子八路军战士用梭镖枪挑许多鬼子兵的佳话,但也有的说枪挑鬼子兵的小八路牺牲了。


这次短兵相接的战斗结束后,老红军们纷纷找他这个枪挑了许多个小鬼子可还仍然活着的16岁小兵谈话。


他被批准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基层连队的小共产党员!


张镰斧通过町店战斗,从这两项有利条件中获得了极大的启发,悟出了当好一个兵的最基本道理:他初步知道了如何保存自己、杀伤敌人、怎样巧妙隐蔽机智地投入近敌战斗!


这里有在复杂战场条件下,怎样才能机智地进行单兵作战和集群作战的辩证关系。
一名普通的战士,在战场上应该怎么做?


保存自己是为了消灭敌人,保存自己是手段,消灭敌人是目的,只有消灭了敌人才能更好的保存自己。对付敌人的优势兵力和武器装备,要大量消灭敌人打胜仗,就要出其不意,就要近战,近战就要隐蔽好自己;只有隐蔽好了自己,才有机会化敌人的优势为劣势,变自己的劣势为优势;才会兵贵出奇的投入战斗,才有可能接近敌人大量消灭敌人。


战场上的战壕和掩体(土工作业)是保护自己的必须,是出奇制胜大量杀敌的必须,是近战杀敌进攻、防御进攻、有效投入战斗,变敌人的装备优势为劣势的必须。


这些都是战场上的优劣能力结构的辩证体现,掌握得越好就越会出实力,出战斗力,出执行力。这些在张镰斧以后的优秀战例上都有突出的表现。


1938年7月15日,共产党新华日报很快就以《町店浴血战》为题的文章,向全国作了报道,国民党中央社对町店战斗也予以了报道。这场战斗在国共两党军队团结抗战的抗战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是国共两支素有恩怨的武装队伍,在民族危亡之际共同联手抗日的一场漂亮仗,再次打破了“日本侵略者”不可战胜的神话。町店战斗以其军事胜利与战略意义被视为平型关战役之后的又一次大捷之一。这次战斗有效消灭了敌人,达到了迟滞日军西援的目的。后来被写进了《军事大辞典》、《辞海》、《中国大百科全书》等文献,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许多年以后,时任三四四旅政委的黄克诚将军曾风尘仆仆重访町店战场。


老将军触景生情,说:“町店战斗二十多年过去了,我忘不了!阳城人民当年抗日反顽的斗争精神,我记忆犹新……”老将军说的就是红色基因!

黄克诚


八路军是一步一步成长壮大的,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分兵以发展扩大队伍。


町店战斗之后,随着战局发展和部队扩编需要,至1939年春天,六八八团建制第三次分兵,张镰斧原所在三营编入三四四旅独立团,团长刘震,政委高农斧(原任旅政治部组织科长),后又再次分兵转入新四军四师序列。但是张镰斧却没有参加此次分兵,仍然被首长们留在了六八八团团部,从此与为他更名的老红军首长高农斧分别。

(浏览 1,938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