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团大战

      敌人还计划修筑德石和邯济两条铁路,以联结平汉、津浦两大交通动脉。在太行、太岳山区,抢修白晋铁路,准备修筑临(汾)邯(郸)铁路,以便把太行、太岳两区分割成四块。同时在平汉路两侧积极增筑据点和公路,封锁太行与冀南之间的交通。在这些地方,敌人广拉民夫,搜罗筑路材料,从山海关外等占领区源源运来铁轨和筑路机械,集中人力、物力赶修铁路、公路。

      事实证明,多田骏的“囚笼政策”很快见到成效。

      1939年秋,华北抗日根据地有近百个县城,而到1940年夏,只剩下几个山区偏僻的小县城。八路军活动困难,物资匮乏,形势顿显紧张。

      面对多田骏扎起的“囚笼”,刘伯承、邓小平等八路军领导人一连几天进行着深入地思考和研究,准备拿出一个有效的对策。

      一天,他们召集有关人员开会,商量对付敌人强化交通的办法。

      刘伯承首先透彻地分析了交通斗争对敌我双方的意义。

      他认为:日军全面强化交通,是企图解决对华战争地宽兵少矛盾的必然方针,但这也给我们提出了新的斗争课题。交通斗争,本来就是我们对敌作战的一种主要形式。由于我们的游击战和运动战的特点是灵动、秘密、突然,日军无论是袭击我军或是增援它被我军袭击的部队,都非有飞快灵敏的交通工具,适时调集相当兵力不可,这就需要处心积虑地维护和整备它的铁路和公路。而我军为了迟滞和牵制敌人的行动,创造敌人的弱点,就要千方百计破坏它的铁路和公路,这是敌我交通斗争的主要内容。

      敌人原来占据的铁路、公路,不论它由点线而带面地进展,都在我们广大抗战根据地的包围与打击中,它现在反而企图对我们大块根据地,用据点、铁路、公路构成网状,把抗战军民缠绕起来。

      打一个比喻来说,敌人要用铁路作柱,公路作链,据点作锁,来造成一个囚笼,想把我们军民装进里边去,凌迟处死。

      他的这个“囚笼政策”,确实是够阴险毒辣的,需要我们认真对付。

      其次,刘伯承又全面地分析了日军交通战的战略目的,他阐述道:敌人目前推行的“囚笼政策”,是从战略的角度来考虑的。

      带有“国家总力战”的性质,其企图不仅在军事上,而且表现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

      政治上,敌人防共治安政策也依靠交通,无交通即无治安,也无法防共。

      经济上,敌人对占领区域先施以怀柔政策,继而实行最残酷的剥削,对根据地给以经济上的最大摧残。

      敌人以铁路为大血管,公路为小血管,以中国的骨榨中国的油。

      文化上,敌人依靠交通运送报纸、课本及神像等,来麻醉中国人的民族意识。

      铁路起着大毒素管的作用,公路是小毒素管,据点则是打毒针。

(浏览 2,620 次, 今日访问 2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