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团大战

      总而言之,就是它要造成交通的囚笼依托,来展开它的总力战,也就是依托交通网来实现转移重兵与反复“扫荡”的武力战,镇压与离间的政治战,榨取、封锁与摧毁的经济战,麻醉、奴化的宣传战和思想战。

      接着,刘伯承胸有成竹地指出了抗战军民开展交通斗争的方针和策略,这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八路军要积极开展交通斗争的总力战,来对付日寇的“囚笼政策”。

      这就必须强化全面的、全力的、一元化的斗争,以军事为核心,以政治进攻为主,结合党政军民的力量,正确执行政策,将日寇孤立起来。

      这里面的关键是把群众充分动员起来,只要抗战军民人人都能深刻地认识到交通斗争的重要性,就能坚决、彻底地破毁敌人的铁路、公路,也就能使它的血管不能流通,手脚不能动弹,而直到困死。

      等刘伯承说完,邓小平接着发言。他神情严肃,一字一顿地说:形势虽然是严重的,但只要我们根据地军民同心同德,团结一致地进行斗争,日寇的“囚笼政策”是完全能够挫败的。从现在起,我们提出一个口号:面向交通线。主力军、地方军和广大人民群众相结合,重点破击与全面破击、大破击与经常性的小破击相结合,广泛、深入地展开交通斗争,反击日寇的“囚笼政策”。

      在1940年春夏的交通斗争中,日军边遭打击边竭力恢复,强化铁路、公路和据点,继续推行“囚笼政策”。

      他们加强了平汉、正太两条铁路的守备,沿线严密封锁,割断了太行山区与冀南平原、晋察冀战略区之间的联系。

      在冀南,修复和扩展了公路网,增设了据点,造成根据地军民“出门走公路,抬头见碉堡”的状况。

      刘伯承觉得要根本改变这种被动局面,光靠晋冀豫根据地本身的力量还不够,最好有一次由华北各大战略区共同组织的破击作战,对正太、平汉、同蒲、津浦各铁路干线进行全面、彻底地破毁,使日军陷入战略上的被动。

      白晋战役结束后,聂荣臻率晋察冀挺进支队北返。

      行前,彭德怀、左权在总部设便宴为聂荣臻送行。刘伯承与邓小平、李达、陈赓、陈锡联等出席作陪。吃饭时,大家谈起华北战局和两区的配合作战,认为横贯在两区间的正太路是日军控制山西、河北的交通命脉,也是阻隔两区联系的重大障碍。要是切断正太路,既可使日军在山西的运输补给失去可靠的保障,又有利于两区在军事、经济等方面的互相支持和帮助。于是,大家一致认为,应在适当时机对正太路进行大规模的破袭。

(浏览 2,620 次, 今日访问 2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