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头岭伏击战

来源:豆子人民艺术家?

历史作家关注1938年3月16日清晨,神头村一个老百姓有事起得早,出门后经过山后边,顿时吓了一跳,满坡都是持枪的八路军战士,一点响动也没有。

几个战士向这个老乡挥手,示意他马上离开。这个老乡知道可能要打大仗了,连村也没回,匆匆下山躲着去了。

何止是山坡后,神头岭的山梁上也尽是埋伏着八路军三八六旅的人。

陈赓旅长这次接受任务打潞城的鬼子,但鬼子狡诈多端,怎么肯乖乖的出来?


陈赓把这个活交给了769团的陈锡联, 3月16日零点三十分,睡梦中的黎城日军突然遭到八路军的猛烈进攻,城区被攻破,很多一百多鬼子报销了。惊慌的日军一边依托房屋抵抗,一边向潞城等地求援。

当时日军在晋西、晋南不断进攻,黎城是他们粮草兵员的重要运输基地,而且地理位置偏远、兵力少。黎城遭袭,各地日军不得不救。
果然,情报传来,潞城来了援军。

其实陈锡联只带了769团的一营(主力负责阻击涉县鬼子援军),得知潞城、涉县的鬼子出动了,陈锡联迅速带撤离。

来如风,去如风,踹一脚就走,走时黎城的鬼子还在云里雾里。

陈锡联的攻城和阻援任务顺利完成,接下来,神头岭的大戏开场了。



16日4点三十分钟,神头岭的部队准备就绪。

陈赓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根据情报潞城的鬼子有三千人,神头岭的三个团吃不下,闹不好被敌人反包围。

说是三个团,其实真正有装备的只有771团和772团。第三个团是补充团,新兵为主,除了两个连有装备,其他人手里一杆红缨枪就算武器了。由此可见,陈赓真的是把家底都掏出来了。

为保万一,陈赓从叶成焕的772团抽出一个连,派到潞城背后打游击,这样潞城日军担心被端了老巢,必然不敢倾巢而出,因为潞城同样敌人运输线上的重要基地。

至于能让多少日军留在潞城,就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了。

八点三十分,日军先头部队到了,有二十多名骑兵(也有资料说是三十人),其余日军乘坐两辆汽车,开往黎城方向。

这股鬼子负责探路,神头岭是他们常走的路线,公路建在山梁上,山梁宽一二百米,没有植被、山石藏身,几公里都是光秃秃的,一览无余。

日军先头部队侦察完后,放心的前行。他们没想到在距离山梁公路两侧二十到一百米不等的旧工事(国民党很久以前修的)里面,埋伏了近两个团的八路军。

近在咫尺,有的地方,咳嗽一声都能听见。

九点钟,潞城日军大部队抵达神头村,有一千五百多人,陈赓和指战员们都放心了,这桌饭吃的下。

但日军突然停了下来,派出一支二十多人的骑兵,沿着一条小道向772团1营的埋伏地搜索。有的战士清楚的听到越来越近的马蹄声。

只要被发现,日军必然全身而退。

陈赓旅长曾预想过这种情况,他对神头岭的隐蔽工作非常重视,旧土不准动,怕弄出新土引起日军怀疑,踩倒了的草,也要顺着风的方向扶起来。

果然日军觉得这个地方不适合埋伏,他们的侦察目标是对面的申家山,八路要打伏击,一定会藏在那里。

申家山没有动静,日军放心的走上了神头岭。

其实日军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自信的,他们认为一千五百多人的大部队,八路军肯定不敢碰,因此这次除了救援,他们还顺带护送108师团笛尾部队的辎重队。

一边救援一边向前线护送物资,心真大呀。

当日军后卫部队也进入伏击圈,从八路军772团发出了攻击信号,日军两侧数不尽的八路军战士喊杀声震天。

日军彻底蒙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近在咫尺的距离突然出现了八路军,当时侥幸逃脱的《东奥日报》的记者本多德治事后写道:连他们脸上仇恨的怒火都可以清晰的看出来。

在这种震撼之下,日军的军官根本没想活,抽出刀来说:“大家一块死在这里!”(日军记者记录)

但八路军战士更不畏死,772团八连连长邓世松头部和胸部都受了重伤,无法说话,仍英勇的与鬼子战斗,倒下之前还扔了一颗手榴弹。



772团一营一个战士四处负伤,他用毛巾包扎伤口,一口气刺死六个鬼子,临死前刺刀还插在鬼子肚子里。

因为多数地段是近距离肉搏战,补充团的战士们也没当孬种,他们用红缨枪扎,用石头砸—-这个古老民族的血性在此刻如火山般迸发了。
此战,我军伤亡二百四十人,日军伤亡一千五百多,俘虏了八个(俘虏的数量有争议,有知情的朋友欢迎指教),缴获枪支五百五十多只,运输骡马匹六百多,还有大批军用物资。

日方的史料与我方不同的是,他们说没有派骑兵,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把他们打怕了。

(浏览 1,22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