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空15军军长赵兰田在饭店遭遇歹徒挑衅,将军说打这些混帐王八蛋

智慧江西


空15军军长赵兰是朝战反包围的英雄师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1年春季,他跟随志愿军三兵团12军入朝作战,当时他担任31师师长,首次入朝作战就参加了第五次战役,由于志愿军整个第五次战役没有打好,在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中,赵兰兰天师的部队受到美军包围,尤其是李长林的91团陷入敌后。

为打破敌人的包围圈,解救91团冲出敌人的封堵。赵兰田先后派出八名警卫员给91团团长李长林送信,当31师作战科副科长枫亭找到91团,把师部的命令交给团长李长林时,枫亭因为疲劳过度,一头栽倒在李长林面前。



李长林接到师长的信后,立即率领部队寻找突围路线,当发现正面突不出去,干脆向前迈进,过了三七线,绕了一个大圈,从敌人的缝隙中钻了出去,一直向北,与主力会合,当31师师长赵兰天见到91团团长李长林时,两人欣喜若狂,热烈拥抱,然后两人双双得到了提拔。

1953年,赵兰田指挥所部参加了金城防御战和秋季反击作战,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国旗勋章、二级自由勋章。

回国后,1954年,赵兰天进入南京军事学院学习,1957年毕业,毕业后担任首任空降兵15军军长。

有一次,赵兰天到武汉空军开会,走到半路上,因为那个时候没有高速公路,小车也跑不快,小车跑了几个小时了,路程还不到一半,到了中午时分,随行人员肚子都饿了,赵兰天带领大家来到附近城市的一家饭店就餐,挑了一个包间坐下,由于长途劳累,赵兰天吩咐服务员给大家沏了一壶好茶,大家品茗着香茶,解除着一路上的疲劳,一面聊着路上的见闻。



这时,门被轻轻地敲开,前台服务员进来,轻轻跟他们说:“刚才进来一帮当地的地痞流氓,他们经常在这里吃饭,霸道得很,点名要在这个包间就餐,老板惹不起他们,让我进来和你们商量一下,你们是不是换个地方?你们同意吗?

赵兰天军长听了很不高兴,对服务员说道:“都是些什么鸟人?还要让我们给他们腾位置,服务员,我也不为难你,你去跟他们说,就说我不同意,让他们有什么事进来跟我说。”

服务员应声出去了,不一会儿,包间的门被粗暴地踢开了,进来一帮粗野的大汉,一个头目模样的大汉说道:“听说你们不愿意腾包间,让我进来跟他商量,这个人是谁啊?

赵兰天说道:“就是我,怎么啦?你有什么事尽管跟我说吧!”

大汉说道:“这个包间是我们哥几个经常在这儿聚餐议事的地方,在这儿吃饭的当地人都知道,我们来了,他们都得给我们腾位置,你们是外地人,不知道这个规矩,现在给你们说了,那你们也就知道了,知道了,就赶紧腾地方吧!

将军说道:“我们不管在什么地方吃饭,坐在什么位置了,还没有给人腾地儿的习惯,我这是头一次经历这件事,你的能耐挺大,你让我们给你腾地,你也不瞧瞧你是干什么的?你有本事尽管使出来”。



大汉说道:“瞧你这口气,是想跟我们对着干,告诉你吧,我就是这儿的黑老大,这一块的地盘由我统治,这个地界是我说了算,识相一点,你还是把地方腾了,免得我们弟兄们动手,那样的话,可要给你难堪了。

将军沉稳地说道:“就凭你,还想给我难堪,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赶紧滚出去。”

大汉恼羞成怒,把手一挥,他的同伙便纷纷冲了进来,将军对警卫战士们说:“你们还等什么?这正是一个实战检验你们训练水平的时候,还不快点上去,狠狠地揍这伙混账王八蛋。”



警卫战士们早就严阵以待,听到将军发了话,冲上前去,抓住这帮地痞恶棍狠揍起来,这帮地痞流氓恶棍平常缺乏锻炼,好逸恶劳,只知道贪吃贪喝的享受,哪能经得住训练有素的警卫战士们的打击。

不一会儿,便被警卫战士们打得败下阵来,流氓头目这个大汉见状,从旁边抄起一根铁棍,冲上前来,被警卫班长飞起一脚,将他踢翻在地,凶器收缴,掏出军用手铐,打了个背铐,紧紧地铐住了他,地痞流氓看见了这一幕,知道也打不过警卫战士们,纷纷举手投降,警卫战士们命他们双手抱头蹲在地下。



将军对着这帮地痞流氓骂道:“你们这帮不识好歹的东西,以为路过你们所谓的地盘,就想横行霸道,称霸一方,你们也不想想,这是谁的天下?能容得你们胡来吗?政府政法部门绝对不允许你们胡作非为下去的,迟早你们都是进班房的料,还称自己是什么黑道,狗屁黑道?你们在我眼里就是一堆臭狗屎。”

流氓大汉头目被打成了熊猫眼,向将军哀求道:“大爷、军爷,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请你饶我们一次吧,俺们下次再也不敢了。”

其他的地痞流氓也向将军求饶,将军冷笑了一下,说道:“如果我把你们饶了,人民会不答应,这个社会要被你们这些家伙搅得混乱不堪,你们还是到公安局反省思过去吧!



说完,将军吩咐警卫班长通知派出所过来处理,派出所接报后,立即赶来饭店,派出所所长向将军敬礼问好后,狠狠打了这个地痞流氓头目大汉一耳光,骂道:“我这一向正抓你呢?没想到你在这儿犯了案,新帐旧帐一起算。”

所长对将军愧疚地说:“首长,对不起了,让你在我的辖区受到了骚扰,这都是我的失职啊。”

将军说:“军警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把这帮家伙带回去,好好地收拾他们。”

“是,”所长向将军敬礼后,将这帮社会人渣带离了现场。

热腾腾的饭菜也端上来了,将军对战士们说:“大家肚子都饿了吧?今天这场仗打得很好,我要感谢大家,请同志们敞开肚皮,猛吃猛喝。”

“是,得令”。战士们响亮地回答。



吃完饭后,饭店的老板和服务员把赵军长一行送到了门外,饭店的老板感动地说:“多亏你们打掉了这帮犯罪团伙,这帮家伙害人不浅,我是没办法,让你们在这儿受惊了,请多担待。”

将军安慰老板说:“军民一家亲么,咱们不说外话,我处在你这个位置上,也是无可奈何的,先把自己保护起来是最重要的,多亏让我碰上了,打击了歹徒的嚣张气焰,放心吧,公安干警会狠狠收拾他们的,他们以后也不会来骚扰你的,主要是没这个机会了。”

将军和警卫员们告别了饭店的老板和服务员后,踏上了征程。

(浏览 22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