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品将军们在庐山对彭德怀的批评,大将军立马横刀的风采跃然纸上

覃仕勇讲史

老覃在昨天写了《庐山会议,八大元帅表达了对彭德怀的看法,叶剑英还偷偷写了首诗》一文,文中提到,1959年7月31日和8月1日,毛主席在庐山“美庐”他所住的楼上召开了常委会。在会上,他对彭德怀说,“9个元帅、10个大将,你都搞不好”。

老覃也说了,十大元帅中,主持外交部工作的陈毅留守北京,罗荣桓患病住院。即到庐山参加会议的,只有8位元帅。

老覃在该文中逐一记述了8位元帅(包括没有上庐山的陈毅元帅)对彭德怀的看法。

今天再来说说参加了庐山会议的众多开国将军当时对彭德怀的看法。

原本,中共中央只打算在庐山召开半个月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后来,因为彭德怀写了一封“万言书”,会议被延长到了1959年8月1日,并且,从8月2日至16日,又在庐山举行了中共八届八中全会。

参加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的有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和中央有关部门负责人。

十大开国大将中,黄克诚和罗瑞卿参加了这个会议。

黄克诚后来回忆,他上庐山参加庐山会议,属于是“谭震林搬的救兵”,他彭真一起在7月17日到达了庐山。

黄克诚和彭德怀有过过命之交,他上山后刚进住房,彭德怀就拿着“万言书”给我看。

黄克诚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说:“这封信提的意见我完全赞成,但用写信的方式来提意见不好,而且,你在信中有些提法有刺激性,你不应该这样。”

彭德怀有些激动地说:“实际情况那么严重,会上没有人敢说分量重一点的话,我就是要‘重症下猛药’,提得刺激一些,以引起重视。”

黄克诚顿足说:“你做什么事情总是感情用事,你和主席共事多年,应该互相了解较深,有什么话不能与主席当面交谈?要写这样一封信?”

由此可见,黄克诚是支持彭德怀在“万言书”里提的意见的,但他不赞成写这份“万言书”。

罗瑞卿的看法与黄克诚不同,他在8月3月第五组的讨论中说,彭德怀的提法与总路线相悖。此外,他还批评了黄克诚。

开国上将中,参加了庐山会议的有萧华、黄永胜、杨勇、李志民、王震、张爱萍等。

萧华在罗瑞卿的发方中插话,说

“他(指彭德怀)是敢于暴露人家,不暴露自己。”

黄永胜则在8月4日下午第一组会上作了长篇发言,指责彭德怀在军队系统中犯有包括“军阀主义”、“目中无人”、“个人主义”等等错误,并且断言:

“从历史上看,我对他能够彻底改正错误是没有信心的。”

杨勇在8月3日第四组(彭德怀在这一组)会上发言说:“我是在8月1日下午才上山的,对8月1日之前在庐山发生的事了解不多。我自小参加革命,参加红军后,就在彭德怀领导下工作,很敬仰、很尊重他。是的,他有‘军阀主义’,喜欢骂人,我对他的这一点是有意见的。我在团里工作时,被他骂过两次。但是,他对我们说,军人就是要有血性,能骂人,也能扛得住被骂,高级干部觉悟高,必须扛得住被骂。他也鼓励我们骂他。去年军委扩大会议,我指名骂了他。他后来表示,杨勇提意见是善意的。”

李志民在8月7日第四组会上说:“认识彭德怀30年了,在他的带领下打了16年仗,学到了不少真本领。过去对他总的印象是好的,看不出有什么缺点。现在,经过同志们揭发,对他有了新的看法,觉得他还是有一些缺点的,比如领导方式简单、生硬。”

李志民还别出心裁地举了1930年过赣江的例子,说:“当时,三军团军师级干部都不愿意过江,彭德怀同志在思想工作还没做通的情况下,简单粗暴地做出过江的决定,并且一锤定音地宣布执行过江的决定,最终避免了红军的分裂,取得了战斗的胜利。”

1930年三军团过赣江之事,老覃以前曾写过《三军团截获一封密谋杀彭德怀的信,落款人是毛主席,彭总说:假的》《1930年,彭德怀智破离间计,毛主席向他表示感谢,他却做起了检讨》等文章,讲的是蒋介石在1930年10月23日发起第一次“围剿”战争,毛主席在“罗坊会议”上制定了“放开两手,诱敌深入”的应对之策,准备把敌人引入根据地的腹心区域,然后 “聚而歼之”。当红一军团已经退至赣江以东的新淦,崇仁、南城、南丰、吉水等地时,彭德怀的红三军团的很多将士都自平江、浏阳与阳新、大冶,在思想上还保留有地方观念,不愿意渡过赣江,主张在赣江以西阻击敌人。大敌当前,彭德怀利用自己的个人威望,当机立断,命令部队撤过赣江,成功地粉碎了蒋介石的消灭红军的企图,取得了第一次反“围剿”战争的胜利。

张爱萍在8月5日第二组发言中名贬实褒地说:“我在彭德怀直接领导下工作时间不长,过去对他信任、钦佩、尊重。虽然对他那种骂人、训人的作风不喜欢,但总觉得他为人坦率、正直和艰苦朴素,骂人、训人是他不拘小节的表现。黄克诚同志可能是被他骂的最多的人,现在看,黄克诚和他走得最近,可以说,黄克诚已经被他驯服了。”

王震也在第四组,他在发言中说:“我承认彭德怀是一个民族英雄,他是立有大功的,要说他有什么不对,就是他没有严格要求自己,使他自己成为一句合格的共产主义战士。”

……

从8月3日到8月10日的小组会发言,主要是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对彭德怀要“一改二帮”,集中批评彭德怀。

但是,众多开国将领在多年来与彭德怀并肩作战,已深深地被彭德怀的个人魅力、个人品德、革命功绩,思想、工作和生活作风所折服,批评的火力只能集中到“爱骂人”、“爱训人”等无关大旨的小事上。现在,我们细品将军们的发言,总觉得彭大将军立马横刀的风采跃然纸上,凛凛如画。

(浏览 222 次, 今日访问 3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