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美军司令设下完美的陷阱,彭德怀吃了亏,一个师长找出了破解之道

来源:今日头条 这才是战争

1951年4月11日,一条爆炸性的新闻占据了美国所有新闻媒体的头条——美军远东总司令麦克阿瑟被杜鲁门解职。

麦克阿瑟的继任者是在中国有相当知名度的李奇微,被称为给志愿军带来大麻烦的人。


1951年4月3日,麦克阿瑟和李奇微在朝鲜战场最后一次会面
1951年4月3日,麦克阿瑟和李奇微在朝鲜战场最后一次会面

但是随着李奇微前往东京上任,志愿军真正的对手,朝鲜战争中美军最有天赋的将军成为了新任第八集团军司令,他就是美军中将詹姆斯·奥尔沃德·范弗里特。

美军是一支非常善于学习的军队,在朝鲜战争中美军就广泛学习志愿军的战术、战法。这一学习的开始,首先来自于范弗里特。

人们都误以为李奇微给志愿军制造了大麻烦,事实上李奇微那种四平八稳的战术虽然扭转了美军的被动,但根本无法给志愿军致命威胁。美军本身就对志愿军有着绝对的地空火力优势,被志愿军打败,就好比一个壮汉被小娃娃打倒在地一样可耻。李奇微所做的,只不过是让美军回到常态,但只是能和志愿军抗衡,并不足以击败志愿军。

除了地空火力优势,美军对志愿军还有绝对的机动能力优势。要想打败志愿军,就必须充分发挥美军这一优点。这就是范弗里特要考虑的事。

要做到这一点,有这一种战术是非常适合的,那就是志愿军最拿手的穿插分割战术,以美军出色的机动能力,强大的装甲部队,优势的空地火力,穿插分割战术将会成为美军反制志愿军的法宝。

一、美军天才

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彭德怀用上了“声西击东”的计策,结果李奇微上当了,他训令范佛里特集中美军主力于西线,志愿军趁机以第9兵团和人民军第2、3、5军团在东线发起突击,围歼韩军第3军团。在彭德怀的精妙指挥下,韩军第3军团遭到惨败,之后更被李奇微撤销编制。这就是韩国历史上的“国耻”——自己的军队被一个外国将军解散了。

李奇微虽然中计,但现代化的美军和两条腿的志愿军有着天壤之别。惊闻东线溃败的范弗里特指挥美军第3师、韩军第8师团在10余个小时内就摩托化机动100多公里,填补了战役缺口。

在志愿军的攻势下,美军将领也在紧张地思索应对之道。5月18日,李奇微判断志愿军主力在春川以东,西线兵力实际是空虚的,美军应立即在西线反攻,挽救东线危局。

但5月19日,李奇微与范弗里特会面后,后者说服他改变了想法。范弗里特认为虽然东线的韩军遭到惨败,美军面临很大的麻烦。但是志愿军攻击过远、补给线拉长、后勤困难,后继乏力,攻势已到顶点,已呈虚弱之势。东线取得大胜的志愿军,反而才是真正的薄弱环节。如果能够突然反攻,不仅能遏制志愿军攻势,而且会有极大的机会推进到志愿军背后,取得围歼志愿军主力兵团的巨大胜利。

5月20日,在范弗里特的指挥下,美军第9军部队纷纷东移,西线美军第1军向志愿军第十九兵团64、65军,中线美军第9军向志愿军第十九兵团63军、第三兵团展开反攻。5月23日,东线美军第10军向志愿军第九兵团亦展开反攻。美军各部以强力装甲部队为先导,组成一支支装甲特遣队,对撤退中的志愿军各部之间的空隙穿插分割,企图切断志愿军退路,分割包围志愿军于撤退途中,以达成歼灭志愿军主力的目的。

抓住对手出拳后尚未收回的瞬间反攻,这正是彭德怀第二次战役中运用的后发制人的绝招。范弗里特完全掌握了其精髓,准确抓住了志愿军攻势力竭,转为撤退的有利瞬间。美军凭借快速机动能力迅速集结,迅速出击。志愿军猝不及防,局面一时极其被动,稍有不慎,甚至可能全局崩溃,输掉战争。

相比彭德怀的“声西击东”,这同样是一个神乎其神的手笔,非常高明。

在范弗里特的运筹下,中路向春川、华川突击的美军第9军成为重点。在中路形成重点突破后,美军可分割志愿军东西线联系,随后向两翼卷击,包抄东线或西线志愿军部队,形成包围歼灭战的有利态势。而向春川、华川突击的美军第9军和向麟蹄、杨口突击的美军第10军正在形成了一个包围网。

美军的行动把志愿军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因为众所周知的左右邻的原因,志愿军180师遭到美军第9军围攻,惨遭失利。


华川水库
华川水库

而180师的失利让美军第9军长驱直入,其美军第7师先头部队17团于5月27日8时占领华川。这个情况,正在组织撤退的第九兵团和人民军第2、3、5军团并不了解。此时第九兵团的27军和12军已在麟蹄、县里等地区与尾追的美军第10军展开激战多日。经过苦战,第九兵团已经打出了保障自己转移的时间和空间。然而,美军第7师占领华川,这等于切断了第九兵团退路。如果第九兵团不能打破美军封锁,美军第9军将与紧追不舍的美军第10军形成一个包围网,将第九兵团围在其中;如果美军进展迅速,甚至可能兜住人民军第2、3、5军团。之前的阻击成果将化为乌有,志愿军和人民军两支主力兵团将面临灭顶之灾。

这是志愿军参战以来面临的最危险局面。

范弗里特,朝鲜战争中美军最有天赋的将军,他的功劳,李奇微是抢不走的。

正当彭德怀紧急调兵遣将应对危局之时,一支部队主动站了出来。此时,他们并没有接到任何命令。

二、挺身而出

1951年5月27日晨,继20军先头59师通过华川后,58师172团和173团一部也已相继通过华川。然而在后面的58师师长黄朝天却注意到,自己部队周围到处都是美军炮弹的爆炸声。黄朝天觉得非常奇怪,第九兵团转移路上的左侧翼有志愿军其他部队,美军怎么会打到这里来呢?但情况不容他多想,丰富的战场经验让黄朝天在瞬间明白可能大事不妙:“不对头,是密集炮火,要出鬼!”他立即和其他师领导研究情况,构想对策。当58师领导研究之时,部队开始议论纷纷:“研究什么啊?我们奉命休整,明天就能到了。”


黄朝天
黄朝天

但是黄朝天和58师政委朱启祥认为,自己后面有第九兵团其他部队,在步兵的后面还有行动缓慢的炮兵、兵站、医院、伤员、物资。如果58师按计划撤退,那问题不大,完全可以走得掉,但是后面的部队就麻烦大了。身经百战的黄朝天判断非常准确,美军第9、第10军正在联手布网。如果58师不管不顾,后面所有的部队很可能被一网打尽。

于是黄朝天毅然决定,不走了,立即占领阵地,停下来坚决地打!面对部队中部分官兵的不理解,黄朝天掷地有声:“敌人都打上门了,能不打吗?美国佬想冲过去,除非58师全部死光!”

没有命令、没有工事、没有炮火支援、没有友邻、粮弹不足,但58师有品德!置自己于死地,掩护其他部队,这是解放军一直以来的高贵品德。

此时,58师172团较为完整,173团缩编为5个步兵连,174团虽有6个步兵连(3营在搜索残敌尚未归建),但每连都缩编为2个排,兵力总计9471人。而当面敌军是在大礼里、华川、城山、新浦里、原川里一线的美军第7师,在滩甘里、新德里一线的美军第24师21团;在九万里、榆村里一线的韩军第6师团,共计2个师又1个团3万3千余人,坦克200余辆,大口径火炮500多门。敌我兵力对比将近4比1,火力对比超过40比1,这还不计美军航空火力。



5月27日,这是非常关键的一天。黄朝天其实并不知道,他所听到的炮声,不仅有美军封锁北汉江渡口的,还有落在12军阻击阵地上的。12军是第五次战役转移阶段最历经千难万险的部队,在美军第10军的围追堵截之中,12军好不容易跳出美军第10军的包围圈,跳到洪杨公路以西向华川转移,不料在华川又遭遇美军第7师和韩军第6师团截击,美军第7师占领华川,将12军一截为二。当时,12军军直和35师已转移至华川东北,35师103团在华川城西的场巨里拼死阻击,其在348.8高地上的6连半天苦战就打得只剩最后4人(这就是12军著名的“华川四勇士”);而34师却被压缩在华川东南、华川水库西侧的狭小区域内,美军第7师和韩军第6师团已对34师呈分割包围之势。

而华川水库的东侧,60师的180团已在此展开阻击,同时27军的80师(79、81师在80师东侧)且战且退,也转移至水库东侧,身后是穷追不舍的美军第10军,西侧也已与韩军第6师团先头部队交火。

如果58师没有留下来阻击,美军第7师和韩军第6师团得以继续东进的话,至少34师、60师和80师在27日当天就可能陷入绝境,特别是34师。

除了兄弟部队险恶的战场态势,58师自己的弹药严重不足。因为后勤部队行进速度远落后于作战部队,58师重火力受到极大影响。机枪弹只有半个基数,迫击炮弹只有三分之一个基数,75毫米山炮和火箭筒弹只有0.3个基数。

这个仗怎么打?紧急赶来的20军副军长廖政国交代部队:部队配置要前轻后重,主力配备在各高地马鞍形两侧,要不断实施反冲击,以攻代防、以防代守,白天坚守,晚上反击。其实可以浓缩为两个字——拼命,拼了这条命也要把美军给拦住。

得知58师主动停下来阻击,彭德怀大喜,连连夸奖:“这支部队能打硬仗、恶战,能突击又能顾全大局,是一支作风很硬的好部队!”宋时轮连喊三个“好!好!好!”

5月27日,58师不仅顶住了美军第9军初步的攻势,还反击华川得手,为12军部队打开了通路,更救出兄弟部队伤员300余人,稳住了阵脚。12军部队得以顺利转移。



28日,廖政国(军长张翼翔在之前已因病回国)和黄朝天一起根据最新敌情调整了部署。58师决心以大加马伊、城山、已积洞、战场洞、上下大利里等地区为前沿阵地;以将军山,642、505、219.9、280.7、341、313高地,蛇头岘南山地区为基本阵地;以688.9、758、354.6、332、282.9、421、483、420.3高地地区为团预备阵地;以636.6、772.8、470高地,上芦谷,478.6、643.2、805、955.4、512.3高地地区为师预备阵地;节节抗击美军第9军进攻。

其中以前沿阵地最为重要,因为58师必须坚守到北上部队全部渡江安全转移。

三、孤胆作战

为了切断北上的志愿军主力部队退路,当日,美军第9军也集中力量向华川地区发起全面猛攻。围攻58师的美军第9军以美军第7师和韩军第6师团为主。美军第7师是朝鲜战争中美国陆军战斗力第二强的部队,仅次于第2师。而韩军第6师团是韩国军队中真正的第一王牌,比号称王牌的第1师团和首都师团强了太多太多。我在平金淮阻击战的文章说过1951年,美军攻占了上甘岭 ,美军在朝鲜战争各个时期的战斗力是不一样的;同理,美韩军各个部队在各个时期的战斗力也是不一样的。在韩国真正的第一名将张都暎指挥下的韩军第6师团是名副其实的韩军最强部队。在张都暎的指挥下,连续四次击败过志愿军,其中有两次是和美军第7师协同作战,这两支部队的配合也相当默契。此时,美军第7师和韩军第6师团携战胜之威,向着华川气势汹汹而来,势在必得。

战斗之残酷是20军部队历史上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甚至超过了长津湖战役。仅仅一天的恶战,一线的173团和174团就承受了巨大的伤亡。58师被迫调上预备队172团加入战斗。

不过在173团和174团奋勇阻击下,美军亦寸步难行,代价惨重。为阻止美军,58师部队充分发扬“孤胆作战”精神,哪怕战至一个班、一个组、一个人,仍然大呼酣战、力战不退。



401高地的173团5连,抗击美军坦克的火箭筒班,打光火箭弹,与美军肉搏,几乎全部牺牲;重机枪排,机枪打坏,拼起了刺刀;60炮班,迫击炮打坏,把炮弹当手榴弹扔。从27日战至30日,美军第24师在401高地前寸步未进。

在5连旁边的6连280.7高地,著名战斗英雄、173团6连1排排长卜广德与美军连战3日。当美军冲上阵地,竖起军旗。卜广德奋力反击,击毙美军,推倒美军军旗,而血肉模糊的卜广德在山顶屹立不倒。最后1排战至只剩4人,依然坚守主峰不退。

174团方向,美军第7师一度攻占我313、372高地、蛇头岘南山以及上大利里北汉江大桥,被174团反击打回。随后美军再度围攻313高地,3连1排排长于泮宫率部打退美军13次进攻,最后在仅剩45发子弹、10颗手榴弹的情况下,率部机智勇敢突围而出。

372高地上,2连战士刘石友孤身奋战,杀敌20余人,最后安然脱险。

29日,172团投入战斗后,立即与174团协同向美军第7师、韩军第6师团反击,连夺437.5、296.4高地,上大利里,一直打到九万里岘,不仅恢复全部前沿阵地,并把韩军第6师团打得节节后退,成功接应27军一部北上。173团亦反击城山得手,并迅速派部队进至洪村、新村山沟,抢救出兄弟部队大量伤员、物资,并掩护其兵站、医院转移。

5月30日,美军第9军集中美军第7师和韩军第6师团再次猛攻。172团接替174团防务,会同173团再次挫败美军进攻企图。当日晚,后续部队全部顺利通过美军封锁区。58师胜利完成第一阶段任务。至此范佛里特的战役企图已经被彻底粉碎,美军第八集团军失去了围歼志愿军、人民军主力兵团的机会。

美军战史《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潮起潮落》传神描述出美国人过山车般的心情。27日上午,美军兴高采烈:“一群迷茫的中国人四处寻找着出路。”27日下午,美军目瞪口呆:“20军一个师阻止了(我们的)进攻,敌人通向安全的大门敞开了。”28日,美军垂头丧气:“第9军虽然努力冲向目标,但为时已晚,被第10军追赶的中国人跑了。” 美国人写下这句话时的心情是非常苦涩的,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中美军唯一一次可能赢得战争的机会。但是20军58师的阻击,断送了美军赢得战争的全部希望。

四、坚守13天

不过范弗里特并没死心,他迅速改变了作战部署。

这又是一个杰出的作战计划,范弗里特在最短的时间内就根据战场态势做出了调整,再次展现了他高超的指挥艺术。范弗里特计划充分利用美军的机动优势和海空优势,以精锐部队陆战1师从海路穿插,在人民军侧后的杆城登陆,与美军第9军东西对进,配合正面的美军第10军形成一个严密的四面包围,在华川水库东北地区再次布下陷阱,彻底摧毁志愿军第九兵团和人民军第2、3、5军团。可以预见,随着陆战1师的行动,范弗里特必然会动用空降第187团战斗队进行空降,配合陆战1师占领要点。这将是在朝鲜战场上第一次出现陆海空一体化联合作战。一旦成功,麦克阿瑟的仁川登陆也将黯然失色。唯一的不足就是志愿军已经初步摆脱被动的不利局面,势必会积极应对,此计划成功的概率要低于在华川堵截第九兵团退路。

幸运的是,不知道李奇微是否出于嫉妒,他在28日晚上亲自赶到汉城,以风险太大为由否决了范弗里特的计划。于是,6月1日,美军第9军改变了作战部署,美军第7师和韩军第6师团不再向华川水库以东突击,改回了李奇微的标准打法——美军各军全线齐头并进,尾追志愿军转移部队。美军战史遗憾地写道:“这种情况下,范弗里特没有选择。”

不过志愿军后续部队虽然安全北上,但如果美军能击破58师阻击,亦可凭借机动优势尾追我北上部队,这将打乱彭德怀下一步的防御部署。58师必须继续坚守。

见第一阶段任务完成,58师放弃前沿阵地,退守基本阵地,准备节节抗击、且战且退。



战至6月2日,58师放弃基本阵地,转入团预备阵地。至此,58师与美军第7师、第24师21团,韩军第6师团激战7日,敌仅前进4公里不到,平均每天仅能前进500余米。其中最初4天的作战主力美军第17团伤亡惨重,已失去战斗力,被迫退出战斗整补。此时距离第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下达的坚守至6月8日的命令只有6天,58师只要能再坚守6天,待志愿军完成防御部署,则金化以东的美军第9军和第10军将无所作为。

然而连日苦战之后,58师除了自身巨大的伤亡还面临一个新的问题,部队断粮了(断了2天)。


美军第7师正在组织进攻
美军第7师正在组织进攻

正当58师陷入断粮的绝境,美军第9军军长霍格中将改变了打法。他命令美军第7师和韩军第6师团各以1个团(联队)向58师侧翼迂回,然后向肋部猛击,企图将58师部队拦腰截断。

韩军第7联队趁172团左翼只有174团少量警戒部队,向我阵地内前进约5公里,严重威胁我侧后安全。黄朝天命172团故意后退诱敌,同时指挥军预备队特务团和60师支援部队178团张开口袋。可惜特务团和178团初来乍到,敌情地形均不熟悉,行动不够周密,被美军航空兵发现。张都暎抢先动手,先命第7、19联队佯装合力猛攻,第7联队随即迅速转为撤退。志愿军未能围歼韩军第7联队。

另一边美军第7师的生力军32团攻势极猛,我173团将士忍饥挨饿与敌反复搏杀。173团实际上只有15个排的兵力,近10日的激战早已付出巨大伤亡,实在无力顶住美军31团和32团夹击。战至6月5日,美军32团从侧翼突入173团阵地。黄朝天遂果断命令部队退守师预备阵地。



10天时间,美韩军仅前进了8公里,但58师也只剩下最后一道阵地,部队已筋疲力尽。关键时刻黄朝天命令部队展开凶猛反击。6月6日,著名的172团3连(即“杨根思连”)反击425高地得手,以1个连全歼美军1个连,打掉了美军的嚣张气焰,极大地鼓舞了士气。

6月6日至8日,美韩军连续发起潮水般攻击,均被58师击退。8日晚12时,60师接替58师阵地,58师圆满完成阻击任务。

五、舍生取义

华川阻击战,20军58师以伤亡2795人的代价,歼敌过之,重要的是粉碎了美军围歼志愿军和人民军主力兵团的企图,在全局上发挥了关键作用。

“西有铁原,东有华川”,是志愿军老人经常念叨的一句话。这两仗并称为志愿军两大阻击战。可惜的是,相较于铁原阻击战显赫的名声,知道华川阻击战的人要少很多很多。其实华川阻击战比铁原阻击战更为关键、更为重要。如前所述,美军第9军对华川的突击,是美军唯一一次可能赢得战争的机会。哪怕63军在铁原阻击战失利,志愿军照样会有部队在纵深进行防御;而如果58师师长黄朝天没当场决定在华川打,后果就将是灾难性的。两者的重要,不存在可比性。


志愿军阻击阵地
志愿军阻击阵地

从表现来说,58师也强于63军。铁原阻击战,63军只有1人被志愿军总部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而华川阻击战,58师一个师就涌现了11个战斗英雄(含178团1人),在志愿军的历史上只有上甘岭战役可以与之媲美。写这段话并不是贬低铁原阻击战,只是相较于声名更著的铁原阻击战,还相对“默默无闻”的华川阻击战以本来地位。20军58师,无愧于“粟裕大将的部队”。

范弗里特确实是美军中的天才人物,但是他精心谋划的第五次战役转移阶段的反攻却没有取得理想的战果。志愿军对美军迂回包抄、穿插分割的时候,基本能完成作战行动,但受限于火力不足,往往无法达成作战目的。而硬件更好的美军对志愿军使用相同战术时,却连作战行动都无法顺利完成。其中的差异就在于,志愿军会有像58师这样的部队挺身而出,致自身安危于不顾,拼死阻击美军的进攻。舍生以取义,杀身以成仁,此志愿军之谓也。范弗里特虽然学会了志愿军作战的精髓,但他手下的美军却没有能力去贯彻他的意图。同样,美军被志愿军分割包围时,都忙于逃命,没有部队愿意挺身而出牺牲自己。

这就是志愿军能战胜美军的第一个原因,比拼牺牲精神、比拼战斗意志,志愿军强于美军数个等量级。

然而仅仅只有牺牲精神和战斗意志是不能打败美军的。特别是李奇微的小心谨慎和范弗里特的天才横溢在美军天然优势的加成下,抵消了志愿军高级将领更强的指挥能力。这让美军挽回了劣势,甚至占据了优势。在这种情况下,战争回到了比较军队综合实力的常态上,志愿军肯定会处于劣势。这种劣势一直延续到1951年11月,随着坑道工事的构筑,志愿军又把局面扳成均势。之后志愿军在战线的各个方向转为反击,取得节节胜利,至1953年7月27日停战时将战线向前推进332.6平方公里,在事实上战胜了美军。

那么还有什么原因能让志愿军战胜美军呢?这就是后两篇文章要解答的问题了。

参考资料:

1.《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军抗美援朝战争战史》2.《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七军抗美援朝战争战史》3.《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五军抗美援朝战争战史》4.《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十二军军史》5.《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二十集团军军史》6.《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二十七集团军军史》7.《步兵第58师师史》8.《抗美援朝战争经验总结:战例选辑》9.《抗美援朝战争后勤经验总结:战例选编》10.《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三十五师战例选编》11.对《志愿军20军第58师华川地区仓卒防御战斗后勤工作》战例的修改意见12.《抗美援朝战争史》13.《百旅之杰:二十军史话》14.《中国人民志愿军英雄模范志》15.《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军抗美援朝英模纪念集》16.《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潮起潮落》17.《韩国战争》18.《美军第7师31团指挥报告1951.5-6》19.《美军第24师司令部报告1951.5》20.《美军第24师21团指挥报告1951.5》

作者简介:王正兴,新华社瞭望智库特约军事观察员,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浏览 7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