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英澳加新四国十倍兵力围死我军一个营!交手后直呼志愿军恐怖!

历史多精彩

参与此战的加拿大老兵霍森特回忆到:那晚的事情太糟糕了,恐怖,对!我感到的就是恐怖!

作为美英部队的马前卒,加拿大军队在朝鲜战争出兵数排名第三,1950年出兵前,让加拿大媒体吹上天的,皇家步兵第二团、二十二团、步兵25旅(很多参加过二战的志愿兵组成),据说个个战力不俗,扬言随时可以让世界见证加拿大军人的荣誉与风采!


加拿大部队召开作战会议
加拿大部队召开作战会议

不过加拿大政客心怀鬼胎,审时度势,出兵时间一推再推,直到1951年战局改善,才进入朝鲜战场,正巧赶上了五次战役,本以为可以惊艳亮相,谁知道一上场,加拿大军队就上演了一出丢人现眼的好戏!

一支精锐的步兵营被英军王牌步兵27旅安排在加平一线,配合英军与澳大利亚王牌营,担任阻击堵截志愿军部队的任务。


加拿大部队在朝鲜战场修筑工事
加拿大部队在朝鲜战场修筑工事

初到战场,还算顺利,加军很快占领了加平677高地,侧翼的澳大利亚营也占领了504高地,配合正面英军米德而赛克斯步兵营,新西兰炮兵团以及若干英军炮兵连,竟然将志愿军四十军一一八师三五四团三营包围在正中心。

了解军事的朋友都明白,这就是包饺子,志愿军就是有三头六臂,一个营的兵力也肯定不能冲破十倍兵力的包围。



当时这支志愿军部队的任务很简单,就是追击南朝鲜伪军第6师团,岂料冲得太猛,竟然陷入了重围绝境。

一般遇到这样的状况,搁在美英军那里基本就可以放下武器,商量怎样体面的投降了。

可惜这次遇到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遇到的是志愿军里的超级王牌,四野里的小霸王,举国闻名的旋风部队40军!在40军的字典里,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被包围。



带队团参谋长刘玉珠与三营指挥员竟然下令,全营不必突围,就地进行防御作战,把英军27旅整个拖住,防止其北上增援。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我们的先辈勇悍到什么地步,由此可见一斑!



此时我军的处境很不好,地形不利,兵力又少,火力更差,便利用一切隐蔽物进行防御,在连续遭遇铺天盖地的火力覆盖后,志愿军竟然还敢利用夜色,不断组织班组反击。由于志愿军近似疯狂的反击,以至于居高临下的英、澳、加部队,竟然被打的不敢露头。

一直到英军支援火力停歇的时候,677高地不知轻重的加拿大步兵精锐营,觉得志愿军肯定也被炸得差不多了,可以适当的出击下,也让友军知道加拿大步兵的厉害。



于是,一个排的加军刚出阵地不远,就遭遇抵近攻击的志愿军战斗小组,三名被炮火炸的衣衫褴褛的志愿军,先是一阵手榴弹伺候,趁着硝烟,端着刺刀杀气腾腾地冲向加军,瞬间被炸死打死5人的加军,惊吓得屁滚尿流。剩下的人,你追我赶的拼着老命往回跑,留下一名伤兵,嘴里大喊着上帝救他。



至此以后,所有加拿大兵再也没有一个人,敢于主动出战,只是拼命地用机枪胡乱射击。多年以后,参与此战的老兵霍森特回忆到:那晚的事情太糟糕了,恐怖,对!我感到的就是恐怖!

由于敌我实力实在悬殊,战至次日下午15点20分,参谋长刘玉珠等干部全都奋战一线,直至战死。

理论上说,这时候,英、澳、加军只需要发动一次总攻,志愿军三五四团三营就该失去番号了。



可惜志愿军打的实在太凶悍了,此时此刻,出现了整个朝鲜战争史上最奇特的景观,占据全部优势的澳大利亚部队,竟然自己跑掉了,脱离了战斗,战后史料记载,澳指挥官是这样解释的,由于此前和他们(志愿军39军)较量过,我们非常了解他们(志愿军)打法,这么少的部队打的这么狠,肯定是想吸引主力攻击我们。



这下子轮到志愿军迷糊了,全营此时弹尽粮绝,已经做好最后一战准备,没想到战场形势变成这样。头部负重伤的营长李德章刚刚苏醒,晕晕乎乎地下令收容部队,向澳大利亚部队留下的那个缺口出击。



此时侧翼677高地的加拿大兵估计被打寒心了,竟然一枪不发的,眼睁睁看着这支志愿军部队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

英军27旅旅长气得快发疯了。这还不算,仅剩不到一个连的志愿军(基本都是伤员),竟然还五花大绑地抓了几名联军俘虏,全部平安回到了部队。

各位读者,这不是奇迹,这是神仙才能创造的神迹!



战后,三五四团三营创造了志愿军战史空前记录,从营到连个个立大功,光一等功就有四个!

志愿军威武!先辈们威武!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

(浏览 2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