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特功团长苟在合

打开解放军出版社1997年出版的《李德生回忆录》,我看到多处介绍苟在合前辈的战斗故事。1999年正式出版的《壶关县志》和老八路狄循2013年撰写的回忆录《军旅生涯七十年》等史料也介绍苟在合的事迹。我对苟在合前辈由衷地崇敬,一是因为他是我父亲江涛的战友,抗日战争时期同在晋东南抗击日寇,如参加了我父亲指挥的智取老顶山等战斗;二是因为解放战争时期他们同在刘邓大军任团长,可惜苟在合牺牲时年仅34岁。



苟在合1914年出生于四川省巴州市三江镇熬溪村的贫苦农民家庭,1933年参加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等职。解放战争时期,时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6纵队17旅49团团长的苟在合不幸牺牲,被追认为“襄阳战役特功团团长”。在15年的军旅生涯中,苟在合参加了数十次战役、战斗,历来冲锋在前、勇猛顽强、机智灵活,出色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

一、晋东南抗战-抗击日寇

红军时期,苟在合跟随红四方面军参加了万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苟在合在晋东南抗战八年,参加了夜袭阳明堡机场、响堂铺伏击战、反“九路围攻”、反“六路围攻”、百团大战、智取老顶山等战斗。

1942年1月,八路军太行4分区壶关县独立营成立,下设3个连,营长由县长侯国英兼任,战斗任务由副营长苟在合主要负责。5月,苟在合率领独立营配合太行4分区32团向河口村北岸碉堡的日军发起总攻,3小时的激战歼灭日伪军20余名。5月31日,为粉碎日军“大扫荡”,苟在合率领独立营配合129师新1旅奇袭日军景家庄机场,烧毁日军轰炸机3架、汽车15辆、汽油库2座。7月16日,苟在合率领独立营再次配合太行4分区32团歼灭驻长治苏店的日伪军,消敌8人,俘敌16人。

1943年初,苟在合率领独立营保护太行4分区机关和工作人员转移到高平县,同年4、5月转移到壶关县。

1945年2月,在拔掉日军长治市东部制高点——老顶山据点的战斗中,苟在合跟随我父亲江涛等领导到老顶山据点周围反复侦察,分析其易守难攻的特点,研究决定采取里应外合的方式夺取日军据点。苟在合的任务是率领壶关县独立营,与钱光达率领的黎城县独立营相互配合,负责阻击日军援兵。老顶山的战斗打响后,长治城里的日军紧急出动救援。苟在合与钱光达的独立营埋伏在长治通往老顶山必经之处下关村,居高临下地阻击增援的日军。日军被打得连滚带爬地缩回长治城,老顶山从此回到了人民手中。


1945年10月22日上党战役胜利结束后,太行太岳军区部分领导同志进驻山西长治市后的合影。前排左1太岳三专署专员张天乙,左2太岳军区司令员王新亭、左3太岳军区副司令员王近山,左5为太行军区支队司令员石志本,左6为太行军区第四军分区司令员韩卫民(1945年8月上任),前7为中共太行区第四地委书记兼太行军区第四军分区政委于一川。二排左3太行军区情报处长江涛,左5团长苟在合。

二、上党战役-解放壶关城

抗战胜利后,苟在合任晋冀鲁豫军区32团副团长,跟随刘邓大军投入到解放全中国的战斗中。

1945年8月,阎锡山部攻占了我晋冀鲁豫解放区控制的长治地区,晋冀鲁豫军区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命令发起上党战役。战役从9月10日开始,首先攻克了长治外围的屯留、潞城、长子、壶关、襄垣5城,歼灭国民党军7000余人。

壶关城位于长治东南十余公里,城外有护城河(无水)、铁丝网、鹿砦,城墙高6米,城门和城墙角修建的钢筋水泥碉堡等防御工事十分坚固。苟在合率领32团的任务是由南门、西门攻击,歼灭壶关县城守敌。

苟在合与有关人员亲抵前沿阵地侦察,明确了作战方案,分配了战斗任务,部署了各营、连的主攻路线,组织了火力、爆破、突击组的演练。对于攻城方案,苟在合决定采用他在红军时期的老办法:把壕沟挖掘到城墙下面,将装满炸药的棺材推至城墙根,爆破炸开城墙。为了防止敌人袭击,部队一边挖壕沟,一边在顶上盖好门板沙土,经过一昼夜的奋战完成战前准备。

 9月18日晚,苟在合率32团夜行军6小时抵达壶关城南附近。凌晨2点,向南门守敌发起攻击,牢固的城墙随着两声巨响炸开缺口。苟在合命令部队使用迫击炮摧毁敌人碉堡,爆破组用铡刀砍断铁丝网、炸开南门,部队乘势突入城内。1连遭遇敌人地堡侧翼射击,1连连长指挥将其炸毁。敌人一个纵队在火力掩护下向我反扑,被1营2连打了回去。苟在合命令留下1个排守住南门,其余部队追歼残敌。上午10点,32团与由东门、北门攻击的友邻部队一起全歼守敌一个营和4个中队,缴获了大量武器。壶关城的解放清除了我根据地的心腹之患,演绎了上党战役的序曲。


6纵17旅49团政委李如海、团长苟在合、50团副团长杨

三、陇海战役-攻克兰封城

1946年夏,国民党彻底撕毁停战协议,进攻我解放区,发动全面内战。7月,晋冀鲁豫野战军成立,苟在合任6纵17旅49团副团长,宗书阁任团长。8月,刘邓首长决定在陇海铁路开封至徐州段沿线反击国民党军,17旅旅长李德生把攻打兰封城南门和火车站的任务交给了49团和50团。

8月10日黄昏,49团获得情报:火车站停靠的一列火车装有一个营的敌人和11辆坦克等武器装备,从开封开往徐州的一列敌军火车即将进站,我军攻城前必先解决这两列火车。49团首长得知离火车站1公里处有一座10米长的铁桥,决定炸桥毁车:命令3营埋好炸药、接通电线、架好机枪、准备战斗。刚布置完毕,敌人的火车便轰隆隆地驶来。火车头刚一上铁桥,随着一声巨响便栽进水里,9节车厢甩出轨道。车上的敌人慌忙开火,我49团从两侧勇猛攻击,俘虏敌军70余人,缴获大批武器、电台、洋马和医疗物资。同时,火车站里的几车皮弹药被炸成一道火墙,敌军的坦克部队全部投降,这是我晋冀鲁豫军区第一次缴获敌人的坦克。

49团主力攻打兰封城南关的战斗打响了,团长宗书阁指挥部队,副团长苟在合亲自带领突击连攻城。敌人紧闭南门,在城上架起机枪扫射,阻止我军进攻。苟在合见我军被敌人的火力压得难以前进,一面咒骂敌人,一面叫大家沉住气等待时机。到敌人机枪换梭子的瞬间,他带着部队几个箭步冲到城门下面,竖起梯子带头爬城。但梯子短,城墙高,爬不上去,他便组织工兵爆破城门。城门被炸开,部队正要冲锋,城门边上敌人的暗堡火力吐出火舌。苟在合命令工兵将炸药捆在一根长竹竿上,从门洞伸进去炸毁暗堡。突击连攻进城,打开城门,49团涌进南门,和敌人展开巷战。第二天上午9时,兰封城内的守敌全部被歼。

四、滑县战役-奇袭上官村

1946年11月,滑县战役打响,晋冀鲁豫军区16旅和17旅参加了攻打上官村的战斗。上官村是个200多户人家的大村寨,敌人的170多个碉堡、地堡形成密集的交叉火力网,寨墙外的水沟、鹿砦等屏障以及一片开阔地,使攻下村子绝非易事。李德生旅长将攻打任务交给了51团和作为预备队的49团。

19日18时,总攻开始了,千万条火龙在夜空中飞舞。因敌人火力太猛,16旅的两个团和17旅的51团均未能攻破敌人的防线。时任49团团长的苟在合带领突击队冲到村边,迎着敌人的手榴弹和密集的子弹,放下梯子通过壕沟,爬到寨墙下组织爆破,炸开一个一米多宽的缺口蜂拥突入。敌人集中火力向狭小地区的我突击队射击,苟在合在寨墙上大声指挥、沉着应战。他不幸第一次负伤后坚持不下火线,第二次头部负伤,在李如海政委的强烈要求下被送到后面包扎伤口。苟在合被送到旅指挥所,见到李德生旅长说:“首长放心,部队突进去了!”李德生见他脸色苍白、鲜血淋淋、通过壕沟时浸湿的裤腿还湿漉漉的,忙扶着他躺下叮嘱说:“好好休息,不要多说话。”

李如海政委接替苟在合团长指挥战斗,英勇地抗击10倍于我敌人的疯狂反扑。第二天黎明,苟在合又回到前线指挥战斗,上午10点上官村守敌被全歼。滑县战役经过四天五夜的激战胜利结束,歼敌1.2万人。

五、挺进大别山-牵制敌人

1947年秋,刘邓大军根据中央军委的部署,无后方地千里挺进大别山区,创建革命根据地,威胁敌之重镇南京和武汉。12月,晋冀鲁豫军区17旅采取“敌进我退、避强击弱”的战术在黄安、麻城、黄冈、黄陂等地与敌人周旋。

12月3日,苟在合团长奉命率49团突然围攻宋埠,歼灭麻城伪县长及其地方武装2000余人。1948年1月,49团攻克黄陂封建堡垒“鲍家”,毙敌30余人,为当地人民除了一害。

为了牵制敌人北上,刘邓大军深入大别山腹地。大别山悬崖峭壁、山高沟深,严冬时节风雪交加、山路结冰,部队行军坡陡路窄、一步一滑。为了保护骡子,苟在合团长号召步兵连帮助炮兵连扛炮,一声令下大家立即行动。一匹骡子滑到崖下,苟在合亲自和战士们一起拉尾巴、抬腿、把骡子救上来。部队下山后过冰河,指战员们脱下棉裤淌水过河,冻得全身麻木,上岸时裤子上铠甲般的冰块咔咔作响。部队终于胜利地完成了牵制敌人的任务,为淮海战役大规模的战役合围,为我军转入全国性的战略进攻奠定了基础。

六、襄战役-光荣牺牲



1948年,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7月,为击溃敌军的“汉水防线”,为我军东逼武汉、南渡长江、西进入川,刘邓首长命令打响襄樊战役。6纵司令员王近山统一指挥,命令集中主力、“刀劈三关”,夺取城西的琵琶山、真武山。

古城襄阳依山傍水、地形险要、易守难攻,敌人在周边构筑了大量碉堡、地堡、战壕等坚固的立体防御,尤其密布了地雷。7月9日黄昏,攻克襄阳城郊琵琶山的战斗打响了,炮兵用3发炮弹炸毁了敌人的碉堡。苟在合团长亲自带领3营冲向琵琶山,对敌人发起勇猛进攻。炮火轰鸣,硝烟弥漫,他带领战士们穿过一片高粱地,前面一条小路向山上延伸,两边是悬崖峭壁,小路被敌人的两挺重机枪封锁着,飞出的火舌有一尺多长。苟在合命令战士干掉了两挺重机枪,一马当先带头向山顶奔去。就在快要到达山顶时,苟在合误踏敌人的地雷。在这危急时刻他全然不顾个人生死,心里只有战友的安危,大声对身边的警卫员喊:“快走开!我踩着地雷了!”就在他猛地推开警卫员之时地雷爆炸,年仅34岁的苟在合不幸牺牲。





苟团长的牺牲令王近山司令员、李德生旅长十分悲痛,指战员们的悲愤汇成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突破襄阳,活捉康泽,为苟团长报仇!”。在襄樊战役中,我军歼敌2.1万人,活捉敌守军司令康泽。苟在合所在的17旅荣获集体一等功,他率领的49团被授予“襄阳特功团”的光荣称号,该团1营被授予“襄阳登城第一营”的光荣称号。


苟晓波(左)和家人与爷爷的铜像合影

党和人民没有忘记苟在合烈士,苟在合的孙子苟晓波一直珍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部颁发的《革命军人牺牲证明书》。苟晓波告诉我:爷爷苟在合和奶奶段金巧1945年在山西省平顺县结为了夫妻,奶奶是平顺县杏城乡人。爷爷的遗体安葬在他牺牲的地方——襄阳,襄阳市制作了专题纪录片《英雄团长苟在合》在电视媒体上播放。襄阳革命烈士纪念馆为爷爷苟在合塑立了铜像,并邀请孙辈后人和爷爷巴中老家的亲人前往祭奠。

英雄的特功团长苟在合烈士永垂不朽!

(浏览 1,14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