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口脱险的李琪

1941年3月,晋绥八地委宣传部宣传科长李琪,奉命前往敌占区清太徐地区开展工作。

一天,化装成商贾模样的李琪,刚走到清源县县城南门口时,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叫住了他。

“李琪?李大哥!”

李琪的心顿时不由咯噔一声,这可是在敌人眼皮子底下,怎么会有人明目张胆地挑破自己的身份?

李琪下意识地装作没听见,继续向前走去,但衣服随后却被人拉扯住了。

“李大哥,你胆子可真不小,都跑到皇军眼皮子底下了。”避无可避,李琪只得顺着声音瞧去,当他看清对方的模样之后,顿时感觉,身上一阵发凉,心中不由惊呼道:

“完了,暴露了。”

只见,眼前正站着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男子,一手拉紧了李琪的衣裳,另一只手拿着一柄枪,乌洞洞的枪口正对着李琪。

此人李琪是再熟悉不过了,原八地委特务连副连长唐绍荣,当初两人一起在八地委共事,时常见面。

后来,日寇对根据地进行了频繁的大清剿、大扫荡。残酷的战争环境,使得一些意志薄弱之辈,吓破了胆子,从而选择背弃民族大义,投向了日寇的怀抱之中。这里面就包括眼前的这个老熟人——唐绍荣。

当天,唐绍荣便押着李琪,将之送到了清源县宪兵大队之中。当时的李琪已经打定了主意,甭管敌人怎么询问,即便是唐绍荣亲自指证,自己就是一口咬定是被冤枉的,绝不吐露任何组织上的消息。

然而,坚贞不屈的代价则是,每次被审讯时,李琪都要遭受严刑拷问,被敌人打得遍体鳞伤。

就在被关进来的第四天夜里,李琪再次过堂受刑之后,被敌人拖回了牢房之内。

当晚,正当李琪昏睡之际,一阵轻微的呼唤声,在其耳边响起。

“李区长,李区长?”李琪努力睁开了眼,昏暗的牢房之内,只见一个身穿看守制服的男子,正趴在自己身边。

“你这是?”李琪有些纳闷,他不知道对方进牢房来,究竟想要做什么?

“李区长,您受苦了。”对方眼里含着泪,悄声说道。

“你!”李琪揉了揉眼睛,仔细打量了对方的模样,顿时认出了这个人,也明白了为何对方一直称自己为李区长了。

眼前的这个人,名叫张培祥,是1939年李琪在汾阳县二区担任区长时,亲自动员入伍的一个爱国青年。

“你怎么会在这儿?”李琪有些纳闷。

“还不是被唐绍荣这个狗家伙给害的,我入伍后被分到他的队伍里。前些年,这家伙投奔敌人时,谎报军情,把我们这伙儿人拉到了敌人的包围圈里。大伙儿后来看见周围密密麻麻的日本兵围上来时,才知道上当了。”张培祥叹着气,向张琪讲述了自己堕入敌军的经过。

唐绍荣领着队伍投降日军之后,经常随着日军一起下乡扫荡,张培祥不想助纣为虐,便想法子从队里退了出来,谋了份看守的闲差事。

来到监牢之内的张培祥一直浑浑噩噩地混日子,对于自己投降敌寇一事,始终心怀愧疚,不敢主动联系组织。

直到今晚,当他轮班之时,突然遇到了受刑的李琪。

眼瞅着昔日的领导,被敌人打得遍体鳞伤,张培祥一直压抑的内心,再也忍不住了。趁着下半夜牢里人都睡熟的时候,犹豫再三的他,最终还是冒险进入了牢房之内。

李琪正愁无法脱身,眼看着张培祥良心未泯,便开门见山地对他说道:

“培祥,你不能继续当汉奸了,要跳出敌人的队伍,回到革命中去。今晚你既然来了,咱们就一起逃出去,若是你不愿意,现在就去报告敌人,我李琪死而无怨。”

张培祥一听,顿时摆了摆手,急忙道:“您是抗日英雄,又是我革命引路恩人,我绝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儿,要是那样,我就不得好死。”

随后,张培祥便领着李琪,悄悄地出了牢房,为了查看其他守卫是否睡熟,张培祥让李琪躲在暗处,自己持枪走了一圈。在经过看守房时,张培祥偷偷取出了一条结实的绳子和一柄长枪、以及一身衣服。

张培祥让李琪换上伪军衣服,背着长枪,跟在自己的身后,就这样,两人装作巡逻的伪军,大摇大摆地走出了监牢。

出了狱门之后,两人绕道上了城墙,将绳子拴在一个垛口处,顺着绳子溜了下去。

建国后,担任北京市委宣传部长的李琪曾回忆道:

“当时我先溜下去,滑下去时绳子把手割伤了,我就小声让张培祥垫块布下来,没想到墙头敌人发现了,随后墙上便响起了枪声,好在培祥最终也下来了。”

两人逃出县城之后,摸黑绕道来到了城北小义村外,眼看着天快亮了,李琪和张培祥为了防止敌人出来追捕,便在附近找到了一个杂树遮盖的洞穴,钻了进去。

当天,两人不吃不喝,一直蜷缩在洞穴之内,直到夜幕降下,出外扫荡、追捕的伪军返回城内之后。两人才继续穿插绕道,渡过汾河,上了西山,最终到达距离最近的七地委所在之地。

在那个烽火狼烟的岁月里,有无数草根英雄,他们在晦暗之际奋起,却最终消隐于历史的长河之中。这些隐匿在历史长河之中的故事,虽然鲜为人知,却依然是当年那幅波澜壮阔抗战画卷之中,不可或缺的一角。

感谢阅读,我是青史如烟,聊小众历史,不一样的草根故事,本文是革命珍闻录——第16篇,欢迎大家关注,翻阅往期精彩内容,欢迎评论、转发,共同弘扬正能量,谢谢大家。


李琪
李琪

参考:《山西文史资料》

(浏览 48 次, 今日访问 3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