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穴藏忠魂 ——缅怀刘光典和在台牺牲的隐秘战线前辈

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联络部主建的“无名英雄纪念广场”屹立着在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的半山腰,我数次来到这里缅怀碑文上刻印的846位烈士。

毛主席为他们挥毫泼墨



在庄严的纪念广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巨幅的毛主席诗词和高大的四位烈士塑像。我知道这是纪念上世纪五十年代在台湾牺牲的我党隐秘战线前辈,但他们的具体情况并不知晓。直到我有幸结识了刘光典烈士之子刘玉平大哥,听他讲述父辈的故事时禁不住泪如雨下,深深地被前辈们的事迹所感动与震撼!

新中国成立前后,我军秘密派出1500余名优秀情报干部前往台湾岛。他们或随蒋军撤离,或经香港秘密前往,潜伏在军界、政界或民间,使命只有一个——为解放台湾、祖国统一做准备。1950年1月,毛主席看到他们送回祖国的情报时,欣然挥毫写下气势磅礴的五言绝句:“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

万没有想到,1950年元月,因中共在台负责人、叛徒蔡孝乾的无耻出卖,我党在台湾的地下党组织遭到毁灭性破坏,千余人被捕,上万人受株连,台湾一片白色恐怖。1950年6月10日,原国军参谋次长吴石、原国军中将陈宝仓、原国军上校聂曦、女特工朱枫等1100余位我党隐蔽战线的情报人员在台北市马场町刑场被杀害。一批烈士的鲜血浸透了刑场,被铺上一层黄土!又被一批烈士的鲜血所浸透,再铺上一层黄土!久而久之,马场町成为一座巨大的血土包。

九年的苦难只因“我奉命”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后再受九年苦难的刘光典烈士。刘光典1922年出生于辽宁旅顺,因家庭贫困只能边打工、边读书,却学业有成,熟练掌握日语、英语、医药专业知识。1942年,他与王素莲结婚时家庭和睦、生活舒适。刘光典没有贪图个人的安逸,痛恨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反动派,衷心拥护共产党的主张,冒着危险担任我党的地下交通员,用做生意挣来的黄金、美元为党工作。他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担任中共中央社会部交通员,为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的胜利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新中国成立前后,刘光典放弃了在大陆的平稳生活,遵照组织的安排担任了秘密交通,往返于台湾海峡两岸。他两次经香港赴台,传达党中央的指示、考核在台我党情报人员、传送军事情报,做出了极大贡献。

1950年元月,刘光典再次赴台取得情报准备返回香港时,国民党当局破获了我党的情报组织,在全岛发布抓捕刘光典的《通缉令》,派出军警封锁交通要道和港口。刘光典无法回到大陆,果断地处理了秘密文件,临危不惧向党组织报警,在战友王耀东的帮助下逃入台湾南部的深山老林躲避。他在低矮潮湿的土洞里,以野菜野果充饥,过着如同原始野人般的生活。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他从未动摇过台湾一定要回到祖国怀抱的信念,坚持向台胞宣传我党主张。

经历了四年的风餐露宿,刘光典终因寡不敌众,于1954年2月被国民党当局抓捕。在被关进军法处监狱的五年中受尽迫害,他始终坚贞不屈;在敌人的审询和押赶刑场时,他始终大义凛然。真难以想象,在这苦难的九年里,他一天天、一夜夜是怎样熬过来的!当同狱的台湾老兵张家林问他:“你干吗来台湾?”刘光典仅回答:“我奉命!”



气急败坏的蒋介石亲自批复刘光典死刑,1959年2月刘光典被枪决时年仅37岁。那正是普天同庆建国十周年之年,刘光典放弃了与家人共享太平,为了祖国的统一牺牲在远隔万水千山的海峡对面,仅简简单单地三个字“我奉命!”这是信仰的力量,这是信念的执着,这是信心的展现。

半个世纪方才魂归故里

我党战斗在隐秘战线的同志大都默默无闻地为党工作,他们的英雄功绩不允许公开宣传,甚至牺牲后遗属未能享受烈士家属的待遇,印证了名言“献了终身献子孙”。

刘光典被捕后,敌人逼他投降、认罪不成,便无耻地使用离间计:派出外貌相似刘光典的人在我驻香港机构门前散布反共言论,造成刘光典已“弃暗投明、效忠党国”的假象,致使刘光典被误解为叛变投敌。



刘光典告别妻儿深入虎穴是1949年5月,26岁的妻子王素莲只身带着三个1岁至6岁的孩子,虽有组织上的供养,但其艰难可想而知。孩子们问妈妈:“爸爸哪儿去了?”她只是含糊地回答:“等全国都解放了,你爸爸就回来了。”



刘光典被误解之后,家人在痛失亲人与巨大精神压力之下,不再享受必要的待遇。原本患严重心脏病的王素莲身心交瘁,于1955年不幸去世,年仅32岁。三个年幼的孩子成为孤儿,备受挫折、更加艰难。

刘光典牺牲半个世纪之后,在他的亲友与从台返回大陆的我地下工作者的不懈努力之下,刘光典的光辉事迹终于大白天下,被追授予革命烈士称号。2008年11月,刘光典的儿女首次来到台湾祭奠父亲,带回一半父亲的骨灰,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这样做是为了激励家人时刻为台湾回归祖国而努力,到那时将父亲的骨灰合二为一,或安放在北京,或安放在台湾。

在无名英雄纪念广场,我不禁想起周总理临终前的最后嘱托:“不要忘记那些对人民做过有益事情的人,不要忘记台湾的老朋友……”我也难忘吴石烈士赴刑场时吟诵的豪迈诗词:“五十七年一梦中,声名志业总成空;凭将一掬丹心在,泉下差堪对我翁。”让我们共同为台湾的回归而奋斗!

此文刊登在2018年8月《红色太行》报

(浏览 1,52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