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观《太行之脊》有感

江和平

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的日子里,我一集不落地观看了中央电视台播出了30集电视连续剧《太行之脊》。“太行乃天下之脊,扼太行者得天下。”这部由八路军团长向守志老将军、老八路朱霖阿姨、刘伯承之子刘太行等参与的电视剧,展现了八路军129师在党中央、毛主席的领导下,在刘伯承师长的率领下,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光辉历史。



我的父亲江涛1938年从抗大毕业被分配到129师司令部任侦察参谋,直至抗战胜利任八路军太行4军分区参谋长。我对父亲和战友们在太行山抗日的战斗历程刻骨铭心,观看《太行之脊》令我一次次地联想,一次次地感动。



我曾数次来到长治、潞城、平顺、黎城、武乡等父辈们战斗的地方,近距离地感受当年的烽火硝烟。《太行之脊》展现了百团大战、黄崖洞保卫战等八路军英勇杀敌的战役或战斗,其中包括我耳熟能详的1938年3月神头岭伏击战。常人认为潞城神头岭地形开阔,不便部队隐蔽,不适宜伏击战。但刘伯承认为“越是敌人想不到的,越是可以出其不意。”他和陈赓亲自登上神头岭观察地形地貌,综合分析利弊,周密计划安排,指挥部队打了漂亮的伏击战,歼敌1500余人,从而破坏了敌人的运输线,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该剧通过武大存、杨四贞等我情报干部与敌人斗智斗勇的场景,展现了情报战线前辈们的不朽的功绩。“敌中有我、我中有敌”,益子重雄、方兵宏等日军化妆成八路军获取军事情报,导致我左权参谋长、杨子医生不幸牺牲,造成极大的损失。这使我回忆起2009年作为八路军情报战线的后代,受邀请参加“八路军太行情报纪念馆”开馆仪式的情景。这个纪念馆以大量的实物、图片、文献等珍贵历史资料,展现了八路军的五级情报组织和其领导的隐蔽战线史料。这些史料真实地记录了八路军情报人员出生入死地搜集敌、伪的军政情报,调查和研究其军政动向,为指挥员的正确决策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该剧展现了129师指战员夜袭阳明堡日军机场和火烧景家庄日军机场的战斗,我父亲(时任新1旅司令部侦察股长)参加了后者战斗。1942年“五一扫荡”时,上级命令新1旅采取有效行动,破坏敌人的大扫荡。黄新友副旅长召集紧急会议,决定奇袭日军驻长治的景家庄飞机场,并布置了作战计划。我父亲汇报了至关重要的情报:日军机场布局与防御情况,以及我方在机场内派遣的特工人员。5月31日夜战斗打响了,“土八路”硬是用手榴弹、炸药包摧毁了日军轰炸机3架、汽车15辆、汽油库1座,火光照亮了半个长治城。“扫荡”的日军紧急回撤救援,但为时已晚。



该剧演绎了顽军苟老大杀害我42名八路军干部的惨剧,揭示了国民党顽固派掀起反共高潮的事实,展现了八路军“前门拒虎、后门防狼”的艰辛。刘伯承对制造摩擦的国军司令鹿钟麟说:“我们八路军是专打鬼子的,如果谁和我们执意过不去,我们会毫不留情的反击!”这使我联想到父亲的上级、129师参议李新农,奉刘伯承之命开展统一战线的工作。他不顾个人安危、三下太行山、推心置腹地做工作,最终促成国军范子侠师长率部4000人参加八路军。他申明大义、据理力争地与国军27军军长范汉杰部谈判,终于就双方地界之争达成共识。他奉命与被日军追杀的国军预8师陈孝强部接洽,为其提供了条件休养恢复,成为国共合作的一段佳话。

该剧演绎的一些小故事,也是我从前辈们的回忆录里看到的。例如我在李新农伯伯回忆录《书生革命》中看到:给伪军、伪警建红黑本子,警告其做坏事画黑道,做好事就画红道,做三件坏事就处决。又如我在陈皓伯伯回忆录《峥嵘岁月纪事》中看到的:为刘伯承驮文件的大黑骡子失足掉下山崖,新1旅2团参谋长陈皓派侦察员找回文件箱的故事。

观看《太行之脊》,使我更加崇敬八路军129师的刘伯承师长、邓小平政委、李达参谋长,缅怀在太行山战斗过的前辈们。总之,这是一部讲好红色故事,传承红色基因,令我感动与回味的电视剧。

(浏览 332 次, 今日访问 2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