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丨太行奶娘,中国最美的女人

欢迎大家收听

由邯郸市导游管理服务中心推荐的

“有内涵、不简单-我的家乡是邯郸”

系列讲述节目

本期讲述人卢丽静

讲述人

卢丽静,2007年荣获邯郸未来之星导游大赛第三名;2013年荣获邯郸市导游大赛冠军;2014年荣获邯郸市职工技能大赛导游解说冠军,邯郸市“五一”劳动奖章;2016年荣获河北省红色故事会讲解员大赛冠军;2017年荣获邯郸市金牌导游员;2019年荣获河北省文物档案故事“优秀讲解员”。

太行奶娘

今天将和大家一起走进邯郸西部的山城——涉县,涉县是著名的革命老区红色圣地。早在抗日战争时期,这里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三大主力师之一—— 八路军第一二九师的驻扎地。

从一二九师将士进驻涉县,到晋冀鲁豫野战军改编,再到千里跃进大别山。刘邓大军在这里完成了从小到大、由弱到强的转变。创造了“九千将士进涉县,三十万大军出太行”的不朽传奇。

“太行山我亲亲的奶娘,是你用生命守护我成长,是你用善良教会我坚强,多少次儿在梦里又回到了你身旁。”在八路军一二九师纪念馆里陈列着这样一组照片,每当我讲到他们的英雄事迹都会被照片背后的故事所感动。

这是一个特殊的英雄群体,在抗日战争时期她们曾用甘甜的乳汁,无私的母爱,甚至用生命呵护着八路军将士的后代。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太行奶娘。

那是1942年初春的一天下午,天气晴朗,在太行山的一个农家小院里,有一位叫赵引弟的中年妇女,正在院子里做着针线活。这时,从大门口走进来两个中年男子,他们一人抱着一个婴儿,走进一看原来是村里的村干部。

村干部见到赵引弟就说:“大嫂啊,我们抱的是八路军的两个孩子,他们的爹娘在前线打鬼子,我们听说你刚生养过孩子,有奶水,所以我们希望你能喂养他们”“行,放心吧!”赵引弟二话没说,立刻答应了下来。

她自己有三个儿子,再加上八路军的两个孩子,也就是说,她同时拉扯着五个孩子过日子,大儿子在外上学,二儿子六七岁,剩下的三个小的都是嗷嗷待哺的婴儿。

据二儿子董玉定回忆,当时家里条件非常艰苦,一贫如洗,整个土炕上只铺一张席子,没米下锅的时候,就到山上去挖野菜。有的时候挖到的药材换些粗布回来,给八路军的孩子们穿戴,而自己时常是光着身子。母亲的奶水不足,也是先紧着八路军的孩子们吃,再不够就用全家人省下来的小米、玉米糊糊贴补。小玉定常常眼含着泪水,用祈求的眼神望着母亲:“娘—我想喝米汤”“娃儿,听话,打跑了鬼子,娘种好多粮,天天让我儿喝米汤。”

1942年5月,如往常一样,赵引弟坐在炕头给孩子们缝补着衣服。突然听到了村口激烈的枪响,紧接着就有人喊道:“快跑,鬼子来扫荡了”当时家里只有母亲和四个孩子,小玉定可以跑,三个小的怎么办?怎么办?

这可急坏了赵引弟,她抱起了自己的孩子,看着土炕上八路军的孩子,她又抱起了八路军的孩子,看着自己的孩子,但是她内心清楚的知道再不拿定注意,这几个孩子都有可能保不住,她跺着脚抹了把眼泪,毅然决然抱起八路军的两个孩子,领着小玉定跑了出去。

扫荡过后当村子恢复了平静,望着满目的疮痍,赵引弟像发了疯一样,朝着自己的家跑去,她一边跑一边念叨着“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然而,跑进屋子,看到的却是倒在血泊中孩子冰凉的尸体,赵引弟一下就瘫软在地上,这一倒,这位太行妈妈就再也没能站起来。

一年后,她病逝了。就在去世前,母亲口中喃喃地说:“孩子,是娘对不起你们,娘这就下来陪你们了。”在极度艰苦的环境里太行奶娘们冒着杀头之险,豁出身家性命为八路军喂养孩子,她们付出的不仅仅是乳汁,而是汗、是血、更是命!

故事的主人公赵引弟只是众多太行奶娘当中的一位,她去世的时候年仅32岁,却没有给孩子们留下一张照片。1945年抗战胜利,许多奶儿陆续被领走,有的长到四五岁,有的长到八九岁,有的直到全国解放,一切稳定了才被领走,这对于太行妈妈来说是多么大的伤痛!几乎都是孩子走了,奶娘病了,还有的一蹶不振,身体再没有好起来……

多少年过去了,太行妈妈们从没有停止过对奶儿的思念,她们总是念叨着奶儿的小名儿:乃云(邓朴方)、乃蛋、乃亭、乃庆……

奶娘忘不掉“奶儿”,“奶儿”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奶娘,刘太行回来了,刘解先回来了,李晓雪回来了、李小琳回来了,八路军的孩子们都回来了。

黄镇的孩子黄河见到奶娘时就像个孩子一样依偎在奶娘怀里,摩挲着奶娘的衣服,用手指头捏去奶娘衣服上的线头儿,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情感,因为这就是亲娘。

(浏览 2,55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