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佳:百岁“八路”从军路

抗战时期,路佳阿姨与我的父亲是八路军情报系统的战友,我多次聆听阿姨讲述她从军的故事。2021年8月25日,我参加八路军研究会太行分会“纪念八路军成立八十四周年座谈会”时接到阿姨来电:“听说经山西省委批准的八路军研究会有个太行分会?我1944年就到太行山参加了八路军,我也应该参加太行分会呀!”我向分会领导汇报后,研究会批准路佳为特邀会员,大家热烈欢迎阿姨说:“这是一个激奋人心的消息!”


2014年6月14日路佳在八路军太行情报纪念馆

从进步青年到共产党员

路佳原名柏淑卿,1923年出生于北京香山脚下一个中等收入家庭,祖上是蒙古族人。父亲白云阶是位正直的文化人,写着一手好字,儿女们受到良好的教育。1937年底父亲正在南京,目睹了日军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并偷偷地记录下了当时的惨景。路佳一字一句地读过父亲的这本血泪笔记,抗日救国的种子深深地埋在她的心里,可惜这本笔记在战乱中没能保留下来。


1942年路佳

路佳在北平第一女子中学读书时,阅读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狂人日记》等大量进步书刊。她的语文老师刘新是八路军总部派到北平地下党的负责人,一边在中学教书,打入日本人掌控的北平广播电台担任审稿和监听;一边开展我党的地下工作,发展进步学生。路佳便是他重点培养的学生之一,刘老师教她分析形势、解答问题、探讨人生,推荐她阅读毛泽东的《论持久战》、艾思奇的《大众哲学》、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等书籍,那时这些“禁书”都被包上《中药材》类的书皮伪装起来。

老师的谆谆教导、革命理论的学习使路佳视野开阔,思想进步很快,树立了共产主义的信念。1943年秋,她写了七、八页纸的入党申请书,经刘老师介绍秘密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高中毕业后,路佳受刘老师的单线领导,在天津华北运输公司担任了收集、传送情报的任务。

只身奔赴抗日根据地

1944年底,路佳渴望去抗大进一步提高思想水平,向刘老师提出到革命根据地去学习的请求。刘老师说:“你一个女学生怎么去呀?”路佳毫不犹豫地说:“你同意介绍,我就敢去。”刘老师笑着边介绍注意事项,边裁剪了一张像卷烟纸大小的纸条写了“介绍信”,连同一些情报一起藏在路佳的夹裤里面,从外面完全看不出来。路佳回家与母亲告别,只说是到香河县任小学老师。母亲依依不舍,路佳强装笑脸劝慰:“妈妈别担心!”没有想到四年后母亲去世,这是路佳与母亲的诀别。

路佳只身登上了开往邯郸的火车,火车上很乱,扛枪的日本人来回巡逻、盘查、搜身,好在路佳一路有惊无险。到邯郸后改乘小火车来到武安县城,路佳找到接头的地下党员,然后骑毛驴或步行,几经周折终于来到八路军前方总部所在地——山西省左权县麻田镇军寨村。中共北方局杨奇清部长亲自接见了她,杨奇清爱人肖彬帮路佳办好手续。路佳终于穿上了梦寐以求的八路军军衣、军鞋,打上了灰蓝色的绑腿带。

当时乡亲们给八路军做的军鞋很结实,但大小却不合适。路佳个子高、脚大,军鞋穿不上。肖彬个子矮、脚小,军鞋直咣当,总是掉下来。等待去抗大期间的路佳说:“我会做鞋呀。”她从老乡家找来破布打布袼褙,量鞋样,纳鞋底,上鞋帮。很快肖彬穿上了路佳做的合脚、舒适的布鞋,乐呵呵地说:“太好了!可不用受罪了。”这样路佳在军寨村很快出了名,“从北平来了位心灵手巧的女八路”的消息传开了。

为派遣情报人员制行装


解放后的林一与路佳

八路军前总情报处派遣科林一科长的驻地在军寨村,但她领导下的情报人员大都分布在华北大、小城市的广大区域,常往返军寨村汇报工作、传递情报。这些情报人员需要从头到脚、从里到外装扮成城里的商人、教师等身份作掩护,否则粗衣土鞋一看就是来自敌后的土八路。那时到军寨来的女学生没有会做针线活的,会做针线活的当地老乡又不了解城里人近来的装束,缺乏相关人才。

恰巧路佳刚从北平来,不仅年少时就跟着家人学会做针线活,还熟悉现在城里人的穿戴,适合担任情报人员进城的“服装师”。林一科长得知高兴地对路佳说:“哎呀!我们正缺你这样的人。你先别去学习了,留下来工作吧。”路佳服从上级的安排,担任了为派遣情报人员量体裁衣的情报员。

那时城里人的服装多是中式的长袍、大褂,纽扣是盘的布扣子。做从头到脚、从里到外的城里人装束,对于并非裁缝出身的女学生路佳并非易事。一间七八平米小屋的土炕上堆着蓝色、黑色的洋布,路佳根据需要仔细地选择面料,在昏暗的油灯下精心设计,一针一线地缝衣、做鞋、做帽,度过了一个个不眠之夜,将外派情报人员装扮得十分得体,及时、出色地完成了工作任务。

在革命熔炉中成长


1948年路佳

路佳在军寨村深感革命大家庭的温暖,总部首长夜以继日地指挥部队令她深受感动,党组织的培养教育使她精神焕发,老同志的耐心传授使她受益匪浅,官兵平等、同吃同住的生活使她心情舒畅。

军寨村只有一台矿石收音机,每天负责收听电台播音的是小杨。有一次他疑惑地对路佳说:“我听到新华广播电台播音员的声音非常像你的声音,好像是你在广播?”路佳笑着回答:“那你听对了,播音员正是我的妹妹!”原来路佳的小妹柏立也受刘老师的影响加入了共产党,到根据地担任了新华广播电台的广播员,表现十分优秀。有一次路佳到柏立那里去看望,看到组织上对播音员特别照顾。为了播音员能休息好、精力充沛,安排柏立住一个单间。吃饭时,柏立还拿出鸡蛋说:“这是组织上特别给我补充营养、保护嗓子的。”


1959年路佳(左)柏立 (中)

1945年8月15日晚,小杨从收音机听到激动人心的消息: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整个军寨村沸腾了,路佳与大家欢呼跳跃:“日本鬼子完蛋了!”路佳再次希望去抗大学习,林一科长说:“虽然抗战胜利了,但你的工作仍非常重要和需要,你先不要着急去学习。如果有适合的同志能替换你,就送你去。”路佳继续工作到1945年底,林科长终于同意她去学习并嘱咐说:由于前一段在情报处工作的原因,你到学校报到时要改一下名字。

这时,抗大太行分校与太岳分校在山西潞城高家庄合并为晋冀鲁豫军区军政大学。路佳独自走在军寨村到高家庄的田间小路上想:改什么名字呢?我的人生之路是光明的,就叫“路佳”吧,就是“革命道路好”的意思。从此她将名字由柏淑卿改为路佳。


1952年9月右起谈杰(路佳丈夫)、路佳、谈晓阳(路佳儿子)、张世芳

路佳在军政大学学习毕业后,留校担任了政治教员。她跟随学校辗转到石家庄的途中遭遇国民党飞机轰炸,与死神擦肩而过。之后,她攻读了马列主义理论研究生,参加了高级党校的专业培训,成为了宣传马克思主义的专职教员。

路佳1955年转业到北京市委党校工作,1978年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马列主义教研室主任,1981年兼任研究生院组织处处长,1982年底离休,局级待遇,获得北京市高等教育局颁发的《从事教育工作三十年荣誉证书》。

离休继续发挥余热



离休后的路佳投入大量精力发挥余热,参加了社科院老年歌唱队、社科院老年科学研究会、社科院经济研究会、抗日战争历史研究会、中国老年书法研究会、中国书法函授大学、社科院老年书画研究会、中央党校校友联谊会等社会组织的活动,取得了瞩目的成绩。她还在《中国老年》杂志社参与了刊物的约稿和审稿等工作。


2014年6月14日路佳在八路军太行情报纪念馆

2014年6月,91岁高龄的路佳从北京沿石家庄、武安、麻田、长治重走当年抗战路,沿途宣传八路军精神。她重返晋冀鲁豫军政大学旧址和潞城八路军太南办事处纪念馆,在留言簿上写下感言“巍巍太行 英雄辈出”。她作为八路军老情报干部建议将“八路军太南办事处纪念馆”改为“八路军太行情报纪念馆”。她的建议很快得到批准,该馆不久被评为山西省红色文化遗址和文物保护单位。



2015年9月3日晚,路佳佩戴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来到人民大会堂,与健在的八路军老战士一起光荣地出席了《胜利与和平——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文艺晚会》。


2015-9-路佳佩戴抗战胜利60周年和70周年纪念章


路佳向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图书馆和书画研究院、石家庄高级步兵学校、八路军太行纪念馆等单位与亲友无偿赠送了浑厚苍劲的书法作品与红色书籍。路佳阿姨送给我十余本老旧的红色书籍,其中一本书是1948年2月华北新华书店发行的《论查田运动》。此书刊登了1933年时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在江西瑞金中央苏区撰写的三篇文章,均未被毛选收载。经路佳同意,我将这本珍贵的书籍无偿捐献给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dav

2021年建党百年,已有78年党龄的路佳荣获了“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如今步入百岁的路佳阿姨依旧开朗乐观、不忘初心、心怀天下、健康长寿,深受后人的崇敬。



此文刊登在2022年6月《中国老年》杂志


路佳与本文作者江和平
(浏览 9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