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邓小平同志在太行山的艰苦岁月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日本侵略者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狂言要在3个月内灭亡中国。在这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红军总政治部改为第八路军政治部,以任弼时为主任,邓小平为副主任。

1937年9月,八路军总部政治部副主任邓小平(左四)与朱德(左三,站立拿望远镜者)、任弼时(左二)、罗荣桓(左 一)等从陕西省韩城县芝川镇乘船东渡黄河,进入山西抗日前线。 罗东进 摄
1937年9月,八路军总部政治部副主任邓小平(左四)与朱德(左三,站立拿望远镜者)、任弼时(左二)、罗荣桓(左 一)等从陕西省韩城县芝川镇乘船东渡黄河,进入山西抗日前线。
罗东进 摄

   9月16日,邓小平随八路军总部东渡黄河,向烽火连天的华北抗日前线进发。1938年1月5日,中央军委正式下达邓小平任第129师政治委员的命令。1月16日,八路军总部公布这项命令。18日,邓小平到达第129师师部驻地——山西省辽县(今左权县)太行山南麓的西河头村。太行山,古称“天下之脊”,山高峰险,沟壑纵横,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毛泽东曾说过“扼太行者扼天下。”

   邓小平到任不久,就和师长刘伯承、副师长徐向前一起部署指挥了长生口、神头岭和响堂铺3次对日军的伏击战。其中,响堂铺伏击战是邓小平和徐向前亲临前线指挥的。

响堂铺大捷巧运筹

   1938年2月,日军集中3万多兵力向晋南、晋西等地区进攻。日军占领涉县、黎城、潞城、长治、晋城、临汾等地后,邯长线及向西延长至临汾的公路,成为日军汽车运送兵员和作战物资的重要交通线。为了破坏日军的战略计划,迟滞其行动,邓小平与刘伯承、徐向前决定在涉县的响堂铺一带打一场伏击战。

   3月21日,刘伯承动身去八路军总部开会,并出席在沁县小东岭由国共双方联合召开的东路军将领会议。邓小平和徐向前做了详细的战斗部署。26日,邓小平和徐向前率部队向响堂铺隐蔽运动。31日凌晨4时,部队全部进入伏击区域。徐向前指挥所设在后狄村山坡上,邓小平率直属队设伏在佛堂沟。伏击区以响堂铺为中心,西起东阳关,东至椿树岭,长达15公里。战前,邓小平还亲自到第769团作了战斗动员。

1938年春,邓小平同志在山西省黎城县向部队进行战斗动员。-《解放军画报》资料室提供
1938年春,邓小平同志在山西省黎城县向部队进行战斗动员。-《解放军画报》资料室提供

   春寒料峭,山风袭人。官兵们在山坡上趴了半夜,不见日军车队的影子,只是偶尔有零星汽车开过,许多人都沉不住气了。邓小平指示大家要耐心等待。8时半,从东阳关方向传来了汽车的轰鸣声,公路上扬起滚滚尘土,日军的汽车像蜈蚣一样沿着公路排成一条弯曲的长线。9时许,日军第10师团辎重部队的180辆汽车全部进入伏击区。

   只听一声令下,响堂铺山谷立刻响起了密集的枪炮声和震天动地的手榴弹爆炸声,八路军的迫击炮、机关枪和步枪一齐发射,日军顿时乱作一团。靠前的汽车被迎头截住,靠后的汽车被堵住退路,日军的车队全被卡在公路上。敌人被打得晕头转向,有的像没头的苍蝇开着汽车瞎跑乱撞;有的钻到汽车底下胡乱射击;有的挥舞着东洋刀“哇哇”乱叫……

   八路军伏兵四起,在嘹亮的冲锋号声中,向日军车队发起猛烈进攻。战士们挥动着步枪、大刀、长矛,猛虎般扑向敌人,同日寇展开白刃格斗;有的战士刺刀折断了,就抱住日军用嘴咬,把牙齿都咬脱了;有的将手榴弹投向顽抗的敌群。敌人鬼哭狼嚎,一片片倒下。公路上,横七竖八躺着日军的尸体;被焚烧的汽车爆炸声此起彼伏,火光冲天,浓烟滚滚,蜿蜒着像一条火龙。

   激战正酣,800多名日军从黎城和涉县东西两路向响堂铺增援,被邓小平预设的伏兵一举击溃,狼狈逃回据点。经过两个多小时激战,战斗胜利结束了。下午4时多,日军出动18架飞机在响堂铺上空狂轰滥炸。这时,邓小平和徐向前早已率部队转移到10公里以外的安全地区。这一仗,共歼灭日军400余人,摧毁汽车180辆,缴获迫击炮4门,长短枪130余支,还有大量弹药等军用品。

   4月2日,邓小平和刘伯承、徐向前共同签署了《响堂铺战斗详报》,电报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现藏有一份当时的战斗详报)。这次伏击战,是邓小平到任第129师后参与部署和指挥的第一场战斗,遏制了日军向黄河防线进攻的势头,坚定了根据地军民坚持敌后抗战的决心和必胜信念。

(浏览 497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