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邓小平同志在太行山的艰苦岁月

百团大战中的邓政委

   1939年9月,日军对华北抗日根据地实行“囚笼政策”,妄图将抗日根据地网状分割后,用重兵各个歼灭。面对凶残的日军,刘伯承和邓小平决定实施对敌交通线的破击作战。1940年5月,在刘伯承和邓小平的指挥下,第129师首先对白晋路发动破袭。5日至7日,铁路沿线各县的两万多名自卫队和民兵配合主力部队参战,撬铁轨,扛枕木,拆桥梁,烧仓库,两天时间就把日军苦心经营的白晋铁路彻底破坏了50余公里,拉开了百团大战的序幕。

   7月22日,八路军总部发出“战役预备命令”。刘伯承和邓小平立刻行动起来,在作战室里彻夜不眠,全力投入指挥作战。8月18日,在和顺县石拐镇,第129师召开三路突击部队指挥员会议,做了作战的详细部署。政治委员邓小平在会上简明扼要地说:“对正太路破坏得越彻底,我们就越主动,这一仗必须打好。坚决粉碎日寇的‘囚笼政策’,扩大并巩固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自8月20日夜到9月10日,第129师参战部队在民兵、群众的大力支援下,如期完成了战役第一阶段的任务。

   第二阶段,第129师的作战任务是收复榆社至辽县公路上的日军据点。9月23日23时,刘伯承和邓小平指挥部队对榆社日军各据点发起强攻。八路军与敌人彻夜激战,占领城西及西南角。24日下午,发起第二次攻击,突入10多米高的母堡,经4小时激战,攻下日军核心阵地榆社中学的多数碉堡。当夜,发起第三次强攻,丧心病狂的日军施放了毒气。25日下午,八路军利用坑道爆破发动强攻,突入榆社中学,经白刃格斗,全歼残敌。

   日军遭到沉重打击,恼羞成怒,集中兵力对我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大扫荡。10月6日起,百团大战进入第三阶段。在日军的疯狂进攻下,第129师处境十分危险。10月28日,刘伯承和邓小平率师部人员连夜行进到宋家庄,在日趋严重的形势下,给每人发了一支步枪,准备各自为战。29日,陈赓率第386旅以及决死纵队对关家垴日军实施总攻击。整整一个上午炮声隆隆。中午,刘伯承和邓小平率师部奔赴前线。到达后,邓小平指示:“一切为着前线的胜利!今晚机要科、一科任务特别重要,不能睡觉。”连日作战,师部工作人员已经疲惫不堪,但都坚决执行命令,坚守战位。夜10时许,彭德怀来电,命令第129师次日凌晨4时发起总攻,不惜一切牺牲,坚决消灭关家垴、东庄、中村之敌。从总攻开始到中午,战斗一直在激烈地进行着,敌机狂轰滥炸,企图掩护日军突围,八路军的伤亡数字也在不断增大。

   在距离关家垴不远的指挥所内,刘伯承和邓小平守在电话机旁,密切关注前线战况,气氛极度紧张。这时,参谋将电话交给刘伯承。陈赓报告说,因为伤亡太大,有的连队只剩下十余人,已经有些顶不住了。刘伯承对着话筒大声说:“……同志!无产阶级的队伍,难道我不心疼吗!”说完,气冲冲地把话筒一摔。这时,邓小平拿起电话,十分严肃地对陈赓说:“同志!全局!全局!要从全局出发!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来!打大仗不可能无伤亡,问题是要把火力组织好,一鼓作气,减少伤亡。”听到这几句简短有力的话,陈赓心服了。在刘伯承和邓小平的有力指挥下,前线指战员拼死杀敌,打得敌人抱头鼠窜,狼狈逃命。在历时3个半月的百团大战中,第129师参战兵力达38个团,共进行大小战斗529次。总计破坏铁路491里,公路1052里,碉堡59个,桥梁187座,车站30个;烧毁火车2列、汽车47辆;击落日军飞机4架;毙伤日伪军7507人。日军的“囚笼政策”宣告破灭。

横扫反共顽军

   1938年10月,国民党反共顽固派在蒋介石的授意下,不断在我抗日根据地制造摩擦,破坏抗日政权。1939年1月,为贯彻统一战线方针,邓小平于16日、25日,两次和国民党第10军团司令石友三会谈,表明八路军坚持与国民党军团结抗日的主张,并严正声明坚决保卫抗日根据地的立场,使石友三暂时保持中立,孤立了其他顽固派的反共行为。同年11月,国民党召开五届六中全会,又确定以“军事限共”为主,“政治限共”为辅的方针,并发出“进攻八路军、新四军”的密令。

   1940年2月初,朱怀冰纠合庞炳勋等部,与平汉路东的石友三等反共顽军遥相呼应,企图待蒋介石增派的援军到达后,由南而北向我抗日根据地进攻。朱怀冰迫不及待地在武、涉公路以南,漳河以北层层筑堡挖沟,断我交通补给,并于2月18日以两个团的兵力,打死打伤八路军150余人,抢走价值2.7万余元的军用物品。

   日寇侵华,国民党顽军不去抗日,却在自家背后捅刀!彭德怀拍案而起,愤怒地说:“把朱怀冰这个‘摩擦’专家给我收拾掉!”朱德总司令气愤地说:“由小平同志来干,到时候好说话。”邓小平坚定地说:“朱怀冰是进攻我们的急先锋,我们应集中主力歼灭朱怀冰部,监视鹿钟麟和孙殿英部,尽可能争取他们中立。”

   3月5日凌晨2时,邓小平一声令下,反顽战役打响。顽军第94师和第24师结合部防御薄弱,在八路军的进攻下,纷纷逃窜。八路军攻占沿途全部碉堡,歼灭其补充团大部,迫使顽军主力败退。次日晨,八路军中央队、左翼队南北夹击顽军,使其弃下全部辎重急渡漳河,向林县潜逃。邓小平命令部队全线追击。经3天激战,歼灭朱怀冰第97军及其游杂武装1万余人,生俘7千余人。朱怀冰丢盔弃甲,率残部两千余人溃逃至河南修武县境内。

   至此,根据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指示,八路军派代表同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进行谈判,争取双方休战,以共同抗日。3月中旬,双方议定以临屯公路和长治、平顺、磁县一线为界,八路军主动退出大片地区。5月,同国民党军签约,以漳河为界划分了作战区。邓小平率部后撤,把顽军俘虏全部移交国民党军。

   反摩擦斗争的胜利,巩固了晋冀鲁豫根据地,改变了八路军被日军、顽军夹击的危险局面。不久,太行军政委员会成立,邓小平任军政委员会书记。

(浏览 497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