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邓小平担任129师政委的日子

   位于山西省东南部太行山区的辽县,也就是今天的左权县,有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名叫西河头的小村庄。

   抗日战争爆发后,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师部就驻扎在这里。

      1938年1月18号,一个听来很吉利的日子,刚刚卸任八路军政治副主任的邓小平冒着担任129师政委的日子不到34岁。

      此时的中国,抗日战争已经进入了到第二个年头。在华北,面对日本侵略者咄咄逼人的进攻,国民党军队的正规作战已经渐渐招架不住。誓“与华北人民共存亡”的共产党八路军开始了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

      作为八路军三大主力之一的129师,正处在一个重要的战略转折关头!

      来报到的那天,邓小平并没有见到师长刘伯承,刘伯承到洛阳参加蒋介石召开的第二战区师长以上高级将领会议去了。

      “说起来,很有意思。刘伯承生于1892年,比邓小平大12岁,两个人都属龙,又都是四川人。他们在中央苏区时就认识”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寿晓松,曾参与编辑《邓小平军事文集》—–“刘伯承是公认的军事家。他1911年从军,参加革命前就被誉为“川中名将”。先后在重庆将校学堂、苏联伏龙芝军事院校受过正规军事教育。而邓小平呢,只是在广西担任过红七军的政委,军事指挥方面的经历并不多。实在讲,这次中央派他来和刘伯承这样著名的将领搭班子,担任政治主官,对年轻的邓小平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考验。”

      不过,邓小平经受了这种考验,而且表现不俗。

      1938年2月,日军三万多人向山西南部、西部发动进攻,蒋介石下令反攻太原,八路军的任务是切断敌后方交通,配合友军行动。129师打响了长生口战斗。这是新政委邓小平参与指挥的第一仗,首战告捷。

      杨国宇  原一二九师司令部机要科科长

      以后打响堂铺、神头村、关家垴这一系列的战斗,他(邓小平)没有一次不在场,每次都在场,这样就赢得了大家对他的另眼看待。你别看他严肃起来不说话,可一说话,就像打出一颗子弹,那你就非执行不可,虽然话不多讲,他不讲空话,讲一句,算一句,讲了就要办到,办不到的话,他不会讲。

      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三次伏击战,灵活运用游击战、运动战的战略战术,集中优势兵力对敌发起攻击,是抗日战争第一年里很有影响的“三战三捷”。响堂铺战斗,一次击毁敌人汽车180多辆,对敌人造成极大震动。神头岭战斗使日本侵略者大为震惊。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个战斗是“八路军游击战的典型战术”,是“第一流战术”。

      “据说,周恩来对刘伯承、邓小平有一个著名的评语,说刘伯承举轻若重,邓小平举重若轻。国防大学教授洪保秀,曾出版专著《邓小平国防思想研究》在指挥部队打仗的时候,刘伯承是个军事专才,比较专注于作战指挥中的战略战术问题,一分一秒,一兵一卒,一枪一弹,一丝一毫,一个山头,一条小路,一棵树,计算得很精确。邓小平他是大处着眼,比较注重研究战略性的问题,较多地关注军队建设与军事后勤的问题,重视战争组织与准备工作。无论多么重的任务,他都敢于承担,而且完成得比较洒脱。他们性格爱好也不尽相同,但这不影响他们的合作,反而使他们相得益彰,两个人的工作配合得很好。”

      邓小平自己后来也深情地说:“人们习惯地把‘刘邓’连在一起,在我们两人心里,也觉得彼此难以分开。同伯承一起共事,一起打仗,我的心情是非常愉快的。”

      据129师的老同志回忆说:“当年,邓小平常常提醒工作人员,师长年纪比较大,视力也弱,小事多找我和参谋长,大事才找师长。为了照顾刘伯承的身体,邓小平总是把许多起草报告、签发电报等任务担当起来。

      刘伯承对邓小平也情同手足,关心备至。1942年3月19号晚上,邓小平去中条山,要通过日寇重点防御的地区白晋线,刘伯承放不下心来,一直守在作战科等电报,直到深夜,电报一到,他一个字一个字地看,知道邓小平安全了,才放心回去睡觉。

      在太行山的日子里,刘邓二人紧密配合,通力合作,使一二九师及晋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的工作井井有条,在与骄捍的日军作战中越战越勇,越战越强。邓小平的军事指挥艺术也日渐老练。

1938年,邓小平奔赴太行山抗日前线。
1938年,邓小平奔赴太行山
抗日前线。

      1940年2月,他亲自指挥了磁武涉林战役,在这个战役中,我军集中优势兵力,仅用四天时间,干净利落地歼灭了国民党第九十七军及其他反动武装达一万多人,取得了反击国民党第一次反共高潮的决定性胜利。

      1940年8月,邓小平与刘伯承一起,亲临战斗的第一线,亲自实施战场指挥,率部参加了著名的“百团大战”。在很短的时间内,摧毁了日军在华北的交通线。

      1943年10月,中央决定北方局与太行分局合并,八路军总部与一二九师师部合并,彭德怀、刘伯承等一批高级将领在党中央安排下前往延安参加整风学习。太行山上,留下了39岁的北方局代理书记邓小平,独立主持党政军的全面工作。

      在一年零9个月的时间内,邓小平指挥我八路军先后进行了太岳区、冀鲁豫边区1943年秋季反“扫荡”,晋冀鲁豫1944年攻势作战,1944年至1945年的豫东和豫西作战,1945年上半年的晋冀鲁豫攻势作战等一系列的大战。

      “在129师的作战领导当中,邓小平不仅注重全面战争的领导,而且很注意军事理论的总结。(压混)(男)军事科学院研究员谭一青,曾与人合著《军事家邓小平》“比如说,1941年1月31日,邓小平在太行军区干部大会上所作的报告,叫做《军区建设中诸问题》,这是一个很长篇的报告,这个报告不仅为晋冀鲁豫抗日游击战争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理论指导,也标志着邓小平在军事理论方面已经形成了有创造性的,有实践指导作用的一整套军事理论。还有就是1943年1月到2月在太行召开的高级干部会议上,邓小平作了一个著名的报告叫《五年来对敌斗争的概略总结与今后对敌斗争的方针》,这个报告,一共有5万多字,我认为这个报告,是邓小平在军事理论建树当中的扛鼎之作,不仅反映了邓小平善于研究新问题,善于解决新问题的创造性思维特点,也标志着他作为军事家在理论上已经进入了一个成熟的阶段。”

      抗日战争烽火八年,邓小平在太行山坚持斗争七年多,已经由一个师的政治委员成长为一个出色的战区指挥员、军事家。

      与事业的辉煌相伴随,在任129师政委的日子里,他的个人生活也非常顺利。1939年夏末时光,经人介绍,35岁的邓小平与从北平来的23岁女大学生卓琳在延安认识了。同年9月初,在延安杨家岭毛泽东的窑洞前,当时在延安的中共高级领导人毛泽东、刘少奇等人以聚餐的形式,为邓小平和卓琳操办了简朴而热烈的婚礼。两年后,也就是1941年9月,在河北省涉县的赤岸村,他的第一个女儿邓林也出生了。

      1945年4月,中国共产党在延安召开了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太行山主持工作的邓小平,没有参加这次大会,会议选他为中央委员会委员。

      两个月后的6月10日,毛泽东亲自给在冀鲁豫考察工作的邓小平,发来一封电报表示祝贺,并要他赶赴延安参加七届一中全会。

      1945年8月,当邓小平风尘仆仆赶往延安参加七届一中全会时。在他身后,他与刘伯承一起开创的太行、太岳、冀南、冀鲁豫四块根据地已基本上连成一片,共有18万平方公里土地,成为拥有2400万人口,30万军队的全国最大的解放区。

转自中国广播网

(浏览 471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