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容 – 清末民主革命人士

1905年4月3日,邹容死于狱中。

邹容(1885年-1905年),中国近代著名资产阶级革命宣传家,原名桂文,又名威丹、蔚丹、绍陶,留学日本时改名邹容。四川巴县人(今重庆市),出生在一个商业资本家家庭。 应巴县童子试,因愤于考题生僻而罢考,从此厌恶科举八股。从父命入重庆经书书院,因蔑视旧学而被开除。后逐渐向往维新变法。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赴成都投考留日官费生,因思想倾向维新,临行时被取消资格,遂决计自费赴日留学。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秋,到达东京,入同文书院。始撰《革命军》初稿。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四月返回上海,住入爱国学社,结识章太炎,结为莫逆之交。这时,恰逢拒俄运动发生。他两次在张园拒俄集会上演讲,签名加入拒俄义勇队。5月,发起组织中国学生同盟会。在此期间,《革命军》由上海大同书局印行,署名革命军中马前卒邹容,请章太炎作序。《苏报》案发生后,于7月1日至巡捕房投案,被囚于租界监狱。邹容被租界当局判监禁两年,折磨致病。1905年4月3日死于狱中。1912年3月29日,经孙中山批准,南京临时政府追赠为大将军。遗著辑有《邹容文集》。但不可否认,邹容因为年纪尚轻,思想也存在一定的盲目性和片面性。

基本信息


中文名称
邹容

别名
桂文,又名威丹、蔚丹、绍陶

国籍
中国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重庆府巴县(今重庆市渝中区)

出生日期
1885年

逝世日期
1905年4月3日

职业
资产阶级革命宣传家、演说家

毕业院校
日本同文书院

主要成就
宣传革命思想

代表作品
《革命军》


蔚丹(威丹)

祖籍
湖北麻城

少年时期


重庆籍留日学生邹容
重庆籍留日学生邹容

邹容生于重庆府巴县(今重庆市渝中区)一个商业资本家家庭,祖籍湖北麻城。 光绪十七年(1891年),邹容随大哥蕴丹入私塾发蒙。十一二岁的时候,他就已熟读四书五经,能诵读《史记》、《汉书》等史学名著。此时,正当维新运动高涨之时,邹容逐渐接触到以推介”新学”、”西学”为主的书刊。他于是开始接受另一种启蒙教育,并因此而在一定程度上萌发了蔑视封建文化、科举制度的感性认识,觉察到清朝统治的腐败,对中国面临的遭受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狂潮的险境也深感忧虑。这样,邹容的思想和志趣,就完全和父亲的期待相左,新旧冲突,很快就在父子之间爆发。其父要他科举高中,他却讨厌经学的陈腐,鄙弃八股功名,喜读《天演论》、《时务报》等新学书刊,心向维新变革的新思潮。

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邹容满12岁,奉父命偕大哥应巴县童子试。刚进头场,就因为试题很生僻,他当即同主考官顶撞起来,于是愤而罢考离去。回到家里,他遭到了父亲的责打。但邹容并不服气,倔强地向父亲申辩说:”臭八股儿不愿学,满场儿不愿入。衰世功名,得之又有何用?” 事后,其父邹子璠虽迫令儿子进入重庆经学书院继续接受儒学经典的教育,但邹容仍不就范,在书院”指天画地,非尧舜,薄周孔,无所避”。 “攻击程朱及清儒学说,尤体无完肤”。 因此,被书院开除。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当得知谭嗣同等六君子变法遇难的消息,他悲愤不已,作诗曰:”赫赫谭君故,湘湖士气衰。惟冀后来者,继起志勿灰。” 以表达了他的惋惜与变革志向。这时,邹容还算不上成年人。后入重庆经学院读书,仍关心国家大事,立志救国救民,常侃侃议论政事,以致被除名。

东渡求学

光绪二十七年(1901),四川省首次选派学生赴日留学,在成都举办考试。邹容要求前往应考。邹子璠感到无法使儿子流连在科举的道路上,于是允诺他去一试,其目的在于让他留学回来获得朝廷赐予举人、进士的功名,仍旧跻入官场。因为,清朝业已下诏”变法”,盛传已有授予留学生功名官职的措施。是年六月,邹容冒着盛暑从重庆步行到成都参加考试。试后获录取,由主持此次考试的候补知府李立元领着晋见四川总督奎俊。奎俊”勉励数语,旋命归渝治行装,于八月中旬同往日本”。 可是,就在临行之前,邹容被某些顽固分子诬为”聪颖而不端谨”,予以除名。 但邹容毫不气馁,怀着渴望摆脱传统桎梏,探索新知的心情,在父亲面前犯颜力争,要求自费留日。当年深秋,他从亲戚处借得路费,乘船发自重庆,穿过三峡,顺流东下,到达上海。不久,进入江南制造局附设的广方言馆补习日语。邹子璠旋经亲戚劝说,答应支付留日费用。

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春,他冲破重重阻力,自费东渡日本,进入东京同文书院。 到日本之后,邹容刻苦读书,他阅读了大量的西方资产阶级启蒙著作,曾”自比法国卢梭”,同时他还广泛的参加留日学生的各种活动,每到集会必参加演讲。在日本,邹容大量接触西方资产阶级民主思想与文化,革命倾向日趋显露,并结识了一些革命志士,积极参加留日学生的爱国活动。他刚毅勇为,常争先讲演,陈述己见,其辞犀利悲壮,为公认的革命分子。当时清政府派驻日本的留日陆军学生监督姚文甫道德败坏,勾引留日学生监督钱某的小老婆。邹容等几个留学生拿着剪刀闯进姚文甫的住所,一见面先打了他几个耳光,邹容又把他的辫子剪了。事后,姚文甫向清政府驻日公使蔡钧控告邹容。邹容的狂放悖逆行为引起了清廷的极大震怒,在清廷和日本方面的双重压力下,邹容被迫离日回国。

革命活动


邹容
邹容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三月,传闻广西巡抚王之春将借法兵平定该省会党起事,东京留日学生即致电爱国学社及中国教育会,盼相互响应,亟起抵制。二十八日(4月25日),上海爱国人士在张园开”拒法”大会。不旋踵,又传来俄国违约不履行第二期撤兵协议,妄图独占东三省权利的消息。上海人士又于四月初一日(4月27日)会于张园,通电”拒俄”。在狂飙乍起的拒俄运动中,邹容积极参与张园集会和拒俄义勇队的操练。四月二十八日(5月24日),中国教育会在张园开四月月会,邹容作《论改革中国现时大势》的演说,爱国热望,意切情深。同时,他还提出组织”中国学生同盟会”的倡议,号召全国学生结成大团体。邹容迫切地期望新兴的、最有觉悟的知识分子,乘时振作,肩负起反清民主革命的历史任务。正是在这种爱国激情驱使下,邹容写完了《革命军》一书,署名”革命军中马前卒邹容”,持请章太炎修改。章看过后,击节赞赏,认为正是这样直率豪放、通俗的文字,能够发挥广泛的宣传作用,因而不做任何修饰,提笔书写一篇序文,称许《革命军》是”义师先声”。随即由柳亚子等筹集印刷费用,交大同书局排印,于五月初出版发行。

邹容以西方资产阶级革命时期提出的”天赋人权”、”自由、平等、博爱”为指导思想,阐述了反对封建专制、进行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必要性,指出了”革命”乃对上下古今、宗教、道德、政治、学术,以及日常事物存善去恶、存美去丑、存良善而除腐败的过程,故赞美曰:”巍巍哉!革命也。皇皇哉!革命也。”他还从清王朝官制的腐败、刑审、官吏的贪酷,对知识分子、对农民、对海外华工、对商人、对士兵的政策及对外的一系列政策,揭露了清政府对国人的压迫,分析了革命爆发的必然性。明确宣布革命独立之大义在于:”永脱满洲之羁绊,尽复所失之权利,而介于地球强国之间”,”全我天赋平等自由之位置”,”保我独立之大权”,即推翻封建专制王朝,建立”中华共和国”!

入狱牺牲

正当《革命军》问世之际,《苏报》因章士钊接充主笔,于五月初六日(6月1日)宣布”大改良”,言论更趋向激进,”排满”、”仇满”的文词,连篇迭出。初六日刊登《康有为》一文,痛斥康有为力倡保皇、抵拒革命的言行。十四日(9日),刊登《读〈革命军〉》,将该书誉为”诚今日国民教育之第一教科书”;又在”新书介绍”栏评论说,《革命军》”其宗旨专在驱除满族,光复中国,笔极犀利,文极沉痛。若能以此书普及四万万人之脑海,中国当兴也勃焉”。闰五月初五日(6月29日)以《康有为与觉罗君之关系》为题摘登章太炎《驳康有为书》,指斥”载湉小丑,未辨菽麦”,对康有为的保皇谬论痛加批驳。《苏报》迅即成为举国瞩目,独步一时的革命报刊。闰五月初五日、初六日,《苏报》馆帐房程吉甫和章太炎以及陈范的儿子陈仲彝、办事员钱宝仁等被捕。初七日(7月1日),邹容自投捕房,以与章太炎共患难。蔡元培事前离沪赴青岛,陈范、黄宗仰、吴稚晖等避匿,旋出国远走。随后,领事团徇上海道的请求,于十三日将《苏报》封闭。

邹容自入狱起,即抱定为革命牺牲的决心。他同章太炎在狱中赋诗明志,互相砥砺。闰五月二十八日,章吟《狱中赠邹容》一首:”邹容吾小弟,被发下瀛洲。快剪刀除辫,干牛肉作糇。英雄一入狱,天地亦悲秋。临命宜掺手,乾坤只两头。”邹容即赋《狱中答西狩》相唱和:”我兄章枚叔,忧国心如焚。并世无知己,吾生苦不文。一朝沦地狱,何日扫妖氛!昨夜梦和尔,同兴革命军。”充分表现了革命者临危不惧,勇于献身,对前途充满信心的高尚情操和英雄气概。

不幸的是,邹容距出狱只有两个多月,即被折磨致病,于光绪三十一年二月二十九日(1905年4月3日)在狱中逝世,年仅20岁。噩耗传出,中国教育会立即为他开追悼会。遗骸由革命志士刘三(季平)冒险运出,安葬于上海华泾乡。 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经临时大总统孙中山批示:邹容”照陆军大将军阵亡例赐恤”。

主要成就


邹容所著《革命军》
邹容所著《革命军》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5月,一本署名”革命军中马前卒邹容”的书–《革命军》由上海大同书局正式出版。在这本书中,邹容开宗明义地提出,要用革命的手段推翻清朝的皇权,建立资产阶级民主国家,并为这个国家定名”中华共和国”。《革命军》为两千多年的封建专制制度敲响了丧钟,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吹响了号角,成为一篇名副其实的反帝、反封建的战斗檄文。

邹容所撰《革命军》风行国内和海外华侨中,销售达110万册,对鼓动清末革命高潮产生了难以估量的作用。孙中山看到《革命军》后,赞赏不已,认为”此书感动皆捷,其功效真不可胜量”。他对邹容和章太炎身陷牢狱,异常关切。二十九年初冬,他又到檀香山,改组兴中会,建立”中华革命军”,确定”今后同志当自称为军,所以记邹容之功也”。 迄1917-1919年期间,孙中山著《建国方略》,还言之谆谆:”《革命军》一书,为排满最激烈之言论,华侨极为欢迎;其开导华侨风气,为力者大。”

轶事典故

反对八股

幼时的邹容非常聪敏,”里人咸有神童之誉”,但他性格狂放不羁,对科举成名的取仕之道不屑一顾。”臭八股儿不愿学,满场儿不爱入,衰世科名,得之又有何用?”小小年纪,反满反封建的思想已有萌芽。这种倔强之气为他以后献身革命起了重要作用。邹鲁回忆道:”设容幼即勉为谆谨,吾决其今日必不能成此奇行也。”他在阅读历史书籍时,常被郑成功、张煌言等民族英雄的业绩感动。他认真阅读黄宗羲等人的著作,汲取其民族主义思想的精华。中国历史上民族英雄的事迹和思想是邹容民族主义思想的雏形。

接触新学

少年时代的邹容接触到一些新学书籍和报纸,资产阶级改良维新的新思潮深深地影响了他。”容最仰慕谭嗣同,常悬其遗像于座侧,自为诗赞之。’赫赫谭君故,湖湘志气衰。惟冀后来者,继起志勿灰。'”邹容曾抄录了改良派主编的《清议报》上的一首诗:”落落何人报大仇,沉沉往事泪长流。凄凉读尽支那史,几个男儿非马牛。”邹容吸收了改良派的爱国救亡思想,并在吸收爱国思想的基础上,接触和了解了一些改良派对于资产阶级自由、平等的宣传。

除了阅读中国资产阶级改良派的著作之外,邹容还阅读了西方资产阶级思想家的一些著作。例如卢梭的《民约论》、孟德斯鸠的《万法精义》、约翰·穆勒的《自由原论》以及《法国独立史》、《美国独立檄文》等。他接受了西方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理论,更深入地理解了自由、平等、天赋人权,这样就为他的民族主义思想注入了新的因素,丰富了民族主义思想的内容,同时也是邹容民族主义思想的特色所在。在留日期间,邹容结识了许多革命党人,思想上深受革命派的影响,接受了孙中山所提出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口号,思想和行动上都朝革命派靠拢,真正成了一个他自己所称的”革命军中马前卒”,而他的民族主义思想此时也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革命军》一书的出版,代表了他民族主义思想的成熟。

修改名字

邹容留学日本前,家人叫他桂文或者绍陶,在和双亲的家书中,落款和自称都是”桂文”。在亲友的称呼中,多叫邹容为威丹。1903年,邹容先是以优异成绩,考取公费留学名额,和当时本地多名青年才俊一道,由重庆知府李立元(当时重庆公派留学生的监督官)带领,赴成都谒见四川总督奎俊。这在邹容的亲笔家书中得到表述,他们一行受到奎俊的召见和勉励。

1903年8月,邹容一到东京,被这里如火如荼的爱国救亡气氛所感染,于是,他给自己改名叫”邹容”,隐含从此容颜改变、脱胎换骨的寓意。从此,”邹容”这个名字便在留日学生中广泛传扬,他的那本反帝反封建的战斗檄文《革命军》,首次也正式署名邹容。可以说,改名是邹容重塑自我形象的重要标志,也是他短暂而光辉一生的闪亮起点。

亲属成员

父亲:邹子璠,常奔走于重庆、汉口、上海之间,经营棉纱、棉布和杂货生意,也到过广州、成都、西安。他在重庆城内县庙街开有商号”利川升”,还与人合伙开了”同镒园”。
母亲:邬氏。
继母:杨氏。
舅舅:刘华廷,曾长期奔波于重庆、上海之间,开有一家大商号叫”德生利”。
大哥:邹蕴丹。
二妹:邹兰。
六弟:邹丹阳。
继子:邹枚,原为邹蕴丹之子。
孙辈:邹传参、邹传德。
曾孙:邹小谷,中国致公党成员。

后世纪念

人物墓地


邹容墓
邹容墓

邹容于1905年4月3日死于狱中,年仅21岁。其遗体由《中外日报》馆收殓后葬于华泾。辛亥革命胜利后,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追授邹容为陆军大将军衔。后由华泾刘季平(刘三)移柩于华泾镇黄叶楼西侧(今华泾路中心河桥桥堍右侧200米处,近位育路口)。墓碑由蔡元培所题,为避清廷耳目,写为”周容之墓”。墓面南为圆形石砌墓,高2.36米,直径2.48米,墓前尖顶青石刻书”邹容之墓”。过神道石阶有石碑一座,刻有章太炎篆书”赠大将军巴县邹容”。

墓后为章太炎撰文、于右任书的青石墓表。碑后复有造型美观的高大石屏,气势雄伟,东西两边各立一座石亭。在”文革”中被毁。1980年,为纪念辛亥革命70周年,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重修邹容墓。墓区总占地一亩余,墓台坐北朝南,面向大道,四周环有长青松柏,庄严肃穆,两边是正方形绿化区,广植花草。邹容墓现已整修一新,建成花园式陵园,向公众免费开放。

地名纪念

为纪念邹容,在出生地重庆和就义地上海都有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邹容路。1939年5月3日、4日接连两天,日本飞机对重庆进行大轰炸,把重庆城区的繁华街道几乎全部炸毁,居民伤亡六七千人,史称”五三五四大轰炸”。在这场大轰炸中,从大梁子(现新华路)中央公园(现人民公园)路口到临江门的5条繁华街道—三王庙、苍坪街、天官街、柴家巷、夫子池全部被毁。因为这5条街道首尾相接,又是重庆最重要的商业区,后来重建,就尽可能扩宽修直,并将其合并。因此路是重建的,遂取名新生路。

1943年12月,当时的市政府为纪念邹容,将新生路改名为邹容路。如今的邹容路从公园路口起,由南向北一直延伸到临江门。解放碑就耸立在邹容路和民族路、民权路交会处的街心处。

纪念碑


邹容纪念馆中的邹容石像
邹容纪念馆中的邹容石像

坐落在今重庆市渝中区南区公园内。碑由汉鸿顺营造厂承建,于1946年1月26日动工,同年6月29日落成。碑为八角形塔式,石碑通高5.5米,碑身高3.52米,碑的东、南、西、北四面,均镌有邹容烈士纪念碑七个鎏金大字隶书,八面皆镌刻碑文。碑文是根据章太炎民国十一年(1922年)为营建上海邹容墓所撰写的《赠大将军邹君墓表》一文略加修改而成的,主要叙述了烈士生平。碑文为隶书,落款:”重庆市市长张笃伦敬立。中华民国三十五年。”为纪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决定对邹容烈士纪念碑进行维修,邹容烈士纪念碑重新焕发了光彩。

人物评价

吴玉章:”少年壮志扫胡尘,叱咤风云《革命军》。号角一声惊睡梦,英雄四起挽沉沦。”

章炳麟称之为”义师先声”。

章士钊主笔的《苏报》誉之为”国民教育之第一教科书”。

邹以海:”尽管他生在富裕之家,用我们现在的说法是”富二代”,到邹容出生后的时期,邹容的父亲邹子璠经过多年的打拼,积聚了万贯家财成了一方富商,购地建造了邹家祠堂,他的子女生活优裕,但邹容不贪恋这些,物质享受于他如浮云,一点没有富家子弟的纨绔作风。”

(浏览 1,17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