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长津湖战役结束后,26军88师师长政委撤职,番号撤销到底冤不冤?

沧海拾遗录

在朝鲜战争时期,由于损失太大和寒冷天气等因素影响,第二次战役中的东线战场长津湖战役成为中美参战双方都不愿意轻易提及的往事。美军战史评价这场战役是“最艰苦的战役”“被遗忘的战争”,志愿军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也对长津湖战役耿耿于怀,称“其艰苦程度超过长征”。

宋时轮之所以这样,很大程度上对这次战役的结果不太满意。在坐拥3倍于敌人的兵力、做好伏击准备并具备发动战役的突然性等有利条件下,尽管参战部队作风顽强、不怕牺牲,但是受制于对手现代化军事装备优势、制空权和极度寒冷的天气因素,预料中的围歼战生生打成了击溃战,主要对手美军陆战一师主力得以成功撤退。战役结果不理想的一个重要因素就在于负责追击美军的26军没有实现对美军的包围,使得陆战一师凭借装备优势和机动性成功撤离到兴南港,乘坐军舰逃脱,更准确的说,是26军88师没有按时抵达指定阵地。

在战役结束后的总结会上,宋时轮对26军军长张兴初大发雷霆,声称要撤销26军的番号,张兴初不得不在总结会上作检讨。26军都这么倒霉了,那直接责任人88师的下场就更惨了,师长吴大林和政委龚杰被双双撤职,26军的番号是暂时保住了,但是减员超过三分之二的88师却被裁撤缩编成一个团,原本有资格获得少将军衔的吴大林和龚杰从此在军队里被边缘化,在1955年授衔时只获得大校军衔。那么,88师领导被撤职、部队被撤销番号的处分是不是合理呢?下面简要分析一下。

长津湖战役结束后,9兵团进行检讨

在朝鲜战争爆发前,第九兵团正在东南沿海一带厉兵秣马,准备参加解放台湾的战争。但是,朝鲜战争爆发后,随着美国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短期内解放台湾已经是不太现实。为了加强志愿军的军事力量,中央军委紧急调动宋时轮的第九兵团北上入朝参战。第九兵团下辖20军、26军和27军三个军近15万人,原为华东野战军的王牌主力1纵、8纵、9纵,曾经在孟良崮战役中歼灭了国民党的整编74师,在淮海战役中让杜聿明成了瓮中之鳖,此后又解放上海,是被国人称颂的“霓虹灯下的哨兵”。不同于一般“三三制”的军事架构,宋时轮麾下的第九兵团的每个军都拥有4个师,这支部队原本是为了解放台湾而准备的,因朝鲜战场需要紧急派往朝鲜作战。值得一提的是,88师是26军的“外来户”。正常情况下,1个军有3个师,但是,为了保障入朝作战的需要,1950年11月,第26军在原有第76师、第77师、第78师的编制上,增加了原30军的第88师,变成了4个师。

据战后统计,尽管美军陆战1师在长津湖地区遭受重创,美陆战1师编制人数2.5万人,战斗伤亡约7000人,另有冻伤减员7300人,但仅有极少数人被冻死;反观志愿军方面,第9兵团伤亡14000人,超过美军一倍,冻伤减员占总人数32%,严重冻伤占22%。在长津湖战役中,志愿军的伤亡人数几乎超过美军的3倍,也占到了9兵团人数的近三分之一。志愿军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痛心疾首地哀叹道:“这让我回去怎么向老总(指陈毅)交待呀!”


宋时轮
宋时轮

按照志愿军的战略部署,第九兵团在东线的长津湖一带阻击美军。第九兵团20军、第27军作为主力参加了长津湖战役,进攻美军陆战一师和步兵第7师。经过4天的激战,由于天气寒冷,再加上对手实力不俗、后勤保障不力,我军参战部队战力大损,当陆战一师决定撤退之际,20军和27军都无力再趁胜追击。这时候作为战略预备队的26军就派上了用场。12月2日,志愿军第9兵团下令,要求第26军进行急行军,在一天之内抵达45—70公里外的指定位置,对美军进行攻击。由于时间紧,距离远,再加上后勤保障困难,在26军下辖的4个师中,88师距离前沿阵地最远,有70多公里远。为了准备充分,26军最终极力要求攻击延迟到4日晚。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被指定承担穿插任务的26军88师没有按时赶到阻击阵地,再加上指挥失当,没有形成对美军的有效包围,使得美军陆战一师得以突破成功,长津湖战役没有取得预期的歼敌目标,生生地把一场歼灭战打成了损失惨重的击溃战。




因此,在当时第九兵团看来,长津湖战役没有打好,可以说是惨胜。1950年12月1日,长津湖战役结束仅几天时间,第九兵团向志愿军总部发出对东线作战的检讨电报。在电报里,第九兵团表示:

“这次作战打得很不好,不仅未能全歼美陆战一师及第七师,反遭巨大减员,严重缩小战力·······未能彻底完成上级赋予任务,应由职负主要责任,拟在战斗结束后召集各军总结经验教训。”

九兵团总结了五点主要原因:

对作战环境调查研究不够、仓促进入战斗准备不充分;

对地形、道路侦察不清楚,尤其是敌情不明、二十六军南调时间过迟;

兵团二梯队使用不及时;

缺乏必要的对美军作战经验与应用的军事教育;

后勤工作组织不良,特别是运输工具不能适应作战需要。

战役结束后,在志愿军总部举行的总结会上,第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对26军的不佳表现很是恼火,对该军军长张仁初大发雷霆,声称要撤销26军的番号,二十六军军长张仁初虽然表示不满,并回怼说二十六军的番号是毛主席钦定的,你撤销不了,但是张仁初还是在志愿军总部做了公开检讨。



但是,对战役教训的追究还没有结束。长津湖战役战绩没有达到预期效果,26军要背负起很大的责任,而损失惨重没有按时抵达指定地点的88师则成了众矢之的。宋时轮多次严厉批评26军的同时,26军军长张仁初也开始对麾下各个师的表现进行总结调研,由兵团参谋长覃键带着工作组到88师调研,最终总结出88师存在的5大严重问题。在这些问题中,除了敌人装备精良和天气严寒之外,指挥员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最终的处理结果是,88师师长吴大林和政委龚杰因存在“右倾消极畏战情绪”双双被撤职,副师长王海山也被撤销职务,一大批团、营级干部遭到相应的纪律处分。不久,第88师被取消番号,缩编为第26军特务团。

88师军政首长被撤职,部队番号被撤销到底冤不冤?

单单从战役的部署要求和88师的完成情况,88师受到这样的处分并不为过,因为88师没有按时完成穿插任务,对美军的包围没有合拢,导致美军陆战一师成功南逃,整个战役的重要意图没有达到,再加上88师师长吴大林指挥失当,部队损失较大,受到撤职处分也是合情合理。

但是,如果结合当时的战场情况具体分析,对88师的处分显得过于严厉。值得考虑的因素在于:

一是88师本身底子偏弱,承担艰巨的穿插任务,完成难度很大。一般情况下,能够承担长途奔袭穿插的任务,无一不是王牌部队。在朝鲜战场西线战场中,被称为“万岁军”的38军113师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按时穿插到三所里,成功地堵住了联合国军的南逃路线,为围歼敌人打开了胜利之门。但是,与其他3个师不同,88师的前身是华野12纵34旅,而12纵是华野中公认战斗力较弱的部队,与其他主力部队存在一定差距。

二是88师承担的穿插任务时间紧任务重,完成难度很大。按照26军的战略部署,88师在3日接到命令,要求他们在4日凌晨到达下碣隅里以南的独秀峰,构筑阵地,配合兄弟部队攻击下碣隅里,切断美陆战一师的逃路。这就意味着88师要在12个小时内冒着严寒和敌人的空中封锁,完成70公里的路程,在当时的天气条件下,这显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三是26军将穿插任务交给距离最远的88师,出于什么样的战略考虑不得而知,但是客观上增加了完成任务的难度。在接到第九兵团出击的任务后,26军麾下有76、77、78和88四个师,各师距离下碣隅里最近的45公里,最远的70公里,其中88师距离前沿阵地最远。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考虑,26军军长张仁初把最艰巨的穿插任务交给了距离最远的88师,而不是距离最近的78师。可以设想一下,在冰天雪地和美军掌握完全制空权的情况下,要求出发地最远的88师完成70公里的穿插任务,无疑是难上加难。

当然,88师挨处分并不冤枉,毕竟革命纪律大于天,不管什么原因,没有按时完成任务,就应当受到革命纪律的处分。

最关键的考虑因素在于,88师领导层确实是犯了不少指挥错误。一方面,没有立即出发。在接到军部的任务已经是夜间,此时的官兵大都已经休息。吴大林没有立即组织部队出发,耽搁了15个小时,用于各种准备,直到3日下午,师长吴大林和政委龚杰、副师长王海山才率领主力262团和263团南下,在大白天行军途中,他们被美军侦察机发现踪迹,遭遇美军飞机轰炸,损失惨重,连师长吴大林乘坐的吉普车都被炸翻,司机当场牺牲,他自己也负了轻伤,严重耽误了行军。

另一方面,面对敌人指挥失误频发。等到88师抵达指定地点时,已经是12月7日早晨,比原定时间耽搁3天。此时师长吴大林又犯下了指挥错误。看到驻守在下碣隅里的美军陆战一师第5团和第7团已经撤退,吴大林误以为美军陆战一师已经通过这里,于是吴大林就贸然下令将部队带下山,此时遭遇到了正在撤退途中的陆战一师,失去了阻击阵地的优势,已经在长途奔袭中减员严重的88师虽然奋力组织抵抗,但显然不是装备精良、急于突围的陆战一师的对手,损失惨重,减员超过三分之二。

最终,88师师长吴大林因为指挥失误、行动迟缓、中断联系及走错方向脱离部队一天等原因,被指责为“右倾消极畏战情绪”,连同政委龚杰一起被撤职。

正是由于长津湖战役的不佳表现,吴大林在开国授衔时只获得大校军衔,正常情况下他是够评少将军衔。1956年5月,吴大林担任第50军148师第一副师长兼参谋长。同年6月,担任辽宁锦州军分区司令员,1960年8月,吴大林离职。1991年3月,吴大林病逝于成都,享年80岁。

据说,多年之后,第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曾问时任26军政委的李耀文,当年对26军的处分是不是过重,李耀文只能报以苦笑。毕竟在那样极端艰苦恶劣的作战条件下,给88师的任务确实有点艰巨,但处理都处理了,是非如何也只能交给历史评说。

(浏览 734 次, 今日访问 18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