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章竞在太行的故事

著名作家、诗人阮章竞生于广东、学于上海,但他在抗战时期却对千沟万壑、战火硝烟的太行山情有独钟,在太行山的12年是他一生中“写作最勤,作品最多的时期”。在多次拜读了这位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人大常委、北京市作家协会主席的诗歌、戏剧、小说与绘画,聆听了他女儿阮援朝的介绍后,我得知正如他自己所说:“抗日战争是决定我一生最重要的历史时期,决定了我对爱好,对人生的根本态度。”

抗战剧目深入人心



面对日军的侵略、国民党的不抵抗,阮章竞认为中国的希望只有共产党、八路军,决心到抗击日寇的太行山去。24岁的阮章竞1938年初来到太行,任八路军晋冀豫边区太行山剧团艺术指导员,不久就创作了三幕话剧《巩固抗日根据地》。
该剧的故事是:赵掌柜不听村干部动员坚壁清野、躲避锋芒的劝告,以为只要像对军阀一样,向日军交钱纳税就没事了。结果女儿遭日军蹂躏,他自己也被日军枪杀,是八路军消灭了日本鬼子,为他报仇雪恨。阮章竞通过这个发生在太行山农村的故事,警示对日军存有侥幸心理的人,揭露了日军烧杀抢掠、奸淫妇女的罪行,戳穿了汉奸散布谣言、破坏抗日的诡计,动员群众组织起来参军、参战,保卫太行抗日根据地。

1938年8月,《巩固抗日根据地》由太行山剧团在长治市屯留县东古村首演,剧中的“赵掌柜”由李书琴扮演,“儿子”由康方印扮演。阮章竞将当地群众的语言融入剧中,剧情编辑得真实感人,人物刻画得栩栩如生。该剧成为太行山剧团在晋东南行程二千五百里、历时三个月为抗战军民巡回演出的中心剧目。

每场演出中演员与观众喜怒哀乐融入在一起,演到悲壮时,台下观众一片哭泣;演到激昂时,观众自发地振臂高呼:“打到日本帝国主义!”“我们要当八路军!”有的村民说:“戏里的老顽固‘赵掌柜’我们村能找出十来个,是豆腐掉在灰堆里,吹不得也打不得,到后来还是自己遭罪!他那儿子是个好青年。”有的村民说:“纺棉花的大嫂子是模范军属,男人参军打日本人,她不拉后腿,可又挂念得不行,演员把那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都演出来了。我们村里的军属就有像她的,可也有个别拉后腿的。”


  1940年太行山剧团在山西黎城

太行山剧团的演员大多是没有文艺基础的年轻人,在阮章竞耐心、严格的指导下,成长为既能演话剧,又能演晋剧、歌剧、京剧的演员。阮章竞虽无正规艺术学历,但既多才多艺又虚心好学、刻苦钻研,是位高产的作家,著作数量多、范围广。仅在太行时期,他的作品话剧有《转变》、《未熟的庄稼》、《和尚岭》、《登记》、《圈套》《人间地狱》、《红巾》、《群魔乱舞》等,歌剧有《赤叶河》、《比赛》、《民族的光荣》、《红星旗下》等,戏剧有《糠菜夫妻》、《反对慕尼黑协定》、《反对皖南事变》、《保卫华北》等,诗歌《圈套》、《漳河水》等。

新歌老曲口口相传

1938年6月,桂涛声与冼星海创作了歌曲《在太行山上》,冼星海托人将歌曲转给了他的学生阮章竞。阮章竞立即组织太行山剧团排练,同年8月在太行地区首次公演。这首歌由此迅速传遍长城内外、大江南北,成为在八路军和全国抗战军民中广为流传的战歌。阮章竞1941年任太行山剧团总团团长,他创作的团歌《我们诞生在太行山上》同样振奋人心。


1937年阮章竞(中排左2)与冼星海(后排左1)等

1947年为配合解放区土改,阮章竞创作了歌剧《赤叶河》,讲述了太行山区反动地主欺压贫苦农民、农民讨还血债的感人故事。该剧首先配合在河北省馆陶县召开的土地工作会议演出,接着在石家庄市连演了七场。中华全国第一次青年代表大会1949年5月4日在北平召开,《赤叶河》为此登上了北平人民剧院的舞台,这是北平和平解放后上演的第一部来自解放区的歌剧。著名演员于是之观看后说:“我永远记得这个戏演出时的热烈情景。”之后,《赤叶河》随刘邓大军一路南下,一直演到阮章竞的家乡广东,与歌剧《白毛女》并称为解放区的两大歌剧。


 1949年春前排左起夏洪飞、赵子岳、郗良银、阮章竞、鲁斌、张振亚、常甄华

阮章竞热爱太行人民,虚向太行群众学民歌,根据民间耳熟能详的曲调如辽县小调、武乡秧歌、民间花鼓等填入新词,创作出深受欢迎的新民歌。其中抗战歌曲《秋风曲》,是他1938年10月用当地民歌《卖扁食》的曲调填词创作的,这支洋溢着山西民间风味的歌曲迅速传播开来。

 秋风吹,叶儿黄,
片片吹落纺车旁,
手牵线线线牵肠。

线牵肠,肠牵郎。
天上刮风草结霜,
风来雨去打东洋。

好男儿,打东洋,
冲锋杀敌数俺郎强,
姐妹们都夸俺有个可心郎。

叶飘飘,报天凉,
赶缝棉衣捎前方,
行军打仗冻不着郎。

因抗战硝烟、行军跋涉,阮章竞不少作品未能保留下来,这首《秋风曲》的歌词连作者自己也遗忘了。时隔25年后的1963年,阮章竞重返太行,在一个县文化馆意外地发现了一本民歌集,其中收载了他的《秋风曲》,但作者竟然标为“无名氏”。正是因为这首《秋风曲》脍炙人口,才得以口口相传保留至今,同样如此保存下来的还有阮章竞创作的《民兵队歌》、《牧羊儿》等歌曲作品。

1949年8月,阮章竞作为中国青年代表赴匈牙利布达佩斯,参加第二届世界青年学生和平与友谊联欢节。歌唱家郭兰英与阮章竞同乘一趟国际列车,前往联欢节演唱。阮章竞在奔驰的列车上为郭兰英创作了新歌《妇女解放歌》,用的是祁县太谷民歌的曲调填写新词。擅长山西梆子的郭兰英在联欢节上成功地演唱了这首歌曲,获得了二等奖,为中国青年赢得了荣誉。

 旧社会,好比是:
黑格洞洞的古井万丈深。
井底下,
压着咱们老百姓,
妇女在最底层……

彩笔绘制太行画卷

阮章竞是位多才多艺的作家,一生酷爱绘画、书法,13岁在家乡油漆店学做画工,20岁在上海广告公司边打工、边学习。他在太行山剧团时不仅负责编剧、导演、音乐,同时还担负美工。他擅长自己动手制作文具、工具,在剧团用蛇皮、猪尿包制作乐器二胡,一生篆刻印章35枚。



旧戏台的舞美通常很简单,戏台上仅一桌二椅而已。阮章竞为太行山剧团的舞美绘制了山水风光背景的幻灯,用皮影戏的原理打在幕布上;就地取材布置舞台场景,摆放树木、门窗等实景。演出时大幕一拉开,见所未见的舞美令观众惊叹不已,台下掌声雷动、一片叫好。


长治英雄门(1963年拍摄)

太行山剧团演出途经之处,阮章竞在村庄绘制抗战壁画、宣传画。太行区第二届群英大会1946年12月在长治召开,阮章竞为大会设计了“英雄门”,创作了大型油画《蒋军必败 我军必胜》,把长治的一条街命名为“英雄街”。

太行四分区在焦作建立一座纪念碑,阮章竞为其设计了用洋灰砌成的斜角五角星碑体。塔上首长的题词分别为:刘伯承的“四分区抗日烈士纪念碑”,杨秀峰的“四专区人民复活纪念碑”,邓小平的“冲破天险绝处逢生”,李雪峰的“英雄事业群众作风”,秦基伟的“烈士英名万古流芳”。


  位于焦作的太行四分区纪念碑

1962年、1963年阮章竞两次回到故地太行山,受到太行人民的热情欢迎。太行雄峰、黄崖洞下、赤叶河畔、漳河岸边,昔日的故地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绘画了147张速写与25件国画。他用娴熟的线条、丰富的色彩、画中的诗词展现了巍巍太行的无穷魅力,表达了对太行山一草一木的无比眷恋,寄托了对太行人民的深厚情谊。


 1963年阮章竞回太行赤叶村与当年土改干部左起妇救会主任、邹雅、阮章竞、邢德勇、宋文孝

阮章竞难忘当年带领太行山剧团行走在长治市平顺县的大峡谷,“之”字形的羊肠小道又窄又险,一侧是百米高的陡峭石壁,另一侧是难见底的百丈深渊,俗称“紧十八盘,慢十八盘,不紧不慢又十八盘”。他为国画《小狼梯古道》题款:“小狼梯古道是在太行山平顺东 险要非常 革命战争时期常走的要道”,为国画《大狼梯》题款:“一九四一年旧历除夕 日寇发动年关扫荡 形势万分紧张 夜伸手不见五指 率团员过大小狼梯 天明登绝顶 回头看令人咋舌”。

在战斗中经受考验

转战太行期间,阮章竞在枪林弹雨的战斗中展现出令人敬佩的勇敢与智慧。


1939年阮章竞、赵迪之夫妇在长治

1939年日军经常派数架飞机轰炸长治城,很多人没有防空知识,紧张得到处乱跑。在上海、南京、武汉多次经历敌机轰炸的阮章竞告诉大家,遇到空袭赶紧到空旷的地方卧倒。日军飞机轰炸时,阮章竞不但十分镇静,还拿着一本书躺在地上看。敌机飞走后,他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幽默地说:“我不相信运气会那样不好,炸弹和机枪会正好扫在我的身上。”

1940年,阮章竞率太行山剧团到部队慰问演出期间,参加了黄崖洞保卫战。剧团同志在战斗前沿做鼓动工作,和八路军战士们一起向山下进攻的敌人扔手榴弹。阮章竞在39年后创作的国画《黄崖洞重游》题款中写道:“一九四零年第一次黄崖洞保卫战 余曾于右侧与警卫连一起激战竟日……余于此地永生难忘 烈士鲜血浇红山花”。

1942年5月,五万日伪军对太行山抗日根据地发动了“铁壁合围”式“大扫荡”。太行山剧团在平顺县井底村附近与敌人遭遇,一颗迫击炮弹在阮章竞身边爆炸,他的右肩和臀部受伤。一边是包围过来的敌人叫嚣着:“抓活的!”,另一边是两丈多高瀑布下的大水潭。在这紧要关头,阮章竞向大家大喊:“宁死不当俘虏!往下跳!”,他捂着伤口带头跳进水潭。多数同志跳到水潭里,游到对岸脱离险情,但不幸有三位同志负伤,六位同志牺牲。


1995年阮章竞(右2)在太行山剧团团史编辑会

这次战斗中阮章竞负伤的面积太大无法包扎,伤口里的弹片导致感染化脓,招来苍蝇嗡嗡乱飞。他被送到军分区医院治疗,徐院长问阮章竞:“做手术麻药不够用,你能挺得住吗?”他态度坚决地回答:“能!”。伤口尚未愈合,阮章竞又投入了话剧《未熟的庄稼》的创作。

阮章竞这位江南才子来到巍巍太行,不惧呼啸的枪弹,不计艰苦的生活,渴望消灭敌人,将最宝贵的青春年华和全部才艺奉献给这片热土,也展现在诗词《清平乐.太行古道》之中。阮老逝世13年后的2015年,正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中国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傅庚辰将军为该词谱曲,唱响在中华大地:

 太行古道,
战马萧萧叫,
月下刀枪磨快了,
列阵霜天未晓。

雷霆怒荡山河,
风云际会悲歌,
忠骨磷光夜放,
群山独领嵯峨。

此文刊登在2018年第五期《长治方志》、9月《红色太行》报

(浏览 2,47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评论有关 “阮章竞在太行的故事

  1. 阮章竞之女阮援朝大姐发给我朋友的观后感:
    难忘赤叶河,
    浩气太行山。
    抗日烽火炽,
    活跃话剧团。
    编导道化美,
    全才看老阮。
    粉墨能登场,
    危急敢跳潭。
    惊竦大狼梯,
    蜿蜒十八盘。
    号角动人心,
    唤起千百万。
    书画传后世,
    魂魄留人间。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