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邑孤的山战斗始末

杜伟

1940年10月,在阳邑柏林村南孤的山一带发生了一场惨烈的战斗。在这场战斗中,敌我双方死伤惨重。时隔71年,人们不愿再回首那段沉闷的历史。但是,百十多名无名烈士的遗骸抛尸荒野69多年,直到2009年才把他们的遗骸找到,新建了无名烈士公墓,才使这些无名烈士入土为安。这就不得不让当今的人们追忆历史,不忘过去,铭记英烈功勋,传承英烈精神,牢记今天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

孤的山战斗源于梁沟兵工厂

梁沟兵工厂位于我市管陶乡梁沟村。1940年2月,我八路军将兵工厂由山西李山窑迁到了梁沟村。在设备简陋,条件艰苦,环境复杂的情况下,制造了大量的步枪、掷弹筒、手榴弹等杀敌武器和弹药,重点装备了129师,有力地支援了前线抗日。在厂长陈志坚的陪同下,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参谋长左权和129师参谋长李达先后视察了梁沟兵工厂,成为抗日战争时期著名中外的兵工厂。梁沟兵工厂的名声大震,却成了日伪军眼中的钉,肉中的刺,一心想捣毁这座令日伪军丧胆的兵工厂。于是,纠集武安、邯郸的日伪军,对我八路军梁沟兵工厂进行了扫荡。因日伪军是第一次对我梁沟兵工厂进行扫荡,对那里的山形地势缺乏了解,我八路军梁沟兵工厂军民借助这里的险要地理位置,击退了来犯之敌。当敌人溃退到管陶川小店村时,被埋伏在那里的我八路军和民兵进行了拦截,但总因敌强我弱,让日伪军逃窜到阳邑狐的河、孤的山一带,又被我129师的八路军拦截,展开了殊死拼杀。这就是当今人们所说的阳邑孤的山战斗。

阳邑孤的山战斗

1940年10月7日(农历九月初九),盘踞在武安的日寇独立混成旅团之一部约六百余,沿武涉大道,向我八路军梁沟兵工厂进犯。从白草坪到阳邑,是一段险恶的山路,是打埋伏的好地方,事先我X师X团之一部在白、阳中间的小店,布置好了。10日午后,突然,轰隆隆的声响,我八路军密集的手榴弹,从山凹里往外掷,灰色的烟雾,笼罩了整个山谷,火光起处,血花溅满了每个日军,五六十个敌人倒下了。敌人为我军送来了100多头骡马、大衣、军用品,残敌望风而逃。同日,X师随营学校的学生也参加了战斗,有两个连,在杜校长的率领下,在阳邑附近,等着败退的敌人。经过小店惨败之敌,往阳邑方面逃退,可巧没从我军民伏击的地区经过,,且敌人一到,便立即占据阳邑南山的高岗,企图以此为据点,向我军民进攻。接到命令后的连长绪红同志,带领青年学生向阵地出动了。11日拂晓,连长绪红同志得知敌人撤退的消息,请求是否追击,回答是:继续追击。早晨,当我们的大部队到达阳邑时,敌人尚未撤退,第一颗手榴弹扔过去,激烈的战斗开始了,连长绪红同志倒在了血泊中,手榴弹依然握在他的手中。战斗打得非常惨烈,敌我双方伤亡惨重。战斗结束后,柏林村村民将不能跟随部队的300多明伤员抬到柏林村一个叫“台上张家场”的地方进行救治,重伤员抬到了牛心山村我八路军野战医院进行抢救。由于当时医疗条件差,抬到柏林村救治的近200多人因伤势过重来不及救治而光荣牺牲。在牺牲的八路军中,还有营长罗先福同志。时任柏林村武委会主任郭成忠同志,组织村民将烈士们就地掩埋在柏林村东一个叫“石坡沟”的荒地里。由于当时党组织尚未公开,党的基层组织尚未健全,这些无名烈士遗骨的迁移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被淡忘了。

根据老人遗言,寻找到了百余具烈士遗骨

时隔69年的2009年7月,阳邑镇上柏林村一位名叫郭王所的人,找到柏林村烈士纪念堂负责人说:“我父亲是1938年第一批入党的老党员,1940年任武委会主任。他去世前曾对我说他此生有一个遗憾,就是当年八路军与日寇的一场战斗后,我父亲在乡亲们的协助下,亲手将抗日壮烈牺牲的八路军战士掩埋在‘石坡沟’的东岸。八路军为全国的老百姓打天下,他们是为国捐躯的,咱不能让阵亡的烈士多年抛尸荒野啊!”

听闻此事,柏林村烈士纪念堂负责人找到了武安市民政局。局长李成文当即表态,“这些烈士是真正的英雄,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对这些无名烈士说不管。”随即一场寻找烈士遗骨的工作在柏林全面展开。

挖掘、寻找到无名烈士遗骸133具

2009年11月1日,根据柏林村郭成忠老人生前提供的大概位置,我市民政局委托柏林烈士纪念堂负责人组织专门工作人员,在郭成忠老人的儿子郭王所的带领下,先后在“智家旮旯”、在上柏林的“石坡沟”东岸展开了寻找烈士遗骸的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石坡沟”的一块地里寻找到了线索。在挖掘烈士遗骨的现场,人们发现了许多当年战士们灰色服装的残片、外套和衬衣的纽扣、皮带扣、烟袋、子弹头等物品。这些珍贵的遗物已被收藏到柏林村烈士纪念堂里。为保存抗日烈士遗骨的完整,工作人员放弃现代化工具,用镐、锹一点一点儿挖掘,生怕伤及到烈士的遗骨。在挖掘过程中,老天爷下了一场50年不遇的大雪,工作人员顶风冒雪,一天也没敢耽搁,用了29天的时间,就寻找到133具抗日烈士的遗骸。但遗憾的是,这133具无名烈士,只有几具从“记墓砖”上模糊不清地认出他们的名字:一个叫郝广仁,另一位叫东田长,另一位只能认识一个字“器”,还有一位只能看清一个字“红”。但这些战士是哪里人,多大年纪,是哪个部队的,却成了今人的一个谜。

寻找烈士遗骸引起各级的高度关注

2009年11月9日,《武安民生》报发表了题为《当年孤的山战斗我军浴血奋战,如今民政部门千方百计寻找烈士遗骨》的报道,在社会上引起了普遍关注。河北省民政厅优抚处调研员李占雄、副厅长张连忠、优抚处处长王国顺先后到武安实地查看吊唁。河北电视台、《燕赵都市报》、《燕赵都市网》等新闻媒体对寻找烈士遗骨的事件进行了报道。邯郸烈士陵园、邯郸市红学会的热心人士对烈士名单进行了多次实地考察、对照。包括大将陈赓的儿子陈知健也对此事十分关注。河南、邢台等地在抗日战争时期牺牲但至今尚未音讯的家属,也前来帮助寻找。一时间,阳邑镇柏林孤的山战斗牺牲的133具无名烈士,引起了全社会的普遍关注。

建造烈士公墓,使抗日无名烈士得到安息

2010年2月17日,为将133具抗日无名烈士遗骨妥善安葬,市民政局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在柏林村一个叫“杏花坪”的地方筹建无名烈士公墓,占地近3亩,2000余平米,重新安葬这些烈士。取名为“阳邑孤的山战役无名烈士公墓”,民政局局长李成文书写了碑文。在陵墓的正中是133位烈士安眠的墓穴,所有的棺木全部用黑漆漆过,按照头北脚南的顺序依次存放。133名无名抗日英烈的遗骸,经过近一年的寻找、挖掘,终于在5月5日使这些抛尸荒野69年的无名烈士入土为安了。
告慰英灵 祭我先烈

阳邑孤的山战斗为国捐躯的133位无名烈士,引起了国家民政部领导的高度关注,2011年4月24日,国家民政部副部长孙绍骋、河北省副书记宋恩华、河北省民政厅厅长古怀璞等前来阳邑孤的山烈士公墓吊唁、瞻仰133位无名烈士的丰功伟绩,告慰烈士的英灵,祭奠我八路军将士,充分表达对革命先烈的无限哀思,并为“阳邑孤的山战役无名烈士公墓”揭了碑。

(浏览 20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