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赓三赴朝鲜战场

江和平

1950年底至1952年6月,陈赓三次赴朝鲜战场指挥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在中朝人民和军队中享有崇高的威望。

第一次入朝任三兵团司令员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之时,陈赓刚从硝烟弥漫的越南战场返回祖国。在此之前的三个月里,他遵照党中央的指示,帮助越南人民进行抗法战争,协助越军总部指挥边界战役,取得巨大胜利。胡志明称赞陈赓:“老布尔什维克风格”“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1)

陈赓与胡志明在越南
陈赓与胡志明在越南

获悉志愿军赴朝参战的消息,陈赓数日彻夜难眠,在11月5日日记中写到: “我甚兴奋,昨夜为之失眠。”6日写到:“昨夜失眠,总是考虑着朝鲜战事……工作是艰苦与残酷的,我准备贡献我的一切。”(2)

陈赓认为:新中国迟早要和美帝国主义进行一场较量,否则就不能安心搞建设。而迟较量不如早较量,早打可以打一个美军无准备之战,可以求得有利于我国的和平。(3)

11月29日,陈赓抵达北京,立即向党中央、毛主席汇报在越南的工作,同时提出请缨入朝参战。当时陈锡联也提出入朝,陈赓为得到批准,就做陈锡联的工作说:“你已是炮兵司令员了,走了还得交代工作。而我刚从越南回来,国内工作尚未接手,不存在交代工作的问题,所以我去更合适。”党中央批准了陈赓的请求。(4)

1950年底,陈赓离开北京,前往位于朝鲜成川郡君子里的志愿军司令部,实地考察朝鲜的战况,为正式赴朝指挥作战做准备。(5)

1951年1月8日,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结束。25日至29日,陈赓参加了彭德怀召开的中朝两军高级干部会议。他听了彭德怀司令员的总结讲话,与领导同志交谈,了解朝鲜战况后得出结论:在战略上,敌军装备虽占优势,但我军依靠灵活的指挥与勇敢顽强的步兵作战相结合,就一定能够取得胜利。在战术上,应充分发挥我军善于近战、夜战的长处,敢于大胆迂回、包抄分割打击敌人。同时组织精悍勇敢的小分队,深入敌纵深与后方,袭击敌炮兵阵地指挥所,混乱敌之部署和指挥,使其产生恐惧心理,从军事上、精神上打击敌人的士气。(6)

随后,陈赓在朝鲜前线和后方转了一大圈,深入部队考察。他了解到九兵团因严重冻伤造成极大损失,痛心地认为:部队缺乏严寒地带作战的经验,在气候奇寒、山高路险、人烟稀少的情况下,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和后勤保障是要吃大亏的,必须深刻汲取教训。(7)

1951年2月,为保障抗美援朝长期作战,中央军委决定志愿军部队实行轮番作战方针,由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的第12军、第15军、第60军组成志愿军第三兵团,从我国大西南北上,入朝参战。3月16日,中央军委任命陈赓为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8)

陈赓立即从朝鲜回国飞往昆明,选调了一批优秀干部,在北京组建了第三兵团司令部、政治部和后勤部。由于长期作战与劳累,陈赓患左踝关节创伤性关节炎,腿和踝关节红肿疼痛得无法行动,被迫留在北京治疗。(9)

第二次入朝任志愿军副司令员

彭德怀、陈赓、邓华在朝鲜
彭德怀、陈赓、邓华在朝鲜
1951年6月1日,中央军委任命陈赓为志愿军第二副司令员,兼第三兵团司令员和政治委员。8月中旬,陈赓腿部刚刚消肿,就拄着拐杖再次入朝参战。
1951年6月1日,中央军委任命陈赓为志愿军第二副司令员,兼第三兵团司令员和政治委员。8月中旬,陈赓腿部刚刚消肿,就拄着拐杖再次入朝参战。

22日,陈赓到达三兵团司令部驻地大水洞,当他一瘸一拐地走下吉普车时,三兵团的干部就像见了久别的亲人兴奋地迎了上来,激动地对他说:“第五次战役中三兵团有些仗没打好,个别部队吃了大亏。您来了,我们就该打翻身仗了。”陈赓笑着说:“打翻身仗还得靠大家,个人的力量总是微不足道的。”(10)

23日,陈赓召集三兵团负责同志进行座谈,了解战场形势和作战情况,总结经验教训,指导部队工作。对于60军180师领导在第五次战役中指挥不当,造成极为惨痛的损失,陈赓明确表态要功过分明,维护原则的严肃性。(11)

陈赓副司令9月2日到达伊川郡空寺洞的志司,3日至10日参加了志司党委常委会和党委扩大会,15日赴志司最后一处驻地桧仓郡任职。(12)

第五次战役后,党中央、毛主席根据朝鲜战场形势,提出了“持久作战、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陈赓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的方针,制定了“打小歼灭战”方案。他要求部队:作战应寻找敌军弱点和突出部,集中兵力彻底歼灭其一部,注意消灭敌军增援和迂回部队,哪怕是一个排、连也好。以我八个军而论,每个军每月消灭敌一个营,一个月就是八个营。如此下去削弱敌人,然后再准备大战,对我军一定有利。他的方案得到了彭德怀的赞赏,决定以中朝军队联合司令部的名义下发。实践证明,这种“打小歼灭战”和“零敲牛皮糖”的战法是正确的。(13)

陈赓经过认真分析后认为:敌军若从朝鲜的东、西海岸登陆,尤其是西海岸登陆,将威胁平壤及后方交通,危险极大。为防御敌人登陆作战,必须在东、西海岸部署部队、巩固阵地、加宽公路,构筑第二、第三道防线。彭德怀完全同意陈赓的看法,与朝鲜人民军协商成立了东、西海岸联合指挥所,由宋时轮、韩先楚分别担任指挥所司令员,统一指挥东、西海岸防御,在250余公里的海岸线构筑了规模巨大、交织贯穿的地下长城。由于我军战备充分、防御完善,敌人未敢实施其东、西海岸登陆计划。(14)

1951年夏,朝鲜连降大雨、山洪爆发、河水漫溢、道路被毁,敌军对我空中封锁、实施“绞杀战”,导致志愿军交通运输中断20至45天。志愿军的供给完全依靠国内运输,交通中断是致命危害。负责后勤保障的洪学智副司令说:“修路工程量太大,只靠后勤部队半年也修不好,只有全军动员才行!”经彭德怀批准,陈赓命令:除一线部队外,每个军、师、团包修一段道路,限期完成任务,这同打仗一样是战斗任务!志愿军二线部队的数十万官兵夜以继日、全力以赴,与朝鲜军民一起掀起规模巨大的修路热潮。苦干25天后,道路全部修通,志愿军的后勤运输供应度过了极其危险的难关。(15)

由于敌军的空中优势,志司长期安置在阴暗潮湿的矿洞里。洞内用蜡烛照明,严重缺氧,到处流水,脚下一片泥泞,洞里只好搭些简陋的小草棚。陈赓和志司同志住在如此简陋的草棚里,只有一张行军床和墙上的军用地图。(16)

三十年的戎马生涯,陈赓曾多次负伤,患有心脏病,因失眠加剧常吃超量的安眠药。他在日记中写到:“洞居,潮湿又黑暗,洞中氧气缺乏,使人头痛欲裂,窒息得呼吸不灵。”但他始终忘我地工作,每天处理上百份电报。(17)

1951年底,陈赓终因劳累过度、体力不支,被迫回国治疗。(18)

第三次入朝任志愿军司令员

彭德怀、陈赓在朝鲜
彭德怀、陈赓在朝鲜
1952年3月,彭德怀因前额生一肿瘤,党中央命令他回国治疗。经彭德怀提议,中共中央任命:陈赓代理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1952年3月,彭德怀因前额生一肿瘤,党中央命令他回国治疗。经彭德怀提议,中共中央任命:陈赓代理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19)

3月31日,陈赓第三次入朝到达志司,负责志愿军的全盘工作。他观察问题透彻,分析问题全面,处理问题果断,各项工作井井有条。他非凡的指挥才能令部队上下非常敬佩,王政柱副参谋长说:陈赓同彭总的性格差不多,在研究问题的时候可是认真的。他考虑作战问题时,特别是遇到比较复杂的问题时,工作没告一段落,饭菜凉了再热是常有的事。(20)

志愿军的初期阵地仅挖了一些简易的野战工事,难以抵挡敌军数万发炮弹的攻势,以及毒气、喷火、爆破、挖顶、堵口等手段的破坏。陈赓响应彭德怀关于部队挖掘坑道的号召,根据淮海战役时我军坑道体系的经验,结合朝鲜战场的作战情况,制定了志愿军坑道工事的规格标准。他要求部队充分认识坑道工事在防御战中的作用,必须达到“七防”——防空、防炮、防毒、防雨、防潮、防火、防寒,切实解决挖掘中的具体技术问题。他抽调部队帮助15军在数月内挖成了完整的坑道体系,在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中经受了严峻的考验。这项举措极大地减少了我军伤亡,1950年敌军杀伤我一人需发射约40至50发炮弹,1952年平均发射660发炮弹才能杀伤我一人。(21)

志愿军开展构筑坑道工事后,挖掘工具严重不足。陈赓一方面请国内工业部门解决炸药和工具急需,另一方面组织志愿军部队自己动手解决。部队自设小铁匠炉,从战场上收集各种哑弹、弹片、废铁制造工具和器材,收集未爆炸弹的炸药用于爆破。仅3兵团12军就建了40多个铁匠炉,8个月内制造工具约1.6万件。(22)

陈赓、甘泗淇、韩先楚在朝鲜
陈赓、甘泗淇、韩先楚在朝鲜

陈赓、甘泗淇、韩先楚在朝鲜

志愿军坑道作业
志愿军坑道作业
坑道在上甘岭经受了考验
坑道在上甘岭经受了考验

志愿军部队轮换作战、新部队入朝,陈赓总是亲自介绍情况。各兵团司令、军长到志司来,干部任命、调动或离开朝鲜,他都亲自接见谈话。他关心干部,也重视战士的培养,他说:“现在的部队训练比在国内战争时更重要,兵员补充主要靠刚参军的农民,他们不懂打仗就要靠训练。”(23)

在“三反”运动期间,陈赓认真领会党的方针政策,深入调查研究,坚持实事求是的精神。他认为:怀疑资产阶级进攻我党是必要的,但应相信大多数做经济工作的干部是好的,反对为抓“老虎”而搞凑人数的做法,绝不冤枉一个好人。当得知原部队二位干部被揭发贪污两汽车黄金而遭捆绑殴打时,陈赓深感惊愕,不相信他们有耸人听闻的贪污行为,亲自要求重新查清真相,使他们二人免受不白之冤。(24)

陈赓被彭德怀称为“乐天派将军”,善于群策群力,与战友关系非常融洽。无论条件多么艰苦,环境多么恶劣,他的乐观、幽默永远感染着身边的人。他不抽烟、不喝酒、不爱打牌下棋,喜欢聊天、讲笑话、活跃气氛。彭德怀喜欢下象棋,陈赓为了让彭总适当休息,就叫其他同志陪他下棋。实在没合适的人时,陈赓就亲自上阵与彭德怀对弈。但陈赓棋艺不佳,走不了几个回合就难以招架了,就边下棋、边开点无伤大雅的玩笑,逗得彭德怀和众人一阵欢笑。(25)

陈赓重视部队的政治工作。1952年春,陈赓接见到志司演出的文艺工作者,边给她们削苹果边问:“你们说是朝鲜的苹果甜,还是祖国的苹果甜?”演员们笑着说:“都甜。”陈赓说:“不,我说朝鲜的苹果更甜些。这苹果里有朝鲜人民的一份情谊,我们要运用文艺形式好好反映朝鲜人民热爱志愿军、支援志愿军作战的英雄事迹。没有朝鲜人民的支援,没有朝鲜人民军的并肩作战,要打败敌人是不可能的。”(26)

陈赓组建军事工程学院
陈赓组建军事工程学院

1952年6月,陈赓奉命回国组建军事工程学院。临行前,他连续召开了几天会议,与志司和兵团领导个别谈话告别。(27)
13日,陈赓离开志司。他途径平壤时会见了金日成首相,朝鲜授予他一级自由独立勋章。陈赓在抗美援朝的丰功伟绩永垂青史。(28)

参考文献:
《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传》第4卷 解放军出版社2007年6月版(简称《将领传》)
《中国人民志愿军人物志》江苏人民出版社1997年2月版(简称《人物志》)
(1)《将领传》401-404页
(2)《将领传》405页
(3)《人物志》60页
(4)《人物志》60页
(5)《将领传》405页
(6)《人物志》61页
(7)《人物志》61页
(8)《将领传》405页
(9)《人物志》61页
(10)《人物志》62页
(11)《人物志》62页
(12)《将领传》405页
(13)《人物志》63页
(14)《人物志》63页
(15)《人物志》63页
(16)《人物志》62页
(17)《将领传》407页
(18)《人物志》65页
(19)《将领传》406页
(20)《人物志》67页
(21)《人物志》66页
(22)《人物志》66页
(23)《人物志》66页
(24)《人物志》68页
(25)《人物志》68页
(26)《人物志》68页
(27)《人物志》68页
(28)《人物志》69页

此文刊登在2024年6月《党史博览》。

(浏览 4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