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李克农,另有开国中将出身特工,周恩来评价:虎穴也敢闯

苏区放牛娃


刘少文中将
刘少文中将

说起红色特工,大家很容易想起的是李克农上将。除了李克农上将外,我军还有很多非常优秀的特工人员,他们机智过人、反应灵敏,完成了许多惊险的任务。开国中将刘少文就是其中一位。有一次,他被叛徒出卖,面对敌特务人员的围捕,他沉着冷静,凭借出色的反应能力惊险逃生。

刘少文,1905年出生于河南信阳王家岗,1925年参加革命工作,后来受委派去莫斯科中山大学深造。学成归来后,在总部从事翻译、秘书等工作。七七事变后,刘少文来到上海从事隐蔽战线工作。那时上海已经打响了淞沪会战,战火把这座曾经繁华的城市摧毁的面目全非,局势非常危险。但刘少文没有畏惧,即便在上海被日军占领后,时任八路军上海办事处负责人潘汉年和其他大部分情报人员都撤离了,刘少文依然坚守在上海。


八路军上海办事处遗址
八路军上海办事处遗址

1947年,刘少文任上海工作委员会副书记,化名“张明”,负责上海情报工作。刘少文手下有一名非常得力的地下交通员,名叫赵平,赵平长期从事地下工作,经验非常丰富,为刘少文获取了很多有价值的情报,刘少文对他很信赖。

1948年6月,为隐蔽身份,赵平在上海的金陵东路开了一家名为“天兴粮食行”的商铺。不久,赵平因为长期未返乡探亲,一次到浙江进货的时候,提出很想念父母,想趁进货的时候顺道看看父母。刘少文很理解赵平的思乡之情,欣然同意了他探亲的请求,但反复叮嘱他务必小心谨慎,行事低调,不要让人产生怀疑。

赵平和妻子沙平一起回到家乡,因为许久没回家,再加上对外的身份是上海做生意的老板,在乡亲们的恭维下,赵平有些飘飘然,内心膨胀起来。他四处走亲访友,吃饭喝酒,对亲戚出手非常大方。

在余姚这个不大的地方,突然出现一个出手阔绰的上海商人,这很快引起了当地特务人员的关注。在赵平夫妇出门访友的路上,特务把他们拦截了下来,押到了审讯点。



赵平长期从事地下工作,受过专门训练,特务人员无论怎么对他严刑拷打、软硬兼施,都套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而他的妻子沙平则不一样,她是一个普通的妇女,对残酷狠毒的特务毫无招架之力,很快透露了一些信息,最终赵平也松了口。

从沙平口中,特务获得一个信息,那就是自己的丈夫和一个叫张明的人交往非常密切。两人经常在“天兴粮食行”里面秘密见面,张明每次来的时候都穿西装。特务经过分析,那个叫张明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赵平的上线,而且很有可能是一条“大鱼“。如获至宝的特务决定对张明进行抓捕。

而在这个时候,远在上海的刘少文已经敏锐地感觉到赵平出事了,因为赵平约定的3天时间晚了好几天未返回,很有可能已经被控制住了!刘少文开始转移地下交通站人员,他决定先转移和赵平联系最多的地下人员郑才和熊志华。

6月20日晚上,上海的街头下着倾盆大雨,一个背着工具袋、穿着破旧的工作服的中年男子走向“天兴粮食行”,这个人正式刘少文。他今天晚上的任务是和郑才、熊志华接上头,给他们转移经费,组织他们转移。


旧上海街头
旧上海街头

进门后,刘少文见到了熊志华,把钱塞到他手上,做出让他们马上离开上海的暗号,然后转身就要离开。但熊志华却叫住了刘少文,说道:老唐来了,在二楼等您谈生意!

“老唐”,是专门负责国外情报的地下交通员,他来了上海必定有很重要的情报。刘少文快步上了楼上,和“老唐”接洽。正在这个时候,10多个特务持枪闯进了店铺中。

熊志华为了提醒刘少文特务来了,故意大声喧哗,机警的刘少文察觉有敌人来了后,迅速把情报吞进口中,来到二楼窗外的水管处忙活起来。见特务气势汹汹冲上楼来,刘少文不慌不乱,操一口河南音和特务主动说话。特务看到这个穿工作服装的外地口音男子熟练地修着水管,怎么看也不像赵平夫妇口中说的那个西装革履的“张明”。

正在犹豫的时候,住在三楼的一户人家被楼下的特务吵得很烦躁,就大声朝楼下喊小声点。特务看到楼上有人,冲到了楼上就盘问。趁特务们不注意,刘少文从二楼跳了下去。楼下一个看门人,以为他是小偷要拦住他问话,刘少文急中生智,装出一脸凶相,用上海话厉声骂道:侬眼乌珠黑脱啦(上海方言,即有眼无珠的意思),少管闲事!看门的被吓得不敢吭声。

在跳楼的过程中,刘少文的腿摔伤了,他忍着剧痛,一拐一瘸地跑到街头,叫了一辆人力车,中途又换了另外一辆人力车,快速消失的夜色中。



这次逃脱看似简单,但没有快速的反应能力和灵活的应变能力,很有可能会被抓获。周恩来评价说:即便最危险的龙潭虎穴,刘少文也敢闯。

后来,刘少文辗转来到西柏坡,担任社会部副部长。1955年,刘少文被授予中将军衔。

(浏览 43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