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城固战斗中的团部政工干部


韦杰命令一营死守阵地,与冲上来的日本兵白刃格斗,坚决不让日军突破阻击阵地。随后命令身边仅有的团直特务连预备队投入战斗,以增强一营主阵地的防御力量。同时,他用电话命令埋伏在张家庄一线的三营,从侧后方积极行动,加强配合,牵制日军。

韦杰


阻击越打越吃紧,炮弹已经落在一营后方百米处团指挥所周围爆炸。


张镰斧在一营一连始终和战士们一起,与日本兵近身搏杀异常惨烈,浑身挂彩是血。他说当时阵地有几次被日军突破,他和战友们隐蔽在墙垣后面,因子弹少而他又是用手枪,大多都是用捡来的刺刀拼,过来一个打掉一个,自己都被日本兵的死尸压着了。突兀的一个日本兵越墙杀到他身边,被他顺势一把抓住举过头顶,又狠狠地砸到坚硬的夯土墙垣上,硬是给砸花了,当场毙命,贱了他一身一脸的血土。


日军久攻一营连连受挫,丢在前沿阵地多具尸体。


一营一连战士越战越神勇,士气越发高涨。


下午16时,日军又采用小路多群的战法,分头向六八八团三个营的阵地进攻,又被打死打伤多人。这时,日军阵地上突然燃起了一堆一堆的火,一股股浓烈的焦臭味顺着北风吹来,鬼子已经在烧自己人的死尸了,要逃跑了。


此时,一团团的白雾顺着风向一营的阵地吹来,困兽犹斗的日军竟然发射毒瓦斯弹,释放毒气。一营战士们把毛巾、衣裳、帽子用水和尿浸湿,捂住鼻子和嘴,虽中毒多人,仍顽强坚持,继续战斗,阵地毫无动摇。


攻打一营打不动了,残余的日军开始登车向西逃窜,沙地陷住了他们的汽车轮子,汽车只能慢慢爬行,张家庄一线的三营堵住了他们的逃路。日军自知难以逾越,遂又向西北方向败退,但退路已被许世友副旅长率领的新一团切断。


陈赓旅指挥所发出了总攻击信号,战场上一片排山倒海的喊杀声,一营由香城固突击,六八八团和兄弟部队开始了对日军的围歼,40多分钟后日军被全歼。


此战共计毙敌大队长以下250余人,俘虏17人,缴获山炮和迫击炮各一门、九二步兵炮二门、轻重机枪六挺、长短枪数十枝、各种子弹3万余发,击毁汽车、装甲车八辆。我军仅伤亡50余人。


六八八团撤出香城固转移到了南乐。


那天正是腊月三十,老百姓慰劳八路军胜利之师很是热闹。威县、南乐一带的人民,为香城固的胜利而欢欣鼓舞,他们将香城固的胜利编成歌谣处处传唱:十冬腊月好冷天,日本鬼子占威县。城南有个香城固,驻扎八路老八团。东洋强盗太猖狂,得陇望蜀想吞天。没想碰上老八团,一个中队全完蛋!


此次战斗,沉重地打击了日寇的狂妄气焰,进一步鼓舞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日斗志,对巩固冀南抗日根据地,粉碎敌人控制平原、聚歼我军的企图起到了重要作用。

(浏览 1,458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