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风与歌剧《刘胡兰》

1947年1月12日,未满15岁的女共产党员刘胡兰面对敌人鲜血淋漓的铡刀坚贞不屈地说:“怕死不当共产党!”,不幸在山西省文水县云周西村被残忍杀害。数日后,战斗剧社的魏风从《晋绥日报》得知消息极为震撼。

第17天赶到刑场



战斗剧社创建于红军时期,抗战时期是一支自带武器、自编自演、活跃在太行地区的八路军战斗游击剧团。1938年魏风13岁参加剧团,从一名仅有初小文化的小八路,成长为创作了许多优秀剧目、获得晋察冀边区“鲁迅文艺奖”的编剧,解放后任总政歌舞团团长兼政委、总政文工团总团团长等职。

1947年1月下旬,正在晋绥军区独立二旅体验生活的魏风得知刘胡兰事迹后,立即向旅首长请求到云周西村采访。领导考虑那里距离较远,又是敌占区很危险,没有批准魏风的请求。

1月29日是刘胡兰就义的第17天,魏风随独立二旅参加伏击敌人的任务连夜急行军,清晨来到离云周西村距离5里地的村子宿营。魏风不顾一夜奔波的疲劳,再次向旅政治部主任强烈要求前去采访。主任批准了他的请求,请在场的文水县县长写了介绍信,并令魏风下午三点前归队。22岁的魏风腰间揣上一颗手榴弹,独自一人赶赴云周西村。

魏风一进村,被眼前敌人血洗过的惨景惊呆了。抗战时期的云周西村是红色堡垒村,当年乡亲们冒着日伪军的枪炮给八路军运军粮、做军鞋、救伤员、掩护干部。如今乡亲们在痛苦与愤怒中苦苦挣扎,家家户户关紧院门,魏风好不容易找到了村干部,递交介绍信后,来到了刘胡兰的家。

刘胡兰的家坐西朝东,院子很小,仅有西房和北房,她的父亲刘景谦和母亲胡文秀是憨厚朴实的农民。魏风说明来意后,两位老人顿时泪如泉涌。胡文秀妈妈捧出女儿就义前交给她的三件遗物:万金油、手绢、银戒指,强忍悲痛讲述了女儿胡兰子(刘胡兰小名)英勇牺牲的经过,一次次哭得讲不下去。魏风也万分悲痛,难过得无法记录。



采访了两个小时后,魏风随村干部、胡妈妈来到刘胡兰就义的现场——村南边那座阴森森的古庙。雪地上还横着那罪恶的三把铡刀,铡刀座上凝固着厚厚的血迹,遍地是一滩滩的血红冰凌与乱哄哄的敌人脚印。胡妈妈强忍哭泣告诉魏风,敌匪“大胡子”怎样屠杀手无寸铁的老乡,胡兰子和六位同志怎样大义凛然、视死如归。魏风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惊!他脱下军帽,向烈士们英勇就义的地方深深地鞠躬!

三天三夜写剧本

魏风按时返回部队,向旅首长汇报了刘胡兰的事迹,旅首长立即决定全旅开展向刘胡兰学习的活动。由魏风和宣传科长带队,率领近百名独立二旅各连队代表赶赴云周西村,参加了刘胡兰等七名烈士的追悼大会。全体军民义愤填膺、热血沸腾,“活捉‘大胡子’,为刘胡兰报仇!”,“打到南京去,解放全中国!”的口号声,响彻晋中平原!

魏风回到战斗剧社,向全体同志报告了刘胡兰的事迹。大家一致提出写一个宣传刘胡兰的戏,剧社社长将编剧的任务交给魏风。魏风突击了三天三夜,含泪写出了五幕话剧《女英雄刘胡兰》。剧社同志全体动员迅速排练,话剧很快在晋中解放区与广大军民见面。

虽然话剧编辑得尚不精致,表演得还不熟练,但其真实地再现了刘胡兰的英雄形象,演出大获成功。每次演到刘胡兰英勇就义时,台下哭声一片;每次演到敌人的暴行时,人人义愤填膺,还有观众向台上的“敌人”扔石头。甚至有一次一名战士愤怒地端起枪,要向扮演“大胡子”的演员严寄洲射击,幸亏被旁边的同志及时拦住了。后来部队只好命令演出时,枪支不许上刺刀,子弹不许上膛,并布置专人在舞台两侧观察,以免发生意外。

话剧上演后,部队涌现出许多“学习刘胡兰班”、“为刘胡兰报仇小组”等自发战斗组织。在不久的解放文水县战斗中,战士们高喊着“为刘胡兰报仇”的口号,冲上了文水县城城头。

五天改编成歌剧

1947年3月25日,毛主席在转战陕北的途中得知了刘胡兰的事迹,挥笔写下了“生的伟大 死的光荣”八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1948年初战斗剧社归属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政治部,在山西省临汾市吉县休整一段时间。编剧董小吾提议,将话剧《女英雄刘胡兰》改编成群众喜闻乐见的歌剧。魏风、董小吾、刘莲池、严寄洲、罗宗贤、孟贵彬、黄庆和、李桐树、王佐才等同志共同努力,用五天时间完成了歌剧《刘胡兰》的创作。动人的旋律使感人的故事锦上添花,特别是《数九寒天下大雪》等主旋律脍炙人口。



歌剧《刘胡兰》剧本完成后,由董小吾、陈播担任导演,乔英饰演刘胡兰,战斗剧社的同志们边行军、边排练,部队到达山西省运城市河津市时首演,随后剧社随部队走到那里就演到那里。一次不爱看戏的彭德怀副总司令也表情凝重地观看了演出,并指示:很有教育意义,能鼓舞士气,增强战斗力,要通知全军文工团都演!
1949年5月,战斗剧社在北平西单国民大剧院(现首都电影院)演出了数十场歌剧《刘胡兰》,毛主席、周副主席等党中央领导观看了演出。从此歌剧《刘胡兰》唱遍全中国,至今唱响七十年。



1985年3月,胡文秀作为山西省的人大代表来到北京,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魏风专程到京西宾馆,再次看望了胡妈妈。他们共同回忆了38年前的情景,胡妈妈说:“胡兰子就义时只有15岁,虽然看不到今天的好日子,可是全国老老少少心里还记着她。”



魏风将歌剧《刘胡兰》剧本收载在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8年出版的魏风文集《风从太行来》一书中。女英雄刘胡兰的名字与毛主席为她的题词、歌剧《刘胡兰》一起,永远激励着千千万万的革命后代。



此文刊登在2016年11月《红色太行》

(浏览 1,37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