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寺红一连再展神威 吴团长英勇杀敌建功勋

与此同时我团主力和近千名各届参战群众一起按团里布署,在青纱帐和夜幕的掩护下,冒着大雨,从漳源至权店一线铁路,以营为单位大家一起动手,下道钉、翻铁轨、烧枕木、挖路基、锯电杆、割电线,开展了声势浩大的交通破击战。全团经一夜奋战就将漳源至石拐间50余里铁路全部捣毁。破击战首战告捷,根据地民心大快。

团领导战前依据对敌情分析,预料漳源破袭开始后,敌人很可能从附近据点抽调兵力前来袭击我破击部队。为了确保这一地区3000多名军民安全,陈团长命令一连开往漳源西北之龙珠寺,占领咽喉要道,卡断通向漳源一带铁路,公路,监视敌人动向,保证主力安全。

龙珠寺位于铁路、公路交汇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傍山近路,利于扼守,胆大心细的红一连老红军连长张家才带着一连进入该地就仔细察看地形,指挥全连占据林南制高点,构筑防御公事。一排占领高地西边,控制铁路,一旦发现敌情,一定要把敌人卡死在高地以南。二排进入高地以东,防止敌人从东边进入村内,三排设防于村西北口的老槐树下,构筑环形工事,堵截从公路进犯之敌。并配合高地封锁铁路,公路交叉路口,必须死死咬住敌人不让敌通过。

八月二十一日凌晨,团主力完成破击任务后,部队和群众开始有计划的转移至漳源牛寺附近山区,作短暂时休息,待机再战。

八月二十一日八时,我侦察员报告,敌三十六师团板津等两个大队共200余人和骑兵30余人向我来犯。副团长吴隆煮放心不下一连,迅速赶到一连阵地,进行直接指挥。

吴隆煮副团长站在高地顶端用它那湖北口音,洪钟般的震响,他首先向一连介绍了我团主力在彰源以北至权店间地段给日寇沉重打击,昨晚初战取得胜利战况。大家齐声欢呼,吴副团长又严肃的告诉大家:“敌人遭到我打击后,图谋报复,已紧急出动,从西场,故城两个方向向我扑来。如果让鬼子跨过龙珠寺这个咽喉之地,他们的装甲车、大卡车,就会直奔漳源,和那里敌人汇合,我团和兄弟部队及广大群众就将直接暴露在敌人面前,能否守住龙珠寺,关系到整个交通破击战成败,和部队、群众安全。一连一定要像钉子一样钉在龙珠寺,决不能让鬼子前进一步。

“决不放走一个鬼子”!阵地上响起了雄壮的呼喊声。

红一连有着光荣的战斗传统,连的根基是1928年在湖北黄安一带组建的老红军连队,吴副团长就是那个时期加入的红军,所以他对这支英雄连队有特殊感情,这个“夜老虎”连在红军时期就打过许多硬仗、苦仗。著名“剑门关”战斗,就是这个连担任的主攻。这样艰巨任务交给一连,说明团领导对一连的信任和重用。

“绝不放走一个鬼子”!阵地上响起一片雄狮般的怒吼。吴副团长亲临一连动员,并亲自督战,干战心底都知道这场战斗的重要性。有个老红军战士说:“吴副团长亲到咱一连,看来咱一连在龙珠寺要唱大戏罗!”战士们个个抓紧构筑工事,不敢怠慢,准备迎接一场新的战斗!

九时,“敌人来了!”一直盯着公路的张家财连长发出了警报。战士们迅速进入战壕一下子肃静了下来。十分钟左右就可清晰可见敌人了。敌人分两路队形大摇大摆而来,十几匹东洋马配置在队伍的中间,在队伍的后面,还有几匹马拉着山炮。

坚守在村西北口的三排最先迎敌,战士们悄声息气,拧开了手榴弹盖,将拉火绳套在手指上,等待着连长的命令:50米、40米、30米,当敌寇进入到阵地20来米的时候,张连长一声令下:“打!”全排瞬间一起开火,全排顿时三十多颗手榴弹腾空而爆炸,紧接着就是一排枪声。鬼子遭这突入其来的痛击,东洋马惊空嘶叫,狂奔,鬼子这一下子死伤不少,敌人稍做稳定后,只见指挥官坂津拨出指挥刀,对散乱的鬼子群大叫“八嗄!”,便立即调整部署,后退数百米后架起山炮,向我阵地组织轰击。一阵炮击后,步兵排着战斗队形展开,向我阵地冲来。七班长端起三八枪瞄准了走在最前头打着“膏药旗”的鬼子一枪就将其击毙。后面一个鬼子刚弯下腰捡旗时,七班长又是一枪,只见鬼子一歪来了个狗吃屎,滚下去。三排战士们奋力抗击,不多时公路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具鬼子尸体,迫使小鬼子暂时停止前进。

吴副团长用望远镜观察敌情,发现敌人还没有后撤的样子,就对身边的张连长说:“通知全连,抓紧加固工事,补充弹药,注意小鬼子,恶仗还在后头呢!”

果然不出所料,大约半个小时后,敌人经过整顿,调转方向,又借着山炮威力掩护,集中向我村南高地攻击。吴团长跑到一排阵地,要一排战士们准备好手榴弹,不一会儿不出所料进攻的敌人又摸到一排阵地前沿,当离我战壕二十来米时,战士们接二连三地甩了出去,几捆集束手榴弹沿山坡滚向冲锋的鬼子只听见轰轰几声巨响,不少鬼子硝烟中纷纷倒下,然而以“武士道”精神灌输的鬼子,硬着头皮继续向前冲。战斗越打越激烈。一班卢班长冒着如雨的枪弹,跃出战壕冲在全班最前边,追着向山下后退的敌人,用他那粗壮胳膊一挥,手榴弹一下甩出五六十米,追着鬼子爆炸,使冲在前边的鬼子一下子乱了阵脚。

这时跟随一连的“小向导”见此情景看到打死了这么多鬼子,一面叫好,一面为战士们拧开手榴弹盖,放在战士们当前,不料鬼子罪恶的一梭子弹扫来,射中“小向导”前胸,战士们赶紧救护,但可怜的“小向导”脸上带着微笑,永远闭上了眼睛,可爱的根据地红小鬼倒在抗日烽火的太行山,最后连名字都没留下,只知道他是我们的“小向导”。

卢班长见此情景,更是怒火丈,像愤怒的雄狮,一把推开机枪手端起机枪疯狂的朝着鬼子猛烈扫射,又有不少鬼子中弹倒地。此时卢班长同时也被子弹击中,壮烈以身殉国。机枪手一个箭步冲上去,从卢班长手中接过机枪,迎着又一次冲近的鬼子狂扫,终于又一次把冲锋鬼子压了下去。

万恶的鬼子进攻一次比一次更为凶残,吴副团长马上派通信员到三排阵地传达指令,让张连长组织火力从西边侧击敌人,支援二排阵地。吴副团长又一次跃出掩体,冒着鬼子的炮火来到二排战斗更为激烈阵地。激烈的枪炮声震耳欲聋。又一群鬼子沿着铁路路基扇形展开,逐渐围攻上来。敌人渐渐逼近,离高地顶端不足200米了,一声令下“打!”吴副团长镇定自若地用他洪钟般的大嗓,同志们,坚决守住龙珠寺!决不让鬼子从这里跨过一步!全排干战端起上好刺刀枪,严阵以待。

可是由于敌众我寡,鬼子兵在指挥官的驱赶下,大声嚎叫着冲了过来。到了离我们战壕仅十几米的地方,二排战士又投出了一排手榴弹,趁着爆炸后的巨大气浪,和滚滚浓烟。一个个跃出战壕,跟鬼子展开了白刃格斗。只见敦敦厚实六班长赵林,骁勇异常,一个人就对付了三个鬼子兵。他瞧准一个空子,一个箭步跨上去,一个大步突刺,刺刀不偏不离正好刺中鬼子的咽喉,随即又一回首,又一枪托砸在另一个鬼子的小腹上,痛得鬼子倒地哇哇的惨叫,第三个鬼子向他冲来时报,赵林后退一步,避开了鬼子刺刀,然后枪刺向上一挑,拨开了鬼子的刺刀,当鬼子收枪又刺来时,他身子侧向一闪,同时飞起一脚将鬼子踢倒,趁势举枪刺去,把刺刀狠狠的扎进这短命的鬼子兵腹部。这时赵林班长回过头看见两个鬼子兵端着刺刀枪朝吴副团长围上去,情况万分危急,赵林班长大吼一声,冲上去,鬼子听到大叫,惊慌回头,吴隆煮副团长迅速接过信号手中枪迎面一个突刺,将一个鬼子兵刺倒。剩下的一个鬼子见势不妙,正想回撤,赵林班长冲上来和吴副团长一前一后围住鬼子兵,两人密切配合,同时突刺,鬼子腰上和肚子上,一下戳了两把刺刀当即倒在刺刀下。

正当二排与攻上来的鬼子展开白刃格斗,阵地急及危之时,张连长带着三排部份战士从敌侧面杀过来增援。两支队伍从两面冲杀,使登上高地的鬼子死的死,伤的伤,狼狈的败下阵去。直逃到铁路边的山腰里,不敢在轻意动弹。

“鬼子跑了!”阵地上响起了战士们的欢呼声。但是鬼子哪里服输,稍休了一下,敌人进攻又开始了,他们凭自己的山炮优势,把整个高地炸得伤痕累累,浓烟弥漫。吴副团长命令张连长,在敌步兵未进攻之前,迅速抓紧修补被炮弹炸垮的工事。从鬼子的尸体上收集弹药补充我们。准备再战。正当他频繁出如敌炮火中指挥布置阵地迎接敌人又一轮进攻时,敌人又打来一颗罪恶的炮弹,刚好落在他身边炸响,吴副团长身上多处负伤,殷红的鲜红鲜血透过单薄的军装向外流淌,但他用手捂住伤口仍然坚持不下火线,卫生员冲过来给他包扎伤口,他用一只手撑起身体,继续指挥战斗。终因伤势过重,流血过多昏迷过去,卫生员迅速将吴副团长背到龙珠寺里的一个断墙后面实施战场临时急救。1个多小时吴副团长苏醒过来,这时太阳已经偏西,张连长跑过来向吴副团长报告:全连已经打退敌人12次进攻,阵地仍然在我们手中。吴副团长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他以惊人的毅力,顽强地挣扎坐起来。断断续续说了最后一句话:“一定要守住阵地!”吴副团长停止了呼吸。

一连的阵地被复仇的火焰燃烧着,战士们个个打红了眼,全连勇士们就一个心愿,牢记吴隆煮的叮嘱,决心誓死守住龙珠寺关卡。为吴副团长报仇。保证我主力部队安全。

夜幕降临了,龙珠寺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中,吴副团长牺牲后不久,二、三排长也相继负了伤。经过白天激战,部队极度疲劳。原来140多人的队伍,现在除了阵亡和受伤的外,能坚持投入战斗的人员只有50来人了。连干部能投入战斗的也只有一排长甘学林和连长自己了。张家才连长对甘学林说:“鬼子被我们打得脑羞成怒,没能过龙珠寺卡口,晚上很可能会来偷袭,我连伤亡太大,我们不能坐等敌人再来进攻”。两人商量后,决定立即召开全连班长会,大家对敌情作了分析,决定发扬红一连“夜老虎”精神,主动派一小股由二排抽六班长赵林带6名战斗骨干,趁夜主动下山夜袭鬼子,打乱鬼子部署。剩下战士各自岗位继续坚持控制高点,提高警惕,随时准备再战。

夜静,静的让人胆寒。伸手不见五指,远处乌云滚动,寒星闪烁。慢长的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没听见突击队下山后的动静。张家才连长有点沉不住气了,他担心赵林班长和下山突击队6名勇士,他悄悄的来前沿阵地,停下脚步仔细辨听,忽然听到高地下面有窿窿悉悉的声音,连长忙喊道:“有情况,准备战斗!”话音刚落,一声刺耳的枪声打破寂静的夜晚,已摸到半山腰的鬼子兵狂喊叫着冲上来,龙珠寺又被淹没在炽热的炮火之中,正在这千均一发时,从鬼子的背后传来激烈的枪声。向我阵地进攻的鬼子根本没想到会从屁股后面飞来弹雨。顿时大乱,慌忙退下山。可是我红一连阵地上真正能冲锋的战士已经没有几个人了,为了保证阵地安全,张连长只好命令大伙不要离开阵地,只能用枪子追击溃逃的鬼子,鬼子偷袭我阵地的阴谋又失败了。

远处,山下步激烈的枪声还在继续,大约持续了一个时辰后,整个大地又沉静下来,张连长命令甘家林带领3个战士到前沿阵地接应突击队归来。但一直等到黎明拂晓也未见赵林班长和6名勇士归来。

原来突击队员们被返下遣逃的鬼子包围,由于敌众我寡,经过激烈拼杀后,赵林班长和6名勇士,弹药耗尽,全部壮烈殉国。他们以年青的生命,换来了阵地和战友们的安全。

二十二日凌晨五时半,我团主力从牛寺方向合击过来。把日寇压缩在龙珠寺东南的山地里。经过一番激战,敌人大部被我英雄亮剑团消灭,剩下不多几人,不敢恋战,怆惶逃回据点,等待援兵。这一阵子我主力团又击毙鬼子70多人。

战后,为了表彰“红一连”勇士们不畏强敌,奋力拼杀英雄们。三八六旅特授于红一连“杀敌英雄连”光荣称号。

百团大战还在激烈进行,阵地上无法为吴隆煮等烈士举行隆重的祭典。指战员们含着悲愤眼泪,向烈士的遗体肃立致哀。陈正洪团长赶来,代表386旅和其他领导向他亲密战友做最后的告别。这位仅有26岁,1930年参加红军,身经百战屡建战功,(是三八六旅陈赓麾下一名猛将,十六岁参加红军,所在红三十一军九十三师二七九团,一九三七年红军改编后为129师七七二团三营任教导员.后调入17团.现在看这份简历,这些番号,普通人不会有啥感悟,但熟悉军史的读者看到就会感受到他的份量. 吴隆煮出生在湖北省红安县(将军县),所在的四方面军31师在川陕作战时,两年牺牲三位团长,以敢打恶仗硬仗著称, 吴隆煮延续了772团的作风,1937年10月25日陈赓日记有这样一段记载“我决心以积极动作配合正面作战,令近山率第三营秘密进到营庄以南高地伏击敌人”.这次战役吴隆煮是作为三营特派员从延安到抗战前线来的第一仗,当夜在王近山和他率领下772团三营趁夜入平定县七亘村设伏,时隔两天28日再次设伏,打得鬼子灵魂出窍,
1938年5月彭城保卫战中吴率772团一营4-5百人阻击日寇,陈赓日记写道“约8百人装备完善武器精良附炮五门向我彭城第一营猛烈突击,我一营几次反击将进入街市之敌击退”,在这次战斗中吴隆煮身先士卒发挥自己刺杀特长连续拼杀身负重伤昏迷三天,战士们都买好棺材,天幸最后又苏醒过来,他得意地对战友们说:我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哇!我怎麽会这么早就去呢?我还要和战友们一起去战斗赶走日本鬼子呢!
1939年底为了加强补充团,吴隆煮到补充团任副团长,每次战斗都勇于在第一线拼杀,这次龙珠寺阻击战本来是红一连的任务,但他放心不下主动率部上
吴副团长亲自督战,并指挥红一连勇于跟鬼子36师团板津联队刺刀较量,以少战多.这种胆量和勇气是一般部队不具备的。吴付团长走了……)亲密战友陈正洪团长和他的战士们,献上了洁百的野花。战友们在烈士遗体前停立了许久许久,刘达宣政委指派团宣传队长郭学文和警卫员万海山护送烈士们的遗体到根据地沁源县董家村安葬。

盘踞在白晋路上的敌三十六师团,在短短两天里,就一连遭我英雄亮剑团所发起的沁县以北交通破击战,和龙珠寺阻击战两次沉重打击后,摸不清我意图,不敢轻易离开据点对我袭击。给我们开展交通破击战创造了更有利条件。我团全体指战员越战越猛,大家怀着给烈士们报仇的满腔怒火,从八月二十三日至九月八日,以营为单位,采取白天集结休息,恢复体力,补充弹药,夜间出动破杀的方法。对沁县以北的铁路,公路连续进行了7次交通破击战。同时期内还于九月四日晚出动4个连队强袭了日军屯留县内的路村据点,至此,我英雄团在战役的第一阶段中(即:八二十日至九月上旬),与日寇进行了38次战斗,消灭鬼子130人,破路21600米,毁桥11座,毁电杆500余根,割电线1160公斤。使沁县至权店间80余里交通全部陷于瘫痪。有力的策应了我主力386旅在正太路方面的作战。对全师获取华北敌后交通总破击战的全胜,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浏览 1,41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