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义:麦子熟了,农民哭了!

点击上方 “红色文化网” 关注我们吧  ^-^

陈先义:麦子熟了,农民哭了!

半个多月前,在中原大地上行走,举目所见,一望无际的麦田,正在泛黄之际,一派丰收在望景象。

停下车来跟农民交谈,老百姓高兴得合不拢嘴。说今年麦季儿丰收已经板上钉钉。一位叶县农民指着麦田说:今年我家少说亩产也得一千六七百斤。沿着高速驱车南阳,因为南阳膏腴肥沃之地,古来就是粮仓,此时其景象更加壮观,白河两岸,颇似一派金黄色的油画。我心里默默祈祷,老天爷保佑,关键时候可别下雨,保我乡亲几个大晴天,麦熟一晌,等老百姓把麦子收进仓里,你老天再变脸。

可是话说了仅仅过了半个月,情况出现了极其意外的变化,很巧的是,我又沿着这条伏牛山下的高速路走了一趟,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因为连续雨天,麦子大多没有了收获,东倒西歪的麦子远不是半个月前的景象。一问才知道,很多熟透的麦子已经在地里发了芽,也就是说,眼看到手的丰收真的泡汤了。再停下一问,一个满面无奈的农民欲哭无泪,一个老乡说着说着居然放声哭了起来。是啊,正是如他所说,儿子娶媳妇买房子还房贷,自己试图改变命运的要办的小作坊投资,本来都指望这多年没有的麦季儿卖个好价钱,泡汤了,一切都泡汤了,都没了。

伴随这个坏消息接踵而至的,是各种对某些人失职的指责。

关于南阳的一则消息,几乎被推上了热搜,很多网友批评说,正是麦熟季节,说是上百台收割机因为超宽等原因被堵在路上,无法下高速,且一堵就是五六天。这样一个网络新闻,如果真实,是很容易激起众怒的。当然随着事情发酵,也渐渐明白个中缘由,一是据有关方面澄清说:不像传说中的五六天,堵了也就一天时间,当天也就疏解了交通。二是有关人员立即行动了,不是无所作为。

陈先义:麦子熟了,农民哭了!

我想说的话是,就像视频上披露的。穿着制服的管理人员拿着尺子去仗量车辆宽度的事情能够出现,就绝不是子虚乌有,这类事在南阳出现,就说明南阳有关方面事先就缺少准备,缺少什么准备?缺少一切为麦收让路的行政动员和精神准备,不要说耽误一天,此时即使耽误一个小时也不允许,耽误一个小时,可能意味着重大损失。对广大农民来说,那是一年的血汗收获,可能意味着因为这一小时化为乌有。更别说网上说的五六天了。如果根本没有“五六天”这件事,那应该追究说谎者的责任。另外还有一种言论,说下雨在先,地里泥泞机械已经不能下田。但是这与在高速上以宽度名义拦截车辆毕竟是两回事,不可混为一谈。

说到这儿,也同样在河南,从网络网络披露的照片上看到另一种情况,一些南下收割麦子的收割机队伍在路经郑州时迷了路,郑州怎么做的?沿途警察又是指路,又是递上矿泉水、清凉油,那情景极其暖心。同样类似的照片,也出现在河南其它地方,公安交警警灯闪烁为收割机的队伍开道,那情景像是迎接外国首脑,一下子就要你泪目。这就很像战争年代支援前线。

因此我也一向坚决反对但凡在河南某地,只要有什么事情出了负面新闻,势必一定要扯上整个河南,除非这人对河南人有深仇大恨。这是非常不讲良心的行为。

但是不论怎么说,把麦收当作一场硬仗来打,是不是这种观念如今淡薄了,还真值得今天的每一个干部思考。别的不说,我想说说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那时候国家农业机械化程度不高,麦收基本靠一把镰刀。每逢麦季带来,党和政府各级干部会放下一切,全力投入夏收夏种。从城市到乡村,全民动员,公开宣传,要打好双夏这一仗。既然是打仗,就要有打仗的样子。党的工作,所有的学习,机关业务,等等,都要为麦收让路。即使像我们北京军队总部的大机关单位,也一定要集中时间专门去京郊地区助农麦收。那种脖子上搭一条擦汗的白毛巾挥镰割麦的情景,如今想来如在眼前。

陈先义:麦子熟了,农民哭了!

在老家河南更是如此,因为河南麦收在全国的位置举足轻重,河南为了确保中国老百姓有馒头吃,已经为保土地放弃了诸多工业发展的项目。河南农民深知“民以食为天”的道理,当别的地方占用良田,大规模发展企业的时候,河南人不是不知道,而是硬挺着坚守农业,不是河南人兴趣在于农业,而是因为河南人明白,河南是中国小麦的主产区,谁不知道?中国人每吃四个馒头就有一个来自河南。总产量小麦接近全国四分之一,自古就有“中原熟,天下足”的说法。为全国同胞守护农业,这是新时代的地域大分工。因此抢收小麦,一个“抢”字,对于河南来说,显得命根子一样特别重要。因为这个季节,抢不到的话接着可能就是连绵雨季,或者抢的不及时,连着干旱,麦穗就会爆裂大田,大减收成。

所以有人细算一下,近五百台收割机耽搁五天,按照每一台收割机一天收割机收割100亩计算,一天收割5000亩,五天收割25万亩小麦,如今按最低亩产1000斤计算,25万亩就是2亿5千万斤小麦。同志们,这是不可想象的啊。所以在我看来,有关方面不是要忙着去解除舆情危机,而是要调查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要坚决接受教训,特别要坚决惩处有关责任人。

毋庸置疑,这些年,我们某些领导干部的麦收双抢的概念远远不是那么强烈了。甚至或许有些人就没有麦收这个概念。我看有必要在这个特别的时刻,请省市县各级领导同志自查自纠一下,不查别的,从自身工作查起,比如从麦子趋于成熟这二十天来,你下过几次乡?你到麦田里看过没有?你如果作为主官,在你领导下,你做过关于麦收的部署没有?有没有具体的文件要求?落实的怎样?你是否把麦收当作一场战役来进行准备和实施了?如果都没有,这二十天你都抓了什么?比如参加过多少次宴会和没有意义的交往?你是否有失职情况存在?如果这些天来,你都是忙于毫无意义的应酬,或者工作眉毛胡子一把抓,没有先后和轻重缓急,那就可以认定你已经就是重大失职,应该自己先给自己下一个处分决定。像过去皇上给自己下“罪己诏”一样,给自己来个处分决定。

现在我们干部中的一些人,一遇到舆情问题,不是找问题根源,而是先忙着进行“舆论公关”,找理由为自己开脱,努力给自己找台阶下,这种风气不特别好。我看南阳这事别忙着找理由了,先从自身找找原因吧。其中最为根本最为重要的是,你是不是这些年想人民想百姓想得太少了?你是不是对自己的乌纱帽想得太多太过了?你是不是在对人民利益负责和对自己岗位负责的一致性上根本就没有实现统一的愿望了?如果这些都是得到了让人民不满意的回答,实际上你已经不胜任自己的岗位,劝你提高自己,劝你三思。必要的时候觉得力不能及,也可以自己主动辞别这个位置。

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这绝不仅仅是一句口号。可要实打实的干哩!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陈先义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红色文化网):陈先义:麦子熟了,农民哭了!

(浏览 6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