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为了永恒的纪念

为了永恒的纪念

——写给权

为了永恒的纪念

虽几次传你遇难的消息,但我愿去相信,自然也怀着不安和悲痛的心情而焦虑着,切望着你仍然能驰骋太行山际,我曾写道:愿以二十年的生命换得他的生存。”或许是重伤的归来,不管带怎样残缺的肢体,我尽全力看护你,以你的残缺为光荣,这诚的期望终于成为绝望!当得到你的牲牺的通知时,我陷于绝望的悲痛中,痛哭、悲泣,释不去郁结的悲哀,吞噬着我的心,滴下血来,“我不是在梦中吗?”我常这样提醒自己,而天空是澄清的,太阳辉耀着,这是绝对的不可挽回的事实。我不忍设想原来精神旺盛身体健康的,怎样遍体弹伤地辗转于血泊中,也不敢想象你在断绝最后的呼吸和思想时,想到未来的事业和亲爱的人时,怎样切地感到对生之留恋。我痛悔不在你的身旁,分担你的痛苦,这是永远的恨事了。
结婚三年来,我们感情是深厚的,体会到爱与被爱的幸福。我们是同志、朋友,又是夫妇。不愿因私人生活而妨碍工作,也不愿仅作自己亲爱的人一个柔顺的妻子,而希望做的有力的战士,你从不阻止我远去工作的热诚,且给予鼓励,以好好工作和学习共勉。
 

为了永恒的纪念

在共同生活中,你有着潜移默化的力量,我本是一个热情、积极、幻想很深的年,在你旁边渐变得踏实、深沉,一面开朗地认识革命事业的伟大规模,一面体验到人生的丰富的意义。你的全部生活溶入革命事业中,每日绕于脑际的是如何有益于的事业,虽然经常是冷静地沉地处理工作,我常感到你内部有着不可撼的心和燃烧着热情发出惊人的力量来工作。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百团大战之役,你全部精神浸沉于这一伟大战役的计划中,你部署了队伍,研究敌情和花很大的精力研究怎样很有效力地破击敌人重要交通线上的铁桥、隧道、车站,写电稿、看地图。八月二十日午夜你虽有着胜利的把握,也仍为行将发生的战役焦虑着没有睡眠,在屋里和院中徘徊,等到捷报雪片一样传来,你更忙碌地研究战况阻击敌人的增援,扩大战果。回想数十万健儿,数百万群众,在祖国的原野上,展开昼夜的破击战,使敌人背腹受击,惊惶失措,娘子关峰上飘扬着国旗,是怎么一幅壮烈的图画。
在你旁边感到坚实有力有迟疑的信心,虽然你不愿以美丽的言辞来装饰你的情感,但令人深感一种真挚,朴实、包容一切的爱,在忙碌的工作中,也注意细心地关怀我。记得我怀着北北生病时,几乎有两个月,你抽出每个黄昏的休息时间来看我,安慰体贴无微不至,眼看着我消瘦下去的身体为之不安,曾想尽办法使我吃一点东西其实,在你的深爱中,己使我的病痛泯然消失了。在有了北北的几个月中,你学会了带小孩替她穿衣服包片子比我更细微。当时也多在紧张的战况中,从没因为她哭泣影响你工作休息有点不耐,你爱她。在痛苦中回忆过去快乐的时光,是更深切的痛苦,然而那逝去的不再返的日子怎能不引起我的依恋呢!
为了工作与学习,我们不只一次的分,每一封来往的信都不尽怀念之情,尤其这次将近两年的分别,书信的阻隔,加深我们互相的思念,你虽在信中写出我的身体及一切都很好,你完全可以放心”,对于转战华北、终日辛劳的你,怎能放怀呢?关心报纸上每个反扫荡的战报和零星的消息,我可以推测到你近来的生活,而为之欣慰。对于作战的沉着勇敢,打击人,保存自己没有些微的疑虑,谁知你于此次出击敌人而牺牲呢?
想到你十余年的战斗生活饱着艰辛,没有一天的休息。没有一句话就永远离开我们,感到不可弥补的遗憾。三年来我没有更多的为你设想,更多的关切你,体贴你,使你为党为国劳作的心得到应有的安慰,而常因工作学习的需要而离开你使你在工作之余没有适当的调剂和安慰,以为这只是一时的,我们都期望将来有更多的时间共同生活,谁知这终身的伴侣只有三年就要永远的分离,如有预知之明,我将尽全力来使你更幸福,谁能预料生离竟成死别
因为年来带北北影响到自已的进步,心情不好,曾寄怒于你,一次向你发牢骚,刺激你,使你难过,但你能体会到我的处境,除了解释与安慰之外,没有一句责难,使我愧恨。希望见面之日,得到你的原宥。你并能深切体会到做母亲的困难,在你最后的信还写着:自北北在你肚子里慢慢长大、出世,到现在,我深感做妈妈的艰难,过去没经验,看的简单。母亲为自已的爱子爱女实在牺牲的太多了。”你并且常常以不能更好的帮助我而不安和难过,也在这次信中再三调写出,“远隔千里身处敌后确是爱莫能助,你当能谅我,切地希望你为我及北北珍重自己的身体及自己的一切。”你经常这样期望,也成为你最后的期望,看到这些含着深爱与热望的句子,想到你眷眷的难忘的心,使我负疚更深,有什么机会让我再向你忏悔和解释。
你爱着北北,你希望她知道爸爸在遥远的华北与敌搏斗,你祝她健康,可爱,这些她都能做到,悲的是你永远地离开我们,她幼小的心灵中怎能体会到失去爸爸的悲哀呢!失掉你是我和她深切的不幸,这不幸是永远不能弥补的。你很放心我的抚育。今后,在何种情况下,有党及同志们的帮助,我一定要抚育她长大成人,继承你的遗志,也使她时刻忆记着爸爸是血战捐躯的抗日英雄。
于你的牺牲更加深我民族的仇恨和斗争的决心,日本法西斯不仅奴役我的国家,且残杀了我亲爱的人。对于革命,我贡献了自已的一切,也贡献了我的丈夫。你所留给我最深切的是你对革命的无限忠诚,崇高的牺牲精神,有你全部不可磨灭的深爱。为了永恒地纪念你,我将努力将二者紧密结合起来,学习你,继承你的遗志奋斗。在任何困难之下,咬着牙齿渡过去。有一点失望动摇都不配做你的妻子。
愤恨填膺,血泪交流,我不仅为你流尽伤心的泪,也将为你流尽复仇的血。你永远活在我的心里,今后悠长的岁月中,想到你是我最大的安慰。
亲爱的,永别了,祝你安息!
原载1941年《新华日报》

扫描:李旭娇

核对:温海明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武乡县党史地方志研究室):为了永恒的纪念

(浏览 3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