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讯她的日军说,她的惨叫犹如厉鬼让人遍体生寒让我终生难忘

​审讯她的日军说,她的惨叫犹如厉鬼让人遍体生寒让我终生难忘
1935年11月,在一次紧急疏散的任务中,赵一曼因腿部受伤被日军抓住。当时日军还以为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八路军,但他们谁也没想到,这个受伤的女八路竟然是掌握东北抗战联盟的女领导。
在经过日军仔细调查后,他们也终于知道赵一曼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于是就连夜对她进行审讯。很显然,赵一曼是个硬骨头,不仅拒不交代,还多次痛骂日军。
日军把刑房内能用的刑具都用了一遍,但依然不见赵一曼有丝毫投降的迹象。他们把辣椒水掺杂汽油小米,全部灌入赵一曼的口鼻之中,等到肚子被撑大后,再用棍子用力挤压腹部,使这些辣椒水又从口鼻中呛出。
这样的酷刑是不是听了都让人头皮发麻?其实更为残忍的还在后面。这样的酷刑只是赵一曼承受的其中之一而已,并且无数种的酷刑赵一曼被折磨了整整九个多月,九个多月啊!
根据日本战犯大野泰治的供述,赵一曼被捕时右腿中弹,骨头碎成二十四片。禽兽大野泰治把大颗大颗的盐粒洒在赵一曼的伤口上,用马鞭柄狠狠向内碾压,然后将鞭柄插入伤口内拼命搅动。
他们用钳子把她的牙齿一颗一颗全部拔掉,将一根根竹签插进她的指甲里,有的还用烧红的铁签往里钉。此时赵一曼的十指已经全部外翻,日寇又将铁签竹签一一拔出,接着再用钳子把她开裂的指甲一片一片拔掉。
赵一曼无数次昏死过去,却从头到尾没有吐露一个字。黔驴技穷的鬼子见所有的酷刑对付赵一曼都不见效果,他们不惜花费重金,从外国空运了一把高电伏电椅,禽兽们居然把一根接通电源的碳棒放进赵一曼的私密处,当电源接通时,强大的电流瞬间传遍她的全身,在高强度电流的折磨下,赵一曼大小便已经失禁,她的惨叫已经不能用人的声音来形容了,据审讯她的日军交代,她的叫声仿佛厉鬼出世,令人遍体生寒直冒冷汗,那叫声让人一生都忘不了。
这样的电刑整整持续七个多小时,赵一曼的身体已经被高强度的电流大面积灼伤碳化。日寇怕她就此死去,急忙给她打强心针,一心想从她的口中得到情报。
就是在这样惨绝人寰高强度的电刑下,赵一曼仍然没有招供。她的坚强意志太过于罕见,就连日军请来的德国专家都说,这已经远远超出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用医学史已经无法解释。
赵一曼的坚强令在场所有日本人都自惭形秽,在她临行前,一位日军官走进牢房对她说:“赵女士,你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人,我知道,从你身上我们已经无法战胜你,对你我从内心钦佩不已。我请求在你离开之前,能不能给我们留下点什么?”
满身伤痛的赵一曼淡淡一笑,挥笔写下几行沾满墨香的大字。
未惜头颅新故国,
甘将热血沃中华。
白山黑水除敌寇,
笑看旌旗红似花。
日军官大野泰治看到这首诗时,他知道再也无法从赵一曼口中得到只言片语。
1936年8月2日,日寇将女英雄赵一曼押往珠河新城。行刑前,日寇问她还有什么要说的,在敌人面前钢铁般坚强的赵一曼突然泪流满面,她目视远方,眼前闪过儿子那稚嫩的小脸,口中喃喃念叨着,宁儿,我的宁儿,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宁儿。
随即,她让鬼子拿来纸笔,给幼小的儿子留下一封简短的绝笔。
宁儿,母亲对你没能尽到教育的责任,这对我们母子来说,实在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母亲和你在生前是没有再见的机会了,希望你快快长大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我最亲爱的孩子,希望你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牺牲的。
​审讯她的日军说,她的惨叫犹如厉鬼让人遍体生寒让我终生难忘
几声凄厉的枪响,赵一曼英勇就义,年仅31岁。时至今日,还有多少人不了解她所遭受的苦难,不知道她为国捐躯的英勇事迹?时至今日,还有多少人牢记她的英勇事迹?时至今日,又有多少人已经淡忘她的英勇事迹?
1950年,以赵一曼为原型的电影播放后,无数观影者泪洒当场,其中有位青年名叫陈掖贤。然而直到1956年,这位名叫陈掖贤的青年才知道,那部让他热泪横流的电影中的女英雄竟然是他的母亲。
他在东北烈士纪念馆内,终于亲眼看到了母亲留给自己的遗书。已经二十八岁的他,当场哭得晕厥过去。
他用颤抖不止的手抚摸着母亲的照片,抄下了母亲临终遗言。后来他把赵一曼这个名字刻在自己的手臂上,以这样的方式永远陪伴妈妈。
我们牢记历史,我们缅怀先烈,我们更不能将英雄遗忘。一个不记得历史,不记得来路的民族,注定是没有坚强脊梁的民族。
​审讯她的日军说,她的惨叫犹如厉鬼让人遍体生寒让我终生难忘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谁的人生不委屈):​审讯她的日军说,她的惨叫犹如厉鬼让人遍体生寒让我终生难忘

(浏览 4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