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父亲讲周副主席过雪山

 

听父亲讲周副主席过雪山

 

听父亲讲周副主席过雪山

          作者   谭毅新

 

      今年18日,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我们敬爱的周恩来总理,辞世四十六周年。四十六年来,周总理以其一贯的坚定信仰,勤奋工作、严于律己、关心民众、两袖清风、鞠躬尽瘁等髙风亮节,赢得了亿万人民深切的怀念和无限的敬仰。

      我的父亲谭诚,在红军长征时期,曾经作为党中央机关的警卫人员,护送周副主席翻越了夹金山雪山,亲眼目睹了以周恩来为代表的革命领袖在长征路上的精神风貌。这段历史,父亲写成了回忆录,刋登在《红旗飘飘》等多种书刋上。晚年退休以后又多次给我们讲起。习总书记说:党的历史是最生动,最有说服力的教科书。今天我就与大家分享这段历史。

    

听父亲讲周副主席过雪山

   

     19356月中旬,中央红军长征来到夹金山脚下。

     夹金山又名“甲金山”,是藏语的音译,很高很陡的意思。位于四川雅安市宝兴县内,海拔四千多米。这里终年积雪,空气稀薄,六月天依然是银装素裹的世界;这里气候无常,时而天气晴朗,时而狂风骤起,雪团冰雹铺天盖地,搅得天昏地暗;这里禽兽全无,人迹罕至,绵延数百里,只有一条狭路可行,人踩在狭路的积雪上,稍没踩稳就可能滑下山崖,失去生命。上下山一趟,有七八十里,顺利的话,大约需要一天时间。行进中的人,要一气通过;停下,就可能翻不过去;坐下,就可能永远站不起来。当地流传着这样的民谣:“夹金山,夹金山,鸟儿飞不过,凡人不敢攀,要想越过夹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间。”

     

听父亲讲周副主席过雪山

 

    我问父亲:“这样一座险峻的大雪山,红军为什么非要翻越呢?难道没有别的路可走吗?”

        父亲说:“没有!”

       当年,红军入川后,为了摆脱敌人的追击,顺利北上,尽快建立新的根据地,面临三种选择:

       一是向东挺进,抵达茂县、松藩,但此时蒋介石判定红军会从这里经过,早已布下重兵堵截,这是条极其危险的路。二是向西,到达四川西北的丹巴、阿坝。但这条路上少数民族多,他们当时对我党我军还不接受,一旦发生冲突,会影响民族团结和行军速度。第三条路就是翻越夹金山。这一带人烟稀少基本无路可行,敌人料定红军不会从这里经过,设防很少;同时中央红军要与红四方面军汇合,这山是捷径之路也是必经之路。

        因此,党中央反复研究,最后决定翻越夹金山。在当时的情况下,这是最好的选择。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毛泽东主席以他大无畏的英雄气概豪迈的说:神仙不可怕,红军应该有志气和神仙比一比,一定要越过山去!

      

听父亲讲周副主席过雪山

 

   此时,父亲已从红九军团调到了中央机关总卫生部任警通员,担负中央首长的警卫和送信的工作。

       总卫生部根据首长们的身体状况,长征开始后临时成立了干部休养连。主要是董必武、徐特立、王稼祥、何长工等年大体弱身体有伤有病的一些同志。周副主席开始并不在修养连,后来因患上了恶性疟疾病,才又被临时集中在这个连里。连里还成立了担架运送队,确保这些领导同志能顺利完成长征。

     到了翻越夹金山的前两天,周副主席病情加重,那时缺医少药,虽有过治疗也没有好转,被临时安排到了连里。在翻越夹金山的当天,总卫生部管理科科长李子金和担运队队长,挑选了四名身强力壮有抬担架经验的同志,凌晨四点便来到了山脚下。他们从邓颖超同志那里得知周副主席近来身体很虚弱,人消瘦了许多,体重不足一百一十斤。头天晚上不顾疟疾病时时发作,还坚持工作了一整夜。看到周副主席身体虚弱的样子,李科长劝他上担架。

    

听父亲讲周副主席过雪山


   周副主席笑着回答说:谢谢同志们。我患疟疾病才几天,算个什么问题呀。比起徐老、稼祥、长工他们,我的身体还将就着。”说完,他吃力地踦上一匹棕色马,执意自己走。

       在“征服夹金山,完成大会师”口号的鼓舞下,战士们根据当地老乡的建议,带着干粮、干辣椒、烧酒等,拄着木棍或是竹杆,沿着崎岖的狭道,开始上山了。战马在嘶叫,部队歌声嘹亮此起彼伏,啦啦队前呼后应,战士们的情绪非常髙。但是走了没多久,大家就不吭声了,纷纷感到气不够用,越往上爬呼吸越困难。先头班用木棍在雪中探路,用刀在冰雪中凿出一些窟窿,为后续的大部队留下攀登路线。

    

听父亲讲周副主席过雪山

 

   这时,周副主席的疟疾病发作了,髙烧打寒颤,大家不顾他怎么推托,硬是把他抬上了担架。

       弯弯曲曲的小路,白雪皑皑。尽管是六月,但穿着单衣的战士们仍冻得上下牙直打架。长征一路走来,军需部门早已没有保暖物资能提供。但红军战士没有任何惧怕,毅然向山顶挺进。

       空气越来越稀薄,大家胸口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透不过气来,走几步就要喘半天。一些同志出现了髙原反应和雪盲症。山势更加陡峭,道路越狭窄。脚下好几层雪冻在一起,一步走不稳滑下去,那就再也没办法爬上来。既使这样,队伍里没有人叫苦,没有人抱怨,更没有人畏惧,大家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翻过雪山。

    

听父亲讲周副主席过雪山

 

   父亲和大家到达山顶时,已是正午。开始还阳光明媚,突然一块烏云涌来,把太阳完全遮住,霎时天昏地暗。一阵阵狂风夹着冰雹和雪屑,抽打在战士们的脸上、手上,如同刀割。草鞋早已裹滿冰雪,脚冻的失去知觉,身上的单衣被上山时的汗水、雪水浸透,经寒风一吹,结了一层薄冰,四肢一打弯就嘎嘎作响。战士们把能穿的都穿上了,有的打开被子披在了身上……。父亲回头向下望去,长长的红军队伍弯弯曲曲绵延不断,好似一条蛟龙,艰难的慢慢的坚定的向前移动。一面面红旗在洁白的雪地飘动,那一幕,可以媲美世上最美的画卷!

        此时,躺在担架上发着髙烧的周副主席,看到抬他的杨文等几位同志,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鬓角上渗出的汗珠与头发很快结成了冰,行走很吃力。便心疼的说:“你们放下我,轻松一下,我自己走。”

       “这不行!”“我们能坚持!”“周副主席,您就放心吧!”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劝说周副主席不要下担架。可是周副主席坚决的下了担架,说:“走一走,活动一下,不是挺好吗?还是把担架腾给徐老那些年大体弱的同志们吧!”。说完他一手拄着棍,一手拉住那匹棕色马的尾巴,一步一步坚定的向前走去。

    

听父亲讲周副主席过雪山

 

   父亲和在场的其他同志,望着周副主席那消瘦的背影和吃力行走的样子,眼睛都湿润了。心里有一股暖流在涌动着。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的路积雪很厚,脚踩下去,要费很大的劲才能拔出来。但周副主席不论大家怎么劝,再也不肯上担架,一直坚持着走到雪山底。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下山后,中央红军与先期到达的红四方面军在懋功胜利会师。

       今天,中国共产党已走过百年征程。以周副主席为代表的那一代共产党人,以为人民服务为出发点,以解放劳苦大众为己任,“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身为党的领导人,从来都把自己视为革命队伍中的普通一员,处处以身作则,吃苦在先;事事以党的利益为重,不计个人得失;胸怀家国天下,一生艰苦奋斗。这些优秀品格影响了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是我党的重要精神财富,胜过世间所有的富贵荣华。

     

听父亲讲周副主席过雪山

 

    如今,我们奔跑在实现伟大祖国强国梦的大路上,任重道远。我们必须要继续保持和发扬我党的优良传统。以史为鉴,恪守初心不改,保持信仰不变,髙擎红旗不倒,家国情怀不散。以敬爱的周总理为榜样,继续谱写中国共产党人为国为民的新篇章。

听父亲讲周副主席过雪山

    作者简介:谭毅新,网名海底的星儿  1969年底入伍,毕业于医科大学,曾在陆军和海军服役20年,后转业地方医学院和医院工作。喜爱文学和音乐。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果林文荟):听父亲讲周副主席过雪山

(浏览 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