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作者:走进花城(陈加莉)

精忠报国“父子兵”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

刘光、刘明两位烈士

?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刘光,曾用名刘亚光(意喻亚洲光明)。
1959年2月3日生,籍贯:山西阳城,中共党员,大专学历。
1975年8月高中毕业后上山下乡当知青,1978年3月入伍,在昆明军区14军40师侦察连当兵。1978年底赴中越边境执行侦察任务,1979年2月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因表现优异火线入党、立三等功并被提升为排长。
1979年9月被保送南京外语学院步侦系上学。1981年3月以优异成绩毕业后回到云南省军区侦察集训大队当教员,三个月的集训结束后,省军区参谋长找刘光谈话要留他在省军区集训队任教,刘光得知前线要开始拔点作战,坚决要求回到老部队(省军区独立师侦察连原为40师侦察连)参加拔点作战任务。
据刘光烈士的姐姐刘丰女士介绍:当时省军区领导还给她父亲(刘斌)打了电话,请家里做刘光的思想工作希望能留在机关工作,但刘光一心要求回前线。他说,自己的毕业文凭上凝聚着烈士的鲜血,他要把所学知识应用到实践中去。

1981年7月刘光如愿以偿回到侦察连。1981年12月5日出境执行侦察任务时在田蓬的尖弯堡(越方境内)不幸触雷牺牲,时任侦察连副连长。他回到连队不到半年共出境执行侦察任务45次,牺牲时未满23岁。荣立二级英模奖章并被昆明军区授予“立志献身边防的模范干部”称号。葬于文山州烈士陵园(文山头塘坝)一区一排8号位

【刘光简历及照片由其姐姐刘丰女士提供。】
?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刘光烈士第一次荣立三等功的立功喜报及荣立二等功和获得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授予的二级英模奖章等证书。(刘光烈士立功资料由刘丰女士提供)
?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刘明,曾用名刘亚明(意喻亚洲光明)。1961年9月18号生,籍贯:山西阳城,中共党员。高中学历,1980年11月入伍。1984年4月28日参加收复老山作战,此战役十分激烈和艰难!但40师打得十分漂亮,一举收复老山。
刘明时任40师119团2营5连9班班长(尖刀班)带领全班无一伤亡顺利攻上119号高地,他们班荣立集体一等功,他个人荣立二等功。5月份他们转入防御作战坚守在老山阵地上。这期间,部队挑选了一批仗打得好的上陆军学院,刘明也接到了入学通知书,连队领导有意保护他,让他先撤下阵地,刘明谢绝领导的关心,坚持要和连队一起撤。
7月12号刘明和战友们再次经受住了越军加强师规模的反扑,刘明再次荣立二等功。由于战斗激烈,阵地上的工事破坏严重,刘明当时已是代理排长,他们排所在的短洞被炸塌了一部分。
7月13号他把全排战士安排到短洞内休息,他最后一个只能在洞口,半个身体暴露在外,战士们要让他到洞内安全,他坚决不让。7月13号越南炮击时,不幸被弹片击中,牺牲时未满23岁。葬于麻栗坡烈士陵园15排10号。
(刘明简历及照片由其姐姐刘丰女士提供。)】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刘光刘明的姐姐刘丰原话:“小明这张照片是战地记者为他拍的,拍后几天他就牺牲了😭😭😭,他没来得及看到照片😭😭😭!”
【(照片由刘明的姐姐刘丰女士提供)】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刘明烈士荣获的奖励。其中两个二等功是在1984年老山战役中参加4月28月与7月12日的战斗中获得,三个月内两次立二等功这是我军历史上少见的。(刘明的立功资料由其姐姐刘丰女士提供)
?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刘斌简历,山西阳城人,1925年11月生,(阴历9月15日),1942年参加民兵活动(白天劳动,晚上配合八路军活动);1943年至1945秋正式参加抗日民兵组织(持枪脱产民兵),参加反扫荡、破坏日军公路、炸碉堡等骚扰、破坏日军等活动。
1945年10月入伍,隶属太岳军区,先后历任班长、排长、连长;1946年入党;1946年至1949年先后参加打洛阳、打阳城、打临汾、打晋中等战役,1948年时任连长的父亲率全连在太原东山战役中获“攻如猛虎,守如泰山”英雄连称号;1949年参加太原战役,他指挥的连队又获“尖刀插入,战果第一”锦旗,本人记大功,被太岳军区四分区授予“一级战斗英雄”(期间多次负伤,左腿跷骨受伤致残);1950年至1953年随62军进军西康,任西康军区警卫营营长;1953年至1954年7月,调西南空军司令部白市驿机场警卫营,任营长;1954年8月至1956年6月调昆明军区思茅边防军分区公安72团3营,驻守勐连糯福边境,任营长;1956年7月至1962年7月,调思茅军分区江城独立营,任营长(期间1959年底至1961年上半年到南京军事学院指挥系学习)。
1962年8月至1966年6月,调思茅军分区勐混边防10团,任团长;1966年7月至1971年8月,调思茅军分区,任参谋长(期间经历文化大革命,受冲击被隔离审查、到昆明军区化研“五七”干校劳动两年);1971年9月至1980年1月,调文山军分区,任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期间1979年2月至3月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并荣立三等功);1980年2月至1983年9月,调保山军分区,任司令员;1983年6月离休进昆明;2010年3月20日病故,享年85岁。
【(刘斌简历及照片由其女儿刘丰女士提供)】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王昌群生于1934年5月重庆市秀山县,中共党员,1949年底在秀山县县立中学入伍,1949年底到1951年11月分别在解放军二野第十军政大学与西南军区海陆空通讯校学习,后为西南军区司令部气象处实习报务员。1951年底到1954年6月在重庆市白市驿机场任正排职报务员。
1954年7月与刘斌营长结婚3分天后就同时调到昆明军区思茅边防军分区勐连糯福边防营任报务员。1954年11月转业,分别在勐连县,江城县,勐海县,思茅地区商业局,文山州商业局工作。其间1979年2月至3月间担任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支前服务”领队。1989年5月从云南省粮食厅粮油运输公司退休。【(照片由刘丰女士提供)】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王昌群阿姨近年获得的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中华人民共和国退役军人事务部、全国妇联及云南省各部门授与的荣誉证书。王昌群荣誉证书由其女儿刘丰女士提供】

二、少年大院生活

?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流光淡忘了少年时的记忆,只有英雄少年的模样不会改变。

????????写各军队大院的文章很多,都有各大院值得炫耀的人和事,如京城部队大院最值得炫的就是大院那恢宏建筑和院中的开国将军们;而我们地处西南边陲离老挝、缅甸、越南三国最近的只有200多公里的思茅军分区大院,最值得炫耀的是我们青少年时期,在中越自卫反击战中为国捐躯的伙伴,时任思茅军分区参谋长刘斌叔叔和王昌群阿姨的两个儿子刘光、刘明

上世纪65到72年,思茅军分区所在地是思茅坝(镇)(现在改名普洱市宁洱镇思茅区),满山的思茅松🍀,郁郁葱葱,茶林巴蕉还有木瓜等亚热带树木生长茂盛,田畦荷塘。大雾☁💨☁漫天时,女孩都幻想着自已是仙女;绕山雨☔好像是有人牵着它们,绕着围困坝子的一圈山峰,俟个走,走着走着不知到哪就停了;又出太阳又下雨时往往伴随着一道彩虹🌈,彩虹桥从城这边搭到城的那边。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牧归的老牛🐮是我同伴~~”多美的意境,但是,一下雨那乡间小路满是泥泞,雨水打湿了布鞋、胶鞋;塑料凉鞋在黏滑的地上走不了多远鞋袢就断了,思茅属亚热带地区,春、夏、秋、冬不分,而分旱季和雨季,往往觉得雨季特别长,大院里和刘光、刘明一般大的少年男女们,干脆个个赤裸着脚,即方便雨天行走,更方便摸鱼捞虾钓青蛙。
那个年代什么都要票,思茅地处边防前线是驻军之地,除了军分区官兵家属外还有二个师,一个团,一个营的官兵家属;物资供应匮乏,有钱都买不到东西,老百姓偷偷摸摸的上街卖点自家的鸡蛋、木柴、蔬菜水果,也不敢卖给大多语言不通的“军官”太太们,更怕太太们告“纠察”割了他们的资本主义尾巴。所以,大院里的生活全靠“自力更生”,军分区官兵的生活有生产基地保障归生产连管理,各家各户的生活就靠随军家属们和军人的后代们管理,除了上学外,贵为军“官”的子弟、小姐们,挑柴、买米、种菜、捡菌子、捞鱼、摸虾、捉油虫、钓蛙、“龛”麻雀、捉秧鸡是少年时我们的快乐劳动,傍晚时在大操场上的“打死救活”是最好玩的游戏,姐姐👯们”跳牌(pai扬声)”、抓子、跳橡皮筋、下棋、哥哥👶们更喜打闹甚至于打架、下棋、打“嘚镙”,男女不讲话,只有下棋时,男女才会在一起拼。男女都打扑克,男孩子的荷尔蒙使他们天生要挑逗(欺负)女孩,他们不知从哪里学会自制竹炮筒作的“水林果枪”,装上“水林果”树结的子~水林果作为子弹,躲在树后,墙拐角袭女生,女孩也不势弱,也制“水林果枪”或请兄弟帮忙,用来还击,一场舞勺之年的男女混战就此开战,当然这样的战争一般以某个女孩因“子弹”打到脸很疼哭起来而结束。″水林果枪”的制作:找比竹筷粗一点、短一点的竹筒,取空心的一段,在上面的四分之一处用烧红的粗铁丝烙一个洞,然后把筷子修成能插入竹简的棍棒即可。
在舞勺之年的这拨男孩中刘光和他弟弟刘明是比较“猴呢“(猴有厉害、能干的意思),刘光鼻子上经常冒着细汗,身材“块块”(方言:壮实的意思)的,力气大,“斗鸡“游戏没有人干得过他,有天一群男女生从八一小学放学后,回大院的路上走到荷塘边,不知是那个男生说了句:“刘光太像大春了。”(大春是指,电影革命样榜戏芭蕾舞剧《白毛女》的男主角),本来是称赞刘光英俊,刘光可能是不好意思,追着🏃那个男生就要打,追逐中就回到了大院。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生活在思茅分区的刘斌叔叔、王昌群阿姨一家。】
大院里的营房边都有各连队,司、政、后机关种的菜地,种菜需要水、肥,军分区的稻田在思江公路的右边,也需要水来灌溉,各部队领导和地方政府商议后,从洗马河水库挖了条三米宽一米五深的大水沟,从炮师穿过一直通到军分区生产基地的大田里,各块菜地都有一些分支小水沟,组成一个水💦网;这就给了我们很多“淘“的机会。刘光、刘明是“伙”鱼🐠的好手。“伙“鱼就是把水沟的两头堵上,然后把里面的水用盆泼干,水干后鱼就有了,刘光、刘明经常约上玩伴去“伙”鱼、有天两兄弟“伙“了条一尺半长的“江拐”鱼这种鱼长得象黏鱼,头鳍下左右都长有刺,被这个刺戳到很疼并会发炎的,刘明很自豪地拿个盆端着那鱼🐟,蹲在院子里要等爸爸回来表扬,并对围观的男孩女孩说:不要摸噶!“拐”着了我不负责。

“又出太阳🌞又下雨,青蛙🐸出来讲道理”,下着小雨或又出太阳又下雨的时侯是到水沟边钓青蛙🐸的好机会,用一根粗点的棉线挷在一米来长的细竹杆上,另一头在沟边用手挖条蚯蚓,分成几段梱上,把竹杆伸在沟边的草丛里,不出一分钟就有青蛙🐸来吃蚯蚓,这时把竹杆一抬让青蛙🐸露出草丛,趁势用另一手一把抓住青蛙,偶尔不小心抓到“癞咕呱”,如果是女生“哇”的一声会哭起来,钓上来的青蛙也可以作菜吃,也可以喂鸡。

?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下图:刘叔叔与王阿姨喜获第一个女儿刘勤。上图:刘光、刘明的大姐刘勤与同学合影,第二排右一是刘勤。】
那时几乎家家都养几只鸡🐔,小孩们跟着妈妈学着孵小鸡,为鸡开刀治病,给鸡喂“土霉素”防鸡瘟,用多余的鸡蛋作松花蛋,咸鸡蛋。7月起,黄昏后的大院里很多孩子一手打着“松明”火把,胳膊下夹着一个瓶子,沿着大院路边的冬青树丛走,发现肥大笨拙半寸来长爬在冬青叶上啃食的“油虫”🐛就用另一只手摘下来,装进瓶子里,鸡🐔吃了“油虫“会多下蛋,还会下双黄蛋呢。刘光姐弟捉“油虫”很快,刘光或刘明爬到高大的冬青树上,用手或脚用力的摇动树枝,爬在树叶上的“油虫🐛“就会从树上抖落下来,乘虫子们摔在地上昏迷不醒时,他们的姐姐就会赶快把“油虫”捡到瓶子里,一会儿就捡满两大瓶。
刘光、刘明爬树、爬杆在男孩中是拨尖的,只要大人不在身边,他们就会去爬树掏鸟窝,某个暑假的一天,刘明看到一个电线杆上有个鸟🐧窝,刘光看了一下没有高压线的标志,他三下五除二的上到了杄顶,把右手伸到了鸟窝去掏鸟,不慎手碰到电线,一股电流击来,把刘光击晕,他从电杆上掉了下来;幸好电杆是立在玉米地里,看他从电杆上掉下来,还昏迷不醒,刘明大哭😭起来,马上去找他姐姐,刘明和姐姐回来一看刘光醒来了,其它地方没受伤,只是右手手背被电流灼伤,起了一个大水泡。逮鸟的方法很多,可以在连续下雨三、五天后用直径80分公以上的笸箕“龛”鸟,也可以用“弹弓”射鸟🐦。
少年们的玩具基本上的自制的,男孩喜欢的武器除了水林果”枪″就是“弹弓”,刘光有一把心爱🌟💓的“弹弓”,几乎从不离身;打“弹弓”是男孩本领高強的的一种体现,需要手力、腕力、耐力、眼力、身体的协调一致,才能稳、准、狠的击中目标,一般的孩子只是拉着玩几下,打打树叶、树干、鸟窝这样一些固定日标,而刘光可以把树上的飞鸟🐦打下来,这在大院中是数第一的。

?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刘光、刘明的全家福中,最后一排的刘光胸前挂有他心爱的”弹弓”。】
粮食定量供应,舞勺之年的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个个变成了“馋逼饿口袋”,男孩除了鱼虾青蛙、有些人还会烤“油虫”吃,当然蚂蚱也是肉;女孩把又酸又涩又硬的酸本瓜、青“嘛木(生芒果)”切条后,撒上盐、拌上很多辣椒面,拿手抓着吃,边吃边吸溜着嘴,如果再伴上点油辣椒,那就是美味了。除了打野食,外另一个获得食物的方法是“拿”,有两个途径:一“监守自盗”;二“拿”公家的。“监守自盗”就是把自家的馒头、大饼、饼干之类的东西偷出来大伙一起吃,偷得最多是腌菜,因为咸菜坛子又大又重,父母没法把它们上锁,所以下午上学的路上,几乎每人左手心里捧着一片菜叶,上面放着不同的咸菜,右手拿着2分钱一盒的火柴,用里面牙签似的火柴棍挑着咸菜吃,吃完、学校也到了。“拿”公家的就要点智慧了,不小心被抓到父母面前一顿棍棒是少不了的。生产基地的包谷(玉米),喂猪🐷的“油 枯”、酒槽是最好吃的,各机关连队种的菜次之,偶尔也去食堂“拿”剩饭、馒头之类。一般要在吃午饭和午休时间“拿”这样不易被人发觉,5月的一天,刘光和孙捷上午放学走到分区的大门口,吃午饭的号声🎺响起,看到大门边一块地里种着红薯,有卫兵守着大门,如何“拿”到红薯呢?刘光就和孙捷商量,刘光去找卫兵东拉西扯的说话,孙捷潜伏到地中,爬在地垄里,用手刨红薯,再塞进书包,只刨了七、八根,手指甲受不了了,孙捷撤了回来。下午上学的路上,在一伙同学中,刘光和孙捷啃着手指头般大小的红薯,很是得意。七月放暑假后,是少年们约着一起到处找吃食的好机会。

???? 1962年秋到66年夏,刘斌叔叔任勐混边防十团的团长,他们一家也到了勐混生活,孟混是地名,她是由澜沧江水冲击出的一片平垻,离老挝、缅甸边境线不到80公里,这里的边防十团对外称7641部队,部队营院建设是园中有园,各院分司、政、后机关、警卫连、机枪连、炮营等部队,营区空地上种有桃、桔、梨、芒果、木瓜等水果,作为绿化营区的树木,巴蕉栽满了各处空地和边边角角,经过几年的生长,各种水果都到了结果的时候,8月初各种果子还是半生不熟的半成品,碰上放署假不用上学且嘴馋的孩子们,这些果子就遭了秧,一帮孩子背着空书包(军用挎包),避开各营区的流动哨兵,到收发室外的围墙边摘桃儿,这棵桃树结的桃最好吃,到机枪连用竹杆打墙内桔树伸张到墙外枝头的桔子🍊,这里的桔子很甜很多,院内战士们都知道是大院的孩子们来摘桔子了,一盆水从墙头泼出来,吓得摘桔子的一帮孩子“哇哇“叫着跑开了,过两天这群记吃不记打的孩子还会再来。刘勤、刘丰带着刘光、刘明和伙伴们在营区的各个营区园子里游荡,见啥水果都吃,吃不完的放到书包里带走。巴蕉🌴树是最适合亚热带生长的树种,警卫班的战士们把它们种在菜地边当围墙,一串串的巴蕉把树坠得弯下了腰,砍下的巴蕉往往都不成熟,警卫班的叔叔们就把它们放到一个1米3高的一个大箱子中去催熟,少年们也只有1米3左右,所以趁着警卫战士不在时,拿个凳子翻到箱子里找熟的巴蕉吃,见了吃食那还顾得了其他,连战士进来把他们的凳子悄悄拿走也不知道,等把熟的巴蕉捡吃完了,起身一看凳子没了,只好在里面哭,一边哭一边求绕的说:叔叔我们下次不敢了。

少年们探索欲望是很,模仿力也强,早晨上学路过警卫班宿舍看到里面一排整齐的床上都有战士们叠得象“豆腐块”的被子,回到家把爸爸的军用被子拿来,模仿着也想打出“豆腐块”,试了几次不成功,就想战士一定是在里面垫了木板撑起来的吧?一天刘勤、刘丰、刘光、刘明姐妹兄弟还有几个伙伴,趁着警卫班战士全体去连里开会的机会,偷偷钻到宿舍里把每一床被子都掀开,看里面是否有木板,没找到,嘴上不说,心里对战士的敬佩油然而生。
勐混坝的天空有一群全天候翱翔的鸽子,这群鸽子🐦🐦🐦的“家”也在大院,牠们有一个“家长”是这群鸽子的训练员兼管理员的解放军战士,这群鸽子是十团的“宝贝” ,因为边境一带山深林密,很多哨卡架不了电话线,无线电波也时有时无的通不了话,各哨卡有的在山沟里、有的在山顶或半山腰、下级部队的通信全靠这些“军鸽”,刘光、刘明和十团的孩子们也很喜欢这些军鸽🐦,经常去军鸽的鸽笼边看叔叔训练鸽子,这群鸽子听🎧着叔叔吹出的长短、高低弦律不同的哨声,作出上冲👆、下降👇、前进、左转👈、右翻👉等不同的动作,看得孩子们发出一声声的惊叹👏👏👏,当训练结束时,鸽子们会落在叔叔的脚边,绕着他转圈⭕,一下一下的点着头,嘴里发出“咕噜”“咕噜噜”的声音要奖励🍚🍟(吃的)。这些军鸽不会吃外人喂的食物。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刘光、刘明与他们的父母、姐姐们。(照片由刘丰女士提供)】

?

打架,现在是犯法的事。但回到五十年前,大院男孩子打架是常事,三言两语不合就要拳脚说话。周副参谋长家有五个儿子,有天他家老四猫娃和他三哥在家门口打架,他爸不劝架不说,还“拉脚、抱头~”的出主意,他爱人出来看到了,就说:“你这个爸爸是这样当的吗?打坏了怎么办?~~”周副参谋长赶快躲了出去。反正院子里自家的爸爸都怕自家的妈妈!刘光可以把比他大的友谊哥按在地上打,友谊哥叫了一个比他大的许光大哥,两人才把刘光打败,两个大的打一个小的,这叫什么事呀?写到这,看看现在舞台上的那些“小鲜肉”,男不男、女不女的“娘娘”们,再打仗了咋个整?!
六月底当闪电、打雷、下大雨时,我们都很兴高采烈的盼望着可以去捡菌子了。刘光捡菌也很有一套,他眼尖,观察力强,跑得快,不声不响地就可以检到一堆菌。一大帮孩子邀约着去检菌,到了山林中就被大山吸进去了似的,不断有人“麂子来了”🐺,“马鹿来了”🐴的乱喊乱叫,还会大声唱歌,不然散出去的孩子就走不回来了。
(捡菌子部分请看俊玲和孟莲美篇~~)
大院里的爸爸👱们几乎都是在各时期各个战场上有过战功的英雄,俗话说得好:虎🐯父无犬子🐻,烈士刘光、刘明的父亲刘斌叔叔身上充满正义的英雄之气,他不怕牺牲,机智勇敢,专挑硬仗打,刘斌叔叔的主要战功经历: 1946年在太岳军区孟县独立营因作战勇敢立大功一次;1946年11月因作战勇敢被评为战斗模范一次;1948年冬季在太原东山战役中,率领全连攻克坚固防役之敌,在敌人密集炮火的轰炸下坚守住阵地,因此被15纵队领导授予“攻如猛虎,守如泰山”👍的称号;1949年4月,在我军攻克太原战役中,刘斌率领的连担任穿插任务,因大担插入,战果辉煌被62军18兵团授予“尖刀插入,战果第一”的光荣🌟称号(太原战役是解放战争中的一场硬仗,历时半年之久)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我部一个连突遭敌人一个营兵力袭击,部分阵地已被敌人突破,危险情况下,刘斌带2个连前去增援,在部分阵地已失守的极端危险情况下,与敌人短兵相接,用刺刀、手榴弹把敌人赶下阵地,使敌人在阵地内和阵地前丢下60多具尸体、110件武器而告终!此次战斗,参战的三个连队分别获一等、二等功、三等功,刘斌个人因指挥有方,身先士卒记三等功,并受到提前晋级的奖励。

????????舞勺之年的刘光、刘明和他的伙伴们熟悉军号🎺,吹出的各种声音起床号、出操号、午休号、熄灯号、冲锋号等等;看着每年新兵进院在操场一二一的走正步,开始时许多新战士左手左脚,而三个月后个个步伐整齐,可以参加阅兵。早、中、晚餐前战士们列队歌唱,开大会、看广场电影前的拉歌,各连队刊出的黑板报,军营文化在大院孩子们的心中融化,大院走出的孩子们个个会唱红歌。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1981年刘光从南京外国语学院毕业后,回家(保山)探亲,和父亲刘斌、姐姐刘勤的合影。这时刘家已有5人在现役,刘叔叔的脸上扬溢出满意的笑容。(照片由刘丰女士提供)】

?

时光匆匆一闪五十年过去,父辈们完成了祖国和党交给他们的任务:保卫边疆,建设边疆!为了完成任务,他们赤胆忠心,奋勇善战,团结一心,大度大量。而母亲们自我牺牲,认劳认怨,把困难的生活担子担在肩上,父母是孩子们最好的老师,军二代们响应祖国的号召,学习知识勇攀高峰,上山下乡投身军营、工厂,和刘光、刘明一样披挂上阵为祖国建设保驾护航🚢,把人民的需要放在首位和同辈人一起为改革开放贡献力量,刘光、刘明是我们的榜样!我们和父辈一样对党忠诚老实,鄙视贪污腐化、买官卖官、搞权、钱、色交易的“贪官”,疼恨那些破坏军风、违反军纪、践踏军魂的“军贪”;把根扎在了父母和我们经过奋斗赢来的高科技🚀✈🚄时代下风光秀丽的边疆,思茅现在改名普洱市,已开发成为一个多民族的旅游城市;当时分区大院走出的身姿矫健,飒爽英姿的青葱少年们已经是头发花白、脸上爬有皱纹的爷爷、奶奶👨👩,每每聚在一起还会扯出我们一些“糗”事,当然也会提到我们大院一起成长的英雄刘光、刘明,在我们的心里他兄弟俩永远是少年👶👦的模样。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上图为本文作者。与刘光、刘明、刘勤、刘丰兄弟姐妹在少年时期共同生活在思茅(边防)军分区大院。】

?

衷心感谢为本文提供资料、图片的刘光、刘明烈士的姐姐刘丰女士!
感谢对本文提供少时回忆的毛孟莲女士,孙捷、隋友谊先生等!
作者简介:陈加莉 女 1959年10月生于昆明,1963年随父母在思茅(现普洱)少数民族集聚地生活,1978年10月考入云南师范大学数学系学习,毕业后从事教育工作,现退休,退休前为广东财经大学教师。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太阳寨:红色底蕴,诗意名字,美好愿景,金色未来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人民日报/湖北日报】传承红色文化 推动乡村振兴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2019,鄂豫皖红军后代“寻根”罗田太阳寨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太阳寨|大别山列宁小学的将帅情缘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太阳庵”:见证“天光”历史,钩沉红色人文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2021.5.15【解放军报】首发,【人民网】、【新浪网】转载,原题《把拥军的事一直做下去》?★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学习强国》网站、《中国双拥》杂志、《中国妇女报》《黄冈日报》等报道:《大别山中“爱国拥军五姐妹”》】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中国组织人事报》2021.10.8报道《太阳寨村:红色新村打出“绿色招牌”》】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太阳寨迎来全县党史学习教育现场推进会参观团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2021.9,罗田党校组织参观见学】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黄冈市委党委老干部参观“太阳寨”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太阳寨村银杏树下“红五星”的故事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更多精彩期待大家共同发掘分享】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太阳寨):忆刘斌、王昌群前辈之子刘光、刘明两位烈士(附:英雄少年的大院生活)

(浏览 1,79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