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战役:西北解放战场的最后决战,彭德怀血战马家军,第一野战军一战定四省

兰州战役:西北解放战场的最后决战,彭德怀血战马家军,第一野战军一战定四省

1949年扶郿战役之后,第一野战军经过陇东追击,打开西进的门户,完成了西北战略决战第二阶段作战任务。第一野战军和中央军委经过反复商讨,决定把兰州战役作为西北战略决战第三阶段任务。经过兰州战役,青海马步芳集团(青马集团)遭到歼灭性打击,西北战场国民党军全面崩溃。
一、青马集团妄图决战兰州
陇东战役后,青马集团节节抵抗,最后撤至兰州,自认为已经逃脱危机,将迎来新的转机。兰州因地处皋兰山麓而得名,旧属甘肃省皋兰县。它位于甘肃省中部,西北面是河西走廊,东面是广阔富饶的河套平原。兰州自古是中原通往西北各地的要冲,政治地位、军事地位、经济地位十分重要。
此时,兰州是国民党统治西北的政治中心与军事中心,是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所在地。兰州城北是滔滔黄河,四周群山环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特别是城郊南山,系全城的天然屏障,国民党军修筑了大量永备工事。在主阵地和外围阵地,均构筑了能相互支援和掩护的钢筋水泥碉堡群。在阵地的外斜面,有一二道环形人工削壁。削壁中部有火力点,削壁外部有外壕,外壕外附设了大量铁丝网和地雷。为了坚守兰州,国民党军储备了充足的粮食、弹药。在部队中进行欺骗宣传,散布解放军“杀回灭教”等谣言,煽动不明真相的官兵产生反共情绪。为了收买军心、鼓舞士气,发给每一个士兵1至3块银元。
1949年8月上旬,受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马步芳的指派,副长官兼参谋长刘任到甘肃省定西县(今属定西市)召开军事会议,确定以10万人防守兰州。具体兵力部署如下:(1)以主力第82军、第129军、2个骑兵旅、3个保安团共5万人,据守兰州。其中,以第82军3个师分别守备兰州门户马家山、营盘岭、沈家岭。(2)以第91军、第120军和宁马集团第81军等部约3万人,于兰州东北的甘肃省靖远县、景泰县、靖远县打拉池(今属白银市平川区)布防,保障兰州的左翼安全,并相机侧击进攻兰州的第一野战军。(3)以新组建的骑兵军约2万人,以甘肃省临夏县(今属临夏回族自治州)为基地,控制甘肃省临洮县、洮沙县(今属临洮县),以保障兰州右翼安全。

兰州战役:西北解放战场的最后决战,彭德怀血战马家军,第一野战军一战定四省

◆兰州战役示意图。
8月12日,马步芳成立“兰州决战指挥部”,由他的儿子马继援担任指挥官,全权指挥兰州决战。指挥所设在黄河以北的庙滩子,位于北塔山附近,既可临阵指挥作战,又便于向青海撤退。
马步芳自鸣得意地认为,兰州是他设下的一个陷阱,解放军进入必遭失败。他设想,青马集团正面抗击,宁马集团与胡宗南集团两翼出击,可全歼第一野战军于兰州城下。国民政府为保住西南一隅,企图依靠胡宗南集团、青马集团、宁马集团钳制第一野战军主力南下,便一再打气。
8月14日,国民政府行政院长阎锡山在广州紧急召见马步芳、马鸿逵、胡宗南,举行西北联防会议,拟制《兰州决战计划》。该计划企图以3路夹击,将第一野战军挫败于兰州外围地区。具体兵力部署如下:(1)以马步芳集团依托黄河天险和兰州的坚固设防,吸引和消耗第一野战军主力。(2)以集结在宁夏省中卫县(今属中卫市)、中宁县的马鸿逵集团,侧击第一野战军右背。(3)以集结在陇南徽县、成县、两当县的胡宗南集团4个军,侧击第一野战军左背。(4)将新疆警备总部陶峙岳部东移,参加甘青宁地区作战。
为了收买马步芳和马鸿逵这种地方实力派,国民政府也尽量满足他们的个人要求。除任命马步芳为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还任命马鸿逵为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兼甘肃省政府主席、马步芳的儿子马继援为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二马在得到新的官职后信誓旦旦,表示要同生死、共患难,并商定会后一同乘飞机回兰州共同指挥作战。但是,在飞机即将起飞时,马鸿逵不顾广州会议誓言,以回宁夏部署兵力支援兰州为由,先回了银川。马步芳只好回到兰州,同儿子马继援指挥兰州战役。
二、第一野战军三面包围
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根据国民党军布防情况,判断马步芳在兰州的架式是妄图死守。彭德怀认为,攻打兰州是一场硬仗,但是在兰州消灭马步芳集团于第一野战军最为有利。他说:“我们不怕他守,而是担心他跑掉。如果他真的不跑,就到了我们把他消灭的时候了。”
8月4日,第一野战军向正在进行陇东战役的各兵团下达向兰州、西宁攻击的预备命令,决心以一部兵力钳制宁夏马鸿逵集团,集中绝对优势兵力歼灭青海甘肃地区马步芳集团,同时准备歼击新疆可能来援之敌。8月9日前,各部队完成进攻兰州、西宁的一切准备。具体兵力部署如下:(1)第1兵团(欠第7军)附第62军为左路军,进取甘肃省武山县、陇西县、渭源县、临洮县。得手后,渡洮河,经临夏县直取西宁,截断青马集团退路。(2)第2兵团为中路军,由甘肃省秦安县莲花镇经通渭县马营镇、陇西县通安驿镇、定西县内官营镇(今属定西市安定区)、和政县新营镇、马莲滩、洮沙县,向兰州城南、城西攻击前进。准备以主力于兰州上游渡黄河后,沿西宁至兰州公路东进,包围兰州国民党军。如兰州国民党军先退西宁或北撤,第2兵团应即西进,协同第1兵团进攻西宁或尾敌北追。(3)第19兵团(欠第64军)附骑兵第2师为右路军。第65军由甘肃省隆德县(今属宁夏回族自治区)经静宁县沿西兰公路(西安—兰州)、第63军由甘肃省固原县(今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原州区)经隆德县兴隆镇(今属西吉县)、会宁县、定西县,向兰州城东攻击前进。(4)第7军主力控制甘肃省天水县,与第18兵团打通天宝铁路(天水—宝鸡)。第7军一部控制陇西,保护左兵团交通运输。(5)第64军控制固原县及其以北地区,对宁马集团积极防御。(6)第18兵团(欠第62军),继续留守陕西,钳制胡宗南集团与二马集团靠拢。
8月5日,第一野战军政治部发出政治动员令:各部努力做到,敌人逃到哪里必须追到哪里,不给片刻喘息机会,并即包围干净全部歼灭之。发扬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坚决执行命令,不讲价钱,不折不扣,充分表现共产党员、革命军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高尚品质,忍受任何困难,歼灭一切敢于顽抗的敌人。坚决执行回民政策与回民俘虏政策,对惨遭马步芳、马鸿逵蹂躏灾难深重的回民群众,应给予深刻的阶级同情,帮助其彻底解放。对城市政策、各种社会政策、群众纪律,必须认真执行。

兰州战役:西北解放战场的最后决战,彭德怀血战马家军,第一野战军一战定四省

◆由于解放军是采取三面包围态势,故黄河铁桥成了马家军兰州守军撤往青海或河西走廊的唯一通道。
8月6日,中央军委电示司令员彭德怀、副司令员张宗逊、参谋长阎揆要:“八月四日发来歼灭甘、青匪军的预备命令,一般甚好,惟请注意左兵团所取之路线似过于迂回,且经临洮、临夏渡黄河直取西宁,系深入马家老巢,过去四方面军曾打算走此路西渡,因遇阻路险折回,望令一兵团负责仔细调查此路道路粮食情况及渡河条件,尤其是回民关系如何,对大军经过具有决定意义。西北军区有任谦对洮、夏地形民情有研究,可调他详询。据一般了解,青马残暴,在其主力未被歼前,对我敌意甚深,而回民中间又不若宁回曾受过我好影响,故对深入青马老巢寻其主力作战,须谨慎将事,大意不得,望以此意告王震为要。”
8月8日,第一野战军主力向兰州、西宁方向攻击前进。8月19日,全部到达指定位置,对兰州形成3面包围态势:(1)右路军进至兰州东南,占领榆中县定远镇、郭家庄地区。(2)中路军进至兰州正南,占领洮沙县,榆中县窦家山,皋兰县阿干镇(今属兰州市七里河区)。(3)左路军进至兰州西南,占领临洮县,修复洮河桥。(4)第一野战军战役指挥所设在榆中县乔家营,位于兰州东南。
三、初战轻敌失利
为防止青马集团弃守兰州,彭德怀决定及时发起战役进攻。8月21日,第2兵团、第19兵团向国民党军阵地发起攻击。但是,第一野战军以炮火轰击时,国民党军隐蔽在工事内。第一野战军发起冲击或受削壁外壕阻碍时,国民党军突然猛烈开火,趁机从攻击部队之侧翼出击。国民党军队形之密集,动作之凶猛,实为罕见。有时,国民党军采取步骑配合实施反冲击,也使第一野战军攻击部队遭受很大伤亡。经1天激战,第一野战军未攻下1个阵地。彭德怀和张宗逊果断决定,全线暂停攻击,以3天时间认真总结经验教训,以利再战。当天21时,彭德怀、张宗逊向中央军委报告了试攻情况。
8月23日,彭德怀、张宗逊、阎揆要、政治部主任甘泗淇、政治部副主任张德生致电第1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王震:“21日攻兰州外围受阻,主要原因是轻敌,次要原因是敌工事很坚固,敌人顽强。左兵团以一部进占永靖,控制黄河,准备随时向享堂、红城寺线侧击、堵击。”该电报赋予第1兵团的任务是,一方面准备渡过黄河进军青海,一方面准备随时增援兰州。
8月23日,中共中央致电彭德怀、张宗逊并贺龙、习仲勋:“马步芳既决心守兰州,有利于我军歼灭该敌。为歼灭该敌起见,似须集中三个兵团全力于攻兰战役。王震兵团从上游渡河后,似宜迂回于兰州后方,即切断兰州通青海及通新疆的路并参加攻击,而主要是切断通新疆的路,务不使马步芳退至新疆,为害无穷。攻击前似须有一星期或更多时间使部队恢复疲劳,详细侦察敌情、地形和鼓动士气,作充分的战斗准备,并须准备一次打不开而用二次、三次攻击去歼灭马敌和攻占兰州。”

兰州战役:西北解放战场的最后决战,彭德怀血战马家军,第一野战军一战定四省

◆六军主攻营盘岭。
8月24日21时,彭德怀致电中央军委并贺龙、习仲勋:“(一)即遵照八月二十三日电示,以三个兵团打兰州,王(震)兵团决从兰州上游渡河迂回兰北。(二)宁马出动三个军,经黄河左岸增援兰城可能大。如两马集结兰州并周、黄(第120军军长周嘉彬、第91军军长黄祖勋——笔者)两部共有十三万兵据守坚城,我即集三个兵团,短期内亦不易攻占。同时粮食很困难,不能持久。运输线长,运输工具少,即弹药亦不能得到充分接济,运粮更不可能。故决定乘马鸿逵部未到前,围攻兰州,求得先解决青马主力。如未解决青马军,而宁马援军迫近时,即以四个军围困兰州,集结五个军打宁马。(三)二兵团、十九兵团攻城准备工作已妥。疲劳尚未恢复,粮食不足,油菜更难解决。青马军不断反袭,故很难得到休息。以现在准备工作来看,攻占兰州有六七成把握,故决定在二十五日晨开始攻击。”
四、城南四山争夺战
8月25日拂晓,第一野战军发起总攻,主要目标是攻占城南4座山头,抢占制高点。
沈家岭和狗娃山(狗牙山)位于兰州城西南侧,是国民党军主阵地之一,被称为“兰州锁钥”,由第82军第190师防守。若能夺下沈家岭和狗娃山,就等于打开解放兰州的大门,可以直捣兰州城西关,控制咽喉要地黄河铁桥,截断国民党军唯一的西逃退路。第一野战军第4军担任攻击沈家岭和狗娃山的任务,具体战斗部署如下:第11师攻击沈家岭,第10师攻击狗娃山,第12师为预备队。总攻发起后,第11师第31团在团长王学礼指挥下,以迅速勇猛的动作,向国民党守军发起攻击,很快占领沈家岭阵地第一道堑壕,以及第1号碉堡、第2号碉堡、第3号碉堡。接着,第31团继续前进,向第二道堑壕逼进。国民党守军乘第31团立足未稳之机,集中兵力反扑。第31团在第32团、第33团的密切配合下,击退国民党守军的第一次反扑,占领第二道堑壕,并乘势向核心工事逼进。马继援急调第129军新1师、第357师增援,以整营整团的兵力进行反扑。漫山遍野的国民党军光着膀子,挥着大刀,横冲直撞。国民党军官手举大刀,大喊大叫,进行督战。第4军军长张达志、政治委员张仲良命令部队发扬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坚决把国民党军打下去。进攻的部队坚决执行上级命令,不分干部战士,奋不顾身地与国民党军展开搏斗。阵地上刀光血影,杀声冲天,硝烟弥漫,战斗越打越烈。经过肉搏,进攻部队终于打退国民党军的反扑,但是自己也受到严重的损失。第31团只剩下170多人,干部绝大部分伤亡。第32团、第33团同样打得很艰苦,也伤亡严重。在如此惨烈的情况下,第11师仍然顽强地巩固着既得阵地。8月25日中午,第4军指挥所急调第10师第30团支援,继续猛攻沈家岭。同时,第4军命令第10师第28团、第29团猛攻狗娃山。下午17时,国民党军纠集残余力量作最后挣扎,并且从白塔山向沈家岭进行炮击。国共军队交织一起,持续厮杀。国民党军渐渐不支,丢下大批尸体向山下溃退。下午18时,第4军完全占领沈家岭、上狗娃山、下狗娃山,毙伤国民党守军3800余人。第4军伤亡3000余人,其中团级干部13人。在激烈战斗中,第31团团长王学礼、第30团政治委员李锡贵、第32团副团长马克忠壮烈牺牲。

兰州战役:西北解放战场的最后决战,彭德怀血战马家军,第一野战军一战定四省

◆四军主攻沈家岭、狗娃山。
皋兰山位于兰州城南,是全城的制高点。主峰南面是营盘岭,自古就是控扼兰州的军事要地,由第82军第248师防守。营盘岭山顶有一组用钢筋水泥构成的环形集团工事,山崖被削成3道峭壁,每道高约10米,形成3道防线。第6军吸取试攻时兵力分散的教训,集中全军17门野炮、15门山炮,还有重迫击炮、团属迫击炮,组成两个火力队。总攻开始后,首先集中炮火向国民党军的工事轰击,然后以步兵进攻。担任营盘岭主攻任务的部队,是第17师第50团。该团冲到第一道削壁时,突破口未炸开,国民党军凭借水泥暗堡拼命抵抗。爆破组无法靠近,几次爆破和攻击均未成功。第50团第7连指导员曹德荣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抱起炸药包,趁手榴弹爆炸升起浓烟之际爬到削壁下,身贴崖壁,手托炸药包炸开了缺口。这位董存瑞式的英雄,以自己的身体为突击队开辟了前进通道。第50团第7连排长陈全魁,号称“小钢炮”,把两颗手榴弹绑在一起,一连投掷了几十颗。压制国民党军火力后,他又用枪榴弹破坏国民党军机枪掩体。他虽然身负重伤,仍然不下火线。在此期间,第16师第46团主攻东南国民党军阵地,第6军以炮兵群火力掩护该团突击队进攻。炮火轰击后,该团迅猛冲向国民党军阵地,展开激烈的拼杀。子弹打光了就拼刺刀,刺刀拼弯了就空拳厮打。有的连仅剩十几人,几次命令后撤都不肯。指战员们呼喊着“向英雄学习”“为烈士报仇”的口号,向国民党军冲杀的劲头更大更猛。国民党军指挥官以机枪、大刀督战,组织反扑7次,均被击退。8月25日14时,3道削壁防线均被第50团攻占,国民党守军大部被歼。17时许,国民党守军残部溃退,营盘岭被第6军全部占领。
窦家山位于兰州城东南10公里处,海拔2000米,东北与十里山相连,西南和古城岭、马家山相接,紧扼西兰公路,是通往东岗镇的必经之路。窦家山是兰州东南部的重要屏障,由青马集团第82军第100师一部防守。为了守住这里的阵地,国民党军组织大刀敢死队,歃血宣誓,声称誓死坚守。后来又以“攻上去赏银元,战死就升天”等欺骗宣传,鼓动士兵拼死卖命。马继援在该师组织“督战队”“执法队”,对后退者当场处决。担任窦家山主攻任务的是第63军第189师第566团,担任助攻任务的是第565团,担任第二梯队的是第567团。8月25日,总攻开始后,第63军炮兵团两个山炮营、1个重迫击炮营连续轰击国民党守军阵地。半小时后,国民党守军大部分防御工事被摧毁。步兵发起冲击后,炮兵火力向纵深延伸。5分钟后,第189师第566团第1营第3连攻入国民党守军阵地,在第100师与青海省保安第1团之间撕开了一个口子。第1连、第2连很快跟进,扩大战果,打垮国民党守军,占领了第1号阵地。紧接着,第2营投入战斗,击退国民党军的反扑,巩固既得阵地,并向第2号阵地发起攻击。与此同时,第189师第565团也从正面攻上去,占领了第3号阵地。第189师第567团第3营也加入战斗,协同第566团第3营攻占了第14号、第15号阵地。此时,国民党军调来大批援军投入作战,战斗异常激烈,战场呈胶着状态。国民党军先后组织6次大的集团反冲击和无数次小反扑,均被第189师击退。15时,国民党军又组织约1个团的兵力,向第189师发起强大的反冲击。国民党军摇晃着大刀,一窝蜂似地冲上第189师阵地。一阵拼杀之后,大部国民党军被歼灭,一部逃往窦家山西侧的沟洼里。17时许,第189师占领窦家山全部阵地。在第63军主力攻击窦家山的同时,第187师对十里山国民党军第129军新1师进行钳制性攻击,使其不能南援窦家山。8月26日凌晨,国民党守军开始溃退,第187师命令第161团追击。该团翻越十里山,勇猛追击。国民党军阵势大乱,争先逃命。天亮时分,第561团占领东岗镇。

兰州战役:西北解放战场的最后决战,彭德怀血战马家军,第一野战军一战定四省

◆我军攻占沈家岭制高点。
马家山和古城岭位于兰州城东南,是相连在一起的一些黄土山头,长约6公里。这里是扼守焦家湾机场和东岗镇的主要阵地,由青马集团第82军第100师一部防守。马家山是兰州外围最坚固的防御阵地之一,阵地上有密如蛛网的铁丝网和蜂窝似的地雷区。铁丝网和木桩上还挂着航空炸弹,每枚航空炸弹又连接着几枚地雷。只要一踏响地雷,就会引爆其他地雷和航空炸弹,杀伤半径在30米以上。国民党军在马家山有8道防线,主要兵力集中在第三道外壕和主峰古城岭上。第65军以第193师第579团担任主攻任务,第578团在其右翼助攻,第577团为第二梯队。8月25日拂晓,第193师在强大炮火掩护下,向古城岭国民党守军发起攻击。战斗迅速发展,国民党守军极其恐慌。国民党军督战队用大刀逼着大批预备队冲杀,企图夺回阵地。在马家山、古城岭阵地上,第65军与国民党军激烈争夺5小时,往返拉锯20余次,才巩固了既得的阵地。在激烈的战斗中,涌现出了许多感人的英雄故事。战士刘云才一个人扔出130多枚手榴弹,胳膊肿了还在坚持。身负5处重伤的共产党员史耀增没办法参加战斗,用尽全力给刘云才拧手榴弹盖。在通向古城岭核心工事的道路上,突击排长脱去衣服跳进泥潭把自己变成泥人,凭借土黄色的伪装爬到了国民党军眼皮底下,摧毁了工事。17时,第193师连续打垮国民党军的14次反冲击后,向纵深发展。与此同时,第194师第582团从左侧攻上马家山主峰,进行殊死搏斗,大量歼灭了国民党守军。午夜,战斗结束,歼灭国民党守军2600余人。
五、生死黄河铁桥
经过一整天激战,南山各主要阵地均被第一野战军占领,而马鸿逵的援兰兵团尚未出动。年轻气盛的马继援原来想凭险顽抗,争取时间,等待援兵,现在已信心全无。8月25日14时,马继援在与西宁马步芳密语联系后,立即召集师以上军官开会,决定当天19时后趁黄昏夜幕之际秘密撤退。具体部署是:由第82军第190师担任掩护,按第100师、第248师、新1师、第357师、第190师顺序,经黄河铁桥撤往青海。
8月25日19时,在兰州市金天观(今文化宫)附近,第一野战军第3军第7师从一名俘虏口中得知国民党军撤退的消息后,立即向上级报告。第3军军长黄新廷、政治委员朱明接到报告后,命令第7师进行追击。第7师第19团首先攻入西关,直插黄河铁桥。这时,溃退中的国民党军官兵争相逃命,不断涌向桥头,铁桥上人与车马拥挤在一起。第19团猛烈射击,桥上的人、马死尸越堆越多。一辆弹药车在桥上中弹起火,弹片横飞,堵塞了通道。成批的国民党军官兵跳入黄河,拽着马尾泅渡,溺水者不计其数。8月26日2时,第19团歼灭守桥国民党军,完全控制黄河铁桥,堵死了国民党军的退路。

兰州战役:西北解放战场的最后决战,彭德怀血战马家军,第一野战军一战定四省

◆兰州人民积极抢修黄河铁桥,保证部队西进追歼残敌。
第7师第19团第1营第2连连长贾秋忠率领全连战士乘黑夜搜索残敌,大胆勇猛地前进,在双城门、中山路东段、和平门等处,抓获了成群的俘虏。当他们从俘虏口中得知焦家湾飞机场还有大批国民党军时,立即指挥全连勇猛穿插,机智勇敢地战斗,直趋飞机场,俘虏国民党军2500余人,战后被评为战斗英雄。
与此同时,第7师第20团、第21团从西关攻入城内,与国民党军展开激烈的巷战。经过短兵相接的战斗,前锋连队打垮国民党军1个骑兵营,占领了甘肃省政府大院。第7师指挥所随第20团前锋连队跟进,立即用电话向彭德怀报告了部队的进展情况。彭德怀非常高兴,命令部队继续战斗,扩大战果,彻底消灭敌人。
8月26日凌晨4时,第3军第7师控制了各城门及城内各要点。第63军从东岗镇插入城区,向拱星墩的国民党军猛攻。11时,第19兵团一部越过黄河铁桥,占领了白塔山。12时,兰州城内国民党军全部被肃清,桥北国民党军残余坚守无望,分途向甘肃省永登县、青海省西宁市方向逃跑,兰州城宣告解放。
兰州战役(1949.8.21-8.26),是西北解放战争中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的城市攻坚战,第一野战军伤亡8700余人。青马集团主力第82军3个师大部、第129军2个师各一部、3个保安团,共计2.7万余人被歼。其中,毙伤1.2万余人,俘虏1.37万余人,跳入黄河淹死2000余人。经兰州之战,青马集团精锐丧失殆尽,宁马集团则魂飞魄散。

兰州战役:西北解放战场的最后决战,彭德怀血战马家军,第一野战军一战定四省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党史博采):兰州战役:西北解放战场的最后决战,彭德怀血战马家军,第一野战军一战定四省

(浏览 25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