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岁开国少将张力雄逝世,系最后一位参加过长征的开国将军

岳怀让

澎湃新闻记者从相关部门获悉,开国少将、原福州军区顾问张力雄将军,因病医治无效,于2024年4月2日下午在江苏南京逝世,享年111岁。

张力雄将军  上杭县融媒体中心 图
张力雄将军  上杭县融媒体中心 图

最后一位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开国将军

公开资料显示,张力雄,1913年11月21日出生于福建省上杭县通贤乡障云村燕子塔自然村,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转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据央视新闻此前报道介绍,张力雄将军生前是全国唯一健在的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开国将军。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张力雄任红12军34师100团连政治指导员、团总支书记、团政治处主任、团政治委员等职,参加了中央苏区第四、第五次反“围剿”作战和二万五千里长征,三大红军主力会师后随西路军进入甘肃,参加了高台血战等战役。

抗日战争时期,张力雄任抗大1大队2队队长、政治处主任、抗大总校太岳独立大队政委、太行军区第7军分区政治部主任等职,参加了林南、水林、伏牛山等战役和开辟豫北抗日根据地的战斗。

解放战争时期,张力雄任中原军区第1纵队3旅政委、鄂西军区第3分区政委、野战旅政委、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野战军特种兵纵队政治部主任等职,参加了中原突围、淮海战役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张力雄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原西南军区炮兵部队政治部主任、副政委,原昆明军区公安军第一副司令员,原云南军区副司令员,原昆明军区司令部副参谋长,原福州军区顾问等职,并当选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张力雄于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61年晋升少将,先后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三过草地,百炼成钢

据将军家乡上杭县融媒体中心去年6月刊文介绍,1934年,张力雄作为红三十四师一〇〇团的政委参加了在瑞金举行的全军政工会议。在会上,张力雄见到了毛主席。毛主席抓着他的手,问他是哪里人。张力雄告诉他:“我是才溪人。他说,“噢,才溪我到过的,才溪是模范乡,你要当模范的。”

时隔半个世纪,张力雄回想起当年的情景,依然记忆犹新,他说:“我就是带着毛主席的嘱咐开始长征之路的。”

长征途中,张力雄担任红五团教导大队政委。红五团是全军的后卫部队,承担掩护和收容任务,被称为“钢铁后卫。”1934年9月底,张力雄率800余名学员,在兴国老营盘白云山阻击国民党军,这是中央红军长征前的最后一仗。战役打了三天两夜, “钢铁后卫”用血肉之躯顶住了兵力是己10多倍敌人的轮番攻击,为红军主力集结转移赢得了时间。

随后,张力雄率部集结到于都河边,从那里踏上漫漫长征路。

“夹金山,夹金山,鸟儿飞不过,人不攀。要想越过夹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间!”这是在四川广为流传的一首民谣。夹金山海拔4114米,危岩耸突、峭壁如削、天气变化无常,是一座“死亡之山”。而张力雄居然是打着摆子上雪山的。

1935年6月,张力雄带领的红五团终于到达川西北,准备翻过夹金山后与四方面军会师。雪山下的当地老人看到红军人困马乏,衣衫单薄,连连摇头,不相信他们能翻过夹金山。

第二天早晨,每人只吃了一碗辣椒面与豌豆叶一起煮的糊糊汤,就迅速集合上山了。红五团一路收容了不少伤员病员,其中还有4名重伤员,而张力雄从过大渡河开始,就一路上“打摆子”,每隔一天打一次。为了让他翻过夹金山,医生只得将保存了很久、全队仅有的3支奎宁针给张力雄用了一支。

越往上爬,山势越险,道路越窄,空气越稀薄。许多同志不是一不小心就滚下了深不见底的山涧,就是坐下再也没有起来。快到山顶时,突然乌云翻滚,暴雨夹着冰雹劈头盖脸地砸来,正打着摆子的张力雄寸步难行,冻得牙齿发颤。警卫员赖国标背着张力雄吃力地向前爬着。突然,赖国标一个翻滚,滚下十几米,幸好被一块大石挡住了,才幸免于难。最终,凭着顽强的毅力,张力雄和收容组的10位战士互相搀扶着,整整走了12个小时才翻越夹金山。

如果说爬雪山艰苦卓绝,那么三过草地,还添加了一种说不出的苦闷与憋屈。如果说雪山呼啸的风雪是狰狞的魔鬼,那么喜怒无常的草地则是另一个吞噬生命的疯子。

红四方面军会师后,张力雄所在的红五军团跟随张国焘的左路军行动。一年多后,已是红五军四十五团政委的张力雄率部第三次过草地。第三次进入死亡之地时,最令人痛心的是,张力雄的警卫员赖国标牺牲了。赖国标,福建长汀人,一路上跟随张力雄出生入死,情同手足。他是喝了一种不知名的野菜汤后中毒而死的。特别让张力雄悲痛的是,赖国标在奄奄一息时,还吃力地从自己衣袋里摸出一小袋盐巴和花椒粉交给他,紧紧地拉着他的手说:“首长,我不能再照顾你了,这是留给你防寒的!”顿时,张力雄两行泪水夺眶而出,紧紧握住他的手,赖国标断断续续地说:“有机会的话……给我家捎个信……告诉我的父母……我也参加了红军长征……”说完,手慢慢松开了。

时隔多年,谈到爬雪山过草地,老将军依然泪流满面,情不自禁。他说:“不要忘记长征,不要忘记历史!”有人问他,是什么支撑你走完长征路的?老将军不假思索地回答:“在最艰难的时候,我常常想起毛主席要我当模范的叮嘱,信心和勇气又来了。”

高台血战,浩气长存

闽西是全国著名的革命老区,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中央苏区所在地。8.6万参加长征的中央红军中,有2.6万是闽西儿女,最终到达陕北仅剩2000多人,可以说,二万五千里的长征路,平均每一里路就损失一个闽西子弟,很多人连姓名都没有留下。

其中牺牲最大的有两次,一次是湘江战役,一次就是高台血战。当年,以闽西子弟为主组建的红三十四师,在湘江战役中基本壮烈牺牲了,另有少量人员调入红五军团所辖其他部队,如张力雄、黄鹄显、吴富莲等。长征中一直殿后的红五军团在一四方面军会师后,转隶红四方面军建制,渡过黄河后,在高台战役中,几乎全军覆没。

1936 年12 月下旬,“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为了打通“国际路线”, 背靠苏联,决定建立一个有利于回旋的战略基地长期抗战。为此,红军西路军决定从甘肃靖远西渡黄河,占领甘肃二州(即张掖、酒泉),控制河西走廊。

“钢铁后卫”变为“开路先锋”,12 月30 日,张力雄所属的红五军团一举攻克临泽,全歼该城守敌,然后马不停蹄地向高台进发。高台位于甘肃省西部,是兰新公路的咽喉要道,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红军要西进,首先必须占领高台。

1937年1月1日拂晓,红五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攻克高台,全歼高台伪军1500 余名。时任45团政委的张力雄带领红军战士一面坚守城门,一面积极向群众宣传红军的性质和宗旨,大力宣传 “一致抗日”等道理。红军进城后不进民房,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视贫苦群众为父母兄弟姐妹,这与马匪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形成鲜明对比,很快赢得当地回汉群众的信任与支持,高台城内外呈现出一派新景象。  

红军两天内连克两城,势如破竹,极大震撼了国民党反动政府和马步芳的“马家军”,他们视高台红军为心腹之患,急欲消灭之。马步芳、马步清、马鸿遗分别从青海、宁夏等地调来四个骑兵主力旅和炮兵团、手枪团,加上胡宗南的一个步兵旅,共三万五千余敌,包围了高台城,企图阻止红军西进,消灭红军于高台城。

张力雄等团领导始终和战士们一起战斗在火线最前沿,同仇敌忾、打退敌人的轮番进攻,硬是守住城墙。1月20日拂晓,马家军组织了自攻城以来最为猛烈的进攻,红军指战员视死如归,英勇奋战。突然一块弹片击中张力雄的左腿,警卫员连忙把他扶到卫生所包扎。当张力雄包扎完毕准备返回阵地时,一个老乡神色慌张地说:“红军同志,马匪在反动民团的内应下进城了,正在搜捕红军,你腿上有伤,快到我家里躲一躲!” 第四天,马家军放松搜捕,老乡把张力雄装上马车,上盖一层厚厚的杂草和马猪粪,送他出了城。

告别这位善良的老乡后,张力雄强忍腿上的伤疼,冒着严寒,沿着白雪皑皑的祁连山脚,在荒无人烟的旷野上辗转几夜,终于遇见一位年近六旬的老乡,不仅拿出珍贵的水和麦饼给他吃,还自告奋勇当向导,带着他突破敌人重重封锁线,找到了西路军政治部。

徐向前总指挥见到张力雄,激动万分,紧紧地握住他的双手说:“你回来就好,高台失败了,但革命没有失败!”此时他才得知,红五军团全军覆没,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团长叶崇本等都牺牲了。

高台大血战是红军战史上一场异常惨烈、悲壮的战斗。红五军将士以简陋的武器与十倍于己之敌恶战,坚守孤城达半月之久,歼敌2.5万余人,对配合河东红军战略行动,推动西安事变和平解决起了重要作用。

1956 年,叶剑英元帅在高台悼念英烈时,慨然赋诗:“英雄战死错路上,今日独怀董振堂。悬眼城楼惊世换,高台为尔著荣光。”

在张力雄几十年革命生涯中,许多往事随时间流逝慢慢淡忘,但西路军高台血战却永远铭刻心中。2011年7月20日,张力雄的儿女中兄妹5人来到张掖,在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凭吊革命先烈,并赠送了张力雄题写的“红军万岁”“高台英烈气壮千秋,不朽精神激励后人”的题词。算是对高台,对营救他的高台老乡,对死难高台的战友们的告慰吧!

健在的开国将军仅剩下一位

张力雄将军逝世后,目前健在的开国将军仅存1人,即1964年授衔的原乌鲁木齐军区副司令员王扶之,王将军出生于1923年,今年已经101岁。

自1955年至1965年间,我国共授予或晋升10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1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57名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177名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和136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

这些人一般被统称为“开国将帅”。

目前,“开国将帅”群体中,元帅、大将、上将、中将均已辞世。1955年首批授衔的开国少将也已全部离世。

来源:澎湃新闻

(浏览 1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