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狄德罗曾说:“质疑是迈向哲理的第一步”。

只要有疑点,就要敢于质疑、用于质疑。

16世纪,自从葡萄牙、西班牙先后从与华夏的直接或间接交流中获得知识并由此崛起之后,在将近百年的时间里,来自华夏的无数商品、知识与信息,开始源源不断地传入欧洲。

1585年,一个从未到过中国的西班牙人门多萨,根据欧洲市面上流传过来的华夏典籍与各种译本,撰写了一本《中华大帝国史》,并在罗马出版,一时声名鹊起。

《中华大帝国史》一书云:

“(中国)皇帝在每座城市用自己的钱设置有书院和学校,他们在里面学习写、读和算,及至学习自然或道德哲学、占星学、国家律法,或其它奇特的科学。……为此人人都学读写,哪怕再穷的人。”

在门多萨的眼中,中国历史悠久、教育发达、经济繁荣、幅员辽阔、国泰民安、武器先进、军事力量尤为强大。因此,他在书中反复强调,倘若中国愿意:

“征服全世界的疆域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这本书对当时欧洲的情况作了一个披露:为数众多的传教士、商人、官兵,为了使自己变强,都在想方设法购买来自中国的一切书籍,因为他们知道中国有大图书馆,而且价钱便宜。

西人通过各种途径,大量采购华夏各类书籍,并搬运回欧洲,其中包括:

  • 数字及天体运行;行星和星体,它们的周转和特殊影响。
  • 数学科学,算术,及运算规则。
  • 自然和裁判星相学,研究星相学及掷数字作推算的规则。

明末清初,在来华传教士中,南怀仁((FerdinandVerbiest,1623年—1688年),字敦伯,又字勋卿)也是一个极其响亮的名字。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南怀仁利用他在清宫中的特殊地位,也与其先辈利玛窦一样,想尽一切办法收集民间典籍,同时还将皇宫中的百科典藏偷盗出宫,以各种名义运回欧洲,从而为西方立下赫赫战功(否则,以下所谓的三功勋之图是轮不到他的)。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南怀仁盗窃从钦天监盗窃的天文仪器图,寄回欧洲,现藏于法国国家图书馆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还贴心地作了些翻译和说明,生怕老家的人看不懂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1680年左右,南怀仁开始用拉丁文撰写《欧洲天文学》(《Astronomia Europaea》)。1687年,此书完稿后在欧洲迪林根出版发行,对欧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比利时有位学者高华士(Noël Golvers)系统研究并翻译了拉丁文版的《欧洲天文学》,在对其翻译的《南怀仁的欧洲天文学》,即《The “Astronomia Europaea” of Ferdinand Verbiest S.J. (Dillingen, 1687)》一书的简介中,有这么一段耐人寻味的叙述:

“ Verbiest reports on the achievements of the Jesuits in fourteen distinct mathematical and mechanical sciences (gnomonics❶日晷测时术, ballistics❷弹道学, hydragogics❸水利工程(水文学), mechanics❹机械学, optics❺光学, catoptrics❻反射光学, perspective❼透视画法, statics❽静力学, hydrostatics❾流体静力学, hydraulics❿水力学, pneumatics⓫气体力学, music⓬音乐, horologic technology⓭钟表技术, meteorology⓮气象学) during the decisive decade, 1669-1679, when a strong base was laid for the revival and the flowering of the Jesuit Mission.”

“南怀仁(在《欧洲天文学》中)报告了耶稣会士在决定性(关键性)的十年①从1669-1679年中在14种不同的数学和机械科学领域②所取得的成就③。它们分别是:

日晷测时术、弹道学(与铸炮)、水利工程(水文学)、机械学、光学、反射光学、透视法、静力学、流体静力学、水力学、气体力学、音乐、钟表技术和气象学。

同时,在这决定性的十年中,耶稣会的传教事业的复兴和开花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从1669-1679年,这十年间南怀仁身处何处?

当然是在中国。

他肩负的是什么使命?

名为传教,实为知识盗窃。

盗窃知识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是让身后的国家成为列强。成为列强后,殖民、掠夺、侵略……

所以,仅仅是在1669-1679年这十年间,南怀仁等传教士就想方设法获取了大量完整的华夏古代的科技知识,并且通过一些中国人(受洗或收买)的帮助对这些知识进行了部分或者全部的翻译,然后分门别类,寄回了欧洲(胡适语)。

从利玛窦开始,这种活儿就成为一个长期的、浩大的系统工程,中间从未真正间断。

1688年,南怀仁去世。

康熙亲自为其撰写祭文:

“尔南怀仁,秉心质朴,四野淹通。来华既协灵台之掌,复储武库之需……可谓莅来惟精,奉职费懈者矣。遽闻溘逝,深切悼伤。追念成劳,易名勤敏。”

康熙此谕,用满汉两种文字刻在南怀仁碑碑阴,碑阳用汉文和拉丁文镌刻。迄今为止,用三种文字刻写的碑文少之又少,可见待遇之殊。

不但如此,康熙还专门为南怀仁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并赐谥号“勤敏”

的确很“勤敏”,一生都在忙着偷窃,把华夏的宝贵资料整理后拼命寄回欧洲;一生都在忙着篡改中国资料,推进造伪工程。

注意,明清之际来华后客死中国的传教士中,南怀仁是唯一一位身后得到谥号的耶稣会传教士。

与南怀仁的实际作为以及对后世产生的影响相比,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这位比利时汉学家高华士(Noël Golvers)研究南怀仁时还写了本《南怀仁的中国天堂:中国天文学资料库的构成及其在欧洲知识界的传播》一书,即《Ferdinand Verbiest(南怀仁), S.J. (1623-1688) and the Chinese Heaven: The Composition of the Astronomical Corpus, Its Diffusion and Reception in the European Republic of Letters》(Leuven University Press, 2003)。在这本书中,简介写道:

“该书分析了散布在欧洲各地的、两百多部南怀仁有关中国天文学的出版物,包括从北京寄回的木刻中文书(含仪器图纸、日食图、星历表、星历图等)。

……(南怀仁等人所搬运的中文书籍)是17—18世纪在华耶稣会士所呈现给西方的最壮观的图书资讯之一。

戈尔弗斯讲述了这些中国文献运往欧洲的过程……。

在所有这些货物的背后,都浸透着南怀仁的汗马功劳,他的笔迹在很多地方都能被辨认出来。

他死后,在北京的法国和德国传教士继续做这种输送事业…….。”

高华士所写的这部专著详细阐明了17-18世纪的欧洲学者(大多都是披着学者外衣的神父)是如何收到上述文献的,内容涉及天文(历法)、汉学、历史和语言等学科以及纯藏书。

正是在这些华夏典籍资料的基础上,一个又一个西方历史上的科学大神从石头缝里蹦了出来。

例如,托勒密(Claudius Ptolemy,约100年-170年)。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据说,托勒密(偷了蜜)一生极其伟大,为后世留下了一本皇皇巨著,名曰《天文学大成》。

1528年版《天文学大成》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浑天仪注》记载:

“天如鸡子,地如中黄。”

托勒密《天文学大成》:

“天体像禽蛋。”

不但如此,《天文学大成》中还记载了元朝上都司天台的天文仪器,——那是上都司天台专门研制的,是独有的、新出的、外面没有的,好吗?

托勒密,你连这个也抄?你还真是偷了蜜!

关于上都司天台的有关信息,详见:

上都司天台位于今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兰旗五一牧场所在地,又称回回司天台、北司天台,成立于1271年,汇集了许多精密的天文仪器,用于观测星辰变化、预言天象吉凶。其编制满员时为37人,职责是“领回回人观测天象,编制回回历”。

司天台地点在上都承应阙宫,部分考古学家认为,承应阙宫应在上都宫城北墙中段。元世祖即位前,曾下领土完整征求回回通星象学者,扎马刺丁等以其艺进,但未设官署。至元八年(1271),始置司天台。仁宗皇庆九年(1312),改为回回司天监,有提点、监、少监、监丞等官。

昆羽继圣,公众号:昆羽继圣西人可能做梦都想不到:一根秒针,一个机械时钟,居然可以给西方历史来个釜底抽薪,击穿美丽谎言的层层外衣

在西方的宣传语境中,托勒密《天文学大成》是欧洲天文学的来源。

没有这本书,就没有所谓的欧洲天文学。所以,这根柱子不能倒。

可是,这本书的来历却是神神秘秘的。而且,1515年版《天文学大成》和1528年版《天文学大成》又有诸多不同,不但增加了内容,还凭空冒出了一个以前从未见过的假人:喜帕恰斯。

这个假得不能再假的混蛋又冒出来跟东晋虞喜抢“岁差”了。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虞喜的词条描述,变成了“我国最早发现岁差”,呵呵。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据说,《天文学大成》问世的真正时间为1496年(国家图书馆有幸保存一本1496年托勒密《天文学大成》),最早出自书商约翰内斯·哈曼之手,其拉丁语版自称翻译自古希腊文名称译自Almagest,Almagest在希腊语中的意思是天文学论集,由雷格蒙塔努斯为其作注。

然而,即便留存至今的伪古希腊文献中,也并没有与《天文学大成》相关的其他任何天文学著作或者论文。

是的,整个伪古希腊,除了《天文学大成》,其他天文学著作一本都没有!

反倒是,华夏有大量与《天文学大成》内容基本相同的著作,多不胜数。

《天文学大成》记录从恒星月、近点月、交点月、朔望月四个方面分析月球运动规律,但实际上,欧洲从来就没有观测月球的天文传统。

1697年,英国学者本特利完成《论法拉利斯的书信:以回应尊敬的查尔斯·波义耳的反对》(Richard Bentley,A dissertation upon the epistles of Phalaris : With an answer tothe objections of the honourable Charles Boyle, esq.),质疑法拉利斯、地米斯托克利、苏格拉底、欧里庇得斯等几人书信以及《伊索寓言》的真实性。

1817年,法兰西科学院院士、前巴黎天文台台长、单位“米”的制定者之一德朗布尔完成《古代天文学史》(Jean Baptiste JosephDelambre,Histoire del’astronomie ancienne),其在书中严重质疑托勒密的真实性,但并未提及中国天文学历史。

1799年,人阮元((1764年2月21日-1849年11月27日,字伯元,号芸台)在《畴人传·卷第四十三》中揭露西方科学伪史,质疑托勒密、喜帕恰斯及其科学成果的真实性。阮元官拜体仁阁大学士,致仕后加官至太傅,曾担任山东、浙江学政,浙江、江西、河南巡抚及漕运总督、湖广总督、两广总督、云贵总督等职。其提倡朴学,著述甚丰,曾罗致学者编书刊印,主编《经籍籑诂》,校刻《十三经注疏》,汇刻《皇清经解》等,于数学、天算、舆地、编纂、金石、校勘等方面亦多有建树。

1977年,美国科研工作者罗伯特·罗素·牛顿完成《托勒密的罪行》(Robert Russell Newton,TheCrime of Claudius Ptolemy)一书,质疑托勒密天文数据为伪造。罗伯特·罗素·牛顿主要从事卫星定位科研工作,为了保证卫星工作,他专门研究了欧洲的天文学史,并由此发现托勒密的伪作问题。其利用自身专业的数学知识,详细分析了托勒密天文学参数与托勒密星表的来源。本书有两本续作,分别是《托勒密天文参数探源》与《托勒密星表探源》。

由于托勒密《天文学大成》使许多相关学者误入歧途,许多后世学者愤慨地表达不满。

意大利学者乔治·斯特拉诺直言不讳地指出:

托勒密《天文学大成》完全是假造!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天文学教授罗伯特·牛顿则谴责道:

“托勒密不是古代最伟大的天文学家。他是科学史上的最成功的欺诈(He is the most successful fraud in the history of science);《天文学大成》是公然伪造,使用假的数据来证明其模型;它对天文学的伤害超过其他任何一本邪书,如果它从未存在,那倒更好!”

有国外学者研究考证,发现《天文学大成》的问世时间,应该是在17世纪早期(the early XVII century)。而现在经过进一步研究发现,这本书最大的可能是在19世纪被改写的。

至于后来的哥白尼,此前已经发文说过了,这里只顺便提一句关于“老人星”的抄袭:

南部天空一颗光度较亮的二等星。古人认为它象征长寿,故又名“寿星”。

《史记·天官书》云:

“狼比地有大星,曰南极老人。老人见,治安;不见,兵起。” 

唐朝张守节《史记正义》记载:

老人一星,在孤南,一曰南极,为人主占寿命延长之应。常以秋分之曙见于景,春分之夕见于丁。”

明白了老人星为何物,再来看《旧唐书》:

“海南…望老人星殊高,环星粲然,图所不载。”

唐朝李洞 《终南山二十韵》:

“明时献君寿,不假老人星。” 

元朝《蓝采和》第二折:

“斟一杯长寿酒,掛一幅老人星,来贺长生。”

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年2月19日-1543年5月24日):

“意大利看不到老人星,埃及能看到。”

哟,哥白尼怎么不用西方的名称,也称“老人星”啊?

实际上,根据董并生著《虚构的古希腊文明——西方“古典历史”辨伪》第456-458页,山西人民出版2015年6月第1版),以及林鹏《虚构的西方文明史——古今西方“复制中国”考论》的序言《略论中学西被》(“西历”的来历,山西人民出版社2017年10月第1版)可知,

哥白尼所谓的“日心说”理论脱胎于元朝郭守敬的《授时历》。

内容:哥白尼“日心说”抄袭雷乔蒙塔纳斯的著作;而雷乔蒙塔纳斯的知识来源为元朝的《授时历》。

时间:1504年

地点:意大利的波隆那[意大利城市,位于北部波河与亚平宁山脉之间,也是艾米利亚-罗马涅区-罗马涅的首府。]

事件:哥白尼获得雷乔蒙塔纳斯的《星历表》和《天文学概要》

来历:雷乔蒙塔纳斯的《星历表》和《概要》抄袭了郑和的《星历表》

源头:郑和的《星历表》以郭守敬的《授时历》为基础

现代人类文明与社会的基石就是天文学,我们天天要看的时间,也是来源于天文学。笔者在拙作《昆羽继圣》之一“缘起金乌”中通过天文院的事件详细阐述了这一点。

世界天文学史,唯有华夏一处真源。

加利福尼亚大学特刊《哈雷和他的彗星》中写道:

“据说,彗星观察起源于巴比伦,再传到古埃及和古希腊。欧美的科普文学频繁地引用巴比伦彗星,它被设定为公元前1140年;然而,这是根据19世纪不靠谱的“考古成果”——楔形文字——来解释的。

实际上,所有的相关学者都是按照自己的偏见来阐述的。

虽然一些“古代”希腊—罗马的书中提到巴比伦和古埃及的彗星,但是,根本找不到明确的参考资料。

打消对古代中东有关彗星传奇的模糊猜测,除了中国的资料来源之外,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公元前7世纪以前的彗星记载!……

对于这项工作,中国史志所包含的天文观察数据是不可或缺的。

西方是根据中国资料和数据来虚构‘天文学史’的!”

意大利东方学家哈盖尔(Joseph Hager,1757-1819年)揭露道:

“所谓的‘古希腊、古罗马’的天文学及其黄道与星座,都是来自中国。”

哈盖尔因此感叹道:

“太多抄袭中国的(so many plagiarisms from China)!”

1751年,英国皇家学会授予法国耶稣会士宋君荣(Antoine Gaubil)荣誉会员,以表彰他把大量且系统的中国科技资料、尤其是天文资料带回西方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根据李约瑟的记述:

宋君荣出生于1689年,1723年成为耶稣会士……在巴黎天文台受过良好的训练,然后被派往中国;他所从事的任务可谓艰苦卓绝和极为重要,获得了几乎完美的中国知识,尽最大可能地收集天文学资料……

而发明家詹姆斯·林赛则揭露:

西方获得中国天文学资料这件事,非常感激耶稣会士;而提供资料的,除了宋君荣之外,还有:

  • 殷铎泽(Prospero Intorcetta,1626-1696),清初来华的天主教传教士。字觉斯,意大利人;
  • 柏应理(Philippe Couplet,1623-1693),比利时传教士;
  • 杜赫德(Du Halde,1674-1743),法国人,1692年9月8日进入耶稣会;
  • 钱德明(Joseph Maria Amiot,1718-1793),法国人,深受乾隆信任,最后一任耶稣会长;

其中,殷铎泽和柏应理二人还汇总了“中国科学”(Scientia Sinensis)。

生民无疆指出,欧洲人大量采购和盗窃华夏书籍,运到欧洲后,日积月累之下终于引发了:启蒙运动

启蒙运动的典型特征:大师们言必称中国;不谈中国的文章,不算学术著作,因为作者没见识。例如,他们照抄中国的典籍来编写各种各样的百科全书,对世间万物的认识,皆冠之以“阴”、“阳”来定性,处处模仿和学习东方大国。

梁思成和林徽因的儿子梁从诫曾经翻译过一本书,狄德罗的《百科全书》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在该书中,西人宣称不科学的阴阳,被频繁使用。

由于理解上的问题,连这些都分阴、阳,可见当时是有多么狂热。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当他们剽窃了无数的华夏典籍后,却反过来宣称:科技知识是传教士带入中国的,为中国的进步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这里隐含的背景便是力量的此消彼长。

西人号称为中国带来7000本科学书籍,这所谓的“七千部西书入华”的调调出自哪里?

喏,就是这儿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然而,彼时的西方是个什么场景?

19世纪,法国学者丹纳在《艺术哲学》中写道:

“到1550年,英国只有猎人、农夫、大兵和粗汉。”

“至于法国,到15世纪末,国内的优秀人士,所谓贵族只是粗野的蛮子。”伏尔泰说:“整个欧洲直至16世纪以前,一直处于这种腐化堕落状态中,只是经历了可怕的动乱,才得到解脱。”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英国学者劳伦斯・斯通在《英国的家庭、性与婚姻》中描述的英国所谓的顶级贵族是这样的:

“1665年(康熙四年),查理二世的朝臣(即英国顶级贵族)逃离伦敦大鼠疫,到牛津大学避难。他们直到第二年初才返回伦敦,离开时在每个角落——烟囱、书房、煤房、地窖——留下粪~便。

同年,塞缪尔・配皮斯某晚投宿于一处陌生人家,发现侍女忘记提供室内夜壶,这时他并未点蜡烛到厕所去,而只将粪~便拉到火炉里——还拉了两次。”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根据劳伦斯・斯通的描述,当时的伦敦是这样的:

“1742年(乾隆七年),约翰逊博士(就是那个1755年出版《约翰逊字典》的人)将伦敦描写成‘堆满一堆堆脏东西、连野蛮人看了都要瞠目结舌’的城市。

有众多证据显示,确实有相当大量的人粪‘在晚上被丢到街上,当时居民都关紧门户’。人粪然后又被堆积在附近的公路和沟渠,以致进出伦敦城的人‘都被迫停止呼吸,以避免吸入粪便所引起的恶臭’。”

敢问,生活在这种状态下的人,能够有充足的文明条件向中国传播先进的科学文化知识吗?

撇开科学技术不谈,就连生活中很多东西也是从华夏传过去的,除了高尔夫、足球、国际象棋、园林艺术,还有纸牌。

鲜为人知的中国纸牌,新疆吐鲁番附近出土。据推测为1400年左右的印刷品,原来,全世界最早的纸牌也诞生于华夏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详见:《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西传.The invention of printing in China and its spread westward.By Thomas Francis Carter.英文版.1931年》

这种纸牌正式的名称叫“叶子戏”,唐代即已出现,是后世麻将的前身,为延唐李所发明。

根据张介立所著《李郃与唐代叶子戏》(第33卷第8期,2012年8月湖南科技学院学报)一文论述:

“尽管宋代叶子戏风靡朝野,可惜遗存的史料却寥寥无几。由于叶子戏一类纸牌本身所具有的游乐娱性、角智斗胜规律,元代依然兴盛,进而通过各种渠道传入欧洲。

新疆的吐鲁番曾发现过一张明代初期大约 1400 年左右的纸牌。

纸牌呈狭长形,绘有穿着盔甲的武将形象,上印“管换”、下印“贺造”字样。

管换、贺造为当时纸牌印制者的生意经,具有保质量、保正宗的广告效应;其中的贺造极有可能是叶子戏正宗发源地贺州之意,那是祖传的正宗的,是带有纪念意义的词语。当然,这张纸牌并不一定是明初的,很可能是明初以前“叶子戏”中的一叶。”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即便如此,网上仍有不少人想尽一切办法诋毁华夏这个唯一的“文明之源”。如下所示: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上面这位冷嘲热讽,得意洋洋,可他却不知道:

关于计算机: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厄尼阿克(ENIAC)的发明人是中国人朱传矩(1919-2011),他把二进制逻辑与电子线路结合,发明了数字电路,让电流拥有逻辑运算能力,变成了“电脑”。

波音之父:美国波音公司第一任总工程师王助(1893-1965)是“波音之父”,发明了波音公司的第一架飞机,现在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名字了。

关于反物质:世界第一个发现反物质的人是中国科学家赵忠尧(1902-1998),他1930年在美国实验时发现,成果1932年被他的美国同学安德森剽窃并在1936年获得诺贝尔奖。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上面这位更离谱,若中国没有科学,那么,请问西方的科学从何而来?他连“科学(Science)”一词来源于汉语“三思”都不知道,更是枉顾西方传教士从中国偷盗大量典籍并据此建立所谓的科学体系的事实。

正因为如此,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需要一场文化复兴运动,通过这个运动,将那些居心叵测的骗子和垃圾伪史扫进垃圾堆,重拾民族的自尊,不再做精神的跪族!

借用钱老的一句话:我认为我们太迷信洋人了,胆子太小了!

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最后,应网友的请求,特意花了点时间把此前的一些文章做了一个集合,以便大家了解明史、明实录中看不到的那段海外历史,算是给被阉割的明朝历史补上一块拼图吧。有兴趣的,欢迎下载阅读,广为传播,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

《明朝这些事:被抹去的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yiHxMsEtlfUcas-sRGI2Ig

提取码:0nmm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昆羽继圣):西方不愿曝光的真相:南怀仁盗窃中国典籍立下不世之功,短短十年便在14种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西人拼命学阴阳,连纸牌都源自华夏

(浏览 28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