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家庄战斗”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九团经典战役

“杜家庄战斗”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九团经典战役

       1940年春季,日军旅团长人见与一亲自坐镇怀来县城,出动兵力近9000余人,分10路从河北涿鹿县矾山堡、蔚县桃花堡等地,向平西斋堂抗日根据地进攻。其中一路日军2000余人,加上炮兵、后勤辎重,总计2500余人,都是日军,这路日军的主要作战目的就是将挺进军主力挤出斋堂地域,活捉“匪酋”萧克。

 

 “杜家庄战斗”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九团经典战役

“杜家庄战斗”经过示意图

“杜家庄战斗”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九团经典战役

“杜家庄战斗”地域示意图

“杜家庄战斗”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九团经典战役 “杜家庄战斗”全过程的日军行动路线示意图

九团此时正按命令化整为零,筹粮扩兵,补充自己,减轻人民群众负担。团长黄光明率二、三营、骑兵连及团直属队驻李家堡、孔涧、张家庄一带;政委王季龙率一营驻桃花堡、冀家庄、洪桥一带。部队头一天刚到达目的地,还未分散布置任务,就接到军司令部急电:矾山堡等据点的敌人已集结兵力开始向我平西根据地大扫荡,命令9团主力星夜兼程,立即赶回齐家庄、张家庄一线,阻击敌人进攻。

接到挺进军司令部的电报命令,9团立即收拢部队,各营星夜强行军于根据地腹地斋堂地区,在齐家庄、张家庄、杜家庄一带集结,准备战斗。齐家庄、张家庄、杜家庄这几个村子总长七八公里,村子的两边一侧高山,而且都是挺拔高大的悬崖峭壁,是居高临下的埋伏地点。

“杜家庄战斗”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九团经典战役 

3月9日,矾山堡日军先头部队在孔涧与九团接触,发生前哨战。接到敌情,九团决心在齐家庄、张家庄、杜家庄北侧一线占领制高点,伏击敌人。其部署为:各营从西向东沿南坡、被子岭、崖古岭、奴才岭、罗斑岭、南坨山按一、二、三营顺序一线配置;团不留预备队,各营纵深配备。九团的计划是战斗打响后,以火力杀伤敌人,将敌人压在沟底,给予歼灭。如敌沿杜家庄方向向清水逃窜,全团立即追歼。另派出一连于后北坡担任警戒任务。

15日上午,九团主力于当日上午11时左右全部到达了指定地点,各营部队隐蔽进入阵地,严阵以待。15日约13时,日军近2000余人,依仗武器装备优良、战斗力强,根本没有把八路军放在眼里,到达小龙门后,日军步兵撇下后续炮兵、辎重而不顾,单独冒进。黄昏时分,日军先头部队已进入齐家庄村外沟底,部队原地坐下休息,后尾部队在小龙门有宿营企图。所以战斗打响后,九团根本没有发现日军的辎重部队,几乎坐失歼敌良机。

 “杜家庄战斗”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九团经典战役 

到达齐家庄的日军观察到周围均是高山峻岭,自己处于沟底,地形十分不利,即派出排哨,向九团伏击阵地爬来,大部队则于齐家庄外压满沟底,准备宿营。就在日军侦察哨接近九团伏击阵地时,团发出攻击信号,全团所有火力一齐开火,以猛烈火力射击,将沟底敌人打得人仰马翻,鬼哭狼嚎,当场击毙敌联队长缘川中佐和中佐参谋一名。激战4小时,敌死伤260余人。

日军失去指挥官,以班、排为单位利用石头、土坎等遮蔽物进行顽强抗击。此时,九团准备冲下山去和敌人拼刺刀,但日军已向尚前进在小龙门的炮兵部队呼救,很快,日军炮兵即向九团阵地炮击。敌人发射的炮弹均是催泪弹和毒瓦斯弹,致使九团一营几乎全部中毒,减弱了攻击力。趁此机会,敌人渐渐收拢了部队,占领不少土坎、土包,反击力增强,战斗处于相持状态。

九团考虑,虽暂时消灭不了敌人,但已给予敌人以歼灭性打击,我军此时伤亡甚小,不宜久战,即发出命令,留一个连在奴才岭监视敌人,其余部队撤回奴才岭以南庄里附近休息。几小时后,我军中毒部队也恢复了战斗力。

“杜家庄战斗”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九团经典战役 

3 月16 日拂晓,敌人残余部队开始向清水、上清水方向逃窜。政委王季龙立即布置部队追歼的任务,刚刚布置完,突然接到挺进军电报敌情通知:由日军阪田中队小股日军押送的有200 余头牲口组成的敌人后续辎重部队翻越老婆岭直奔齐家庄、张家庄而来。这些人还不知前方部队挨打,以为平安无事,连人带马翻越老婆岭姗姗而来,毫无戒备。九团立即决定:二营于齐家庄一带再次设伏,袭击敌辎重部队,歼灭其部队,夺取其辎重;一营、三营在团政委王季龙、副团长赵文晋、政治处主任蒲云照率领下迅速追歼逃敌,团长黄光明(当时正发高烧)、参谋长唐家礼因病留齐家庄指挥。

“杜家庄战斗”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九团经典战役 

 九团追击部队追至下清水村时,日军留下一支部队占领了下清水村北侧大北沟西北山上的古庙,企图阻击我军,掩护其大队顺大北沟向燕家台方向撤退。此时,由于北边10团的到来,九团一、三营将追击敌人交给十团,自己于17日凌晨撤回齐家庄继续参战。

“杜家庄战斗”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九团经典战役 

九团设伏部队由二营营长詹大南、教导员曾威布置,将部队配置在齐家庄、张家庄南坡、崖古岭、奴才岭一线,留下监视哨,其余部队进入伏击阵地隐蔽待机。16日晚8时左右,日军辎重饭田部队134人,押运弹药给养,共骡马160余头,进入伏击圈。詹大南一声令下,二营趁夜幕悄悄运动接近敌人,全营火器一齐开火。日军乱作一团,丢下辎重,纷纷后退,少佐饭田很快收拢了残存部队约90人,向背后的东山梁上撤退,占领了东山梁的纵向雨裂沟小青峪沟、梯子沟、杜家庄西北山制高点,仓促转入防御,固守待援。九团以为战斗结束,派出警戒部队,开始打扫战场。将缴获的敌辎重转交挺进军供给部。

17日凌晨,九团政委王季龙和副团长赵文晋带领警卫人员骑马到消灭敌辎重部队的战场了解战况,这时天已大亮,太阳高照,他们通过阳光的反光,发现了杜家庄西北山上仅有半亩地大小的坎台上密密麻麻地隐伏着敌人,敌人全都上好了刺刀,挂上大衣,静悄悄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当时敌人肯定也已发现了他们,但因敌情不明,不知八路军虚实,怕暴露自己,竟没有射击。王季龙、赵文晋随即装作没有看见敌情,得以悄声退回。

骑马返回后,九团领导立即下令,重新组织战斗,一营跑步加入战斗,将敌人围困起来。此时当地群众报告,敌人所占杜家庄西北山是悬崖峭壁,无路可走。九团决定:一、二、四连正面攻击,迫敌上山,将其诱至绝路;三营从杜家庄西北山南侧助攻,切断敌人向杜家庄方向的退路;三连、骑兵连沿齐家庄通往东山梁的山中小路迂回上山,从敌人背后压下来,将这股敌人全部歼灭。二营担任团预备队。

“杜家庄战斗”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九团经典战役 

上午10时,战斗打响。敌人居高临下拼命抗击,且战且退,战斗异常激烈,打了整整一天没有结束。傍晚,敌已退至山上。九团此时发出停止进攻命令,召开干部会议,布置将这股顽敌围困起来的任务。刚刚散会,突然,东山梁上火光冲天,枪声、手榴弹声、人声响成一片。原来,迂回部队三连和骑兵连没有接到停止进攻的命令,现已迂回成功,借夜色和手榴弹烟幕突破了敌阵地,大刀接战,正与敌人展开殊死肉搏战。

与此同时,团政委王季龙、副团长赵文晋指挥正面攻击部队冲上山梁,将敌人压在雨裂沟里,杀声震天,大刀飞舞,九团越战越勇,逐渐将敌人赶向悬崖。残余的敌人一看大势已去,无法挽回败局,便将枪砸碎,跪在地上,两手合掌,纷纷跳崖自杀。很快,残余的90多个敌人被全部歼灭。此役,生俘日寇11名,缴获重机枪3挺,轻机枪6挺,掷弹筒4具,步枪60支。三连仅伤亡7人,三营教导员戴成举同志,营特派员杜修志同志光荣牺牲。 

18日上午10时左右,杜家庄伏击战全部结束。这一仗,历时三天三夜,四次战斗,九团杀出了威风,使日寇提起九团便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杜家庄战斗”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九团经典战役

“杜家庄战斗”总计歼敌大约1000人左右,击毙日军600余人,联队指挥官1名,俘虏11名日军士兵。缴获各种枪支近200支,重机枪3挺,轻机枪6挺,掷弹筒4具,100匹马。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八路军研究会):“杜家庄战斗”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九团经典战役

(浏览 2,147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