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瑞林回忆罗荣桓途经泰安莱芜

吴瑞林回忆罗荣桓途经泰安莱芜

吴瑞林回忆罗荣桓途经泰安莱芜

   1939年4月上旬,我受泰山特委的委托,专程赴泰安东南部的徂徕山,在一个小村庄里找到泰安县委书记张烈和独立营营长程鹏同志,传达上级的指示和特委的部署,同他们一起研究了泰安县委的工作。当天晚上,四支队副司令员赵杰同志带领警卫连指导员刘振华同志和该连的一个排突然来到泰安县委驻地。赵杰同志拿出山东分局和纵队转中央的电报,交给我们看了。电报指示四支队负责迎接由泰西过津浦铁路到分局传达党的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精神的罗荣桓同志(时任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的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我们当即研究了迎接工作的行动方案,决定由赵杰和程鹏同志带领警卫连的一个排,以军分区三中队的一个连相配合,前往迎接,并负责泰安方向的警戒;我和张烈同志带领三中队的一个排,负责大汶口方向的警戒;派出一个班到泰安城郊附近,负责对泰安敌情的侦察和报警;派出另一个班化装成农民和商人进到大汶口侦察,警报南来的敌人;派部队警卫徂徕山下的茅茨镇,妥善安排好罗荣桓同志的住处。一切布置停当,立即分头行动。

    当夜,按预定路线,赵杰同志接到了罗荣桓同志,跟随罗荣桓同志前来的是一个精干的骑兵排,由保卫部长苏静和一个参谋人员带领。他们到了津浦铁路附近,在赵杰同志接应下,由泰安、大汶口两条警戒线间顺利通过铁路线,疾驰茅茨镇。赵杰同志即令打两颗绿色信号弹,报知各路设伏人员解除警戒,收回部队,按原计划占领各山头关隘,执行警卫茅茨的任务。罗荣桓同志早在1938年12月和八路军第一一五师代师长陈光同志率部由晋西东进,于1939年3月进入鲁西地区,以一部兵力开辟运(河)西,主力继续东进到达泰西地区,决定创建泰西抗日根据地。由于负有传达党的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精神的任务,他不避艰险,仅带一个骑兵排经泰西和徂徕山到山东分局和纵队的驻地——沂水大王庄。恰巧这时我要在泰安整顿部队,有幸迎接了这位著名红军将领。第二天清晨,罗荣桓同志就起床收拾行装了。早餐过后,我们便按规定的路线护送他至莱芜的寨里、枯河一带,以后至大王庄的护送工作就由四支队负责了,这是罗荣桓同志在莱芜的第一次短暂经历,临别时,他说:“约一个星期的时间,我还会返回这里,再和你们详谈。”我们答道:“我们在这里等首长回来,再送你返回鲁西。”
    果然隔了一个星期,罗荣桓同志从山东分局返回。我们早就为他准备好了一只清炖鸡,煮了挂面,这种招待虽然简单,但算得上是我们最诚心地为他洗尘了。当他稍事休息的时候,我和苏静同志研究了护送方案。为了防备万一,我们先派侦察员分头到泰安城关和大汶口了解敌情,在津浦线上的南北方向各布置了三层警戒,发现敌情及时传递。苏静同志休息后,我又去和程鹏同志商量。对罗荣桓同志的安全,我们必须做到万无一失,觉得肩上负有千斤重担,兴奋得一夜未眠。第二天,罗荣桓同志约我们同他共吃早餐,边吃边谈。他很高兴又很随和,吃了我们从泰安城买回的酱菜,就称赞说:“吃到了泰安的这种名菜,也不亏来山东一趟啊”谈笑中,罗荣桓同志听了我们的汇报,一面热情肯定我们的部署是好的,工作也很有起色,一面向我们传达去年9~11月党的六届六中全会精神,说全会是一次具有最大历史意义的会议,指示我们要依据全会的精神深谋远虑,问题要看得深一点,考虑得要远…点,要估计到两种可能,作好两种准备,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他说:“我们党必须肩负起抗日战争的领导责任。抗日战争的胜利要靠我们共产党,靠我们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武装、人民抗日游击战争和抗日根据地。全党同志团结在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周围,这是党团结并领导全国人民争取抗战胜利和建设新中国的基本保证。……在今后的抗战斗争中,我们在政治思想上既要反对左的急性病,又要反对右的悲观主义;在统一战线问题上既要反对‘左’的关门义义,又要注意反对右的机会主义,必须敢于同国民党的的投降、分裂和反共活动坚决进行斗争,反对那种只讲联合不讲斗争、只讲统一不讲独立的右倾投降主义错误。”他还关切地对我们说:“这次我到山东,从鲁西到鲁中,看到山东大好河山,的确对我们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十分有利。你们泰山区又处于津浦、胶济两铁路交叉的三角地带,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而以徂徕山为依托的中心区泰莱新三县又是新四军和山东分局、山东纵队经过鲁西同八路军总部直至中共中央联系的一条战略要道。你们可以看出,现在已经充分显示出这一要道的战略意义。由延安东进山东、江苏的大批干部,是从你们这条路上过的;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许多重要的文电送达山东、苏北、华中各地,要通过你们这条路线;山东的黄金送往延安,也要利用你们这条路线!所以,坚定不移地保持这条通道,是你们的一项战略性任务。现在,斗争刚刚开始,抗战是持久的,敌我力量强弱优劣对比形势的变化要靠我们长期奋斗去争取。今后的形势会更加复杂多变,斗争会更加残酷,不仅要同日寇、汉奸、卖国贼作斗争,还要同国民党投降反共派作斗争。尤其是你们的新泰、莱芜、淄川、博山都是产煤区,日伪和国民党都需要能源,他们都会同我们争夺泰山区这个战略要地,济南、泰安和津浦、胶济两线上的敌人随时都会出动‘扫荡’你们,你们的根据地也可能变为游击区甚至变为敌占区,对此决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充分估计到这种可能性,全面地作好这方面的精神准备,并采取相应的工作部署和斗争方法,使徂徕山的红旗坚持到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因此,我的意见,第一,在指导思想和工作方式上,要作两手或三手准备,一手是在山区周围的坚持,一手是在根据地周围敌据点的坚持,一手是在敌占区的坚持。徂徕山面积不大,但周围的村庄富庶,部队在这一带坚持活动,要准备两套服装,有时穿军装,有时穿便衣;要建立两套班子,有时公开,有时隐蔽。徂徕山下的茅茨镇,莱芜的鲁西、口镇,要估计到这些大村镇都可能被敌侵占筑为据点,如果被敌占为据点,就要发动群众千方百计地把它孤立起来,使它处于我们的围困之中。在敌占区,要转变工作方式,要由公开转为秘密,把公开暴露面目的人员调到部队,再选派一批干部进去从事秘密工作,长期隐蔽,建立好情报站,组织好情报网;做到对敌情了如指掌,心中有数;在铁路沿线,大汶口南北两段,要控制几个点,泰安城也要设法钻进去活动,做到内外结合,秘密的合法的斗争和公开的武装斗争相配合。第二,要正确运用统一战线这个法宝,对日伪军开展分化瓦解工作,争取伪军反正。要根据情况区别对待敌伪人员,对极少数顽固不化的汉奸、卖国贼要严惩,杀一儆百;但对一般敌伪人员要多做教育争取工作,要他们采取两面态度,身在曹营心在汉,多为我们通风报信,不干卖国害民的坏事,为自己留后路,也可以建立灰色部队,暗地里为我们做事,多做好事。至于对敌占区的一般人员更不要随便给他们扣汉奸的帽子,而是要耐心地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提高他们的觉悟,团结他们抗日。第三,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忽视发动、组织、团结、依靠广大人民群众,这是我们力量的源泉,胜利的根本。为应付可能出现的严重局面,群众组织也要有公开、秘密的两手,能公开活动时就公开活动,不能公开活动时就进行秘密斗争,并要善于保护进行过公开活动的干部和群众。第四,要有独立自主坚持长期斗争的精神准备,即要准备在被敌分割的情况下,遵循党中央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党的组织纪律,紧紧抓住建党、建军、建政、建设根据地的工作不放,独立自主地发展自己,独立自主地坚持长期斗争,并与主力、与全局的斗争积极求得战略的乃至战役战斗的配合。”说到这里,罗荣桓同志要我留下,另向我交待一些事。
    张烈和程鹏同志告退后,罗荣桓同志就问起我过去的工作情况。因为是第一次同他见面,我就从参加红四方面军的情况说起,一直说到鲁东南的工作,都简要地向他作了汇报。他开玩笑地说:“我是从红一方面军出来的,那我们就是两支兄弟部队会师喽!”接着又十分郑重地说:“红四方面军的绝大多数同志能征善战,都是很好很能干的同志,只有一个张国焘除外。党中央对红一、二、四方面军的同志是一视同仁的。在党中央的领导下,过去由于全党的团结,三个方面军的团结,才开创了抗战的新局面,今后要夺取抗战的胜利,夺取中国革命的胜利,还是要靠这种团结,要靠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团结。在山东,目前还有八路军主力和山东纵队要团结,山东纵队的几个支队之间、支队与军分区部队之间也要团结。”他停顿了一下,略加思索,放慢了声调:“你们关于创建泰区根据地的报告,就体现了这种协同作战的精神。我在分局看了这个报告,曾建议分局转发给各区区党委和特委,要求各区都作出具有战略性的部署,并团结一致地为之奋斗下去。关于整个山东的形势,我和分局的同志也作了一些研究。沂蒙区包括蒙山、沂山和鲁山,统为沂蒙山区,是山东的心脏。我们要占据山东抗战的领导地位,就要占据这个心脏地区。向南、向东南、向东、向西、向北的发展,都同这个中心抗日根据地的开辟、发展、巩固和坚持密切相关。现在,蒙山以北、鲁山和沂山以南的东里店和韩旺一带富饶的盆地,早被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沈鸿烈占据了,南麻、鲁村、悦庄一带富饶的盆地,又被国民党苏鲁战区总司令于学忠所辖的东北军占据,我们在鲁中这个核心地带的力量已处于劣势。从战略上看,这是敌我必争之地,而为了坚持抗战到胜利,同国民党投降反共派的斗争也不可避免,这就更增加了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但我们必须顽强地进行斗争,要一直斗到底。我们进出沂蒙山区,仅靠经徂徕山通鲁西这条道是不够的。你们提出从莲花东端莱蒙边再开辟一条联系分局的通道;以鲁山北部为中心开辟泰山与鲁山间的通道,都是很有远见的部署。还要想办法创造条件在胶济线上开辟工作;再在济南至德州间开辟通道。这样,我们的行动就方便多了。”这时,吃晚饭的时候已到,通讯员送来了饭菜。我又陪着吃了晚饭,即准备送他启程。按计划,我们乘夜很快到达津浦线上。
   “你们请回吧!我说的一些意见可以转告特委的同志们。我们后会有期。”罗荣桓同志紧紧握着我的手。说罢飞身上马,迅速消逝在漫漫夜幕之中。第二天,在中共泰安县委会议上,我传达了罗荣桓同志的有关指示,同志们认为这些指示代表中央的声音,切合泰安的实际,听了心明眼亮,信心倍增,一致表永热烈拥护。会议重新研究了全县对敌斗争情况,分析了哪些是根据地,哪些是游击区,哪些是敌占区,并区别不同情况提出了不同的要求和做法。4月上中旬,我返回莲花山,又向向夏辅仁同志简要地说了罗荣桓同志指示的精神。他当即召集特委党委会议,有刘莱夫、董琰、李枚青、刘舜卿同志参加。我又原原本本地作了传达。这些同志过去长期在白色恐怖下从事艰险的地下工作,远离党中央,凭坚定的党性进行斗争,很难听到中央关于政策和策略的指示。听了传达,他们都心情激动,感慨万千,认为这是第一次听到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声音。过去由于不大懂党的政策和策略,吃了不少苦头。罗荣桓同志指示的基本精神,是要我们不仅敢于苦干,还要善于巧斗,要从全局出发,善于区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的政策、策略和方法,苦干显精神,巧斗更显精神,特别是面对强大而又狡诈的敌人,处于复杂而又多变的环境更是如此;更要求我们多学点唯物辩证法,多懂得党的政策和策略。说着说着,几个同志激动得热泪盈眶,都表达了一个共同的信念:只要我们正确贯彻首长的指示精神,方向对,情况明,决心大,方法好,作好各种准备,坚持长期抗战,我们就一定能够在山东打出新天地!会议决定特委和军分区联合召开全区县委书记、县长、县武装部长会议,传达贯彻罗荣桓同志的指示。这时,因秦启荣于3月曾指使所部在博山东面太河镇伏击残杀我南下受训干部和第三支队护送部队指战员共700余人,山东分局和山东纵队遵照中共中央的指示,组织主力向该地秦启荣部实行反击,我们军分区要派部前往支援主力作战,这次会议便推迟到5月中旬才在莲花山野店庄举行。会议在夏辅仁同志的主持下,由我传达罗荣桓同志的指示,并联系泰山区的实际分析了敌情,提出根据敌人连续“扫荡”冀南、泰西和莱芜大汶河以北地区的动态,我们莲花山区的反“扫荡”斗争在所难免,这是我们的当务之急,必须作好充分准备。夏辅仁、刘莱夫、董琰同志都作了关于领会指示精神的讲话。在两天的会议中,同志们情绪饱满,都认为第一次听到了中央的声音,提高了认识,增强了信心,并结合讨论研究了泰山区的形势和任务问题,明确部署了根据地、游击区、敌占区的工作。会上还确定:特委办地方干部训练班,培训各级政府工作和工农青妇群众工作的干部;军分区办武装干部训练班,培训班排连干部,提高军事技术水平和带兵作战能力。这次会议在泰山区来说数头一次,是非常重要的一次会议。会后的斗争实践,证明了这次会议具有多么深远的影响。

吴瑞林回忆罗荣桓途经泰安莱芜

吴瑞林回忆罗荣桓途经泰安莱芜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嬴牟大汗):吴瑞林回忆罗荣桓途经泰安莱芜

(浏览 7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