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是这黑暗社会里的一颗流星”——忆外公毛泽民

我愿是这黑暗社会里的一颗流星”——忆外公毛泽民


毛泽民是毛泽东的大弟弟, 1896年出生, 比毛泽东小3岁。他的下面还有个比毛泽东小12岁的弟弟毛泽覃。三兄弟青少年时期的经历是不同的。毛泽东17岁外出求学, 毛泽覃13岁被大哥接到长沙读书, 而毛泽民14岁便辍学在家, 帮助父亲种田。他终日辛勤劳作, 照料父母, 还要为哥哥和弟弟积攒学费。直到1920年父母先后病故后, 1921年春在哥哥的动员下, 毛泽民才走出了韶山冲, 参加了革命。这一年他已经25岁了。所以, 就毛家来说, 毛泽民是毛氏三兄弟中读书最少、离家最晚、吃苦最多、对家庭奉献最大的。
毛泽民1921年春走出韶山冲, 当年10月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是中共“一大”后湖南支部发展的第一批党员。毛泽民参加革命后, 就一直从事党的经济工作, 是我党金融、经济工作的主要开拓者。
★新疆遭软禁

毛泽民是1937年底离开延安, 准备去苏联学习和治病的。1938年2月途经新疆迪化 (今乌鲁木齐) 时, 新疆军阀盛世才知道他是毛泽东的大弟弟, 并且是中共理财专家, 就希望他能留下来帮助工作。毛泽民是不愿意的, 但不久中央就来了电报, 让毛泽民暂留新疆工作。于是毛泽民化名周彬, 留在了新疆, 被盛世才任命为财政厅长。
当时, 苏联、中共和盛世才建立有同盟关系。中共实际上是奉共产国际也就是苏联之命, 派遣100多名干部到新疆帮助盛世才工作的。这100多名中共干部并不受延安领导, 而是由苏联驻迪化总领事馆领导。他们一到, 总领事馆就给他们规定了3条纪律……这就严重地束缚了中共在新人员的手脚, 也为日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中共中央先后向新疆派驻了3位代表:依次是陈云、邓发、陈潭秋。毛泽民刚到时是邓发担任中共代表, 他与朱旦华的婚姻也是邓发牵的线。之后由陈潭秋接替。
盛世才一开始还是很看重这批中共干部的。但他毕竟是个反动军阀, 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 他对苏联和中共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特别是1941年6月希特勒进攻苏联, 国内蒋介石也掀起了反共高潮, 盛世才认为苏联和中共都靠不住了, 便开始寻找新的靠山。他一方面派人到重庆与蒋介石秘密联系, 一方面把中共在新干部都调离重要岗位, 并派人严密监视。毛泽民也被调离财政厅, 改任民政厅长。
此时, 毛泽民敏锐地意识到, 盛世才随时都有翻脸的可能, 多次打电报给中央, 建议及早将一批干部撤到苏联, 避免让盛世才一网打尽。但中央迟迟没有回电。等中央也意识到危险并与苏联联系时, 苏方却迟迟不予答复, 从而错过了脱离险境的最后时机。
1942年9月, 宋美龄代表蒋介石到迪化与盛世才密谈, 并向盛下达了“肃清中共在新人员”4点指示。两天后, 盛世才便以保护为名, 将分布在新疆各地的中共人员全部集中到八户梁招待所软禁起来。
毛泽民当即打电话质问盛世才……电话线被掐断。盛世才这时已铁了心投靠蒋介石了, 并准备将中共在新主要领导人作为投靠的“见面礼”。
这时, 毛泽民早已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朱旦华回忆说:“我们开始在八户梁被软禁时, 陈潭秋、毛泽民、徐梦秋、潘同、刘西屏等5人开会时吵得很厉害, 吵什么听不清楚。但泽民回来对我说:如果早听我的话, 不至于如此, 现在要准备坐牢和杀头了。毛泽民参加革命后曾两次被捕, 都凭借着机智逃脱, 但这次他知道不可能了, 因为新疆太特殊了……”
软禁期间, 大家还可以在院子里散步。一天深夜, 毛泽民与方志纯在院里相遇, 两人有过一次重要谈话。
在闽赣苏区, 毛泽民与方志纯曾在一起工作过。1939年下半年, 毛泽民到莫斯科汇报工作时, 又与方志纯同住一屋, 因此彼此非常了解。方志纯是回国途经新疆被盛世才扣押的。方志纯回忆说:“在我的印象中, 泽民是很活跃、很健谈的。但这次见到他, 却发现他话很少, 显得非常沉闷, 便问他为什么?”
毛泽民沉默了很久, 难过地说:“我说什么好呢?开始到新疆时, 我觉得我们这样搞可能有问题, 林基路同志也提出过, 说我们这样给盛世才抬轿子、吹喇叭行不行?可是, 人家说我们是‘左’倾, 是‘破坏统一战线’。后来, 形势严重时, 我提出, 为保存有生力量和准备对付盛世才的阴谋, 是不是可以先撤退一部分领导和干部, 可是人家又说我‘怕死’, 是‘右倾’。我还怎么说话呢?”
毛泽民突然打住不说了。方志纯知道毛泽民组织观念极强, 他是不愿意深谈领导层的分歧, 哪怕这已是吐露心曲的最后机会。谈话陷入停顿, 两人默默地在院子里走着。
突然, 天际中飞过一颗流星, 在黑暗的夜幕上划出了一道耀眼的光芒。方志纯为了打破尴尬, 便开玩笑说:“俗话说, 天上一颗星, 地下一个丁, 又一个人走了。”
毛泽民也笑笑说:“星星陨落是自然现象, 你这个共产党员怎么还讲迷信呢?”但沉思片刻, 他又感慨地说道:“如果一颗星真的就是一个人的话, 我愿是这黑暗社会里的一颗流星。虽然很快陨落, 可总能为党为人民贡献一点光亮。”之后, 他握着方志纯的手说:“为革命, 你家牺牲了志敏和好几个兄弟, 我家牺牲了泽覃、嫂嫂和妹妹。我们一定要记住这深仇大恨, 一定要对得起死去的先烈。”
最后, 毛泽民含着泪, 郑重地嘱托方志纯:“盛世才是不会放过我的。如果你今后有机会回延安, 请一定转告毛泽东同志:我毛泽民无愧于是一个中国共产党党员, 无愧于是毛泽东的弟弟, 也无愧于是毛泽覃的哥哥!”
这就是烈士留下的最后遗言!毛泽民在最危险的时刻, 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妻子和不到两岁的儿子, 而是党的事业及对事业的坚定信念。毛泽民把毕生都献给了党的事业, 而且在他看来, 只要能为党和人民贡献一分光和热, 哪怕自己的生命像流星一样短暂, 也无怨无悔。
★壮烈牺牲

不久, 毛泽民等5名中共主要领导人及家属子女被转押到刘公馆。
1943年2月, 5名主要领导被关入陆军第二监狱, 他们的家属子女则与其他干部被关入陆军第四监狱。从此朱旦华与毛泽民失去联系。但当时逢年过节, 监狱间还可以送东西。1943年端午节, 朱旦华收到了毛泽民要高腰皮鞋和腹带的纸条。毛泽民曾做过阑尾手术, 因手术不成功, 伤口经常发炎甚至流脓, 为防止伤口破裂, 他专门做了一条腹带。1940年下半年在苏联经过治疗后已经不用了, 现在又要, 很可能是受刑了。高腰皮鞋也很久不穿了, 可能是脚镣磨破了脚踝, 要用高腰皮鞋减轻痛苦。
实际情况也正如朱旦华判断的那样。盛世才为给自己的罪行披上合法外衣, 捏造了一个共产党人“四一二”暴动假案, 并企图让共产党人自己“承认”。在法庭上得不到结果, 盛世才便刑讯逼供。刽子手使出了种种酷刑, 陈谭秋、毛泽民被折磨得遍体鳞伤, 奄奄一息, 却始终拒不承认。

我愿是这黑暗社会里的一颗流星”——忆外公毛泽民

毛泽民一家(左为朱旦华,小孩为毛远新)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他们这样坚贞不屈, 另外3个领导人徐梦秋、潘同、刘西屏就先后叛变。这3人也并非等闲之辈。徐梦秋, 1923年入党, 曾任红一军团政治部主任, 打过硬仗恶仗无数, 长征过雪山冻坏双腿, 最后齐着大腿根进行了截肢;潘同、刘西屏则是西路军师级指挥员, 经历过艰苦卓绝的长征和西路军血与火的考验。但他们在酷刑面前却可耻地败下阵来。
可见酷刑折磨比起战场牺牲, 是对人的意志和革命信念更为严峻的考验。战场上牺牲毕竟是瞬间的事, 死也死得痛快。而酷刑折磨则是把人放到炼狱中去慢慢煎熬, 让你生不如死。没有无比坚定的革命信念, 没有为了党的事业甘愿受尽一切苦难的献身精神, 是不可能经受住这种考验的。
在此之前, 盛世才的公安处长李英奇使用酷刑“坐实”了许多惊天冤案。他吹嘘说, 我有二三十种酷刑, 到现在为止, 没有一个人能熬到头的, 不等我用完所有酷刑, 半道他就得给我招了。但毛泽民和陈潭秋却让李英奇失望了, 任凭其用尽了所有酷刑, 也决不屈服。解放后, 李英奇和其他刽子手全部落网。一个外号叫“杨大头”的就供认说, 我刑讯无数, 就没见过周彬这么硬的汉子, 我们私下称他“周铁汉”。
盛世才一看不能让陈潭秋、毛泽民“认罪”, 又退而求其次, 说只要你们公开宣布脱离共产党, 就可免一死。但陈潭秋、毛泽民这两位中共早期党员, 决不肯放弃自己的理想和信念。他们更深知自己身份的特殊:中共“一大”13名代表中, 已有3人牺牲, 4人脱党, 3人叛变, 仍在党内领导革命斗争的仅剩3人, 就是毛泽东、董必武、陈潭秋;而毛泽民则是中共领导人毛泽东的弟弟。如果他们脱党, 无疑是给敌人提供了重磅炸弹, 给党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所以任凭敌人一遍遍用刑, 他们一次次昏死过去, 但醒来后的回答只有4个字:“绝不脱党!”
1943年9月27日深夜, 盛世才奉蒋介石之命, 将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秘密杀害。由于是秘密杀害, 直到解放后抓到李英奇及其他刽子手后, 才得知他们被杀害时的详情。当时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被依次带出牢房, 先用闷棍打晕, 再用绳子活活勒死, 装入麻袋, 扔到汽车上, 拉到六道湾荒坡草草掩埋了。
1954年, 人民政府在乌鲁木齐市南郊建起了革命烈士陵园, 烈士遗骸被正式隆重安葬。
其他100多名在押中共人员及家属, 直到1946年张治中主政新疆后才得以释放, 回到延安。解放后, 朱旦华与方志纯组成了新的家庭。
★兄弟情深

大家知道, 毛泽东家为革命牺牲了6位烈士, 其中就包括毛泽民、毛泽覃这两个弟弟。毛泽东虽然对两个弟弟都很疼爱, 但让人感觉毛泽民与他的关系似乎更为亲密, 心贴得更近。
1936年, 毛泽东在与斯诺谈话时曾说过:“我年轻时, 火气很大, 常在小弟弟泽覃跟前挥拳头, 舞棍子。可是, 对泽民, 我从来没有打过他。”首先是年龄差距, 毛泽覃比毛泽东小12岁, 在毛泽东眼里就是个娃娃。其次是性格原因。毛泽东、毛泽覃的性格都随父亲, 典型的湖南人的刚烈和倔强性格, 毛泽覃顶撞之中就难免挨打。而毛泽民只比毛泽东小3岁, 性格又随母亲, 温和并善解人意。毛泽东在中央苏区时的警卫员吴吉清曾回忆说:“那时主席受排挤, 心情不好, 常常几天不与人说话, 也没什么人来看他, 用他自己的话说, ‘鬼都不上门’。泽覃那时也被打成‘邓毛谢古’右倾机会主义。泽覃来主席这里, 一声不吭, 坐在那生闷气。泽民一周来二三次, 都是下午来。谈什么不知道, 但有说有笑。还给主席买烟丝来, 因为前方缴获来的烟不分给主席。”从中可以看出, 毛泽民更善于沟通, 并能想方设法为苦闷中的大哥带来片刻的欢愉。
但年龄和性格还不是最主要的, 关键是毛泽东对大弟弟早年供他读书, 心中充满感激。他也由衷地喜欢这个埋头苦干、任劳任怨的大弟弟。
例如, 毛泽东曾不止一次地对毛远新谈起他当年在长沙读书时的往事。毛泽东说:“那时, 我是穿长衫的, 肩不能挑, 手不能提。我到长沙去读书, 是你爸爸送我去的。他穿的是短褂, 帮我挑着行李, 在外人看来, 就像是我花钱雇的一个挑夫。是你爸爸在家乡任劳任怨, 辛勤劳作, 照料父母, 还为我提供了学费和生活费。”
1975年, 毛远新作为中央代表团副团长, 去新疆参加自治区成立20周年庆祝大会。临行前, 毛泽东对毛远新说:“你父亲为党做了很多工作, 是有重大贡献的。他牺牲得也非常英勇。你这次去给他扫墓, 也代表我。”又嘱咐毛远新说:“你代我在泽民的坟前放一束花。不要说。”
所谓“不要说”, 意思就是个人的事不要惊动地方党委和政府。所以中央代表团在乌鲁木齐市烈士陵园集体扫墓献花后, 毛远新又单独去了一次陵园。他在父亲的坟前恭恭敬敬献上一束鲜花, 心中默默说道:“爸爸, 主席一直在惦念着您, 这束花是主席托我代他献给您的。”
接着, 毛泽东又向侄子道出了一件埋藏心中近60年的往事。他说:
“当时我和你泽覃叔叔在长沙读书, 你父亲时常赤脚挑着米送到长沙, 同学们看他一身农民打扮, 开始还以为是家里的长工。有一次, 你父亲送学费晚了两天, 我不高兴了, 就说了他。但你父亲当时一句话也没说, 直到临走时才告诉我:今年收成不好, 为了把谷子多卖点钱, 这次是挑到100多里外的集镇才卖了个好价钱, 所以来迟了。我听后心里非常难过, 感到对不住你父亲, 为此惭愧了好几天。他这么辛苦地供我们读书, 我却还错怪他……没有你父亲, 我哪能到长沙读书哟!”
错怪了大弟弟一次, 毛泽东始终都不能原谅自己, 一记就是60年, 并且直到去世前一年, 才向亲人吐露, 反映了他对大弟弟的深切怀念与愧疚。他自己说是“为此惭愧了好几天”, 实际上是自责了一辈子!
大家知道, 毛泽东是改写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一代伟人。邓小平曾经说过, 如果没有毛泽东, 我们党可能还要在黑暗中摸索更多的时间……伟人有自己的成长轨迹, 毛泽东要成为伟人, 首先要走出韶山冲, 毛泽民就是他走出韶山冲的助力。
毛泽东对大弟弟的怀念, 更多地体现在对他后代的关爱和教育上。
就拿毛远新来说, 毛泽东在他和母亲朱旦华刚从新疆回到延安第一次见到他时,就非常喜欢这个侄子。那天, 朱旦华领着5岁的远新向毛泽东的窑洞走去, 远远就看见毛泽东已在门外焦急地等待着。见到他们母子走近, 毛泽东大步向前, 俯下身一把抱住了毛远新, 大声地说:“这是泽民的儿子!我抱抱, 我抱抱。”说着就把他抱了起来。
毛远新在毛泽东怀抱中端详着大伯, 一点都不认生。他以前常听母亲和叔叔们有时称大伯为毛主席, 有时又称毛泽东, 他搞不清楚, 于是问道:“大伯, 你怎么有毛主席和毛泽东两个名字呢?”毛泽东听后哈哈大笑起来, 把毛远新高高地举起来。
1951年9月, 朱旦华带着毛远新到北京参加全国妇联会议, 在看望毛泽东时, 讲了毛远新所在南昌小学的简陋状况, 并说孩子还是想回北京育英小学读书。毛泽东满足了毛远新的愿望。
毛远新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学校的优等生, 但毛泽东却从未因此表扬过他。一是认为学习成绩好并不能说明全部问题, 二是怕他听多了表扬翘尾巴, 所以对他要求格外严格。
毛远新还清楚地记着1964年暑假, 毛泽东在北戴河对他的教育。当时, 他们都下了水。泡在水中的毛远新说:“还是水里舒服些。”毛泽东瞪了他一眼, 说:“你就是喜欢舒服, 怕艰苦。”又说:“你就知道为自己着想, 考虑的都是自己的问题。你父亲在敌人面前坚毅不屈, 丝毫不动摇, 就是因为他是为多数人服务的。要是你, 还不双膝跪下, 乞求饶命了。”毛远新说:“我还有希望吧!”毛泽东说:“有希望就好。”以此激励毛远新要像他父亲那样为多数人服务。
1965年, 越南战场形势紧张时, 毛泽东曾问过毛远新:“如果越南要求派兵支援, 你敢不敢去?”毛远新说:“敢去。”毛泽东很高兴, 说:“好!我们家就剩下你一个壮丁喽。”
1966年, 毛远新大学毕业临下部队前, 毛泽东与他谈话时再次提到, 美国在越南的战争可能升级。一旦美国地面部队越过南北分界线, 我们就可能公开参战。毛泽东第二次问他:“你敢不敢到越南去打一仗?”毛远新说:“敢!”毛泽东说:“听说那个B-52可厉害呢,你就不怕?”毛远新说:“不怕!”毛泽东高兴地说:“好!我们家除了你, 再没有壮丁可以去打仗喽。我对你是寄予希望的。”
在国家遇到危险时,毛泽东总是让家人冲在最前面。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前夕, 他坚决支持爱子毛岸英第一个报名参加了志愿军, 一个月后就牺牲在保家卫国的战场上。而后, 当美帝从南面威胁共和国的安全时, 他又动员毛家唯一的壮丁毛远新上战场。由此可见, 毛泽东是将毛远新当亲生儿子一样要求的。

来源:湘潮(上半月)2016年06期,作者曹宏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HQ 红旗飘飘):我愿是这黑暗社会里的一颗流星”——忆外公毛泽民

(浏览 1,12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