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4年11月2日 滕代远同志诞辰

幼年时期的经历

1904年11月2日,滕代远出生于湖南麻阳。小时乳名龙兆,参加革命后曾用过唐大元、李光等化名。滕代远的家乡玳瑁坡村,是个苗族聚居的偏僻山寨,当年村民们主要靠开山种薯或砍柴贩卖度日,生活十分困难。滕国权为人忠厚勤劳,耕田、犁地、插秧、锄草样样都做,是一个种田的行家里手。母亲谭桃秀贤惠能干,除担负家务劳动外,还要纺纱织布。

在父母的影响下,作为长子的滕代远从小就养成了勤劳勇敢、艰苦朴素的好习惯——早晚帮助大人照顾妹妹,扫地、挑水,寒暑假里为家中放牧、砍柴割草。滕代远从小就懂得节约,家里给的零用钱从不乱花。除了自己买书外,余下的钱他都积攒在一个小布袋里。

1921年,17岁的滕代远奉父母之约,与长他4岁的没有文化的同县农村女子谭红玉结婚,她是滕代远母亲谭桃秀的娘家侄女。次年,生下长子滕久翔。1923年秋,滕代远考取了常德湖南省立第二师范学校。从此,他远离家门,再也没有回过家。

青年时期: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4年6月,在中共湘区委委员陈佑魁(麻阳第一个共产党员,毛主席是他的入党介绍人)倡导下,滕代远与麻阳旅省、旅常进步学生发起成立了“麻阳新民社”。其宗旨是联合全县及旅居在常德、长沙和北京、天津、上海等地的进步青年,结成一个强大的社会团体,致力于改造家乡麻阳。同时,他们还创办了传播新文化、新思想的社刊《锦江潮》,编辑部就设在常德二师,由滕代远任主编。在这个刊物上,滕代远发表了不少揭露帝国主义、反动军阀和土豪劣绅种种罪行的文章。

1924年10月,20岁的滕代远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11月,中共湖南区委(即省委)鉴于常德革命力量逐渐壮大,人民的斗争热情空前高涨,就派共产党员谭影竹(化名黄叔夷,后叛变)来常德建立第一个党的组织——中共常德特别支部,由谭影竹任书记。团龄较长、表现较好的滕代远等人自此转为中共党员。此后,这位年轻的共产党员走上职业革命家的道路。

有趣的是,我们的粟裕大将和滕代远经历类似,都是怀化人,先后进入湖南省立常德第二师范学校念书,参加革命都上过井冈山,后来又都成为了中共一方战略区的主要领导人,可谓是一对名副其实的校友兼战友,当然滕代远是他的学长。

入党后,滕代远一面在校学习,一面用很大的精力做学生会的工作,有时还到工人和常德近郊农民中做党的宣传工作。

1926年4月,滕代远因组织学生声援桃源女师进步学潮,被当局开除学籍。后经常德党组织的介绍,他找到中共湖南区委(即省委),受命到湖南平江县任共产主义青年团书记。几个月后,又回到长沙任长沙近郊区委第一党委书记及近郊区农民协会委员长。

1927年“马日事变”前,滕代远担任湖南省农协委员长,并任湖南省委常委。毛泽东在国共第一次合作中负责农运工作,来到湖南考察农民运动,就是由滕代远、柳直荀(湖南省农协秘书长)陪同视察了湖南6个市县,撰写发表了著名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1927年11月,滕代远奉湖南省委之命,赴醴陵组建中共湘东特委并担任特委书记。1928年1月至3月,他两次领导醴陵年关暴动,将湘东地区的工农革命风暴推向高潮,由此也引起湖南军阀的恐慌与“围剿”。滕代远和湘东特委机关被迫转移到赣西安源,继续开展革命斗争。

1928年7月22日,滕代远和彭德怀发动了著名的平江起义,“登(顿)时满城及附近的红色标语、宣言、布告及旗帜飞扬,将那白色的恐怖镇压到零度了”。7月24日下午,在庆祝起义胜利的大会上,滕代远以湖南省委特派员身份,宣布成立红五军,由彭德怀任军长、滕代远任党代表。同时,还成立了平江县工农兵苏维埃政府。

后由于敌众我寡,起义部队主动撤出平江县城,沿湘赣边界游击转战。后根据湖南省委的指示,1928年12月10日,滕代远与彭德怀率红五军到达井冈山,与毛泽东、朱德领导的红四军主力胜利会师。会面时,他们相互握手问候,极为亲切。滕代远三子滕久明说,父亲早年近距离地接触毛泽东,在和毛泽东并肩工作中相互熟识、了解,从而熟悉了彼此的风格思路和脾气性格。

后中央来电指示彭德怀、滕代远要大力扩充队伍,为成立红三方面军做准备。然而彭德怀一直认为部队人少,不必虚张声势搞一些空架子,“实际上不能提高战斗力,反而减弱战斗力,浪费干部,干部又缺乏”。因此,彭德怀没有去刻意培植自己的“红三方面军”,而是主张与朱毛指挥的红一军团联合作战,大量消灭敌人,扩大根据地。滕代远虽然曾亲自赴上海从中央处受领了准备成立红三方面军的指示,但他支持彭德怀的意见,顾全大局,不搞本位主义。

1930年8月23日,发展壮大的红一军团与红三军团在湖南浏阳永和镇会师。接着,红一军团与红三军团前委举行了联席会议。彭德怀、滕代远等为便于统一指挥两个军团的行动,提出成立红一方面军。会议接受了这个建议,正式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总兵力近4万人——由朱德任总司令,彭德怀任副总司令,毛泽东任总政委,滕代远任副总政委。这样,滕代远便成为了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毛、朱、陈、彭、滕五大领导人之一,奠定了其在我党我军中的历史地位。

从红五军到红三军团

在从平江起义到创建红三军团的过程中,滕代远与彭德怀密切合作,成为了彭德怀的得力助手。彭德怀个人作风强悍,在军事指挥和干部任用上喜欢大包大揽。滕代远则主要担负政治工作,同时注意弥补彭德怀在领导上的不足之处。红军初建,部队中的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浓厚,纪律和作风都较差。滕代远从党的宗旨和指示出发,并注意学习了毛泽东建设红四军的政治工作经验,在部队中大力加强建党、建政工作,开展党的各级组织活动,充分发挥党员与积极分子的带头骨干作用,采取多种措施纯洁和整训部队,实施广泛的宣传动员,先后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政治工作。

从红五军到红三军团,养成了官兵上下同甘共苦、勇猛顽强、艰苦朴素的战斗作风和部队风格,其中既有彭德怀的领导带动,又有滕代远的教育培养。到后来长征途中红一、红三军团合编为红军陕甘支队时,从红一军团调了一批干部到红三军团改编成的第二纵队任职,由于红一军团的干部有些特殊化作风,还与一贯艰苦朴素的红三军团干部战士产生了矛盾。

滕代远与彭德怀共同奋斗,经历了平江建军、井冈山斗争、转战湘鄂赣、一至五次反“围剿”、东方军入闽等斗争历程,建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对于滕代远在部队中的杰出领导作用,彭德怀给予了高度评价。

在与敌人的战斗中,滕代远也常常以身作则深入前线,指挥战斗及进行宣传鼓动工作。在第三次反“围剿”的高兴圩战斗中,彭德怀指挥红三军团与蔡廷锴所部国民党第19路军浴血奋战,双方打成胶着。眼见屡次攻击无效,滕代远非常焦急,离开军团指挥所就上了前沿阵地,在枪林弹雨下亲自鼓动和指挥指战员向敌人发起攻击。一颗子弹打中了他的右肩,鲜血渗透上衣。警卫员急忙给滕代远包扎伤口,又叫来担架要抬他下去。然而滕代远觉得自己的伤不重,坚持不下去,并到主攻团阵地上组织及号召指战员们继续英勇战斗。

虽然高兴圩最终未能打下来,但滕代远带伤指挥作战的事绩则传遍了全军。由于滕代远“领导红军长期斗争,极有功勋”,1933年8月,他被中革军委授予了二等银质红星奖章。当时获得一等金质红星奖章的仅有周恩来、朱德、彭德怀、林彪4人,获得二等银质红星奖章的有陈毅、张云逸、罗瑞卿、萧克、何长工、罗炳辉、陈伯钧、李达、李聚奎、彭雪枫等36人,获得三等铜质红星奖章的有程子华、王震、李天佑、杨得志、杨勇、苏振华等53人。从那时起就流传下来一种说法,获得红星奖章的人可免死一次,不过在有关文献中并没有找到佐证。

在第五次反“围剿”期间,由于临时中央和中革军委制定的错误作战方针,导致红军节节失利。滕代远与彭德怀数次建议中革军委改变指导方针,变堡垒战为运动战。博古与李德对他二人非常不满,但又不敢动彭德怀,遂于1933年12月下旬下令撤掉了滕代远的红三军团政治委员职务,改任中革军委总动员武装部部长。

彭德怀不同意上头的决定,但无力回天。他后来在文章中回忆:“无故撤销滕代远同志工作,我当时是有意见的,我给中央去电报,但未得到答复。”滕代远离开红三军团去瑞金报到时,彭德怀身体正有病,却还是坚持送了他一程又一程,其依依不舍之情感天动地……

不久,中革军委调红一方面军政治部主任杨尚昆到红三军团接任政治委员的职务。想和彭德怀搭档,光有本事没用,必须要有胸怀。幸运的是,杨尚昆与彭德怀处得很好,保持了亲密的合作关系。

离开红三军团,对于滕代远个人来说是个很大的损失,使他失去了对军中重要山头的影响力,对其日后在军队中的发展产生了不可忽略的影响。在中央红军离开苏区出发长征之前,滕代远奉命前往苏联首都莫斯科出席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

远赴莫斯科

1935年夏,滕代远在苏联莫斯科出席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并做了题为《保卫自己和独立》的发言,着重介绍了红一方面军在长征中的英勇事迹和取得的重大胜利。会后,受到斯大林、莫洛托夫等苏联领导人的接见。1936年,滕代远化名李光,在莫斯科出版了10余万字的《中国新军队》一书,第一次向世界介绍了中国中央红军的发展史。滕代远在苏联期间,曾同中共参加共产国际“七大”的其他代表到东方大学八分校看望中国学生。其中热情稳重、品学兼优的女学生林一给滕代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37年春,滕代远根据中共中央指示经中亚回到新疆,并与陈云一起组织了接应西路军余部的工作。1937年底,滕代远抵达延安,不久就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参谋长。据滕代远之子滕久明披露:“当时毛泽东接见我父亲的时候,委任父亲为参谋长。父亲提出干不了,后来毛泽东对他说,委任你为军委参谋长,不加‘总’字,和我一起管八路军、新四军。父亲后来就没有坚持再说什么了……”

滕代远担任的这个职务非常重要。由于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朱德长期出征在外,滕代远就成为了协助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注视和指导全党全军进行抗战的重要助手。后来王稼祥从苏联治伤回国,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副主席,负责军委日常工作,滕代远又协助王稼祥处理军委的各项要务,并参与加强八路军、新四军的政治工作。

滕代远还非常重视情报工作,培养并组织力量开展对日军通信密码的破译工作,及时截获了驻中国日军动向及德国准备进攻苏联和日军企图偷袭珍珠港等绝密情报。毛泽东对于情报战线的成绩非常高兴,曾欣然为有功人员题词:“步步前进,就步步胜利!”由于种种原因,滕代远担任的这一重要职务曾长期被忽略,以致很多人并不了解滕代远在军队的历史地位及其所做出的重要贡献。

1939年晋西事变后,滕代远奉命去晋西北地区指挥反顽斗争,后调任抗日军政大学副校长兼副政治委员,同时任中共北方局常委。1942年5月,八路军前方指挥部参谋长左权不幸阵亡。对于再派谁去和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搭档,中央肯定是费了一番心思。最后,红三军团的老政委滕代远入选,接任八路军前方指挥部参谋长职务。对于老战友的到来,彭德怀想必会在失去得力臂膀左权的悲痛中稍有些安慰吧。二人再次携手,在华北抗战最困难的时期指挥前线军民顽强奋战,在政治、军事、经济上加强建设,一步步渡过了难关。

到延安后的工作

1943年9月,彭德怀、刘伯承奉命回延安参加整风,八路军前方总部工作由滕代远主持,后来又与八路军第129师师部合并。这一时期,滕代远与中共北方局代理书记为邓小平成为了华北前线的最高军政领导人,领导华北军民采取各种形式进行对敌斗争,从相持逐步转入反攻,为迎来抗日战争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1945年召开的中共七大上,滕代远当选为中央委员。要知道,除了后来的那些元帅们外,在开国十大将中,仅有张云逸当选为中央委员,粟裕、黄克诚、陈赓、谭政、萧劲光、罗瑞卿还是中央候补委员,徐海东、王树声、许光达则榜上无名。而57名上将中,则无一人当选中央委员,只有王震、宋任穷、吕正操、张宗逊入选中央候补委员。由此可见,滕代远在军队高级干部中的地位。

抗战胜利后的经历

抗战胜利后,滕代远先是参加了为实现国内和平而设立的军事调处执行部工作,后担任了中共晋冀鲁豫中央局常委和晋冀鲁豫军区副司令员。解放战争全面开始后,为保证刘伯承、邓小平指挥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执行机动作战任务,滕代远与晋冀鲁豫军区副政治委员薄一波主持了军区领导工作,为前方提供后勤给养和兵员补充。

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后,滕代远与薄一波又协助晋冀鲁豫军区副司令员徐向前组织内线作战,筹措粮草,组建二线部队,有力支持了消灭阎锡山集团的斗争。由于战争初期陈毅在华东主持军事指挥时没有打好,张鼎丞、邓子恢还曾致电中央,“提议用滕代远或其他同志来替代陈毅,以便使陈毅能用更多的力量来抓全局。”由此可见,即使在军事工作上,也有高级领导人认为滕代远至少不比陈毅差。

1948年4月13日,即将担任华北军区副司令员的滕代远在调研中发现群众战勤负担极重,以致某地“现在百分之五十以上已没有饭吃,从去年年底到现在靠野菜谷糠充食……许多贫雇农以至富农,均出卖儿女换三四斗粮食度荒。讨饭的更多……”

群众的疾苦让滕代远寝食难安,他将群众战勤负担情况紧急上报给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在前方浪费民力现象还很严重,不看后方如此奋不顾身的支持前线,是不会体验到前方的浪费。……要尽最大努力,减少该区战勤负担,全力组织生产,并拨给部分救济粮以度春荒。”

6天后,中央批转了《滕代远关于群众战勤负担情况的报告》,要求“……及各前委各中央局严重注意此项报告,严格检查部队中的浪费人力物力现象,迅即订出制度办法,加紧纠正”,指示“各纵队讨论,从思想上彻底解决问题”,以利于长期战争和取得最后胜利。

可以说,滕代远的这份民情报告在战时起了积极的作用。他的真言、坦率、正义秉性,源于他是农民的儿子。滕代远祖辈务农,自己从小参加农田劳动,农村生活使他了解农民的疾苦,熟悉农村社会,培养了对农民群众深厚的感情。为此,他在重大问题上坚持原则,把党和军队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正如他的小儿子滕久昕所说,父亲一生耿直,他的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

1948年11月,东北解放。中央军委命令四野迅速入关,包围平津;二野、三野分进淮海,开始了平津、淮海战役。中国革命进入即将取得全面胜利的重大转折时期。这时,党中央正运筹着“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重大决策。为保证这一决策的实施,中央军委发出电令,决定时任华北军区副司令员的滕代远为中央军委铁道部长,并要他以华北人民政府交通部和东北人民政府铁道部为基础,把军委铁道部组建起来。

想到自己戎马生涯几十年,如今就要离开熟悉的军事工作,滕代远感到十分留恋。但同时又为全国胜利在望,即将进入城市接管铁路而感到激动和兴奋。

离开军事工作,进入铁路部门

不久,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在西柏坡约见滕代远。周恩来指出:“做好铁路工作,保证当前解放战争的军事运输和全国解放后的经济建设都是十分重要的。在中央政府未成立前,你是从军队转做经济工作的第一个部长,今后还会有更多的同志转到经济战线上来。”周恩来特别强调:“从军队转做经济工作是一个很大的转变,也是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即将取得全面胜利的重要标志。任务是艰巨的,你要努力学习,向人民群众请教。”

滕代远想到今后全国铁路的运输和铁路建设的主要领导工作已经落到自己身上,感到责任重大。他满怀激情,伸手提起笔来,写下“办好人民铁道”6个大字,以表达自己将竭尽全力献身人民铁道事业的决心。

就这样,滕代远成为了第一个转做经济工作的建军元勋。尽管,这意味着他将与日后的将军金星失之交臂了。1949年1月,中央军委对滕代远的正式任命下达。在石家庄召开军委铁道部首次铁道工作会议时,朱德总司令亲临会场宣布成立军委铁道部的命令,并指着滕代远对与会代表们说:“中央给你们派来个‘将军大老板’。过去,他指挥千军万马打败了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反动派,从今天开始,他要掌管铁路,指挥百万铁路大军,开山修路,遇水搭桥,抢修抢运,支援大军过江,解放全中国。”

同铁道结缘后,滕代远就以其一贯的作风踏踏实实干了下去。他兼任了中央军委铁道兵团司令员、政治委员,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担任了铁道部部长职务。在8年多时间里,滕代远主持了中国铁道建设的很多重要事件,包括成渝铁路、天兰铁路、丰沙铁路、包兰铁路、黎湛铁路、宝成铁路、鹰厦铁路和武汉长江大桥等重大工程的开工建设,是名副其实的新中国铁道事业奠基人。

1955年人民解放军实行军衔制时,滕代远由于已转入行政工作,因而被中央军委总干部部提名为“只评定军衔不授予的”名单中,与李先念、谭震林、薄一波、邓子恢、张鼎丞、王世泰等人并列。由此可见,按照评定军衔,滕代远当为大将无疑。后来林彪曾提出有一位老同志的资格够被授予元帅,即指滕代远。而滕代远对这个问题则看得很淡,每当有人提到他没有参与授予军衔时,滕代远便会淡淡一笑说:“没有评定军衔的人多了,毛泽东、周恩来、陈云……”

此书首次采用苗、汉、英三文对照和彩图匹配(精装印刷),是一部活生生的苗族历史生活画卷。

信息来源:西风快马公众号

(浏览 6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