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年4月28日 李大钊同志牺牲

97年前,1927年4月28日,在监狱中饱受折磨的李大钊同志被反动军阀杀害。

当他走上绞刑架时候,嘴里依旧喊着共产党万岁,面对死亡毫无惧色英勇就义,年近38岁。

当晚,同时被捕的李大钊夫人赵纫兰和两个女儿获释,可是他们对至亲之人的噩耗毫无所知。直到第二天,李大钊的妻儿看报纸时,才知李大钊已经牺牲。

身处乱世又死了丈夫,这对于赵纫兰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闻讯后的她痛苦不止,晕倒三次。在极度悲伤中病情愈发严重,幼小的儿女在母亲的病床前手足无措,孤苦伶仃,见者无不潸然泪下。

梁漱溟赶到李大钊家中时,看到的就是这样凄惨的景象,不忍多留,塞给孩子们10块银元,随后便赶往李大钊尸骨存放的长椿寺,见到李大钊的棺材如此单薄,心中更加不是滋味,于是和友人商议给李大钊换一口棺材。

几日后,李家家中来了很多中外的记者,在看到李大钊家中如此清贫时都震撼不已,甚至有的人一边采访一边抹泪,他们也不曾想到如李大钊这般知名教授,家中生活如此穷苦,最后留给儿女的仅有一块钱的生活费。

“室中空无家具,即有亦甚破烂。子女服侍朴实,可知其平日治家之俭约矣。”

五四运动期间,李大钊已经是北京大学图书馆的主任、教授,同时还兼任女师大,朝阳大学和中国大学的教授,一个月所有的收入加起来能有300银元之多。在当时两块银元便可以买40斤面粉,400银元便可以买一处四合院。李大钊却没有因此过上富足优越的生活。

李大钊一家的生活极其简朴,吃的是粗茶淡饭,窝头咸菜,经常穿的是一件洗褪色的布袍子,上班来回要走十几里路,他天天步行,从来不坐车,孩子穿的也是土布棉衣,妻子赵纫兰也是节衣缩食,加上给李大钊买书的钱,一大家子一个月开销也不过三五十元,而剩下的钱李大钊全部用来救济贫困的学生,工人,或者是党的活动经费。

时任北大校长的蔡元培曾评价李大钊“知有主义不知有家”,每个月发的薪水他都会给家里留下50元,来保证一家子最基本的生活。

据后来统计,李大钊每个月大部分的薪水都用于党的各种活动经费。

如今,李大钊身死,留下的孤儿寡母又手无缚鸡之力,而军阀依旧在他们家附近日夜监视处境堪忧。在这种处境下,重病的赵纫兰决定全家搬迁。

媒体的报道让社会各界都知道李大钊遗孀的处境,李大钊的生前好友纷纷前往家中看望,并且准备前往长椿寺领出李大钊的棺木。众人在和赵纫兰商量之后,决定给李大钊换棺,筹款办理后事。

《顺天时报》记录下了当时友人们为李大钊求棺之事,李凌斗找到了德昌杠房的掌柜伊寿山,伊寿山推荐了一口标价260块银元的柏木棺材,因价格太高,李凌斗向伊寿山说明了这口棺材的用途,希望能稍微减价。

虽说伊寿山是生意之人,不认识李大钊,对共产主义也不甚了解,但是在报纸上听闻李大钊的报道后,对于李大钊极为敬佩,以最低价格140银元卖出了这口棺材,“此亦北京城破天荒之举动也”。这140块银元是章士钊出资的。

5月1日上午,伊寿山带着16名工人扛着棺材来到了长椿寺重新装殓李大钊的遗体。李大钊的孩子们大声哭喊着爸爸,在场诸位无不含泪。

中午,李大钊的新棺送到了妙光阁街渐寺,没想到这一放就是六年。直到1933年,李大钊家乡被日伪政府侵占,赵纫兰重病深感自己时日无多,便领着两个孩子来到北大,请求周作人、蒋梦麟和胡适等教授帮助她完成李大钊的葬礼。

蒋梦麟立刻答应了赵纫兰,并号召北大众多教授担起了公葬的重任,向社会发起捐款活动。

1933年4月22日,渐寺之中举行了对李大钊的公祭。23日上午,蒋梦麟带着北大诸位教授参加了出殡仪式,闻讯前来的各界人士共700多人。送葬队伍前面写这一副巨大的挽联,上联是“为革命而奋斗,为革命而牺牲,死固无根”,下联是“在压迫下生活,在压迫下呻吟,生者何惧”,横批是“李大钊先烈精神不死”。

在众人的一路护送下,直到傍晚才送到墓地,北大同仁扶灵下葬。本就重病的赵纫兰又过度劳累,在葬礼一个月之后,赵纫兰病逝于协和医院,北大的教授们再次出面将赵纫兰安葬于李大钊的墓侧。

电视剧《觉醒时代》对李大钊和妻儿的涉笔不多,有一段李大钊和赵纫兰的对话最为催人泪下,宛若场景重现:“等有朝一日,学校可以摆上一张安静课桌的时候,可以传出朗朗书声的时候,我带着你,就咱们俩人,在一个教室里头,阳光从外面透进来,我一笔一划,一笔一划地教你写字,然后我坐在地下,我等着你,等着你什么呢?等你亲手写一封信给我,我要看哪!我跟你保证。”

红旗终是飘满了整个北京城,中国已非那个风雨如晦的弱国了。94年前的今天,李大钊从容就义;94年后的现在,山河已无恙。向李大钊同志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浏览 1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