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年7月4日 陈延年同志就义

前言

在共产党建立的早期,有无数年轻的生命为革命理想献出宝贵的生命,1927年7月4日,陈延年被乱刀砍死,年仅29岁,1928年6月6日,他的弟弟陈乔年也被反动派杀害,年仅26岁,而妹妹陈玉莹遵照奶奶的嘱咐,去上海打探哥哥消息的时候,得知陈乔年被杀害,精神突然失常,一病不起,不治身亡,年仅28岁。

悲惨的童年

1898年,陈延年出生在一个并不幸福的家庭,他的父亲是新文化运动的发起人,伟大的革命家和启蒙思想家陈独秀,陈独秀童年也不幸福,两岁丧父,后又过继给自己的叔父,毕竟不是自己的亲儿子,叔父对陈独秀并不好,他的祖父又是一个严厉的封建大家长,只要陈独秀功课有一点跟不上,就非打即骂,陈独秀整天活在祖父的阴影中,好在在祖父的严厉教导中,陈独秀还学了点知识。

图陈独秀三父子

1897年,陈独秀考中秀才,第二年,家里就安排陈独秀与安徽统帅部副部将的女儿高晓岚结婚,虽然高晓岚出生名门,但是由于继母虐待,高晓岚不仅目不识丁,还有着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这与陈独秀理想中知书达理的太太相差甚远,刚结婚的时候,陈独秀还督促高晓岚读书,学习文化,但高晓岚始终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不愿意学习。

图陈独秀

这样一个顽固封建不思进取的妻子,自然不受陈独秀的喜欢,所以陈独秀在陈延年两岁的时候,就背井离乡去日本留学,在与高晓岚的十年婚姻里,陈独秀终年在外颠沛流离,很少回家,不是留学就是避难,所以陈独秀对这个家庭没有多少感情,每次都如过客一般,匆匆的来,匆匆的走,所以,陈延年从小就对自己的父亲没有多少印象,更别提父子亲情。

由于陈独秀常年不回家也不给母子几个寄钱,陈延年兄妹三人和母亲相依为命,家庭的重担全部压在母亲高晓岚身上,一个目不识丁的封建妇女,丈夫常年在外,自己还要拉扯三个孩子,难度可想而知,高晓岚对陈独秀充满怨言,但她又受封建思想影响,不会轻易和丈夫离婚,心中的埋怨积压已久,有的时候就在孩子身上发泄,所以在陈延年的心里对自己的父亲印象更不好了,

图陈独秀

不久,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将封建王朝推翻,传统思想遭到人们的唾弃,自然也包括传统包办婚姻,陈独秀作为新文化思想的前端人物,受新思想影响颇深,1910年,陈独秀全然不顾家中三个嗷嗷待哺的儿女,与自己自由恋爱的高君曼高调宣布结婚,成就一段“才子佳人”的佳话,两人婚后不久,搬到杭州,过上了幸福的生活。陈独秀由于有了自己幸福的家庭,早就把老家的妻子和儿女抛弃在脑后,只是偶尔想起来,给他们寄点钱去。

在这样环境下成长的陈延年,造就了陈延年倔强要强的性格,从小他就发誓,要与自己的父亲彻底决裂,甚至在长大后见到陈独秀,陈延年都不唤“父亲”,而是直呼姓名“陈独秀同志”。

陈延年不仅没有感受过父亲的温情,还经常受到父亲的连累,在陈独秀早年讨伐袁世凯失败后,只身逃往日本,军阀抓不到陈独秀,就去骚扰陈延年一家人,陈延年和弟弟侥幸逃脱,后来,陈独秀回到上海,将兄弟两人接过去,和自己的新家庭生活。

但是,此时,陈延年兄弟二人已经十几岁,家里一下多出两个前妻的儿子,虽然没有直接说出来,但高君曼的不满一直表现在脸上,兄弟二人从小没有跟父亲生活过得经历,对父亲很陌生,来到新家以后,兄弟二人一直过得很压抑,后来,兄弟经过商量,索性搬出来,自己生活。

在那个动乱的年代,一个成年人尚且无法正常的生活,更不要说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他们一边打工一边求学,由于年纪小,两个人只能干些最脏最累的活,两个小小的人经常在码头当搬运工,在工地做担夫,稚嫩的肩膀不得不扛起生活的重担。就这样,兄弟两人白天打工,晚上在陈独秀创办的《新青年》杂志社店堂的地板上睡觉,吃饭只简单的吃些饼子,喝些自来水,比普通工人生活的还差劲。

图陈延年

由于有在底层工作的经历,陈延年感受到底层群众生活的困苦,一群人经常为了生活忍气吞声,目睹着一切的陈延年在心里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好好学习,探索出一条救国救民之路。所以,兄弟二人决定去法国留学,确定目标后,兄弟二人的生活更加艰难,此时他们在法租界的上海震旦大学读书,兄弟二人白天打工、上学,晚上通宵达旦地学习法语。

图新青年

知道自己的儿子想要去法国留学后,陈独秀很支持,此时陈独秀因为创办《新青年》,手上有点积蓄,就找到自己的儿子,想给他们一点钱支持他们去法国留学,见到陈延年后,陈独秀提出自己的想法,但是,陈延年用坚毅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父亲,摇头拒绝了自己父亲的资助,要自己打工赚钱,此时陈延年对陈独秀心里充满了怨恨,怎么会接受陈独秀的帮助,兄弟二人早在生活的磨难中锻炼出了钢铁般的意志。

图陈延年

随着新文化运动的传播,各种新思想传入中国,其中有一种就是无政府主义,在吴稚晖的影响下,陈延年接受无政府主义的思想,成为一名无政府主义者,为此,还特意与进步人士郑珮刚创办了月刊《进化》来宣传自己的无政府主义思想,其宗旨就是:介绍科学真理,传播人道主义,但是不幸的是,月刊仅仅创办了三期,就被军阀查封。在此期间,陈独秀因为宣传马克思主主义思想被军阀逮捕,由于陈延年和父亲一样都在宣传新思想,陈延年的朋友潘赞化向陈延年问道:“你父亲被捕了,你怕不怕?”但陈延年完全没有将父亲被捕放在心上,说道:

“即做不怕,怕则不做,况这次学潮,含有无产阶级斗争之意义,千古未有,在空前复杂情况下,危险乃易中事,亦分内事,志士仁人,求此机会光荣之牺牲不可得,有何恐怖之言。”

22岁的陈延年在吴稚晖的帮助下,通过自筹学费的方式登上法国留学之路,没有半点依靠自己的父亲。

在法国求学的日子里,陈延年有幸认识到同在法国留学的周恩来、蔡和森的等人,在他们的影响下,陈延年才真正探索到救国救民之路,成为了一名坚定地共产主义者。1922年的秋天,兄弟二人在法国正式加入共产党。

而远在中国陈独秀虽然父子关系淡薄,但是听到自己的儿子加入共产党,和自己统一战线后,非常高兴,而一直为他提供帮助的吴稚晖却十分恼怒,认为他这是背叛,为以后陈延年被杀害埋下了伏笔。

加入共产党

图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临时代表大会代表在巴黎合影,前排左8陈延年、左6陈乔年、左2赵世炎,后排右6周恩来。

1924年的4月,陈延年兄弟两和自己的朋友一起撵转来到莫斯科的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进行学习,在这里,陈延年系统的学习了马克思主义,对马克思思想了解的更加深入,更加坚定了自己无产阶级的道路。

图陈乔年(后排右一)与在苏联东方大学的同学合影

1924年,陈延年满怀壮志回到上海,被组织上任命为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驻粤特派员,随后,陈延年抵达广州,到广州后,陈延年迅速展开工作,他穿着一身破工服,和底层的工人,黄包车夫交朋友,为了和当地群众更好地交流,他还特意学习了粤语,和这些人熟络以后,他开始给他们讲革命思想,动员工人民团结起来。

图1925年省港大罢工期间广东区委的部分领导人,左起依次为冯菊坡、刘尔崧、陈延年、阮啸仙

到广州一个月会后,陈延年就联合广州当地的工人代表会、农民协会等16个团体举行游行示威活动,如此大的阵仗,自然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破坏,在这次游行中,二十多人当场就被打死,多人被打伤,此时,正处于国共合作时期,但是通过此次事件,充分暴露了国民党反动派是不可以信任的。

1925年,陈延年和苏兆征、邓中夏等人组织工人举行闻名中外的省港大罢工,这次罢工前后共经历了一年零四个月。

但陈延年的行为却遭到陈独秀的反对,陈独秀是个典型的右倾主义者,当蒋介石将魔掌伸向共产党员,残忍杀害共产党时,陈独秀还依然对蒋介石对共产国际抱有希望,对以蒋介石为首的反动派一再妥协退让,对农民的运动不仅不支持反而一味地压制。主张共产党不要掌握政权,这样的思想下,自然反对自己儿子陈延年的激进行为。甚至批评儿子领导的“省港大罢工”简直就是胡闹,但陈延年对父亲的批评不以为然,在一次大会上,陈延年针对父亲的行为公开发表讲话说:

“老头子不相信工农群众的力量,要他来广州看看工农运动发展情况,我们共产党人入宫不依靠组织和发展工农群众运动的力量,不仅不能团结更多的革命右派,而且会使现有的革命左派不敢跟共产党走,不敢跟国民党右派进行斗争。”接着,他又说道:“我跟老头子是父子关系,但是我坚决反对妥协退让的右倾机会主义”。

从讲话中可以看出,陈延年与自己的父亲不仅政见不合,而且更是对自己的父亲充满了埋怨。陈独秀和陈延年父子一直不和,直到陈延年去世后,陈独秀才彻底放下隔阂。

1927年6月26日上午,陈延年、王若飞、郭伯和等人,正在上海恒丰104号召开中共江苏省委成立大会,会议正进行到一半,突然有人闯进来气喘吁吁地说道:“快撤,党内有一名交通员被捕叛变,咱们会议地点暴露了。”陈延年收到消息后,立即暂停会议,紧急撤离。

到了下午3点,距离会议已经过去一段时间,陈延年估计反动派已经撤离,就乔装打扮一番,再次回到上海恒丰104号,将会议上的机密文件全部销毁,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反动派一直潜伏于此,等待共产党员自投罗网。就这样,陈延年被抓个正着,等陈延年一到,就有军警迅速将他抓捕。

图吴稚晖

针对这些反动派,陈延年有着丰富的经验,在牢房里。陈延年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装作自己只是给房东烧饭的师傅,莫名其妙被抓了进来,由于陈延年长期混迹于底层,皮肤黝黑,操着一口土话,穿着也一点不像知识分子,于是敌人就打消了对他的疑虑。由于他在反抗过程中打伤两名狱警,就把他移至龙华监狱,准备关一段时间就释放。

图王若飞

但是天不遂人愿,就在被捕后的某天晚上,刘锡麟的房门突然被敲响,当刘锡麟打开房门后,一个自称是陈延年妻子的女子,请求他去救陈延年,但是,他不认识此人,怀疑是个阴谋,就拒绝了她的请求。第二天,刘锡麟收到一封求救信,信上说希望他营救陈延年,刘锡麟认出是自己老友王若飞的笔记。

于是他就请上海法租界著名律师吴凯出面帮忙,吴凯让自己手下在各大巡捕房先摸清情况,随后,在龙华监狱找到一名叫陈友生的人,正是他们要找的陈延年,此时,陈延年的身份还没有暴露。吴凯将这一情况汇报给刘锡麟后,刘锡麟又汇报给组织,组织上很快寄过来一万元银元,让他去疏通关系,尽快将陈延年解救出来。

在这拨人紧急营救陈延年的时候,另一拨人也在做努力,原来,陈延年在狱中的时候,就以“陈友生”的身份给上海亚东图书馆的汪孟邹写了一封信,说自己现在上海监狱,希望他可以为自己买一身替换衣服。

图吴稚晖与蒋介石

汪孟邹一收到信认出陈延年的笔记,知道陈延年被捕,连夜赶往南京,去找胡适,见到胡适后,胡适非要问出姓名后才肯答应营救,汪孟邹救人心切,无奈只好说出陈延年的真实姓名。胡适知道后,答应营救,随后去找吴稚晖,国民党右派人物,蒋介石身边的大红人。

吴稚晖前文提到过,是对陈延年的“恩师”,曾经向他宣传过无政府主义思想,并资助陈延年去法国留学的人,由于对陈延年早年的背叛怀恨在心,再加上陈延年的父亲陈独秀经常在文章里辱骂吴稚晖为“吴老狗”,这样的人自然不会真心帮助陈延年,吴稚晖得知陈延年被捕后,连忙向上海警备司令部告密,自此,陈延年的身份彻底暴露。

身份暴露后,反动派对陈延年严刑拷打,又许于高官厚禄,只要他说出共产党的情报,但陈延年宁死不屈。

图胡适

1927年7月5日,上海《申报》刊登了逮捕陈延年的消息,汪孟邹本来欣喜的在上海等待陈延年被释放,现在等来的却是陈延年身份暴露,心中懊恼不已。胡适也看到了消息,对吴稚晖的做法深感不耻,他认为吴稚晖曾经作为陈延年的恩师,不帮忙就算了,还落井下石,实在是不地道。

图陈延年和陈乔年剧照

吴稚晖看到消息后也深感不妙,连忙找到闸北警察局局长,花重金疏通关系,希望释放陈友生,但是当他们赶到警察局后,陈延年已经被押到警备司令部,吴凯接着又亲自担任陈延年的辩护律师,希望可以挽回局面,但是,所有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1927年7月4日的深夜,陈延年被秘密押往龙华刑场,在刑场上,刽子手喝令陈延年跪下,但陈延年轻蔑地说道:“

革命者光明磊落,视死如归,只有站着死,绝不下跪

。”说完,几个刽子手一哄而上,乱刀将陈延年砍成数段,由于手段过于残忍,国民党当局下令不准陈家人收尸,将陈延年的尸身抛入江中。

图陈乔年

陈延年被捕后的第二年,陈乔年也被杀害,两年内,陈独秀痛失两位心爱的儿子,终于不再相信国民党,后来,由于他的错误路线,他不再担任中共中央的高层领导,成为一个无党派爱国人士,经常在报纸上发表反对国民党的文章,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后陈独秀发表了一系列“反蒋抗日”的文章,一年以后,陈独秀以“危害民国罪”被抓捕,被判有期徒刑13年。

1937年8月,因抗日大局需要,国民党释放了陈独秀,陈独秀出狱后,一直致力于抗日事业,国民党通过各种渠道接近他,许诺给他高官厚禄,但是被陈独秀拒绝了,陈独秀说道:“蒋介石简直是异想天开,杀我两个儿子,我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出狱一年后,陈独秀搬去重庆上游的一个闭塞小镇,孤独终老。

(浏览 12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