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年7月15日 闻一多被暗杀

1946年,白色恐怖笼罩昆明

1946年7月15日,昆明云南大学,从府甬道至西仓坡一带,国民党当局如临大敌,军警持枪警戒,四下里布满了鬼鬼祟祟的特务。

闻一多视若无物,他在云南大学大礼堂举行的李公仆殉难的报告会上,毫无畏惧,拍案而起,慷慨激昂地发表了《最后一次演讲》,痛斥国民党特务,作了4个小时的义正辞严的演讲。

当闻一多和他的长子闻立鹤步行回家,特务开始行凶了,枪杀突起,父子两人同时倒在西仓坡联大教职员宿舍的门前。

民主斗士闻一多先生
民主斗士闻一多先生

特务行凶,闻一多遇害

闻一多妻子听到枪声,冲出了大门,看见闻一多父子俩一个横一个竖倒在血泊中,妻子抱住闻一多,鲜血染红了她全身。她连连呼唤:“一多、一多……”闻一多没有回答,他来不及说一句话,就壮烈牺牲。幸运的是,他的长子闻立鹤伤势严重能被抢救回来也是奇迹,须知,有一颗子弹只要再偏一点点便将命中心脏。

事后检查遗体,闻一多身上有十多处弹洞,还有几颗子弹和弹片钻进体内,没有穿出来。第一枪就击中了他的头部,闻一多左手本能地抱住后脑,脑浆几乎流光了。

闻一多的遭难,激起全国人民的同仇敌忾。昆明人民不顾反动派的威压,纷纷涌上云大医院。国民党当局,原先只想将遗体停放一天,后来慑于大众的愤怒力争,同意停放三天。但他们却将停尸房加了锁。

人们流着泪、敲着门,高声怒吼:“我们要看闻先生。”

遗体火化原订7月18日上午12点举行,通知发出后,当局施展卑劣的花招,他们暗暗提前两个小时,因此,火化时,广场上只稀落的几个人。天空下着雨,仿佛上天也在为这位民主斗士哭泣。

11点多,人们纷纷来到,水殓已经结束。

闻一多代表的正义,生前让国民党害怕,死后同样使仁国民党害怕。火殓时,国民党云南警备司令部,派出一个排全副武装来“保护”。

闻一多牺牲后,他的两个女儿,怀着满腔的悲愤,跑到父兄遇刺的地方,地上的血迹,还是那么清晰。她们含着热泪,用颤抖的双手,捧着一把渗透亲人鲜血的泥土,放进她们自己缝制的小黑布袋中。

闻一多先生和妻子在一起
闻一多先生和妻子在一起

人民永远记住闻一多先生

闻一多就义后,当地的群众走路也不忍踏掉他的血迹,小心地绕过。

在闻一多殉难一周年之际,学生来到这里凭吊他,发现这里血迹犹存,这一杯血土虽几经风雨,仍清晰可见。

正如诗人臧克家写的诗《有的人》: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着的人, 群众把他抬举得很高,很高。

由此可见,为人民而死的人,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闻一多选集
闻一多选集
(浏览 35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