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年锦州战役,有一支国军起义,其师长回忆:打仗还在窝里斗

博士探案

1948年10月15日,就在解放军战士们冲锋陷阵时,忽然传来一则惊人的消息。

原来,在锦州前线作战的暂编55师直接起义了!

这则消息令大家既惊又喜,第一战场起义不容易,失败风险极大,第二在战中起义,一旦成功便可严重打击敌人士气。

想到这里,战士们的斗志越发昂扬,为期8天的锦州战役终于画上了句号。

这一场起义的影响深远,令本就脆弱不堪的国军更加军心涣散。

多年以后,原暂编55师的师长安守仁同志回忆,他说,锦州战场起义是必然。

他说,那个时候前线打得热火朝天,结果司令部内还在窝里斗。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为何又说战场起义是必然的事?

火烧眉毛

安守仁同志所说的“窝里斗”一事,据他回忆,应该是在1948年10月14日。

那天下午3点,解放军战士们正在努力攻城,锦州市区内炮火连天,眼看锦州就要失守了。

而在这关键时刻,他被司令卢浚泉给叫到司令部开会,那时,他正担任暂编55师的师长。

他心中其实也不想和解放军打,但不打,死的就是他们,那个时候他还很犹豫,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而司令在这个时候叫他回去,他心中十分纳闷,有什么比前线指挥更加紧急的吗?

就在隆隆炮响声中,他带着几名士兵抵达了司令部。

一进门上楼,他看到的是与前线完全截然不同的景象。

映入眼帘的是外屋桌上的扑克牌,他们兵团的参谋长盛家兴,在桌上摆弄排阵,像是在卜算着什么。

他对此不以为然,军中迷信的将领不少,像戴笠、邱清泉等人,就是典例。

只是,他实在想不明白,前线都打成这样了,像盛参谋长这样,还兼任93军军长的人物,对前线战事竟如此不关心?

不管怎么样,安参谋长都同他打了句招呼,随后便进了里屋。

一进去,他就看到了卢浚泉坐在办公桌前,看见他来了,便招呼坐下。

那个时候范汉杰也在屋子里,两人应该是在他之前就讨论过问题了。

坐下以后,卢拿着地图,跟他分析战场上的情况,说得头头是道。

这里完了以后,他才露出他的真实面目,他直接下达了口头命令。

说要他组织部队到前线战斗,务必在黄昏以前,拿回锦州北面的主阵地。

驻守在那里的是暂编18师,这天上午,他们的部队把这片阵地搞丢了。

卢让他接管暂编18师,全权由他指挥,还说已经让部队整队等待命令了。

在一旁的范汉杰完全没有反应,而是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情况。

安守仁同志听到这个命令后,心中异常愤怒,他怎么算也没算到,这群人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了,居然还想着窝里斗。

卢司令的这个口头命令实际是一个阴谋,想将之前失败的责任转移到他的头上来。

原来,安守仁同志将军原来是6兵团司令部的少将参谋,后来才被调到了暂编55师,担任师长一职。

这支队伍是1948年建立的,属于新八军,是一支很新的部队。

这支部队主要以滇军中的孙渡一派的军官领导,海城起义后,老蒋对滇军多有提防,但又不得不用来打仗。

因此,国军的嫡系部队只敢在一些边边角角的地方使坏。

他之所以被调过去,是因为1948年年初的时候,孙调去热河工作去了。

于是,6兵团的工作就都交给了卢浚泉来做,这相当于是升任了。

然而,卢与孙属于不同派系,孙在走之前,考虑到了这个事,为了保存自己这一派的人,特地将他调了过去。

像暂编55师这样的部队,兵源不足,才组建7、8个月,战斗配合一般,装备也不好。

而卢的18师是嫡系部队,有战斗经验,有好装备,兵源充足,按理,只要好好打,哪怕失利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

不过,解放军战士们的战术确实了得,他们这天上午的时候,刚开始打,暂编18师就被打散了。

卢不让93军的副军长去指挥作战,偏偏让他这个小师长来挑大梁,而且还让他去指挥同级师长。

在这个情况下,谁会听他的指挥?

安守仁同志心中愤懑不平,而卢浚泉之所以要这么设计他,其实有些时候了,而这也成为他战地起义的契机。

那么,在锦州战役之前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他又是如何在一天之内迅速策划起义的呢?

暗中计划

1948年10月14日,锦州战役中,卢浚泉想将罪责嫁祸给安守仁同志。

面对陷害,他忍无可忍决心起义,那么他是如何在一天之内策划好起义的?

卢浚泉的栽赃陷害,让他回想起了锦州战役前,此人就已经开始排挤他了。

孙渡是他的老上司,自抗日战争时期,他就跟着孙司令打仗,按国民党的传统,那么他就算是孙那一派的人。

以前他还在6兵团,担任兵团参谋长的时候,卢还是93军军长。

也就是说,他是卢的上级,那个时候两人就有些不对付,时常发生矛盾。

守锦州这段时间里,他其实已经感受到卢、孙之间的斗争,还有范汉杰与孙之间的矛盾。

卢、范二人各怀心思,都想把他给搞下去,卢是觉得他是孙派的人,不满意别派人当师长打仗、管事。

而范则打算将他调离,再派心腹过来领导作战,然而他们的这些心思同样也被孙看破,也被孙给拒绝了。

后来孙去热河后,这两人就找到机会排挤暂编55师,克扣重火器,还随意指挥部队,搞得士兵们十分疲乏。

为了蛰伏,找到机会解决此事,面对卢的做法,他并未表现出意见,而这件事也让他在心中逐渐产生了起义的念头。

1948年10月14日,下午3点,安守仁同志立刻回到指挥所,同他的副师长和参谋长商讨对策。

他们3个人都达成了共识,假如他们真的执行了这个命令,必定会断送官兵们的性命。

更可恶的是,他们还会被扣黑锅,背上本来不属于自己的罪责。

但另一方面,如果他们执行这个命令,后果也是十分严重的。

军人的天职就是要服从命令,军队有军法,拒不执行命令是会被处置的。

就在他们犹豫不决的时候,唐世钧,时任兵团中校参谋(孙渡派系),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卢、范极有可能准备弃城逃走!

不知是不是天意,得知这个消息后,他们三人当机立断,决定起义。

在他们之前,已经有很多国军部队起义,这场仗打到后面大家都心知肚明,国民党赢不了。

就凭他们爱搞窝里斗,不顾士兵死活,把战场也当成自己派系斗争的战场,实在是荒谬至极。

而海城起义给他们指明了一条道路,他们决心以184师为榜样,在解放军发起总攻前,发动战场起义。

时间紧迫,他们立刻召开了起义会议,商讨谁去和解放军联络。

讲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这样明目张胆地开会,就不怕有人会去告密吗?

其实不然,他们三人之所以有把握立刻起义,是因为他们了解,暂编55师的官兵们有着一定的思想基础。

虽然这些士兵常年被国民党的宣传欺骗,并不知道真正的革命是什么样子,对解放军也缺乏了解。

但他们都有着一个朴素的认知,没有中国人打中国人的道理,老蒋这么做是在乱搞。

暂编55师中,中上层军官有不少像安守仁同志这样,曾经参与过抗日战争,有着深刻的爱国精神,对解放军战士有一定的接触和了解。

除此之外,海城起义后,国军部队都看到了184师投身进人民队伍后,一视同仁,还得到了共产党和解放军的赞赏。

据他回忆,那时,他们部队的士兵知道这件事后,心中产生了极大的震撼。

后来,他还思考过其他问题,为何促使他起义,纵观他的军旅生涯,这才发现,锦州战场起义并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安守仁同志为何这么说呢?

起义过程

1948年10月14日,就在接到“必死无疑”的命令后,安守仁等同志不愿害了广大官兵,毅然决定起义。

而距离解放军战士发起总攻,只有一天不到的时间,他们是如何在战场上迅速起义的?

安同志后来回忆起义时,他说,锦州战场起义是必然,促成起义的原因从很早之前就有了。

自打他参加抗日战争起,他就经常阅读书籍,那个时候地下党员经常借送他《资本论》等书目。

在上海的时候,他自己也曾阅读过很多进步书籍,读后往往深有感悟。

1946年的时候,国民党中央的领导曾经怀疑过他。

因为他喜好对时局发表一些看法,看起来可能更像是一种牢骚,而且他还曾写过一本叫《军队民主化》的书。

因为这个事,何应钦曾专门问孙渡:“安守仁这个人是否可靠?”

好在他与孙是老搭档,孙很信任他,还把他当自己人,这才糊弄了过去。

第二年,沈阳“剿总”来了一位参谋,借住他家一晚,还请求他帮忙派飞机送他。

本着好意,他就送了人家一程,结果当天晚上郑洞国就来搜查他家里。

这也引起了当局中央领导的怀疑,而他是解放后才知道,哪一位参谋原来是地下党员。

可见,无论是什么时期,共产党的情报工作都做得相当优秀,在国民党内部到处都有地下党的同志。

而这些同志又凭借他们的力量,去策动其他有先进思想的人,一起加入人民的队伍中。

像这样的组织和军队,怎么会失败呢?

安排好起义计划后,他与参谋长,分头同志各团、师直属的机关人员来开会。

其实暂编55师的思想基础很好,大多数官兵都同意起义,安守仁同志仅有一点担忧。

那就是,步兵第3团团长并不是他的旧部,他是保安四支队调来的。

那个部队是热河当地的地主还乡团起来的,思想上可能不同意起义。

于是他特地向卫士班交代了,如果霍团长不同意,就先把他押起来,防止意外。

会议开始,他开门见山,讲了战局情况,还有部队处在派系斗争中,寸步难行。

尤其是在传达了卢浚泉的无理命令后,大家更是愤怒不已。

随后,副师长借着话头,点出了会议的主题,起义。

他说:“我们除了起义,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还没到征求意见的环节,大家纷纷表示支持起义,愿意跟随师长。

知道大家的态度后,安守仁同志心中轻松了一些,感到十分欣慰。

随后,他向大家传达了解放军方面给到的承诺,可以保留私人财物,照顾他们的家人,官兵一视同仁,尽量保留原建制。

听到这一系列的承诺,大家自然是高兴不已,斗志满满地准备起义了。

时间来到1948年10月14日黄昏,双方暂时中止炮火,锦州恢复了宁静。

趁着这个机会,暂编55师宣布起义,参谋长命令大家把武器藏起来。

他特别嘱咐:“解放军一来,一律不许抵抗,听指挥转交阵地。”

片刻,安守仁同志又补充一句:“记住,这不是投降,是起义。”

是夜,起义的信件送到了解放军4野6纵17师处,到了凌晨3点,回信送到了驻地。

遗憾的是,由于那时安守仁同志年事渐高,他记不起那位负责联系的连长姓名了。

总之,那封信上写着,解放军欢迎他们起义,稍后有一位连长会带他们前往驻地。

当大家得知解放军欢迎暂编55师起义时,全体官兵欢呼不已。

作为师长的他更是激动万分,立刻让警卫队把部队驻守的地堡工事移交出去。

不久,在夜色之中,一位穿着朴素制服的长官来到了他们的驻地。

1948年10月15日,天刚刚亮,安守仁同志见到了解放军方面的领导人。

在后续的安排中,暂编55师的官兵全部起义成功。

而他们在战场上的起义,沉重打击了国军的士气,也让锦州战役以更快的速度结束了战斗。

(浏览 3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