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2月25日 “重庆号”远洋舰起义

卫中

▲起义的“重庆号”巡洋舰

1949年2月25日,国民党海军火力最强、航速最快、排水量最大的巡洋舰,也是国民党海军的旗舰——“重庆号”巡洋舰起义。起义士兵们原先担心舰长邓兆祥会阻挠,没想到邓兆祥得知起义是在中共地下党领导下进行的,并在询问了舰上各方面情况后,立即毫不犹豫地参加起义。一场基层士兵发动的起义,身为军舰上军衔最高的舰长邓兆祥为何毅然决然地响应呢?

1949年的国民党政府已经一派衰败残破的末日景象,政治上信誉破产,经济上面临崩溃,让全国人民对国民党政府厌恶失望到极点。重庆号巡洋舰上的军人也不例外,尤其是上一年重庆号被派往葫芦岛参与对解放军阵地的炮击以及运送国民党伤病员的任务,一些进步的海军官兵对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和内战政策有抵触情绪。重庆号的轮机少尉蒋树德与雷达少尉王淇谈了重庆号东北归来后,舰上士兵和下层军官思想变化、酝酿起义的情况,告知王淇舰上的雷达少尉莫相传、枪炮少尉曾祥福已做了许多工作。他们暗中联络官兵,先后发展了王继挺等40余人,组成中坚力量,共同策划起义。并表达了渴望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搞武装起义的想法。王淇随后将情况反映给其胞弟、中共地下党员、金陵大学学生王毅刚。1949年初,王淇通过王毅刚与中共南京市委取得联系。市委书记陈修良派史勇与其见面,并通过王淇与重庆号上的曾祥福取得联络。陈修良作出指示:一切要紧密依靠士兵群众,在舰上夺取武器,同时要注意策略,尽可能争取舰长和其他有技术有威信的军官参加起义。并请王淇等人写出计划,以供组织研究。经过酝酿讨论,莫传香将草拟的计划交地下党组织审查,内容包括:起义组织以士兵为主,军官作顾问;起义时发表告全舰官兵书;如何和解放区取得联系,进何港口;航行中的作战部署等。莫传香、曾祥福调离军舰后,起义组织由王继挺、蒋树德负责。

▲“重庆号”舰牌,现藏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由于重庆号停泊在海上,由上海指挥比较方便。上海局于1949年初作出决定,将军舰上的大部分策反关系(包括王淇等人的关系)都先后交上海局策反委员会领导。中共上海局策反委书记张执一以及沙文汉都参与其事,随后,他们又决定策反委员会王锡珍具体领导负责。因为地下党处在绝对秘密的情况之下,所以彼此之间并不清楚对方的情况,只能各自开展工作,分头并进。地下党官兵多方面做了工作,形成了“只要时机成熟,就能一呼百应”的形势。

而在另一方面,中共上海局策反委员会的张执一、沙文汉还利用关系,对重庆号的舰长邓兆祥进行了策动活动。同时,周围许多倾向于共产党的军官也在做他的工作。邓兆祥在思想上已经做好了起义的心理准备。

于是,1949年2月26日凌晨,山东解放区烟台子午岛岸防炮阵地面对的海面上就看到这样一幅景象:一艘银灰色的军舰出现在港口平静的水面上,舰上的火炮全部上仰60度,炮口朝天——这是表达没有开火射击之意;甲板上则有人摇动着白旗……

中共上海局策反委对国民党军队的策反工作几乎是饱和式的,除了重庆号上多条线索并行策反之外:江南造船厂党组织派遣地下党员张兴昌,利用招工的机会,于1948年打入重庆号军舰锅炉房工作让他有条件时策动起义,或将军舰炸掉;而得知重庆号起义后恼羞成怒的蒋介石下令空军对其实施轰炸,但在中共上海局策反委的指示下,维修工人故意拖延轰炸机检修时间,使飞机延误一天起飞,而军械库和弹药库则偷偷拨歪炸弹尾标,并将过了有效期的弹药安装在敌机上,减弱它们的战斗力。不过,国民党空军的轰炸过于疯狂,为了避免军舰遭到更大的破坏,重庆号实施了主动自沉。

1949年3月24日,毛泽东、朱德发来嘉勉电:“你们的起义,表示国民党反动派及其主子美帝国主义已经日暮穷途。他们可以炸毁一艘重庆号,但是他们不能阻止更多的军舰将要随着你们而来,更多的军舰、飞机和陆军部队将要起义站在人民解放军方面。”重庆号起义后,陆续又有国民党海军第二舰队等数十艘军舰起义,给国民党海军士气和实力上予以重创。而参加重庆号起义的官兵,日后大多成为新中国人民海军的奠基者。

作者:卫中

来源:文汇

(浏览 15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